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你干什么的?外人不得入内!”老警察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往前跨了一步把季蔚禾捞在手上,同时给小菜鸟飞了个“你上”的眼神。

         黎原崇有点幽怨,直勾勾的盯着季蔚禾看,季蔚禾被他的眼神吓得不轻,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他是我助手。”

         “助手?”老警察脸上贴满了怀疑,盯着黎原崇整整看了一分钟。

         黎原崇脸色波澜不惊,站在原地,跟个木桩子一样,那架势,让老警察心里也咯噔了一声,他怎么觉得,这个男人会冲上来打他一顿呢?

         一群人里,也只有季蔚禾知道,黎原崇是真的会上来打人的,于是赶忙走上前,伸手在黎原崇的身上胡乱的拍了两把,心虚的笑了两声:“这是我的助手,他这人有点内向,说话不利索,警察同志,您见谅。”

         老警察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那就你带着吧,不许让他在医院里面乱跑。”

         “好的,您放心,我就是来配合警方查案子的,李心媛毕竟是我的患者,我还能来捣乱不成?”季蔚禾认真的拧着眉毛,同时看了一眼身边默默走着的黎原崇。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隔着薄薄的西装长裤,露出紧握成拳的形状,微微低着脑袋,侧颜有些模糊,一言不发,他太安静了,安静到了让季蔚禾也感到一丝不太正常。

         “季医生,你觉得李心媛为什么会在医院里跳楼自杀呢?”菜鸟医生领着季蔚禾往临讯室走,一边仰着头问他:“她下午虽然自杀过一次,但是晚间的时候,情绪还是很稳定的,怎么会就自杀了呢?”

         是啊,怎么会就自杀了呢?

         季蔚禾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黎原崇,有点纠结,是他吗?一定是他,肯定是他和李心媛说了什么,刺激到了她!

         然而季蔚禾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警察的话,临讯室就到了。

         临讯室设在医院一间急诊病房,命案发生后,警察就征用了这里,改成了临时的审讯室,请人来做笔录,季蔚禾到的时候,李心媛的父母亲都在里面。

         季蔚禾心里有点乱,看着菜鸟警察,“警察同志,这个案子的详细资料能给我看看吗?我是做医生的,想知道我的病人在自杀前最后的状态。”

         这要求其实是不符合规矩,警方手里的案件资料应该是绝对保密的,外人即使花钱也看不到一眼,但是眼前这个年轻的警察显然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对于这些繁琐的规矩了解的也不太清楚,季蔚禾这么“博爱感人”的解释一说,立刻就把手上一叠的资料递了过来。

         黎原崇靠他很近,想着由他递给季蔚禾也没什么关系,小警察便将厚厚的一叠a往黎原崇那里送,黎原崇把手从裤兜里掏出来,微微抬起做出去接的动作,然而就在手指与纸张接触的一瞬,不知道是那个警察丢手太快,还是黎原崇没仔细接,一叠纸张瞬间散落在空中,跟下了雪似得,纷纷扬扬,全都撒在了医院干净的大理石地板上。

         “啊呀,要死了!要死了!”小警察脸色一白,蹲下身开始捡,边捡便抱怨,“要是被师傅看到我又得挨骂了!”

         黎原崇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脚尖轻轻踢了踢离自己最近的一张纸,看着小警察忙的满头大汗,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只是不慌不忙的将自己的手又塞回了裤兜里,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身旁的季蔚禾却已经是暗叫不好了,大夏天的,天气热的要命,他却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那个无辜的警察,黎原崇刚刚是故意没接住那份文档的。

         从他的角度看的无比清楚,在警察把文件交过来前,黎原崇有足够的时间去接住它,然而他却在指间触碰到它的那一瞬间,猛然将手收了回来,他用了最极端的一种方法表达了“他不想递文件给季蔚禾”。

         季蔚禾看不下去了,弯下腰开始捡脚边的纸,白纸上清清楚楚印着李心媛死亡的现场照片,小姑娘穿着白蓝相间的病号服,身下是汇聚成水洼的血水,面部朝下,看不到表情,四肢以一种奇怪的造型而扭曲着,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季蔚禾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当场胸口血气就直往外涌,“哇啦——”一声,扶着墙壁开始吐起了酸水。

         “医生你没事吧?”那个小警察秉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立刻就飞扑了过来,眼睛瞥到季蔚禾手上的照片,立刻就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这还不算我见过最恐怖的呢,我以前看过一个出车祸的,好家伙,连脑浆都流出来了,欸,医生你知道脑浆吧?白色的黏糊糊的,就跟那豆腐沾了牛奶一样……”

         “呕——”

         你是真的不会安慰人吗……

         季蔚禾再次呕吐起来,还不忘给小警察飞了个“你牛逼”的眼神,他觉得从此以后,他已经无法再直视豆腐和牛奶这种东西了。

         小警察把保洁人员唤了过来,把捡起来的文件一股脑全塞给了季蔚禾,季蔚禾头晕眼花,只能随便找了块墙蹲了下来,忍着胃里的不适慢慢的看。除了死亡现场的照片,“坠亡”“粉碎性骨折”这些字眼在白纸黑字上也让季蔚禾心里不由的抖了抖。

         “别看了。”冷漠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季蔚禾手上动作一顿,抬眼看黎原崇:“怎么,你心虚啊?怕我发现是你刺激到了李心媛,害你去坐牢吗?”

         “难受你还看,你是不是受虐狂?”黎原崇撇了撇嘴,手一伸就将季蔚禾从地上拉了起来,抢过厚厚的那堆纸,抬手往菜鸟警察那里一丢。

         不等季蔚禾反抗,黎原崇一脚踹开临讯室厚厚的门,把季蔚禾直接推了进去——

         李心媛的父母连带着屋内几个正在做笔录的警察都是吓的不轻,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闯进来的两个人。

         “小杭,你在那里干嘛?这里是什么地方,把他们都给我弄走!”屋内一个警察当场就暴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请他们走。”菜鸟警察苦着张脸,暗暗念叨自己今天真是撞了鬼了,走上去,伸手就把季蔚禾和黎原崇往外面推,“季医生,你先出去吧,待会儿我们会叫你进来的!”

         季蔚禾头疼的厉害,不悦的瞪着黎原崇,刚想说什么来弥补挽回一下,屋里的一个小姑娘“噗通”一声直直的朝他跪了下来。

         “对不起,季医生,是我害死了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