<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1城
        警察是在半个小时后赶到的,因为美丽人生在全国都非常有知名度,因此顺带着还呼啦啦的来了一批记者媒体。

         十几号记者堵在大门口,等着里面的消息。殡仪车一出入,很快就有媒体在网上公布了“美丽人生求医者意外死亡”的新闻。

         未证实的消息甚嚣尘上,很快就闹的满城沸沸扬扬。

         记者徘徊蹲点,果然在后门堵住了一名想要跑路回家的工作人员,话筒摄像机立刻堵上去,噼里啪啦就是一长串的问题。

         “请问,病人在医院死亡,是因为美丽人生的治疗手法出现了问题吗?”

         “美丽人生的治疗手法从来不外传,经过这件事,是否会像外界曝光治疗方法的具体信息”

         工作人员哪里见过这些架势,低着头用包遮着脸,拼命的往前走,脸憋的通红,很是不耐烦:“没有病人死,死的是顾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去问那个病人去!”

         说完,工作人员便拽着小皮包,踩着高跟鞋“哒哒哒”飞快的跑了。

         三分钟后,一条名为【惊天大逆转,死者系医生】的新闻便开始迅速在网上流传开,仿佛是在原本就不平静的水里又扔了颗炸弹,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顾先生顾言亮,美丽人生的创始人,是他将一个小小的私人治疗室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在万千家长的心目里,顾言亮是神,是拯救他们孩子的神。

         他怎么会,在治疗过程中突然死了呢?

         一瞬间,关于顾言亮的死亡原因成了广大吃瓜群众津津乐道的谈资。

         而此时的季蔚禾,正抱头蹲在医院人员匆匆的走廊里,看着急救医生,将已经失去知觉的黎原崇抬上救护车。

         治疗室很大,两三张床,还摆着五六台季蔚禾认不出的治疗仪器。

         发现黎原崇的时候,他正躺在其中的一张床上,人已经晕过去了,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头上套着一个固定架,缠绕着许多凌乱的电线。

         顾言亮就倒在他五米远的地方,早就已经死去多时了,赶来的法医初步判断他是死于点击,现场取证的医生很多,对着几台机器拍来拍去,也不知道究竟发现了什么。

         “季先生,麻烦你得跟我们回一趟警局,做个笔录。”凌云洋手上一堆东西,走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季蔚禾扶着墙站起来,双腿有点虚脱:“不过能快点吗?我想去医院,看看黎原崇。”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警方会看着他的,他是我们最重要的证人,刚刚医生也说了,他没有生命危险。”

         季蔚禾点头,视线瞥了眼大开的治疗室,咬了咬嘴唇,压下心头复杂的情绪,跟着凌云洋坐进了警车。

         “胡闹!简直是胡闹!”

         在听完季蔚禾来美丽人生的目的后,负责此案的盛队气的狠狠的捶着桌子,“你们是警察吗?怎么能私自去调查!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季蔚禾也是后悔的要死,闭了闭眼,“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要是知道,打死他他也不来啊。

         “现在出了命案,你说对不起有用吗!”盛队把桌子敲得震天响,气的吹鼻子瞪眼。

         季蔚禾有点颓丧,双手无力的交握着:“只是,谁能想到顾言亮会这么突然就死了。”

         “他是被高压电流击中,导致暂时性的心脏麻痹,又没有及时的得到救治……诶,可惜了。”盛队惋惜的摇了摇头。

         “这样啊。”季蔚禾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吟了一声,低下头沉默。

         凌云洋从外面推开门,伸出一只脑袋,“盛队,医院那边消息,说黎原崇醒了。”

         “他没事吧?哪里不舒服神志清醒吗?医生怎么说?”季蔚禾几乎是一瞬间便站了起来,就差扯着凌云洋的衣领问了。

         “诶诶诶,你激动什么?”盛队皱了眉,狐疑的看着季蔚禾,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被他这么一说,季蔚禾这才发现他有多担心黎原崇,脸色一红,解释:“我只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行了行了。”盛队摆了摆手,冲着凌云洋一挥:“小凌,你去把车开过来,叫几个人,去医院把口供录了。”

         说完,又转向季蔚禾,“你也跟着一起去。”

         季蔚禾忙的应了一声,抬脚跟上凌云洋。

         警车速度很快,十五分钟便开到了医院,黎原崇刚刚从加护病房转移到普通的病房里,只是因为是刑事案的证人,又有警方的要求,医院方还是单独挑了间空的房间让黎原崇住了进去。

         季蔚禾推开房门到时候,黎原崇正在剥桔子,一颗接着一颗,不紧不慢,面前的小碟子里堆了老高。

         “黎原崇。”看到他没缺胳膊少腿,还能动手丰衣足食,季蔚禾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压着心头的复杂情绪,走到他面前:“没事吧?”

