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市立医院,急救室。

         季蔚禾已经急的要疯了,余晴要是真的在自己家里出了事,恐怕他和黎原崇就是下一个马蓉与宋喆,人人得而诛之都不为过啊。更重要的是,那是一条生命啊,就这么被黎原崇给……

         季蔚禾急的在走廊里来回的走,黎原崇倒是很安静,不急不躁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神态平静的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季蔚禾突然一下子就心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他突然觉得,黎原崇这个人的心是他永永远远都捂不热的,又或许,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的向余晴一个姑娘下手。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射在自己身上复杂的目光,黎原崇忽的睁开眼睛,懵懂无知的看了一眼季蔚禾,忽然开口:“你不回家吗,医生,要错过相亲了哦。”

         季蔚禾被他的漫不经心彻底惹怒了,几步走上去,将他按在医院走廊冰冷的墙壁上:“黎原崇,你觉得很有意思是吗?你他妈拿人命开玩笑,很有成就感吗?!你就不会说我不去三个字吗?非要在背后做这种卑鄙的事情是吧?”

         静默,静默……

         鸦雀无声……

         整个走廊安静的听不到一丝声音,只有几个围观的病人和家属,眼神复杂的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接着急匆匆的各自跑开了。

         “我没有,我没有绊倒她。”黎原崇眼神有些放空,回答的万分认真。

         “你当我傻……”

         “我没有!”

         黎原崇突然发出一声低吼,抓住季蔚禾的手臂,狠狠的一转,再一回神,两人已经换了个位子,季蔚禾被黎原崇完完全全的压在墙壁上,丝毫都动弹不得。

         “嘭——”背脊狠狠的撞击在大理石墙壁上,发出沉闷的一丝声音,季蔚禾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几乎是鼻尖对着鼻尖,离得太近,黎原崇的呼吸全都喷薄在季蔚禾的脸上,温热的,痒痒的,很舒服却又很怪异。

         “我说了,我没有碰到她,是她自己摔倒的。”双手的力气逐渐加大,掐在季蔚禾的手臂上,火辣辣的疼。

         看到季蔚禾略显痛苦的表情,黎原崇猛然收了手,退后一步,将对面男人满眼的不相信收入眼中,黎原崇嘴角突然弯了弯,“我说了,我没有绊倒她,你不相信我吗?”

         他说完转头就走,背影像是寒风中一棵古老的树,医院走廊惨白的灯光照在他的头顶,他如同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男孩,步履蹒跚,落荒而逃。

         “黎原崇!”季蔚禾忍不住的喊他。

         黎原崇脚下一顿,却没有回头:“在医生的心里,我就是一个有着心理疾病的人吧,暴戾,冲动,可是我已经在努力控制自己了,因为你,我已经在改变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我没有伤害余晴,随你怎么想吧。”

         季蔚禾抬脚去追他,从急救室里猛然钻出一个护士来,“病人已经醒了!家属可以进来了!”

         余晴是意外受伤,加上她坚持不要通知家属和经纪人,所以来医院的只有季蔚禾和黎原崇两个人,听到护士的话,季蔚禾打消了去追黎原崇的念头,闪身走进病房。

         余晴已经醒了,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看起来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似得,看到季蔚禾,不好意思的动了动身体,想要坐起身,“季医生……”

         “别动别动!”季蔚禾赶忙按住她:“你有心脏病你怎么不说啊?”有心脏病还在黎原崇身边晃悠,不被吓死就怪了!

         余晴浅浅的一笑:“那都是我很小时候的事情了,天生的,没办法,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做过手术,这次也就只是一次意外。”

         “意外?”季蔚禾一想到黎原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下次离黎原崇远一点吧,小心他又会……”

         “不会的!”余晴眼里有丝挣扎,“他只是不小心,他不是故意绊倒我的!”

         季蔚禾眉头一挑,“所以说他真的绊倒你了……”

         余晴眼里一暗,慌张低下了头,不再说什么。

         季蔚禾见状,就此打住了这个话题,他开始有些后悔了,接触黎原崇,真的是对的吗?

