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第二日,季蔚禾醒来时已经是日上竿头,艳阳高照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脑还亮着微弱的光,右下角熊猫的头像闪个不停。

         他光着脚跑到窗边,先是把窗帘拉开,待到眼睛适应了强光以后,才点开洛林的聊天窗口。

         信息是凌晨三点发来的。

         “刚刚才下班,累死我了。看到你发的问题了,如果是你的病人,那还是去吧,拒绝人家会影响病情恢复的哦。”

         季蔚禾快速在键盘上敲了个“好”字,这才起身去衣柜里拿衣服。

         他的衣服很少,只有一套西装,大多是休闲的t恤和大裤衩,他不忙的时候大多数都宅在家里。

         就在他为难穿哪件衣服时,门外突然传来“嘟嘟嘟”三声敲门声,他放下手里的衣服,跑去开了门,门才开了条小缝,黎原崇那张帅到天际的脸就晃进季蔚禾的眼睛里。

         等等,他好像现在还没换衣服……换毛衣服,他习惯裸睡好吗?

         裸睡……

         季蔚禾顿感下肢一片清凉,然而这个时候,黎原崇已经相当不耐烦的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先是环视了四周,眼神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停在季蔚禾的身上。

         视线往下往下再往下,吓得季蔚禾伸手立即捂裆。

         黎原崇面无表情,“真够小的。”说完便将身子转了回去。

         季蔚禾有点窘迫,随手从沙发上拽了条毛巾裹在腰间,一边抱怨,“你别胡说!”他对自己还是相当有自信的好吗?

         “别激动。”黎原崇把头扭了过来,嘴角飞了三分笑,“说的是你的房子。”

         平白被黎原崇戏弄一番,季蔚禾很是不悦,立刻撇嘴:“那是当然了,哪能和你比,家里可是有城堡的!”

         “尺寸你也不能跟我比。”他眨眼笑,骨节分明的手覆上裤腰带,“脱了给你看”

         “滚滚滚!”季蔚禾怒了,这人哪个精神病院放出来的!

         黎原崇不得意也不怒,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便开始督促季蔚禾换衣服,还一个劲的往季蔚禾的卧室里走,虽然季蔚禾也住过集体公寓,进过公共澡堂,但在黎原崇的面前,他就是做不到淡定的换衣服,他总觉得黎原崇的目光里带着窥伺的含义,就像是公交车上的中年痴汉。

         好不容易换好衣服,刚从卧室里“风度翩翩”的走出来,黎原崇便是一撇嘴,“不好看,换掉!”

         “我就这一套西装,你要是不想让我穿着哆啦a梦去见你妈,最好就乖乖闭嘴。”季蔚禾瞪了他一眼。

         黎原崇果然沉默了,坐在沙发上,摆弄他的手。

         季蔚禾把家里的门窗都关好,天气预报说,今天市里有暴雨。

         等把一切都收拾完,黎原崇仍然坐在沙发上没有动静,季蔚禾很是不满,“刚刚着急要走的是你,现在发呆的还是你,你是打算上天还是怎样”

         黎原崇回了神,起身正打算绕过茶几,“刺啦---”裤子撕裂的尴尬声让两人都愣住了。

         只见黎原崇的右裤腿挂在茶几锋锐的一角上,精致的西装裂了一条缝,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毛发旺盛,腿毛扎眼。

         “坏了。”黎原崇抬了抬腿,盯着破裤子看,然后抬起头,“要去买衣服呢,一起吧,医生也去买一套。”

         “我不去。”季蔚禾拒绝,“我不缺衣服。”

         “那医生陪我去,说不定看着看着就想买了呢。”黎原崇笑眯眯,推开门。

         黎原崇去的服装店是本市一家很高档的服装店,店员训练有素,温柔得体,还非常慧眼识珠,从黎原崇和季蔚禾一进门就开始围在身边各种介绍推荐,就差把衣服拽下来直接套在两人身上了。

         季蔚禾有点懵,他虽然不缺钱,但还没有富裕到这个地步,他装作挑挑捡捡的样子,敲敲看了一眼衣服上的价格牌,立马就缩了手。

         可能是季蔚禾脸上的无谓表情给了销售员他不在乎的错觉,年轻的女人立刻堆着笑,“这位先生,这套西装是巴黎今年的最新款,修身塑型,特别适合您这种身材颀长的人,试衣间在那边,您看……”

         “来问我!”那边的黎原崇一手推开挡在面前眉飞色舞叽叽喳喳的店员,朝着季蔚禾身边的店员吼,“别围着他!”

