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季医生,明晚七点,我诚邀你来我家城堡参加一场晚宴。---黎原崇

         短信的下面,附了一张照片,被剪刀划得破破烂烂的,隐隐约约能认出是个女孩。

         季蔚禾盯着手机屏幕呆呆的看了几分钟,按了“不去”两个字,发送键还没按出去,又是“叮咚---”一声,依旧是黎原崇的短信。

         我的未婚妻漂亮吗?只是我不喜欢她的笑容,我用剪刀修改了一下,现在是不是更好了?哦对了,她明天也会来,医生,你不想见见她吗?

         季蔚禾手一抖,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连电池都摔了出来。

         路过的侍者还以为又是个失恋的大男孩,热情的弯腰把碎了一地的手机零件捡起来,递给季蔚禾时还不忘露了丝惋惜的笑容。

         有那么一瞬间,季蔚禾从他的表情读到了“节哀顺变”以及“天涯何处无芳草”的默叹。

         去你妹的节哀顺变啊!

         静默,静默。

         半晌后再次路过的侍者就看到年轻的男人匆匆忙忙的跳起来,抱着椅背,伸出一根手指哆哆嗦嗦指着满桌的手机,状似发疯期的二哈,“这货家里竟然有座城堡!”

         怎么办,好怕怕,好像……真的傍上了大款,而且还是一个……疯了的大款。

         季蔚禾手忙脚乱的把手机装好,奔出了西餐厅,一离开有空调的地方,热气立刻滚滚而来,黏黏的汗水布满全身,眼前热浪浮动,几乎看不清前方。

         城市的公交司机车子开的很是豪放粗犷,完全不顾季蔚禾紧赶紧赶的步伐,车门“啪嗒”一关,扬起尘埃纷纷,宛如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

         在整个都模糊掉的世界里,季蔚禾仿佛看到了一辆豪车,安安静静的停在街对面,车子里有个人的黑影,等他阔步走过去,才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心情陡然有些沉重,季蔚禾转身,赶巧碰到辆出租车,于是坐了进去,报了家的地址。

         回到家已是中午,厨房里还摆着早上临走前没来及处理掉的早餐,贪懒捏了块面包塞进嘴里,吃了大半个才发觉味道有些不对劲,赶忙吐到垃圾桶,季蔚禾这才想起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洛林了。

         洛林是季蔚禾的笔友,俩人相识已经十几年了。季蔚禾小时候曾经遭遇过一场火灾,听说消防员找到他的时候,火焰几乎已经烧到他的头发,至今他的右手掌内还残留着一块小小的烧痕,是当时事件最无声的见证者。

         从大火里死里逃生,苏醒后的季蔚禾却突然忘记了有关于他的一切前尘往事,他想不起十二岁之前的自己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直至今日,在他的记忆里,关于十二岁之前的一切,依旧是一片空白。他是靠着那些照片,视频,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父母,而在那之后不久,洛林就出现了。

         起初是一封署名的信,黑色的信封,黑色的信纸,右下角有棵小树苗,写信的人告诉他,他也曾经经历过一场大火,并且在火中毁了容,所以,他希望能借自己的力量给季蔚禾一点安慰。从那之后,两人的联系就再也没断过,一晃竟然过了十几年。

         太想知道洛林的模样,季蔚禾曾缠着洛林出来见面,但洛林以“相貌丑陋”拒绝了季蔚禾,但拗不过季蔚禾,他还是给季蔚禾寄来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洛林站在海城最高的果山山顶,背对着镜头,一袭黑色的风衣,黑色围巾的一角被山风吹的飘起。

         这就是季蔚禾对洛林唯一的印象,装逼的文艺小青年。有了这个印象,他在和洛林聊天时字里行间也都觉得对方满满的文艺气息隔着屏幕都要飘过来。

         登上□□,很快季蔚禾就找到了洛林的头像,头像是个小熊猫,常年暗着,洛林像他解释过,因为被大火毁了容,他很不好找工作,最后在殡仪馆给人化妆,因为工作时间不稳定,所以不能及时回复季蔚禾的消息。

         “嘿,洛林,你最近好吗?我遇上了一个很奇怪的病人,他邀请我去他家参加晚宴,你说我该不该去”

         发出去的消息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季蔚禾盯着电脑发着呆,过了许久,依旧没有收到回复,他默叹了一口气,捏在手上的手机却“嘟嘟”响了几声,这次是电话,季蔚禾家里打来的。

         “儿子,不是说好五号回家的吗?你到了吗?要不要我下楼帮你拿行李”季母的声音蕴着一层喜悦,隔着电话,还能听到季母指挥季父烧菜少放辣的声音。

         季蔚禾一怔,才忽的想起来今天是回家见家长的日子。季蔚禾的父母不在本市,当年他学心理专业,季父季母是持反对意见的,甚至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一辈子没和他红过脸的父母近乎是疯狂的反对。

         不过父母的不支持最终还是没影响到季蔚禾,他悄悄填了高考的志愿,悄悄决定了自己的大学,虽然在他大学的几年里,他的父母还是没有放弃过让他回头的想法,甚至安排他出国留学,但季蔚禾依旧是我行我素,最后,干脆,拍拍屁股,只身来陌生的海城来发展。

         也许是季蔚禾的冷战起了效果,季父季母这些年来也开始渐渐规避起季蔚禾的职业,只要儿子能回家,什么都不重要。

         只是,看样子,如今季蔚禾,连每月五号的“归省日”都忘了。

         “妈,我今天有点忙,就不回去了。”

         “那明天呢明天总能回得来吧?”季母追问。

         明天季蔚禾一愣,明天他要不要去参加黎原崇的晚宴

         “小禾,妈妈一个月没看到你了。”季母染了哭腔。

         “我可以发张照片给你,你儿子最近帅了不少。”

         “小禾!”季母有点生气。

         季蔚禾大脑微微作痛,“你要是想看到活的,视频也可以啊,微信□□会用了吗?”

         “小禾,你就不能回家看看吗?”

         季蔚禾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妈,我近接了个病人,明天要去病人家里一趟,所以,最近没时间。”

         “病人病人!”电话里换了个人,声音陡然高了不少,吓得季蔚禾又要把手机丢了,“病人重要还是你老子重要!”

         “爸……”季蔚禾有点头疼,要不是想着以后还是得见面翻旧账的,他现在真想把电话挂了。

         “别喊我爸,我告诉你,季蔚禾,你这个月必须给我回来一趟!你要是不回来,你这辈子就别回来了,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说完,电话那边便是“嘟嘟”两声,季蔚禾长舒一口气,虽然是他被人挂了电话,但此刻,如释重负的却是他。

         电话的那一端,季亮捏着锅铲沉沉的叹了口气,季母站在他身边也是默默的垂着泪,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

         “还是得把他弄回来!”

         “是啊,他要是突然犯病,那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