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大少爷,您别这么说,夫人……她也是为你好。”管家说完便要抬手去接黎原崇的钥匙,黎原崇懒洋洋的把手指扣进钥匙环里,绕了几圈后,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弧度扔了出去---“啪叽”摔在泥坑里。

         管家大人的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作为一个重度洁癖症患者,他楞在原地三十秒后最终万分嫌弃的把钥匙用白色的手帕捻了起来,然后迅速跟上黎原崇。

         “陈叔,你洁癖多少年了?”进大门的时候,黎原崇突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管家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不假思索的老实回,“四十多年了。”

         “你今年……五十三”

         管家额头开始渗出汗,每次他家大少爷问这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时,他就想去死,“是的,大少爷,您记忆力真好。”额头冷汗直冒,他下意识的掏手帕想擦汗,这才想起手帕已经用来包车钥匙了。

         “陈叔,你知道吗?以前那个治疗我的哥斯拉告诉我,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洁癖的,平日里有些人爱干净,但还远远没有到洁癖的地步,尤其是像你这样,摸过东西就要洗手,一天洗澡十几次的人。”

         管家:少爷……你到底想说啥……

         黎原崇脚下一顿,突然扭头,咧嘴一笑,“你小时候被□□过”

         管家的表情一瞬间有些错愕,额角的青筋微微凸起,张大了嘴巴,咿呀了两声,最终将满心的波涛汹涌化为了深深的沉寂。

         黎原崇便得逞的笑,转过头得意的走着,“我只是心疼我家的水费,你一天洗澡十几次,浪费不少水费呢……国家还提倡节约用水南水北调呢,你看你多浪费……”

         管家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楞在原地,两分钟后,才不慌不忙的追了上去。

         走到门前,管家先是将钥匙递给司机,吩咐他把车停去车库,这才给黎原崇推开别墅厚实沉重的大门。

         别墅是几十年的老古董了,开门的时候,“吱呀”一声。

         黎原崇两条长腿一迈,一进去便是一股烟味袭来。

         一楼是客厅,坐着两个人,那个在医院闹事的贵妇和一个和黎原崇五官神情都有些相似的年轻人。

         黎原崇像是突然闯入的一个陌生人,呆呆的站了三十秒,目光定格在年轻人手指间燃着的香烟上。

         “黎子洵,把烟掐了。”贵妇人不满的冲着年轻人喊了一句。

         “掐了掐了,不然一会儿,疯子又要闹事了。”黎子洵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把烟头往烟缸里一按,拧了两下。

         “黎子洵!”贵妇直接就骂,“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要是再敢说他是疯子,你就别指望从我这里拿一分钱!”

         黎子洵是黎亮在外面找的小四生的,在黎家二十多年,黎家就当条狗养着。

         “是是是!我哪敢不听你的话啊。”黎子洵直起身,脚在地板上挪了挪,套上拖鞋站了起来,“只不过李淑君你别忘了,你也只是个小三,还是个不下蛋的小三,还不是靠着原配的儿子来帮你争家产你得意什么?”

         说完,看了一眼站成木桩子似得黎原崇,不屑的哼了两声,上楼去了。

         等黎子洵彻底走远了,李淑君才看向黎原崇道:“黎原崇,你去哪里了?”

         黎原崇站的笔直,“去见医生。”

         李淑君怒气冲冲,“你去见什么医生!我不是说了你没病吗!”

         “有病哦。”黎原崇裤兜里的手微微动了动,眼神转向李淑君,微微笑,“你是害怕我有心理疾病的事情传出去后,爷爷就不会选我当继承人了是吧?这样好吗……”他的眼神兜兜转转,染了死丝痛苦,“这对我不公平……”

         十二年的治疗,这个女人的干扰一天都没有断过,被疾病折磨了这么久,黎原崇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你要是再去找季医生的麻烦。”黎原崇顿了一下,继续道:“黎家的财产你一分也别想拿。”

         他说完便走上前,骨节分明的手捻起沙发上的电视机,按了几下,不停的跳着台。

         李淑君楞了一下,男人的背脊结实而有力,弯腰时剪裁得体的西裤将臀部包裹的浑圆滚翘,怎么看,都是在正常不过的男人,谁相信他会有病

         装的,都是装的。

         黎原崇不喜欢自己这个后妈,当年黎原崇的母亲意外死亡,黎亮就把她接回了黎家,小三上位,也就这么回事,十二岁的黎原崇对自己并没有明显的敌意,不友善也不疏离,黎亮就此放了心,可她还没有怀上黎家的种,黎亮就撒手人寰了,她一个女人,如果不靠着黎原崇,怎么可能生存的下去。

         她对黎原崇没有任何的感情,可真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只能和他站在一条船上。

         “原崇,你太多心了,你很正常,美国的那个德恩医生说你心理很健康,德恩医生在美国声誉多高啊,你干嘛不相信他,跑去相信那个鬼医生啊!”

         黎原崇终于找到了自己要看的新闻,将遥控器轻轻抛回沙发的角落,盯着电视机看了足足一分多钟,他才轻道:“第四个了。”

         “嗯?什么第四个”李淑君不解的看向电视。

         【根据本台消息,半年前曾遭遇家暴的女童今日在市立医院坠亡,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播音员机械的声音冷冰冰的传了出来,李淑君脸色一白,拿起遥控器“啪嗒”一声,将电视关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李淑君笑着,心却虚的很,“你别胡思乱想,赶快上楼歇息吧,后天余晴回国,我在家里请了法国厨师,你好好见见她,你都快二十五了,是该成家了,她一直喜欢你,多好。”

         黎原崇老老实实的将话听完,抿唇回了个“好”,这才上楼回房。

         黎原崇的房间在二楼的尽头,阴沉沉的,终年晒不到阳光。

         拉开抽屉,里面便是厚厚的一叠信,全都是从法国寄来的,寄信人的落款处写着干干净净的“余晴”二字。

         黎原崇光着脚拆开信封,一张照片掉了出来,照片里,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埃菲尔铁塔前,笑颜如花。

         【原崇哥哥,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了,真开心。】

         黎原崇微微偏了偏头,修长的拇指与食指将那张照片捻了起来,无比端正的放在桌前。

         静静的看着三十秒。

         “哐当----”

         一把剪刀狠狠的扎在上面,将女孩的笑容彻底割裂……

         黎原崇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死死的攥着剪刀的刀柄,眼神升腾着浓郁的化不开的雾气。

         “呲---”

         “呲---”

         “呲---”

         刀锋划过木桌,发出刺耳的划刻声,照片千疮百孔,早已辨认不出原本的模样,黎原崇停了下来,将剪刀狠狠的甩了出去。

         转过身子,他靠着墙壁缓缓的滑落在地板上,将照片举在眼前,看着上面女孩破碎的身体容颜,黎原崇右手捂住嘴,倒在地板上,疯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