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林嫂端着热汤,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一张圆脸皱成团,说话也带着哭腔:“夫人,今天餐厅不是我布置的,是余小姐安排的,我不知道会放蜡烛啊。”

         李淑君脸色黑了又白白了又黑,“还愣着干嘛?叫陈叔带人去把少爷找回来啊。”

         “哦,好的夫人。”林嫂把汤往桌上胡乱的一堆,解开围裙走出去。

         李淑君看着餐厅满目狼藉,重新对吓得花容失色的余晴展开笑颜:“晴晴,不好意思啊,今天发生了点意外,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吧。”

         “伯母,原崇哥怎么了?”余晴委委屈屈,大眼满是恐慌,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怎么了,还不是你把蜡烛放到桌子上害得你不知道黎原崇小时候……”黎子洵一直在看热闹,话说的幸灾乐祸。

         “你给我闭嘴,黎子洵!”李淑君恶狠狠的吼。

         黎子洵被吓的脸色一白,冷冷的推开面前的东西,“哼”了几声先走了。

         “伯母,是不是我害原崇哥这样的”余晴苦着小脸,感觉随时会哭出来的样子。

         李淑君慌乱的笑了两声,拉着余晴的手,安慰的拍了拍,“你别多想,和你没关系,你先回去吧,明天你不是有个归国的记者会要忙吗?早点回去休息。”

         余晴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让司机来接便走了。

         余晴一走,李淑君立刻收起脸上和善的笑容,变脸快的让季蔚禾一脸懵逼,事实上季蔚禾已经懵逼很久了,今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精彩,黎原崇靠着一通发疯成功吓到了这个小模特,不过看余晴的表情,估计黎原崇还得多疯几次才能打消她嫁入黎家的念头。

         “他说的是什么”季蔚禾掏出手帕捂住冒血的头,“黎原崇小的时候发生过什么?”

         “你闭嘴!”李淑君眼神有点虚,说话却依旧强硬:“你赶快给我滚,要是你敢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出去,你信不信我让人砸了那家破医院”

         季蔚禾不紧不慢的“哦”了一声,实际上他疼啊,疼的动作反应都慢了一拍。

         “黎太太,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您的儿子在心理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他很暴戾,他甚至有谋杀人的倾向。”

         “杀人”李淑君脸色一抖:“你说话要讲证据的懂吗?”

         “证据黎原崇手上的三条人命还不够吗?”季蔚禾疼的龇牙咧嘴,鲜血染透手帕,从额前滴下来,落在他的睫毛上,满眼都是红,鼻腔透着浓浓的血腥味。

         “刚刚在客厅,你知道他一直盯着桌上的水果刀看吗要不是我拦着他,你觉得他会不会拿刀子捅人”

         李淑君被他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站在原地,干瞪着眼。她知道黎原崇手上有三条人命,就算是意外和巧合,也不该那么多。

         季蔚禾见她不说话,才又开口:“黎太太,我希望你能正视黎原崇的病情,他痊愈,对你我都有好处。”

         他也不想被一个时刻酝酿着杀意的人缠上啊。

         “要多久”李淑君害怕了,她是真害怕了,黎原崇从不顶撞她,他对谁都彬彬有礼,言听计从,可她总觉得怪,黎原崇就像是一只狼,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露出獠牙,狠狠咬断你的喉咙。

         她爱钱,可她更想活下去。

         “好,我同意你医治黎原崇,为期半年。”老爷子只能撑半年了,李淑君顿了一下,继续道:“如果半年,他还是这个样子,我就把他带回家。”

         “带……带回家”季蔚禾有点懵,什么带回家把黎原崇带回家

         李淑君皱眉:“既然要医治,他跟你住不是最好吗?”