         在季蔚禾的劝告下,余晴还是给自己的助手打了个电话,让她来医院照顾自己,季蔚禾也就没有必要在继续留在这里,他还得回家,还得去找黎原崇,一堆的事情堵在那里,像是大石块压在胸口,沉重的让他觉得好累好累。

         “余晴小姐。”

         一个中年的护士从病房外走了进来,见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她才忽的将冰冷的语气换成一副担忧的模样,“小晴,你收手吧。”

         余晴躺在病床上,指间转着一只削好的苹果,那是季蔚禾离开前递给她的。

         “杭姨,我就要成功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要成功了……”

         ******

         季蔚禾最终还是一个人踏上了返乡之路,黎原崇的手机打不通,打给黎家,对方也只是表示不知道会派人找,季蔚禾觉得他得给对方也得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消化这一切,那种情绪很复杂,季蔚禾满脑子里都是黎原崇一双深不见底的眼底,他将自己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声音喑哑低沉——

         “你不相信我吗?”

         季蔚禾狠狠的锤了锤汽车的方向盘,将车子在马路边停了下来,把手机掏出来,他点开洛林的聊天窗口,给洛林发语音。

         “洛林,我收到你的信了,我现在心情很乱。我承认你是对的,他很危险,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但是我不知道我究竟怎么了,今早我和他大吵了一架,他现在不见了,一个人跑了出去,我竟然在担心他,这种感觉,不像是医生和病人,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现在在往家赶,我打算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好好的调整一下,你要是再给我写信,地址不要弄错了。”说完长长的一段话,季蔚禾有些虚脱的躺在驾驶室的座位上,心情却是格外的轻松,洛林会理解他的,一直以来,他都是对自己帮助最大的那个人,他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到家时,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季父季母像两只忙着采蜜的蜜蜂,围在季蔚禾身边,把他热热闹闹的接近了家门。季蔚禾其实很讨厌这种感觉,他总觉得这种感觉让他与父母之间变得很陌生,他像一个客人,而不是这个这个家庭的成员。

         “累了吧,小禾?”季母端着水果走了过来,“这次在家多待一段时间吧。”

         季蔚禾往嘴里塞了片西瓜,含糊道:“不行的,我还有病人呢。”

         “病人?”季母表情有些异常,堆着笑容:“小禾,你爸爸呢,最近打算开家咖啡馆,你看你去当心理医生多累啊,回来当老板不是很好吗?”

         季蔚禾愣了一下,笑眯眯:“我考虑考虑吧,不过黎原崇这个病人我得先搞定。”

         “哐当——”

         那边,正在倒茶的季父手一抖,热滚滚的一杯茶立刻泼出来大半。

         “爸,你要小心一点,做事情怎么毛手毛脚的。”季蔚禾走了过去,帮魂不守舍的季父把茶杯扶了起来,“我先回房了,好困,我想睡觉,到饭点了记得喊我啊。”

         “哎,小禾……”季母皱着眉望着季蔚禾走向卧室。

         季蔚禾是真的有点累了,身体前所未有的疲惫,骨头都快散了架,一进卧室就扑倒在床上做挺尸状,他很累,可脑袋却很清醒,这样的状态无疑就是一种折磨,分分钟想去灌安眠药数绵羊,最好再拉只胖丁给自己唱首歌,季蔚禾睁着大眼睛,生无可恋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再一偏脑袋,视线就撞上了书架上的一只相框。

         他微微抬起身子,伸手把相框捞在手里,那里面是他年幼时的样子,不知道是多大,大约十岁,站在海岸边,没有笑容。那海岸有些陌生,在季蔚禾的印象里他好像从来没去过,不过他也很少出去旅行,谁知道他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些年来,关于当年失去记忆的事情,父母一直讳莫如深,他试着问过几次,到了最后也就失去了兴趣,他将照片放回原处,刚眯起眼睛,枕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唐生打来的,他每次都像是发现了宝藏一般,激动的恨不得飞到这里来,这次也不例外,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发现了让季蔚禾也胸口发烫的重要信息——黎原崇当年在美国的绑架案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