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这不刚刚从厨房里端出来,香味便盈满了整个房间,顺带着把卧室里的黎原崇给勾了出来。

         “脑子不好,鼻子倒是挺灵光啊。”季蔚禾抬头就是一个大大的白眼:“属狗的吧。”

         黎原崇也不怒,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了,一边盯着桌上的菜一边回他:“我可是齐天大圣的后代好吗?”

         季蔚禾觉得自己可以“呵呵”他一脸了,“齐天大圣在火炉里烧成了火眼金睛,怎么就把你烧成了神经病呢?”

         黎原崇甩了个飞刀眼过去,表示不想和自己的医生说话,并且往嘴里投了块藕片以示安慰。

         季蔚禾盛了饭,把碗推给黎原崇,才在他对面坐下来,用筷子夹了一只虾,一边用手剥壳,一边问着安安静静吃着饭的黎原崇:“余晴有心脏病的事情,你知道吗?”

         饭是两菜一汤,全是季蔚禾最拿手的,一盘虾,一叠清炒藕片,外加一大碗紫菜汤,三个菜,装尽了他一生的逼。

         黎原崇手上的筷子一顿,沉思了三秒,“不知道。”

         “我听说你和余晴从小就认识,还和她一起住过一段时间,怎么会不知道她有心脏病?”季蔚禾将剥好的虾肉塞进嘴里,虾肉很新鲜,虽然吃起来总有一股淡淡的腥气,但比起黎原崇那几乎把他扼杀在人世间的早餐,已经不要太幸福了好吗?

         黎原崇将胳膊撑在桌子上,看起来有点不解:“和她住过又怎么样?”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应该发生点什么吗?”

         黎原崇毫不遮掩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又及其认真的回他:“医生你不看电视剧的吗?青梅竹马都没什么好下场的,只有半路杀出来的才是真爱。”

         “半路杀出来的?”季蔚禾继续剥虾。

         黎原崇眉眼一挑,身子坐得笔直:“对啊,比如你。”

         油腻的虾身从指尖瞬间滑落,掉在桌子上,季蔚禾惊的把头抬起来,皱眉:“你在胡说什么呢”

         调戏自己医生真是太有趣了,看着对面慌慌张张的季蔚禾,黎原崇满眼都使笑:“我很认真的好吗?医生,你比余晴有趣多了,再说,就算是女人,我也只喜欢球星女朋友那一型的。”

         “唔。“季蔚禾觉得自己要被虾肉噎死了,喝了好几口水,满脸鄙夷:“想不到你这么闷骚啊。”

         “闷骚?”

         “你不是喜欢男人的吗?”季蔚禾一脸的嫌弃,“现在怎么又喜欢上大波妹子了?”

         黎原崇飞了眼刀过去:“我是喜欢男人,但这和我欣赏女性又不冲突,我喜欢男人又不代表我排斥女人,我问你,有人一大早就色迷迷的起床吗,色迷迷的吃早饭吗,色迷迷的去上班吗?有人从头到尾都是色迷迷的吗?你看见那个色狼把我是色狼写在额头上的,如果我只是把这种爱慕放在心里,你凭什么说我是闷骚?”

         季蔚禾:你开心就好……关键是“色迷迷”这个不正经的词在黎原崇嘴里说出来却带着一股诡异的正经气息,让他根本就来不及找其他的词语去反驳。

         于是他很机智的换了话题:“我问的是余晴好吗?别扯那些无聊的事情。”

         “余晴的事情怎么了?我不知道她有心脏病很奇怪吗?难不成她遇见每一个人都要告诉别人我有心脏你不能刺激我吗?再比如我,我有心理疾病去看医生,正常情况下都是要保密的吧,谁会傻到告诉其他人自己有病的事情。”

         季蔚禾整个医生都不太好了,“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律师。”黎原崇颇为骄傲的笑了笑,“所以,医生,你最好不要和我强词夺理,你是说不过我的。当然了,打,你也是打不过我的。”

         看着露出一丝迷之微笑的黎原崇,季蔚禾有点无语,“谁要和你打架了,你不吃虾吗?”

