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知道黎原崇只是玩笑话,季蔚禾倒也没把他的调侃放在心上,只是帮着黎原崇把地上的垃圾捡了,然后洗了手,从冰箱里取了根棒棒冰,准备动用洪荒之力把它掰断成两截——很可惜,冻得太久,没断。

         黎原崇歪着脑袋看,毫不遮掩脸上的鄙夷,连棒棒冰都掰不断的成年雄性动物,肯定很有趣,不脱了裤子检查一下吗?

         季蔚禾丢了脸,起身去了厨房将棒棒冰放在砧板上,手起刀落,“咔嚓”一声,成功搞定。

         黎原崇:我觉得我的医生仿若智障……

         季蔚禾很快就回来了,将两截的棒棒冰分给黎原崇一只,才晃晃悠悠的坐下来,“黎原崇,你以前看过多少个心理医生?”

         黎原崇手指转着那半截冰棍,愣了一下,回答:“三个,十二岁那年,我有一个私人的心理医生,他治疗了我……很久很久……后来被我妈辞退了,然后就是你师父,还有一个就是你。”

         季蔚禾双腿盘膝而坐,他在想事情,顾不得吃手上的东西,大夏天,屋内又没开空调,冰融化的很快,水珠顺着他的手指一滴滴的往下滑,等他反应过来,冰早就成水了。

         他忙着抽纸巾擦手,一边歪头看黎原崇,黎原崇的吃相很文雅,却又不扭捏造作,一看就是在良好的环境下长大的那一类男人,季蔚禾一顿,旋即问:“黎原崇,你的第一个心理医生,有说过你是偏执症吗?”

         关与江健诊断书上写的偏执症,季蔚禾心里总觉得有些堵得慌,师傅为什么要给他定义为偏执症呢?他明明更像是……

         “医生你觉得我不是偏执症吗?”黎原崇腰杆挺的很直,神情有些空洞,略显木讷:“那会是什么呢?”

         “在你以前就医的时候,你有没有听过被动攻击性人格障碍症?”

         黎原崇顿了一下,偏过头重复,“被动攻击性人格障碍……那是什么……是说明我有攻击性吗?”

         季蔚禾见他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开口:“没什么,我只是列举几个心理障碍的病称而已,不要多想,很晚了,我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早些休息。”说完,他便起了身,家具城买的床明天才能送到,看来今晚他又要挤在那张折叠床上了。

         “那张床是不是睡着挺难受的?”黎原崇问。

         “不然呢,要不你去试试?你以为我乐意把我的卧室让给你啊!”季蔚禾撇嘴,很是不悦。

         “其实呢,你卧室的那张床挺大的,两个一起睡还是可以将就一下的。”黎原崇眉眼弯弯的笑,眼底的清光很亮,看起来很真切,“反正咱俩都是男人,怕什么?”

         就是两个男人才会出事吧……季蔚禾脑子里闪电般想起黎原崇以前说过的话,立刻跳开几米远,“你喜欢男人,你觉得我不应该害怕吗?”

         黎原崇沉着步子走向他,大手扣住季蔚禾的肩膀就把他往卧室里推,“睡吧睡吧,我要是真想上你,不是和你开玩笑,你光是害怕有个卵用?”

         这一夜,季蔚禾到底是失眠了,身边的黎原崇却睡得很沉,他呼吸平稳,裸着上半身,蜷缩成一团,看似消瘦却结实的后背露在季蔚禾的眼中,流畅的曲线,性感的肌肉,让季蔚禾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刚刚打算转过身,眼神却又瞥见他腰间的一块伤疤,是烧伤,一个拳头的大小,丑陋的,扭曲着,看起来有些扎眼。

         季蔚禾忘记了太多的事情,对于小时候自己遭遇的那场大火,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印象,甚至连疼痛感都忘了,好像当年的那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他如一个旁观者,接受着一个陌生的自己。

         季蔚禾伸手,轻轻覆上黎原崇的伤疤处,薄凉的体温透着指间缓缓的传过来,让季蔚禾一瞬间有一丝恍惚,他还没收回手,身旁的男人却忽的反手握住他的手腕,一个翻身,将季蔚禾完全压在身下——

         “医生,你好像对我的身体,特别感兴趣,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呢?”

