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戏中戏
        看着警察一头雾水的模样,季蔚禾不耐烦的放下手,他知道没有证据,警察是不会相信他的话的。

         “这位先生,我们调查到,嫌疑人之前卷入到另外三起命案中,所以在这次的事情上,我们不得不考虑……”

         季蔚禾心烦意乱的打断警察:“我知道,但你们警察已经证明他是无罪的不是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考虑到这次的事情,在量刑方面一定也会受到一些影响的。”

         “余晴还没做口供吧?”季蔚禾看着警察,“我只能告诉你,伤害余晴的不是黎原崇,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可是……”那警察明显还是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身上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他顿了一下,放弃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开始听电话。

         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神怪异而狐疑的打量了一眼季蔚禾,接着冲着电话那端轻轻的“嗯”了一声,迅速的挂了电话,这才重新看向季蔚禾:“医院那边刚刚传来的消息,余晴醒了。”他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怜悯与惋惜,“余晴说,打伤她的人就是黎原崇。”

         季蔚禾的瞳孔忽然放大,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不久前,黎原崇的话,他是那样坚信余晴会“陷害他”,如果黎原崇说的是真的,如果黎原崇真的不是打伤余晴的凶手,如果真的是余晴自导自演了这场戏,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季蔚禾匆匆跑下台阶,钻进自己的车里,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发动汽车,凌晨的海城街上空空荡荡,车子开起来无比的顺畅,几乎没有任何的阻拦,季蔚禾就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市立医院的大门口。

         余晴遇袭的事情在海城闹的沸沸扬扬,像这种活跃在国际的一线女星,自然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即使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但医院的门口还是堵了不少的记者和粉丝。

         因为场面过于混乱,警察和保安不得不进行临时的交通管制。季蔚禾靠在自己的汽车上看着现场,心中一凉,看这样子,想要进去是不太可能了。

         他和黎原崇之间的医患关系此时肯定已经被人挖出来了,这事情不难知道,毕竟黎原崇在心语里就医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稍微嘴风不紧的就会把他和黎原崇的关系捅出去。

         如果光明正大的就这么从医院进去,恐怕会引来更大的骚乱了。季蔚禾站在街边,远远的看着的医院的喧嚣,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翻出余晴到电话号码。

         余晴的私人号他之前有记过,没想到如今竟然会派上用场。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人接了起来,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我叫季蔚禾,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余晴小姐说,所以能不能让我见她一面,我就在医院的外面。”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余晴小姐的身体现在太虚弱了,没有办法见你。”理所应当的拒绝。

         “你告诉她,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我知道这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季蔚禾直接挑明了事情,关系到黎原崇的安慰,他没心情也没时间精力和任何人兜圈子。

         电话那端静默了许久许久,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飘来一个隐隐约约,异常柔弱的女音:“杭姨,带他进来。”

         随后电话里那个中年妇女便让季蔚禾去医院的后门等她,紧接着便挂断了电话。

         季蔚禾一边朝目的地走去,一边给唐生打电话,电话接通的很快,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

         “喂,大晚上的找我有什么事情?”

         季蔚禾脚下步伐匆匆,皱眉:“今天那个受伤到女明星余晴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你的病人给你惹的大麻烦,你这心理医生的招牌迟早得砸。”唐生的声音听起来是一如既往的幸灾乐祸。

         “查她。”季蔚禾皱眉:“我要她所有的资料。”

         她一定有问题,否则她不会无缘无故的陷害黎原崇,他一直觉得这个小丫头只是单纯的喜欢着黎原崇而已,而事实上,她也就如同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单纯

         可知道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处心积虑的,她活在黎原崇的世界里,如同一个幽灵一般,阴魂不散,她究竟是谁?又要做什么?

         难道是和黎原崇的过去有关,毕竟余晴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黎原崇……

         “哇塞,真是活久见啊。”唐生在电话那端很激动:“调查一个明星,这个难度可不小啊。你知道的,很多明星在出道前都会把自己过往的经历全都删掉或者重新清洗,调查起来……真的有困难啊。”

         “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季蔚禾淡淡的打断他:“我认识你这么久了,你不必和我客套,说吧,你要多少钱?”关系到黎原崇,他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找到余晴背后的真相。

         “钱的问题好说。”唐生嘻嘻的笑着:“这样吧,还是老规矩,等我资料到手了,再和你谈价钱的事情。”

         “我知道了,尽快吧,这件事情我很急。”季蔚禾不由得蹙眉。

         “我知道我知道,为了你的小情人嘛。”唐生语气满是戏谑。

         季蔚禾轻轻“哼”了一声,将电话挂断,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看到一个中年的女人,穿着一身护士装,从医院的后门走了出来,接着冲季蔚禾微微弯了弯腰。

         季蔚禾微微愣了一下,回以同样的笑容和鞠躬,接着朝她缓缓的走过去……

         市立医院的这个夜晚,很不平静。

         走廊里的脚步声悠远而绵长,加护病房里的仪器滴滴作响,死亡的阴沉气息格外凝重。

         躺在病床上的余晴面色苍白,头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白色绷带,视线淡淡的落在窗边的年轻男人身上,虚弱的皱眉:“他要上来了,你应该走了。”

         唐生将头转了过来,微微的笑了笑:“他终于上钩了不是吗?解决掉黎原崇,再把季蔚禾拉进来,余大明星真的是好手段。”

         “哼。”余晴冷冷的笑:“别把自己摘的那么清楚,你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你最清楚。还有,你要把什么告诉季蔚禾?”

         唐生轻轻笑了笑,眼神里却是一片死寂。

         “当然,是准备了好久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