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男主病好了点
        第二十八章

         季蔚禾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声,满心仿佛只剩下了不可能三个字,追问:“你确定他名字叫黎原崇?”

         “确定。”那警卫笃定的点头,“我不可能弄错的,你别看我好几十岁了,记忆力却好的很呢。”警卫分不清季蔚禾皱眉思索的表情是怀疑还是担忧,只当他是不信,加了一句:“我还能背小数点呢,3.14159……”

         后面的数字他还没背完,季蔚禾便听到了“滴滴——”两声汽车的鸣声,扭过头看去,就见黎原崇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跑车站在路牙边上,颀长的身体靠着车门,鲜艳的大红色格外的刺眼。

         “那可不是他吗?他就是黎原崇。”警卫激动的指着黎原崇,嘴里念叨:“就是他进去的,还拿了证,他上次来的时候,有警员看过他。”

         黎原崇愣了许久,靠在车上的男人冲着他一招手,黎原崇便如中了邪一般,一拍脑袋黑着脸色走过去,鬼使神差的很。

         黎原崇笑的眉眼弯弯,身子离开车门,耐心的给季蔚禾拉开。

         “你别给我献殷勤啊,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问这件事了吗?”季蔚禾站在马路边,一副不给解释不走人的模样。

         黎原崇嘴角微微抖了抖,实际上,他只是觉得他的跑车在太阳底下晒得太烫了,再装逼,他就熟的冒烟了。

         “我可以解释。”黎原崇手臂架在车门上,下巴顶在上面,懒懒洋洋,漫不经心。

         季蔚禾压低了声音,怒视他:“解释?你冒充我的身份,去给人家做心理指导?”更何况,以你这个状态,说疯子也不为过吧。

         一想起黎原崇假正经的样子,季蔚禾就头皮发麻的紧,内心更加发毛,抬脚往少管所走:“不行,我得去看看。”

         “他没事。”黎原崇手臂一抬,将他拦下来,眼神轻飘飘的扫了眼远方,再落回季蔚禾的身上:“医生,你真的觉得程凯心理有疾病吗?”

         “啊?”季蔚禾一愣,不解反问:“什么意思?”

         “我看的出来。”黎原崇微微一顿,继续道:“他什么问题都没有,不仅没有问题,还很会耍手腕,把一群人包括你在内骗的团团转。”

         “什么鬼话!”季蔚禾推开他的手:“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黎原崇满脸的“对,没错,我就是在怀疑你的能力”,身子一转就把季蔚禾推进了车内:“走吧走吧,去也去过了,你还打算纠缠多久啊?我才是你的病人,你搞搞清楚好不好?”

         “怀疑我的能力还敢让我当你医生?”季蔚禾一脚横在车门前,堵住车门,冷冷的笑了两声,开玩笑,他才不要坐他的车呢?他又不拍速度与激情!

         “因为我有病啊。”黎原崇忽的弯腰俯身,手指精准的扣住他的手腕,往前一拉,不偏不倚的按在自己心脏处,低声轻语:“心病,只有你救的了。”

         季蔚禾身子稍稍后仰,一双眼睛带着点惶恐,嘴巴张的老大老大,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黎原崇忽的松了手,季蔚禾的身子就和断线的木偶一般重重的倒在座位上,半天都没动静。

         黎原崇直起腰,将季蔚禾的腿往里面塞了塞,手指抚上车门,咧开嘴笑的无比灿烂:“所以,你不能出一点点事情,你要是死了残了,我会疯的,我真的会疯了。”

         车门被他从外面狠狠的合上,季蔚禾隔着玻璃,看他在和谁打电话,那一瞬,阳光从他的头顶泻下来,在他的周围亮起一层又一层的光圈,这个夏天仿佛格外的漫长,湿热的空气与狂躁的温度,将一切都无限的拉长,拉长到他记忆的初始点,十二岁的他,十二岁的陌生世界。

         黎原崇仿佛就站在那里,站在记忆的分割线,一步是空白,一步却是清晰,季蔚禾看的有些痴了,黎原崇走过来坐进车里他竟然也没有发觉。

         “看什么?”黎原崇一边扣着安全带一边说。

         季蔚禾痴汉脸被发现,赶忙低头看手,掌心的那道火烧的燎痕微微的灼痛,他皱了眉,故作一个轻松的笑:“没啊,反正不管谁去给程凯做心理辅导,那群家属总会知道的嘛,一场麻烦是少不了的。”

         黎原崇手按在方向盘上,忽的扭头看他:“所以,我这不是准备带你跑路了吗?”

         “啊?跑路?去哪?黎原崇,我车还在外面呢。”

         “没事,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拖走的,回来后你带着驾驶证和钱去领回来就行了,实在不行,我帮你付啊。”

         我帮你付啊……我帮你付啊……

         季蔚禾头顶电闪雷鸣,他终于知道黎原崇刚刚在和谁打电话了,妈的!要不要这么粗暴。

         “凭什么不拖你的车啊!”

         黎原崇踩了一脚油门,慢悠悠的打着方向盘,回答的不紧不慢:“因为我的车比你好啊,被拖走了多可惜。”

         “你!”季蔚禾一时语塞,撞墙,不,撞车的念头都有了。

         “别这样嘛。”黎原崇表情有丝无所谓,车子速度越来越快:“反正你的就是我的,大不了这辆车我借你啊,我早就看你那辆灰不溜秋车不爽了。”好想砸了卖废铁啊,听说铁价最近长了不少。

         灰不溜秋?我去你大爷的灰不溜秋!

