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洛林?”季蔚禾一听,眼睛都亮了,急急的跑过去把门打开,送信的是个年轻的小哥,把信扔给季蔚禾很快就走了。

         信封是黑色的,右下角是颗绿色的小树,洛林说这象征着新的生命,也象征着他会向一棵大树永远在背后保护着季蔚禾。

         季蔚禾一边拆着信,一边往屋里走,边走边念叨:“死了死了,真出大事了,洛林很久都没有用这种方式联系我了。”

         把拆下来的信封扔到桌子上,季蔚禾展开信纸迫不及待的读了起来。白色的信纸,流畅的字体看起来赏心悦目。

         致亲爱的朋友季蔚禾:

         相识十几年了,有些话真的想要和你说,我知道你最近和那个叫做黎原崇的男人同居了,虽然作为朋友我不该插手你的私生活,但是那天晚上,我和他聊天后,我发现那个男人不仅危险而且还有些不可理喻。我很难想象你和那样一个可怕的人住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作为你的朋友,我真的很担心你的人生安全会不会受到威胁,更重要的是,你又不经常联系家里人,万一真的出事了,谁会去帮你?我有一个同事,家里是做中介的,可以帮你找一套好的房子,价格也比较公道,我还是觉得你和黎原崇分开来住会比较好。

         洛林

         季蔚禾来来回回的把洛林的信读了好几遍,洛林是个很随性的人,他很少用“相识十几年”或者“作为朋友”此类听起来就比较严肃郑重的话语,所以,洛林一定是生气了。

         季蔚禾有点责怪的看着黎原崇,都是这个男人,大半夜的去和洛林吵架,现在把事情搞成这样,他的头都快炸了!

         “你不用看着我,我知道他写了什么。”黎原崇靠着桌子,手指间捻着那张信封,目光淡淡的落在寄信地址的那一行上,漫不经心的回答:“肯定是说我很危险,怕我会伤害你之类的,说不定他还打算替我找房子让我搬出去呢。”

         季蔚禾吃惊的挑了挑眉毛,黎原崇怎么会知道洛林写了什么,难道这封信是他……

         “有这么吃惊吗?”黎原崇抬头冲他一笑,“我说了,洛林和我一样,都是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我和你住在一起,他心我里肯定不爽。我要是住的再久一点啊,说不定他都会亲自上门来赶我走,你就等着看吧。”

         “喂,你能不随意揣测别人吗?别拿你的小人之心度人家的君子之腹。”季蔚禾不满的替基友抱怨了一句。

         “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会乱说话吗?”黎原崇扬了扬手上的信封,长臂一展,就把季蔚禾拉到了身边,将撕了一角的信封平放在桌子上:“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洛林的家在监狱那边,那里可是城南,离这里开车少说也要一个多小时,你自己看看这封信的寄信地址在哪里?”

         季蔚禾弯下腰,瞥了一眼,立刻惊叫出口:“市中心邮局?那不是靠着我家吗?”

         市中心邮局离季蔚禾的公寓直线距离不超过二十分钟啊!洛林为什么要跑来这里寄信?那个小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似乎很满意季蔚禾的表情,黎原崇弯下腰,直接端起季蔚禾的碗,大概找了个位置,便往嘴里送粥,黎某人对于这种间接接吻表示非常满意。

         可惜,嘴里的东西实在是不能让他满意,就算那是自己做的,他也忍不了,最后,当着季蔚禾的面,黎原崇直接干脆的一口吐了出来,连老血都要咳出来了。

         季蔚禾又好笑又生气,在心里骂了几声“报应”,到底是走了过去,给黎原崇递了几张纸巾。

         “怎么样,很酸爽吧?这下知道自己的厨艺如何了吧?”

         简直是在谋杀他的味蕾!

         黎原崇白了季蔚禾一眼,“我的厨艺有那么重要吗?重要的是洛林,你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做了十几年的朋友,对方对你了如指掌,你知道别人什么?”

         “别胡说了。”季蔚禾脸色一沉,把桌上的信纸收好,“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他不会想要害我的。”

         黎原崇显然还想说什么,季蔚禾的电话却打断了他,他瘪瘪嘴偏过了脑袋,转身回了书房,那里已经被季蔚禾临时改成了一间卧室,在接下里的半年时间里,他都将住在那里,和季蔚禾仅仅只隔着一道墙。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家”,季蔚禾犹犹豫豫的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小禾啊,是我,妈妈啊。”电话里季母的声音显得很焦躁,“你爸爸他被车子撞了,现在在医院抢救呢,你得赶快回来一趟。”

         知道这只是自家父母骗自己回去的小把戏,季蔚禾毫不留情的直接戳穿:“那就等抢救完了再来找我吧。”

         “你!”季母一怒,旋即叹了口气,“小禾,我们只是希望你回家一趟,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现在你长大了,翅膀也硬了,就不顾我们了……”话说到最后,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季蔚禾听了,一个头作两个大,声音也不自觉高了三分,连声打断她:“好好好!我回去,我明天就回去行不?”