         说完,他已经格外不耐烦的走过来,把衣服连带着衣架直接扯下来,粗暴的塞进季蔚禾的手里:“去换。”

         “啊我不买衣服。”

         关键是……他没带那么多钱。

         黎原崇直接将他往更衣室推,二话不说便将门关上,靠在更衣室的门上,呆呆的等着。

         抱胸,抬腿,抵门,动作一气呵成,在几个女店员的眼里就像是大明星的时装秀,

         “天哪,好久没见到过如此妖孽的美男了!”

         “等人的姿势好帅怎么办”

         “看他腿看他腿,腿毛好性感,好想摸好想摸!”

         “听说毛发旺盛的人,那方面很强,嫁给他一定会很性福的。”

         “废话,光看脸我就很幸福了!”

         店员们只觉得体内洪荒之力乍泄,一阵推搡中,把年轻的店长给推到了黎原崇的身边。

         “先生,请问你需要换一条裤子吗?”

         “不用。”

         店长有点不甘心:“可是你的裤子坏掉了。”

         “不是你的就行。”

         “啊呀,可是这样会影响你的形象的。”

         “我形象很好。”

         “这不是有点不完美吗?我你怎么完美的人……”

         黎原崇有点烦了,把腿放下,居高临下的打量起店长来:“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你幼儿园就毕业了吗?”

         他说的很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样子,店长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也只是感叹了一句“嘤嘤嘤嘤,好高冷的男人。”

         殊不知那边的黎原崇却在转身时眼里陡然浮上一抹阴鸷,这女人好烦,好想杀了她。

         季蔚禾终于从试衣间走了出来,不得不说,店员的眼光还是相当精准的,这套藏青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专门定做的一般,勾勒出流畅有力的身体曲线,儒雅至极。

         “衣领。”

         黎原崇皱眉走过去,看着褶皱的衣领,已经难受的要挠墙了,“低头。”

         季蔚禾下意识的把头微微低了低,他凛冽的呼吸全都喷在季蔚禾的发边,就像小猫爪子在他脖颈出挠啊挠。

         “卧槽,有奸~情的味道。”

         “别乱说,如今连胡霍官方cp都拆了,哪里还有的奸~情基情。”

         “正常男人有帮别的男人那样整理衣服的吗?”

         “谁知道,可能人家有病呢。”

         季蔚禾:对,的确有病。

         黎原崇:卧槽,我tm真有病。

         选购完衣服,黎原崇用手指捏了张□□出来,就如所有的小说描述的那般,那表情,那动作,完美的诠释了“我有钱,对,我就是有钱,拿去刷,别客气,我养你啊”此类的狗血台词。

         季蔚禾有点懵,目光瞥到黎原崇坏了的裤子,皱眉,“你不是说要买衣服的吗?现在是闹哪样”

         “没有喜欢的。”黎原崇很严肃的回复。

         “我没钱还你。”

         黎原崇咧嘴笑:“没事,从我医疗费里扣。”

         说完,他已拎着衣袋在满屋依依不舍的目光里走出门,季蔚禾无奈的抓了抓头发,小跑了几步跟上他。

         阳光下,黎原崇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男孩,满足的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两片薄唇,眼角眉梢飞着三分笑意。

         季蔚禾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越走越觉得渗人,脚下步伐缓缓,不安在心中渐渐扩散,他猛然顿住---

         “黎原崇!”

         黎原崇将头拧了过来,唇线抿的水平:“嗯”

         季蔚禾的眼里皆是惧意:“如果,我今天执意不陪你去买衣服,你接下来会做什么?”

         黎原崇狭长的眼睛突然眯了眯,咧开嘴来笑,白花花的牙齿,泛着有些阴寒的光。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