         他跟你住不好吗?他跟你住不好吗

         窗外一道闪电“咔嚓”劈过,暴雨倾盆而至,季蔚禾的头顶也是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不,我的意思是……”

         季蔚禾慌了,你妹啊,让黎原崇跟他住,那和抱着颗□□睡有毛区别

         不,□□至少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可黎原崇不知道啊!这么一想,卧槽,还真是有区别的,好伤心。

         “季医生,如果你觉得不方便,那就算了,反正我儿子的过去也没多少人知道,就算他手上有人命,警察都说是意外,你又能怎么办?”李淑君立刻拉下脸。

         季蔚禾犹豫了,黎原崇的病情,需要下一番功夫,黎家古宅过阴,常年没有阳光,这样的环境,的确是不适合黎原崇的恢复,好在他租住的那套公寓还算宽敞,还能容得下一个人高马大的黎原崇。

         “我知道了。”季蔚禾点头,“我会把黎原崇带回去治疗,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前说明,在治疗过程中,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到我,或者干预我的计划,黎原崇和余晴小姐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放到半年以后。”

         李淑君有点迟疑,但挣扎了片刻,最终咬牙同意。

         “还有,黎原崇小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

         黎原崇的过去,或许就是导致他生出心理疾病的源头,要想解决黎原崇的病,他必须要知道他的过去。

         李淑君皱眉,似乎在回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只知道,他在美国遭人绑架,回来以后就一直不太正常,我也说不上他到底哪里不对劲,就是一种感觉……他很恐怖。”

         季蔚禾有点失望,原本想从李淑君这里获得点有价值的东西,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点了点头,季蔚禾便打算去找黎原崇一起离开,李淑君又叫住了他:“医生,我听我丈夫无意间提过一次,黎原崇在被绑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场起了大火,所以,黎原崇不能看到任何带火光的东西,香烟,打火机,灶台,都不行。你和他在一起,千万要注意。”

         季蔚禾眼神定格在餐桌上歪倒的蜡烛,心里一沉,黎原崇今晚发疯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吗?

         他微微闭上眼睛,从极致的黑暗里忽的蹿起一条火舌,熊熊大火热烈燃烧,瞬间让他惊出一身的冷汗。

         同样经历过大火,季蔚禾觉得他没变成黎原崇那样,真的是奇迹。

         推开黎家古老沉重的大门,夏夜微凉的风裹挟着暴雨瞬间倒灌进来,砸在季蔚禾脸上,疼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季医生,外面的雨太大了,现在出不去啊。”管家陈叔拿着把伞,伞骨都断了,半眯着眼睛想把门关上。

         “黎原崇在哪”季蔚禾看着外面,那里漆黑一片,时不时亮过的闪电将暴雨的郊区山野找的格外阴沉恐怖。

         “已经让人出去追了,大门是关上的,少爷应该没有离开。季医生!季医生!”

         季蔚禾推开他,冒着雨冲了出去,黎家的古堡四周都是铁栅栏,古堡后面是花园,还有一汪小池,池水并不深,季蔚禾刚刚绕到后面,就看见小池中站着一个黑影。

         闪电“咔嚓”,天际亮起一道白光。

         一闪而过的明亮里,季蔚禾看到黎原崇仿佛如同一只没有灵魂的木偶,呆呆的站在小池的中间。

         “黎原崇!你在干什么”

         “水,水。”黎原崇突然发疯般用力的垂击着水面,水花四溅下,他的脸上溢满了恐慌,只是执拗的重复着同一个字。

         “你是木头啊!”季蔚禾怒吼了一句,直接撸起袖子趟水向黎原崇走去。

         手指勾上黎原崇的脖子,季蔚禾费力的将他往岸上拉,可黎原崇一米九的个子,岂是那么容易被他拖动的,手忙脚乱一阵忙活,黎原崇纹丝未动,自己反倒脚下一滑,“噗通---”一声,脸朝着水面,砸出一朵巨大的水花来。

         “哈哈哈!”

         “哈哈哈!”

         啃了一嘴的泥,头刚刚从水里冒出来,快要憋死的季蔚禾就听到黎原崇嘲笑进骨子里的笑声。

         “医生,你这救人的方式值五毛钱。”

         “黎原崇,你有病吧?”季蔚禾锤水。

         他的白色衬衫全都湿透了,高瘦的身高,腰部以上全都露在水面上,透过衣服,能看到胸口紧致有力的肌肉块,湿漉漉短发紧紧的贴在额前,水珠从发梢滚下来,流进他白嫩的脖颈中。

         他晃着胳膊走过来,在水里摸索到了季蔚禾的腰,死死的扣住后,万分困惑:“对,我就是有病,你今天第一天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