         黎原崇一手按着他手腕,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声音哑哑的,带着一丝被吵醒后的不悦与微微的困倦。

         季蔚禾有点尴尬,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他一瞬间想起了以前大学在课堂上看小黄~片却忘了戴耳机的老司机,那真他妈尴尬啊。

         脖子被黎原崇掐的呼吸困难,季蔚禾掰着黎原崇的手,有点急:“我,我那是有事情找你说,明天……明天我要去市少管所一趟,你要是有时间,和我一起去。”

         他本来不想和黎原崇说这件事情的,但现在也只能把它当成借口来脱身了,诶,谁让他偷吃还被人家逮了个正着。

         听到季蔚禾的话,黎原崇果然松了手,那季蔚禾从床上拉了起来,“少管所?去那里干嘛?”

         “帮一个少年犯,他陷在过去走不出来了,我收了他妈妈的钱,答应去看看的。”季蔚禾揉着脖子,不满的斜了一眼黎原崇,这么大的力气,他差点要被这男人掐死了。

         “现在心理医生都混的这么惨了吗,还要去少管所找工作。”黎原崇一撇嘴。

         “不爱去就不去,没人逼你。”季蔚禾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捏了出来,“我还要和洛林说一句呢,他家就住在那附近。”

         凌晨四点,工作群里聊得热火朝天,同事痛骂老公出轨,一堆姐妹出来安慰,季蔚禾想说些什么,但考虑到同样作为男人,现在也是被讨伐的对象,他到底还是失笑摇了摇脑袋,把好友列表往下翻了翻,洛林没有给他发消息,自从黎原崇和他吵过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复过季蔚禾。

         “那个洛林,对你很重要吗?”黎原崇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了,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了,没有洛林,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季蔚禾回答的很认真,一边给洛林发消息,一边道:“你倒好,把人家弄得都不理我了,人家那么一个好脾气的人,也就只有你能惹毛他。”

         黎原崇微微提提嘴角,“你真的觉得他是个好脾气的人吗?”

         “什么意思?”

         “我昨天和他吵架的时候,他对我敌意满满,我也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占有欲很强,尤其是对你的占有欲。”黎原崇眯了眯眼睛,回答的很认真。

         “你能感受到?”季蔚禾嘲讽的笑,重复,“你能感受到?你又不认识他,你拿什么感受到?”

         黎原崇坐在床上,仰头看着他,细长的眉眼微微上挑,似笑非笑,“我当然感受得到,因为,我和他是同一种人。医生,我对你的占有欲也很强。”

         “你果然病的不轻。”季蔚禾打了个哆嗦,把衣服从床上捞起来,披好:“我还是去书房睡吧。”

         黎原崇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眼神忽的暗下来,像是有什么值得让他无限回味似得,忽的咧嘴一笑。

         夜里作怪的两人第二天醒来时果然都是一脸的丧夫模样,匆匆洗漱了一下,就往少管所奔。

         海城的少管所建在海城的西部边缘,那是靠近大海的地方,听说在那里人们可以眺望到第一丝照射在这所城市的阳光,代表着美好的希望与崭新的人生。季蔚禾昨日就已经和这里的狱警联系好了,对方表示可以给季蔚禾三十分钟的时间和程凯做一次交谈。

         “程凯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了。”女狱警很和善,一边带着季蔚禾往前走,一边开始介绍:“那孩子心里有阴影,一直都不怎么配合改造,他很乖,也很服从管教,有的时候一个人待在角落里流眼泪,我们看着他可怜,就把这件事和他妈妈说了。”狱警的语气有点遗憾,压低了不少,“死者家属老是会邮寄一些东西过来,像是信啊,诅咒书之类的,都被我们拦下来了,要是被那个孩子看到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狱警在一间屋子前停了下来,抬眼祈求般的看了一眼季蔚禾和黎原崇:“他就在里面,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