         那明明是白的好不好,只是车旧他又懒得洗,时间一久自然就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这么一想,黎原崇还真的能把这拉风的跑车借给他,季蔚禾瞬间就满意了,又看见黎原崇带着他在大马路上一路狂飙,忍住满心的惊慌,问:“咱们去哪儿?”

         “深水湾——玫瑰别墅。”黎原崇回了一个地址,他其实并不想说话,他的状况自己明白,很难集中精神,要是遇上新手司机,分分钟就想下来打人撕逼,越安静越好,越安静他就越容易集中注意力,要是季蔚禾知道地点,他宁愿开车的是季蔚禾。

         他很危险,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他无所谓,死了就一条命,活着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个折磨,但如今季蔚禾坐在上面,他是真的害怕了,那分量格外的沉重,让他连黄灯都不敢闯了。

         深水湾是海城的富人区,没错,就这么一所小城,也是有富人区的,玫瑰别墅就是,海城大部分的富人富婆都在这里买了房子,临海一片,开了窗户就能看见蓝蓝的海,白色的云,风景美的出奇。夏天正是来避暑的时候,玫瑰别墅的人出奇的多,黎原崇领着季蔚禾一路走着,在一栋二层的小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我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和余晴一起,就在这里。”他边开门边和季蔚禾说:“不过我已经很久都没来了,家里请了钟点工,每星期都会有人过来打扫卫生,附近有家超市,待会儿我们去买点东西,衣服,吃的什么。”

         门开了,铺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淡淡的灰尘味,毕竟多年没人居住了,闻起来味道总是少了点人的气息。这间别墅是黎家三十多年前买的,那时候黎原崇的父母还没死,小两口也经常到这里居住,黎原崇在美国出事后,就被安排在这里休息,那个时候,黎亮已经把李淑君接进了黎家的大门,小三上位,她当然不会在这栋别墅里常住,只是白天过来陪陪黎原崇和余晴,晚上就回离家古堡。

         黎原崇领着季蔚禾上楼,轻车熟路的推开卧室的门,开灯,这是他的卧室,黎原崇十三岁后就没在这里住了,好在房间里的摆放玩物都还是当时的模样,淡色的墙壁,墙壁上贴着可爱的动漫画纸,相框摆放的整整齐齐,书架上的书本也没有落灰,看来钟点工的确非常称职专业。

         这里和其他的十三四岁男孩的卧室没有什么区别,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的奇怪点,你如果非要找出点什么,也只能说是这里的布置让人格外的安心,也许是当年黎原崇出事后,他的第一个心理医生吩咐这么做的,淡色,本身就是让人舒神的颜色。

         两人略作休整,便拿了钱包,从厨房里翻出一个大大的购物袋,直奔附近的超市。

         这家超市不大,但物品还是相当齐备,就算是季蔚禾这种半路被黎原崇劫持到这里连内裤都没带的,逛一圈下来,也基本可以找到需求的物品。生活用品买了整整半筐,两人这才去蔬菜区选购今晚的食材。

         “买藕吧,要不买虾?”季蔚禾左右手全是东西,异常艰难的挪着步伐。

         “上次吃过了,换一换吧。”黎原崇挑了条黄瓜,眉眼弯弯的往袋子里放,一边继续碎碎念,“你难道只会做藕和虾吗?”

         季蔚禾嘴角一抽,不是说他不会做其他的,而是他平时很少开灶台亲自下厨,做出来的其他东西和黎原崇的手艺有的一拼,估摸着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看着黎原崇在那里不紧不慢的挑着,而且菜色越来越复杂,削皮剃毛样样不缺,季蔚禾急了:“差不多就行了啊,这么挑下去几点钟才能吃饭?我一天都没吃饭,饿死了。”早上忙着见陈淮,中午又懵逼在洛林的事情里,他现在是真的饿了。

         黎原崇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季蔚禾拉倒试吃区,超市新推出一款小蛋糕,就在这里开了一个小台子,供顾客品尝,黎原崇用叉子挑起一块,抬手就要喂给季蔚禾。

         季蔚禾有点不好意思,退了退:“不要,大庭广众之下的,难为情。你帮我拿东西,我自己来。”

         “我不拿,我就要喂你,想吃就听我的,乖啦。”黎原崇眼睛眯成一条线,把季蔚禾抓回来,叉子往嘴里递。

         送到嘴边的蛋糕飘着一股诱人的香气,季蔚禾肚子咕噜翻滚着,不情不愿的将蛋糕咬下去。黎原崇很满意,看着季蔚禾嚼完忙的又送了一块,这块比之前的大,季蔚禾的腮帮子塞的鼓鼓的,咀嚼的时候好看的眼角瞪得圆圆的,像是一只松鼠,可爱极了。

         黎原崇心里那叫一个爽啊,这种给宠物投食的感觉真的太棒了,一连喂了季蔚禾五六块,直到季蔚禾连连摇头要跑,才彻底停下来。季蔚禾拎着大包小包去收银台结账去了,黎原崇站在原地,把销售员喊过来。

         “这款蛋糕,给我装一些。”

         他要带回去,慢慢给季蔚禾喂,妈的,这小子吃蛋糕的样子实在是太撩人了,这深水湾的夜晚那么漫长无聊,不找点事情做他不要无聊死了?难不成他把季蔚禾拐到这里来是看大海的啊,当然是办了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