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警察的电话
        这个冬天仿佛格外冷,季蔚禾回家那天正好是大年三十的时候晚上,天还飘了点小雪,家家户户都格外热闹喜庆,因为季蔚禾前段时间说自己不回来过年,所以这次突然回来,让季父季母都吓了一跳。

         原本儿子不在,他们两夫妻也没什么心情过年,现在一看到季蔚禾风尘仆仆,满身风雪,当下就准备去厨房做顿像样的年夜饭。

         “妈,爸,算了,我来找你们是有事情的。”季蔚禾拦住了要出去买酒的季父。

         “有什么不能等吃晚饭再说,这么重要?”季父撇嘴。

         “很重要。”季蔚禾顿了一下,想了片刻只是笑了笑:“如果我不问你们,你们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告诉我,我有个弟弟的事情。”

         满屋子登时安静了下来,静的只有遥远的鞭炮的噼里啪啦声和邻家传来的欢笑声,季蔚禾握着拳头,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父母或是震惊或是无奈的笑容。

         “我都知道的,他叫季蔚林是不是?”他不想再给父母压力,因为他看到季母已经在流眼泪了。

         在那个瞬间,他就突然明白了,季蔚林在这个家里是一个他不该触碰的禁忌,可现在,这个禁忌被他打破了。

         季蔚禾心里一片死寂,良久的沉默后,他忽的笑了笑:“我就问一句,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他现在还活着吗?”

         他想知道,那个在他身边惹来一个又一个误会的男人是不是他这个素未谋面的弟弟。

         “不,他已经不在了。”

         终于还是季父开了口,他扶着有些崩溃的季母回到卧房,过了片刻才重新走了出来,在沙发前坐下,点了一只眼,眼神似乎有些痛苦:“瞒了你这么久,其实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他去世的时候你还太小,加上你妈又太难过,所以……后来,我们就当你和他是一个人,毕竟你们长得那么像,我常常想,要时阿林没死,他会是什么样子……”

         “意外?还是……”

         季父抬头,烟雾缭绕里顿了许久,终究摇了摇头:“生病,他有先天的心脏病,这种情况在双胞胎里总是很常见的,一方体强,一方自然会相当的弱小,我们已经尽力了,可还是没保住他的命。你知道我作为一个医生,更作为一个父亲,没能保住自己孩子的生命,那种感觉……”

         讲到这,这个一米八的男人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了,他用手掌捂住自己的眼睛,听不到任何的哭声。

         季蔚禾心里顿时觉得格外的轻松,就好像堵在他心口多年的那块石头忽的落了地,于是,一切真相都清楚了,什么都明白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家里,他从来就没有感觉到家的温暖了,许是因为那个死去的孩子带走了他原本该得到的东西。他的父母觉得是他害死了那个孩子,只是因为他还在娘胎里时就汲取了他弟弟的营养?

         季蔚禾突然不敢想下去了,他静静的站着,平稳的呼吸着,大脑格外的冷静。

         他只是有些不明白,如果他的母亲父亲责怪自己间接害死了弟弟季蔚林,那为什么他们表现出来的却更像是一种弥补与愧疚。

         这顿年夜饭,季蔚禾吃的格外的不安定,家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季蔚禾一早就进了房间,把电视开的“嗡嗡”作响,试图来打散这种不安的氛围。

         他很快就在噪杂中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多,手边的手机爪牙无爪的尖叫着。

         陌生号码,他心里咯噔了一声,犹豫了三秒钟接了起来。

         “你好,我们是市立公安局。”

         季蔚禾微微错愕,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黎原崇。

         “你好,我是季蔚禾,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不是认识黎原崇?”警察的声音非常严肃带着一点点紧急,让季蔚禾更加不安了。

         “是,我认识他,他是我的……很重要的人。”季蔚禾忍着心头的不安,问:“是不是黎原崇发生了什么事?”

         “他出了点事,我们联系不到他的家属,他只报了你的电话号码,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请你立刻来市立公安局一趟协助我们调查。”

         季蔚禾觉得自从他认识了黎原崇后,进公安局派出所见警察叔叔的概率直线飙升。

         “他是不是又和别人打架了?”季蔚禾一边穿鞋子一边问:“他有没有受伤。”

         “额,这个在电话里说不方便,总之你还是尽快来一趟公安局吧。”那个警察说完会顿了一会儿,忽然又加了一句:“事情明显要比你想象的严重的多。”

         季蔚禾一瞬间有点懵,他不敢去想象警察嘴里说的“严重的多”是怎样的一种程度,他只是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匆匆忙忙穿好衣服鞋袜,季蔚禾一路小跑着去关电视,却无意撞见电视上弹出来的新闻。

         今天是大年三十的夜晚,这个点播出新闻肯定是什么紧急的事。

         “现在插播一条重要新闻,今天下午六时左右,在海城xx公寓发生一起伤人案,一名年轻女子受伤,据知情人事爆料,该女子系当红模特余晴,警方在现场逮捕了一名年轻男子,目前相关的事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我们试图联系余晴经纪人,但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并未收到任何回复,下面……”

         季蔚禾只觉得心里像是什么突然断了一样,恍恍惚惚的将电视机关了,呆呆的抱着头坐在床边不知道想了多久,他才起身,拿了东西返程。

         他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和余晴有关,他也知道,媒体口中的那个“陌生男子”是黎原崇。

         他不知道的只是原因,只是他与黎原崇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