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季蔚禾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那家超市的,也不知到他究竟是有多浑浑噩噩,竟然把黎原崇领回了家。

         黎原崇第二次来这里,却也不显得兴奋,见季蔚禾忙东忙西,更是当起甩手掌柜,站在季蔚禾身边默默的看着。

         好在季蔚禾也没指望他能搭把手,他独自把书房里的折叠床铺好,床有点小,对黎原崇那样身高的人来说睡在上面实在是一种折磨,季蔚禾插着腰愣了片刻,走出书房,“今晚你睡书房,明天我们去买床,折叠床太小了,得换一张大的。”

         “床太小了吧,我今晚要和你睡。”黎原崇有点幽怨。

         季蔚禾有点懵,我他妈刚刚铺床时你不说小我都铺完了你现在嫌小了

         “不睡拉倒,地上大着呢,你怎么不去地上睡啊。”

         黎原崇跑到床边,踢掉鞋子躺了上去,他的小腿以下全都露在床外,悬空挂着,看起来很滑稽。

         “医生,你这是在虐待你的病人。你这样会没有病人的我跟你讲。”

         “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受虐待的人像你这么面色红润有光泽的。”季蔚禾回呛他。

         好在黎原崇也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坐起身,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裤兜里,就这么一个动作,却让季蔚禾心里响起了警铃,不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会儿黎原崇要是掏出把刀来,他是该跑呢还是该跑呢

         黎原崇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攥着拳头,抬手摊开手,“给。”

         在他宽厚的掌心,安安静静的躺着两枚创可贴,已经被渗出的汗水给打湿了,扭扭曲曲,似乎还飘着热气。

         季蔚禾没反应过来,愣着看,也没接。

         “头。”黎原崇指了指季蔚禾受伤的额头有点无语。

         这家伙真的是医生吗?怎么傻不愣登,跟木桩子一样

         嘤嘤嘤嘤,把自己交给这么一个二愣子治疗真的好吗?有点后悔了,现在换医生还来得及吗?

         其实那头哥斯拉也不错,至少还会唱小曲儿,还会跳草皮舞,这人只会发傻,可是他发傻的样子好可爱,忍不住捉弄他怎么办?

         反应过来的季蔚禾有点窘迫,犹犹豫豫的把创可贴接过来,满世界去找镜子了,只有这个时候,单身男子公寓的特性才显现了出来,季蔚禾发现,他家好像没有镜子,自从半年前浴室里的那块被他不小心打碎后,镜子这种东西就在他家绝迹了。

         废话,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不需要镜子这种东西的好吗,从起床到出门,他基本只用半小时,吃饭占了其中的一大半。

         可偏偏是这么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可每次却仍然帅气的恰到好处,儒雅,稳静,像颗珍珠,噙着光泽。

         额头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虽然看不到,他也大概知道额头应该是擦了条口子,撕开创可贴,正准备摸索贴上去。

         “笨,笨死了!”黎原崇在他面前跳脚,“贴的跟毛毛虫一样,口子还露在外面呢!”

         他说完,已不耐烦的走过去,异常粗暴的把创可贴撕下来,然后给季蔚禾小心翼翼的贴好。

         老实说,这是季蔚禾除了他爸以外第一个亲密接触的成年男性。黎原崇的手指很修长,四指按住他的太阳穴,拇指轻轻的抚在伤口处揉揉的刮擦着创可贴的褶皱,他的身上染着一层季蔚禾说不出来的味道,随着他的呼吸全都喷薄在季蔚禾的头发上,让他……颇有点不自在。

         季蔚禾是藏不住心中的小心思的,心里什么感觉脸上也就什么样,黎原崇见状,手也从他的额头自然下垂搭上他的双肩,他比季蔚禾高了一个头,得弯下腰才能看清他的脸,可这么一弯腰,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越发近了。

         几乎是鼻尖贴鼻尖距离。

         “医~生~”黎原崇故意拖长声音:“我饿了,想吃东西,怎么办?”