         “不行,必须今天!”

         见老妈实在是不松口,而且搬出老爸被车撞这个理由也实在是有些渗人,季蔚禾心里一软,最终无奈的开口:“我知道了。”

         “怎么了?你要回家吗?回家干吗?”黎原崇不知何时又走了出来,幽怨无比的盯着他看,嘤嘤嘤嘤,医生要回家了,看不到医生了,作为他的病人,是不是应该贴身跟着……

         “相亲。”季蔚禾面无表情的回答他,转身开始去收拾东西。

         “你不带我去吗?”黎原崇眼巴巴的跟着季蔚禾走进卧室,像只祈食的二哈,围着季蔚禾团团转。

         季蔚禾摊开自己的行李箱,取了几件衣服往里面塞:“我为什么要带你回去啊?”

         黎原崇一把握住季蔚禾的手腕,狠狠的一拉,季蔚禾吓了一跳,手上的衣服也掉在了地上,“你干什么?”

         “季蔚禾,作为一个出色的医生,你需要一名得力的助手或者一个善解人意的秘书在身边,帮助你,爱护你,所以你不考虑考虑我吗?”他的眼神热切充满着渴望,像是黑色绒布上的珍珠,闪闪发光。

         “不用了。”季蔚禾把手伸了回来,依旧是面无表情,“我不需要什么助手也不需要哪门子的秘书。”

         “那情人呢?”

         黎原崇眼神一沉,显然有些生气了,大手直接将床上的箱子推倒在地上,便将季蔚禾压在身下:“医生,朋友你有洛林,助手你又不需要,我想你一定是缺一个情人。”

         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季蔚禾真的觉得自己活久见了,更关键的是他竟然也没有一丝反感,身体的温度反而还高了几度,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服,他已经不知道是他起了反应还是对方起了反应,总之这种感觉说好也不好,说差也不差,很微妙。

         天啊,他一定是单身寂寞久了……作为一个小受,他还是很有觉悟的,被压倒就被压倒吧,难不成黎原崇还真的能在这里把他办了不成吗?

         等等!为什么他会有种隐隐期待的感觉……这画风不对啊……季蔚禾,你走了二十几年的高冷路线呢?

         丢人!丢人啊!估计兔牙妹又要跳楼了吧……

         “咚咚咚!”轻微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传来一个柔弱无比的声音:“请问,有人在吗?”

         季蔚禾先是一愣,旋即推开黎原崇:“是余晴!她怎么会来这里!”

         黎原崇翻身坐在床上,衣衫不整,鬓角头发凌乱,看着手忙脚乱整理衣服的季蔚禾,嘴角一扬:“怎么搞得像通奸被抓一样……”

         “闭嘴闭嘴!”季蔚禾急的跳脚:“还不去开门!”

         黎原崇慢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下来,离开卧室的那一瞬,眼睛里的温和与戏谑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冷,刻在骨子里的那种冷。

         门一拉开,一身私服的余晴立刻就撞了进来,她今天打扮的格外低调,头发散披,遮住大半张脸,画着淡淡的裸妆,黎原崇嘴角微微一扬,这女人,还真是丑的跟鬼一样,分分钟想要拍下来送给她家粉丝好不好,那些在舞台上吆喝着“女神女神”的宅男们不知道看到她这幅神经样子究竟有何感想。

         “原崇哥,我找了你好久了,那个,我上次和你说的,想请你吃饭的事……”余晴有点害羞。

         “不好意思,我今天要和医生出去。”黎原崇不冷不热的回答。

         “你别胡说啊!”季蔚禾拎着箱子从卧室里钻了出来:“我可没说要带你一起去。余晴你来的正好,赶快把他带走。”

         余晴立刻牵起黎原崇的胳膊,笑颜如花:“原崇哥,我们走吧,我定了法国菜,那家厨师手艺很好的。”

         “那好,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黎原崇突然同意了,只是他的同意却无端的让季蔚禾起了一层冷汗,这家伙,不会又要做什么手脚吧……

         脑子里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黎原崇便松开余晴的手,身子转了大半,等余晴走到茶几的拐角准备坐下来时,他忽的将长腿漫不经心的迈出去,正打算坐下的余晴往前一扑,胸口直直的撞在茶几的一角上……

         “啊!”她立刻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胸口,痛苦的喘息着。

         黎原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忽的有些讶异的皱眉,再次看向余晴,脸上也是多了几分不解,奇怪……真奇怪……

         “黎原崇!你干什么!”季蔚禾怒了,推开黎原崇,蹲在余晴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余晴小姐,你没事吧?”

         她一张脸雪白雪白,像张白纸一样,触目惊心,嘴唇发紫,像是随时都可能晕过去的样子。

         “我……我有心脏病……送我……送我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