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我已经到极限了
        季蔚禾赶到警局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局里只有几个值夜班的警察,在大厅里处理三两个吵吵闹闹醉了酒的男人。

         夜晚的警局透着一股刺骨的寒冷,不是单纯的温度,那种紧张严肃的氛围,加上惨白的灯光,让季蔚禾格外的不舒服。简单说明了来意之后,就有一个中年警察把季蔚禾叫走了。

         “你就是黎原崇的……朋友吧?”他顿了一下,继续开口:“他很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希望你能劝劝他。”

         警察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并没有着急进去:“其实这件事他不承认也没办法,事情的真相很明显,我们也希望他尽量配合我们,争取在量刑的时候可以得到宽大处理。”

         季蔚禾的心脏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佯他再怎么装,在听到“量刑”这个词后,他的心脏还是不由得抖了一抖。

         看来事情果然要比他想象中严重的多,严重到警察已经认定了黎原崇有罪了。

         “他做了什么?”季蔚禾拼命吸着气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他很紧张,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突然从之前那个美好的梦里清醒过来,梦醒之后,他才明白,黎原崇依旧是个危险的他不知道面目的谜团。

         “杀人未遂。”

         警察同情而怜悯的看了季蔚禾一眼,将手放在了门把上:“那个叫余晴的女明星你知道吧,今天在家被经纪人发现被人打晕了,警察当场就逮捕了里面那位,不过他嘴巴死的很,除了姓名和一些身份信息,他什么都不愿意开口,对于现场发生了什么也是闭嘴不谈,我们联系了他的家人,他们表示黎原崇和他们早就没往来了。”

         季蔚禾静静的听着警察的话,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从他在新闻上看到余晴出事,他就预感到了两件事情是有联系的,所以,真当警察告诉他黎原崇涉嫌谋杀余晴,他心中的悲凉反而大过吃惊。

         “我会好好劝他的。”

         季蔚禾说了这么一句,微微朝警察欠了欠身,警察将门拉开,放他进去。

         因为案子还没提审,黎原崇也没有被正式拘押,季蔚禾进去的时候,黎原崇正在看一本不知名的书,看到季蔚禾走进来,黎原崇的眼里一瞬间闪了一丝害怕。

         季蔚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印象里黎原崇从来就不会做这种表情,也不会有这种情绪。季蔚禾强迫自己忍着要爆发的情绪,镇静的走到他面前,拉开凳子坐下,正对上他的视线:“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黎原崇低下头,缓慢的翻着书,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以为你都知道了。”

         “我是知道了,但我想听一些不一样的,警察说你杀人未遂,你怎么解释?”

         黎原崇手一顿,继而抬头笑了笑:“不一样的?你相信我吗?医生,我说我去她家的时候,她已经倒在那里了,我真的没伤害她,你相信吗?”

         季蔚禾沉默了片刻,有一丝嘲讽:“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吧?你第二次伤害余晴……”上次把余晴绊倒进医院的那次,仍然让季蔚禾耿耿于怀。

         黎原崇忽的将书合上,双手交握,端端正正的放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盯着季蔚禾:“如果都是第二次,那为什么不是,余晴第二次陷害我呢?”

         “你说什么?”季蔚禾心里咯噔一声。

         黎原崇挺了挺身子,眉头微微一拧:“我应该和你说过,上次余晴就是自己摔倒的,我没有伤害她。”

         “理由呢?”季蔚禾问。

         黎原崇轻轻笑了笑,往后靠在椅子上,无奈的摊手:“这不是他们警察应该调查的吗?”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让季蔚禾无端的火大,可气着气着鼻子竟然酸了,他那么担心他出事,那么担心他会惹上牢狱之灾,那么害怕他们再也不能肆意的拥抱相吻,可现在黎原崇的漫不经心,却更让他害怕。

         他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的心,是他永远也猜不透也捂不热的。

         季蔚禾死死的攥着拳头,低下了头,声音干涩而低沉:“黎原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已经很努力了,很努力在改变他。

         “蔚禾。”黎原崇站了起来,轻轻的绕到季蔚禾到身后,伸出胳膊缓缓绕住季蔚禾到脖子,将脑袋轻轻的靠在他的后背上,“我真的没有伤害她,真的没有,相信我。你不知道,因为你,我已经很克制了,有很多次,我看见它们很不舒服,我想砸了它,烧了它,可我知道你会不开心,所以我就拼命忍,拼命忍……我宁愿自己伤害自己……”

         季蔚禾的眼眶逐渐红了,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他懂黎原崇究竟有多痛苦。

         他明明知道自己那样做是错的,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的错误,可他就是没法儿控制,那种苍白的无力感支撑着他的整个人生,吞噬他所有的理智。

         “蔚禾……对不起,我已经到极限了……”

         额头死死的顶着他的后背,季蔚禾觉得有什么透过他的衣服传过来,温热的,潮湿的,他心里这才一抖,黎原崇一定是哭了。

         “我会去调查的,等余晴醒过来,我一定会去问她。”季蔚禾转过身,轻轻的回抱住他,他的身子很凉很凉,像是冰块一样,“我相信你,阿崇。”

         走出警局天色已经泛起了青灰色的白,季蔚禾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觉得全身无比的沉重,他干脆去了小卖部,买了一盒烟,蹲在路边一边抽一边发着呆。

         “嘿,那个女明星已经醒了。”先时的那个警察从警局里跑了出来,看着季蔚禾眼神有点凝重:“现场的同志录了口供,她说的确是黎原崇用点了蜡烛的烛台打了她的后脑勺。”

         季蔚禾心里突然咯噔了一声,他将没抽完的烟踩在脚底走过去,追问:“你确定是烛台?”

         “是。”警察点头。

         “点了蜡烛?”季蔚禾不依不饶。

         “是。”

         季蔚禾心里一下子就明朗了起来,欣喜的笑了笑,嘴里呢喃:“太好了,太好了。”

         “这位先生,你没事吧?”

         季蔚禾抬头,“打伤余晴的不是黎原崇,他不是行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