         季蔚禾心里“咯噔”一声,推开黎原崇,“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黎原崇站在原地,看着有点狼狈的季蔚禾,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这个医生的味道,还真是让人遐想呢。

         季蔚禾很少备零食,拉开冰箱,翻了半天也就找了两包泡面出来,虽然不是特别周到,但也只能拿来垫垫肚子了。

         季蔚禾端着泡面走进厨房,从柜子里取出水壶,刚刚将水壶接上电,就看见黎原崇伸头往这边看,他似乎有点担忧,目光落在开始冒蒸汽的水壶上,很快便长长的舒了口气。

         季蔚禾不动声色的转头,撕开泡面桶的包装,一边往里面挤调料,一边说:“插电的,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怎么会做饭,用火的时候很少。”

         黎原崇听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离开厨房。

         季蔚禾将开水倒进面桶里,用盖子焖住,等到阵阵香味飘出来,这才一手一个端着走出去。

         黎原崇已经把椅子摆好了,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拿着季蔚禾的paid看新闻,看到季蔚禾回来,手上的东西一丢,眼巴巴的把泡面桶接了过来。

         撕开封盖,迫不及待的挑起一根送进嘴里,泡的时间有点短,面条有些发硬,黎原崇一脸嫌弃的“咿咿”了两声,伸手把季蔚禾的paid捞过来,不带一丝犹豫的架在了面前蒸汽四溢的面桶上。

         季蔚禾:卧槽你大爷的!

         “你干嘛!”季蔚禾伸手就抢,心疼的要死,他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的高新技术产品,不是用来给你盖泡面的好吗?!

         “面没泡开。”黎原崇有点委屈,五官恰到好处的皱起。

         “面没泡开你也不能拿我paid作妖啊,你自己没有啊”

         抢回来的paid已经湿了大半,红红的浮油凝结在上面,有丝恶心。

         “我是苹果六,苹果六的大小盖不住面桶。”黎原崇很认真的解释,低头搅了搅面,忽的抬头补了一句,“我试过,plus也不行。”

         季蔚禾:呵呵……你家真有钱,你开心就好……

         “你小的时候也遭遇过火灾”面吃到一半,季蔚禾突然问了一句。

         黎原崇的手突然一顿,愣了三秒,才回:“嗯。你刚刚说了也,难道你也……”

         “是啊,我也从火海里逃出来了。”季蔚禾用筷子戳着面,“你说说,同样是经历过意外的火灾,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我就很正常,一点都没有受到阴影。”

         黎原崇放下筷子,把头抬了起来:“医生,你知道吗?我二十岁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心理有疾病,我觉得自己很正常,看周围的人说话,吃饭,觉得他们都有问题,水杯掉在地上,他们为什么不生气,女人的吵闹声,她们为什么不闭嘴可是,到了后面,我才知道,有问题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季蔚禾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偏头问:“你什么意思?”

         黎原崇推开面前的面桶,看起来有点神秘,缓缓站起身,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拂过桌子,绕到季蔚禾身边:“医生,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自己才是最有问题的那个人”

         “你脑子有病吧!”季蔚禾气急败坏,起身将他往卧室赶,“别说我虐待你啊,今天我把卧室让给你了,还有,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会用锁把卧室门锁起来,你要是想要上厕所就给我提前去,我睡的死,半夜叫不醒我,你要是尿在我房间里,我他妈杀了你信不信!”

         黎原崇笑着不停的点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这样子更让季蔚禾恼怒,一伸手直接将他推进卧室,“砰咚---”狠狠关上门。

         房间陡然安静了下来,锁好门,确定黎原崇不会跑出来后,季蔚禾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转身钻进书房。

         折叠床对他这种身材的人勉强还算适合,但睡起来还是很不舒服,他仰面躺着,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按着,他要给洛林发短讯,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和另一个男人开始同居的苦逼生活。

         发出去的企鹅信息依旧是没有回复,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沉沉的睡去。

         凌晨三点整,黎原崇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按开了房间里的灯,季蔚禾的电脑亮着,企鹅在线,他缓步走过去,拉开凳子,看着弹出的对话框面无表情的歪了歪脑袋。

         【和病人同住很危险吧,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在外面租一套房子给他不是更好吗小心别人别有目的的接近你,傻小子!】

         黎原崇看着洛林的头像,眼里是一片死意,半晌,他抬了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快速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