         黎原崇自始自终都在吃着那碟藕片,对他大快朵颐的虾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从来不自己剥虾的,好麻烦。”黎原崇眼神略显幽怨,盯着季蔚禾死死的看。

         “果然是少爷啊,娇贵的连虾都不会剥是吧?”季蔚禾嘴里抱怨了一声,但还是起身把自己的凳子往黎原崇那里挪了挪,取了只干净的小碟子,慢慢的给黎原崇剥虾。

         从黎原崇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医生的侧脸干净而纯粹,白皙的脸颊,俊逸出尘的五官,唇角微微勾着一抹弧度,弯的很漂亮,他剥虾的动作很优雅,即使这本身就是一件略残忍的事情,但由季蔚禾做,却让他很愉悦。

         一盘虾很快便风卷残云般见了底,季蔚禾满手都是油,用唯一幸免的小拇指把堆的高高的虾肉往黎原崇那里一堆,起身就要去洗手。

         “等等!”黎原崇站起来,站在他面前,细细的盯着他看。

         “怎么了?”黎原崇个子高,这么和他说话要仰着头,手上还都是油,特别不舒服。

         黎原崇忽的弯了腰,两人之间近的离奇,突如其来的暧昧让季蔚禾一惊,满手的油差点就拍在黎原崇那张妖孽的脸上。

         “你……你要干嘛?”

         黎原崇手一抬,在季蔚禾眼角快速抹了一下,力道不轻也不重,反而有撩人的意思,季蔚禾的表情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回应,黎原崇就已经拉开凳子坐了下去:“脏东西,帮你擦掉了,不用和我说谢谢。“他的表情相当理所当然,很欠扁。

         而莫名被撩了的季蔚禾直接就“嗷呜”了一声逃命似的钻进了洗手间。

         那声音像小猫爪子挠心一样,撩的黎原崇心里毛毛躁躁,他往嘴里送了快虾肉,脑子里想的却是季蔚禾在床上的画面,那声音不知道该有多迷人。

         同样小猫挠心的还有季蔚禾,他感觉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少男心就这么炸裂了!简直不要太羞耻!

         水龙头的水开到最大,“哗哗”的水声里,他拼命的搓着自己的手,将油渍完全洗尽,他才恍惚的抬起头,他觉得自己的脸仿佛在燃烧,幸好镜子坏掉了,不然他一定能看到自己那几乎要滴出血来的脸。

         惊恐……太惊恐了!季蔚禾弯腰,掬了捧水在手心,整张脸“扑哧——”就扎了下去——

         动作太过于凶猛,混着龙虾气味的水直接呛在他的喉咙里,差点没让他梗过去。等他从洗手间出来时,黎原崇便立刻就飞了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医生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我才撩你一下,你怎么就脸红了。”

         季蔚禾觉得自己真的要梗过去了。

         “既然对我有意思,那就在一起吧,医生配病人,你不觉得这个cp很萌吗?”

         我要是不答应他,他会把我分尸吗?

         季蔚禾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恐怖的念头,心里抖抖的,嘴上却依旧强硬:“请原谅我不是那么想要和你组cp。”

         黎原崇微微一歪脑袋,什么话也没说,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的把碗里的最后一粒饭送进嘴里,然后异常乖巧的起身开始收拾碗筷,季蔚禾是没那个心思,他心里“咚咚咚”的在打鼓,手心直冒汗,屋子里的冷气开的很足,可他全身却出了一层汗,口干舌燥,燥热的难以宁静。

         他把电视打开,拨的正好的晚间新闻,娱乐台,他很少关注娱乐新闻,可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遥控器,只能耐着性子强迫自己看下去,电视中的女主持打扮很是妖艳,大方的五官,精致的妆容,红唇一张一合——

         “据网友爆料,今日有人在市立医院看见模特余晴检查身体,陪同的还有一陌生男子,系圈外人,据悉,余晴自回国以来便频繁传出与男友会面的消息,疑似好事将近,如果爆料属实,余晴怀孕的消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下来……”

         后面的话,季蔚禾已经没有仔细在听了,娱乐圈的水本身就不干净,媒体捕风捉影又不是头一回的事情,他倒不必多感慨,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丝失落的酸酸感,如果是个人都可以和黎原崇传绯闻,那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黎原崇已经迈着步子走了过来,静静的盯着电视机看,那里面,他的照片被放大了好几倍,咧着嘴笑的很灿烂。

         只是此刻黎原崇却没有什么表情,那样子让季蔚禾很不好,他总感觉黎原崇会突然把他的电视机砸了。

         过了许久,黎原崇终于开口了——

         “啧,电视台的人是眼瞎吗?少爷我那么多靓照,偏偏挑了张那么丑的。我明天就去给他们寄律师函,侵犯我的肖像权,我能让他们赔到连内裤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