         他走的急,下了警车几乎是一路小跑,满头都是汗,黎原崇便将手里的碟子递给他,咧嘴一笑:“跑那么急干嘛,我又不会死,吃点橘子。”说完,头往季蔚禾耳边一凑,压低声音:“我特意给你剥的。”

         季蔚禾气的翻了个白眼,抓起橘子就往黎原崇嘴里塞:“我都气疯了,还让我吃上火的东西!”

         黎原崇也不躲,张大嘴巴,一口咬住季蔚禾的手指,舌尖还微微的蹭了一下。

         季蔚禾这下是彻底服了他了。

         “黎先生,你好,我是警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凌云洋走了过来,看到两人亲密的动作,眼底有丝惊讶。

         季蔚禾一脸窘迫,给凌云洋搬了张凳子,自己就坐在对面的空床上,看着黎原崇。他身体有点虚弱,脸色透着白,不过嘴唇却很鲜艳,这样衬着他更漂亮了。

         那种漂亮是触目惊心的,离得那么远,季蔚禾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完了完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要变成痴汉了。

         “黎先生,你在进入治疗室后做了什么?”

         黎原崇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回答:“顾医生让我躺在床上,我就照做了,床角有固定带,他绑住了我的手,然后不知道什么套住了我的头。”

         “东西?”凌云洋笔尖“沙沙”作响。

         “嗯,像是帽子,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黎原崇抬头,“他说从今天开始,不要违逆家里和任何的人,然后我就觉得太阳穴一阵刺痛,像是电流打在我身上,疼的我当场就喊了起来,我让他停止,他没有停,反而加大了电流。”

         季蔚禾的心脏一瞬间都要停了,所以说,夏家敏那些孩子,也是像黎原崇这样遭受过点击她们是在电击下,才被动妥协成那个样子的

         能让一个叛逆的少年变成那样,那被电流击中的痛感该有多强烈啊!

         黎原崇还在说:“我很疼,我让他住手,可他没有,他说等我什么时候安静下来才会停,我拼命反抗,我振断了一条带子,然后我看到他走到机器面前,后来,我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是在医院了。”

         凌云洋记下他说的话,抬头:“所以接下来顾言亮发生了什么你完全就不知道”

         黎原崇皱眉,“他发生什么了,像他这样的人就该抓去坐牢!”

         凌云洋合上笔记本,“他死了。”

         “死了?”黎原崇面上没有丝毫变化,眼神也是自始至终的平静,仿佛顾言亮的死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没有喜悦,也没有哀伤,就是一种,无言的平静。

         “是,触电心脏麻痹,送医不及时,死了。”

         黎原崇向后一躺,狭长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那可真是遭报应了,天道好轮回啊,坏人自有天来收,警官先生,你说是不是”

         凌云洋没说话,作为警察,他是不太好在这种问题上表明立场的,美丽人生后续还有一堆事情要去处理,媒体一旦把事情曝光出来,恐怕又要闹得不可开交了。

         “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会再来找你的。”凌云洋起身。

         季蔚禾从床上跳下来,笑着送他出门,“我送你,实在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季先生和黎原崇是什么关系?”出了病房,凌云洋忽的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

         “朋友。”季蔚禾笑着回答。

         “是吗?看着可真不像啊。”凌云洋抓了抓头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季蔚禾看着他念念叨叨,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微微笑了笑,将他送出医院的大门,看护黎原崇的警察也都撤走了。

         季蔚禾再回到房间时,黎原崇还在剥桔子,满满一袋橘子被他剥了大半,堆得满满的,他却玩的不亦乐乎。

         季蔚禾反手将门锁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黎原崇,你为什么要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