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奇怪的小姑娘
        “我想你一定很愤怒,因为现在是我陪在季蔚禾的身边,而且他现在喜欢上了我。不要怀疑,我就是在向你炫耀,如果你不满的话,我希望您在百忙之中能抽出一点时间联系我,我相信,你比我更迫切的想要解决这件事。”他顿一下,发出低低的笑声:“怎么了,洛林,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你应该很恼怒吧。”

         将录音发送出去,黎原崇满意的笑了笑,洛林,洛林,你纠缠了季蔚禾十多年,是时候从他的生命里彻底滚出去了吧?

         季蔚禾这个晚上,睡的格外好,他神经大条,适应力强,也不认床,一早起来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除了那只搭在自己腰上的咸猪手,人生简直不要太美满了好吗?

         “起来,黎原崇,你的床在那边。”季蔚禾不满的抽走腰上的手,什么鬼,偷偷摸摸就跑上来了。

         “媳妇儿~一起睡嘛~”黎原崇不死心,作势又要扑上来,季蔚禾毫不留情的闪身下床:“五分钟,穿衣服,刷牙洗脸,拜托,我给你交了门票钱,不是让你来岛上睡觉的好吗?”

         黎某人表示,如果可以睡到老婆,他宁愿倒贴三百。

         可惜季蔚禾满心都在大螃蟹上,没心情看他热吼吼的样子,把他的衣服全都都给他:“快点快点啊,吃完螃蟹咱们就得回海城了,我下午还有事情呢。”

         黎原崇“哦”了一声,收起痞痞的笑,他下午也有事情,张一凡的一审下周三开庭,他还有些事情要交代张一凡。

         “我下周三有起官司,你要来旁听吗?”黎原崇一边穿裤子,一边问。

         “看我手上能不能忙完吧,忙完我就去。”季蔚禾笑,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做正经的事情,真是活久见,他要看一个有着严重心理障碍的病人给人打官司了。

         黎原崇站起身,系好皮带,颇有暗示的撩了撩某部位:“你可一定要来,看看你老公究竟有多么强。”

         “滚。”

         季蔚禾白了他一眼,没理会他。两人匆匆的洗漱完毕,这才出了门。

         最近是螃蟹的旺季,岛上随处可见的都是从海里捞上来的海蟹,对于季蔚禾来说,那简直是掉到了美食窝里,眼睛都冒桃红星星。

         一路跟着他的黎原崇简直欲哭无泪,他竟然还没有一只螃蟹的魅力大。

         岛上有专门的供游客吃蟹的地方,还是自助的,季蔚禾带着黎原崇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的游客在那里大快朵颐了。

         拉着黎原崇坐下,季蔚禾便拿了碗碟,给黎原崇挑了只大蟹。

         黎原崇其实并不喜欢吃这个,主要的是,他这个人比较懒,实在懒得动手。

         “不好意思,能帮我拿些醋吗?”

         季蔚禾叫住一个姑娘,姑娘很年轻,岛上人打扮,似乎在这里工作。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一下。”那姑娘声音弱弱的,脸颊惨白,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

         不一时,那姑娘就回来了,手里多了瓶醋。然而刚刚把醋放在桌上,她便身体一歪,捂着心口倒在地上。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季蔚禾离她最近,立刻扶住她,见她脸色煞白,嘴唇毫无血色,心中一沉,抬头喊:“赶快叫救护车,把船开过来,她家人呢,通知她家人。”

         姑娘的家人是岛上的居民,匆匆忙忙到了现场,二话不说就把姑娘抢走了,还坚持不准叫医生,一个劲的解释,“都是老毛病了,不要紧不要紧。”

         “什么不要紧啊,她都晕过去了,保不准要出人命的,这都是什么父母啊……”

         “就是就是,估计不是亲生的。”周围起了小声的议论。

         黎原崇拉住想上去理论的季蔚禾,微微一摇头:“医生,你吃你的东西,管那么多干嘛?”

         季蔚禾不满的瞪了黎原崇一眼,推开他的手:“大叔大妈,我觉得还是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不用,她经常这样的,我们岛上有医生,我马上就送她去。”

         说完,那对父母就把那个姑娘架走了。

         “有什么奇怪的,韩姐姐三天两头晕倒啦。”一个孩子挤过来,笑嘻嘻的,把季蔚禾碗里拆了一半的海蟹抢走了。

         “海狗子,你又来闹事,看我追到你不打死你!”有渔民跳出来,冲着海狗子吼。

         海狗子年约十七八岁,又瘦又高,看起来营养有点不良,皮肤是海风常年吹出来的那种黑红色,听到吼声,一缩脖子,瞪着双大眼睛:“就吃你一只蟹而已,小气鬼!”他说完,就把海蟹丢在地上。

         “没事没事的。”季蔚禾起来打着哈哈把海狗子拉到旁边去了:“小孩儿,我问你,韩姐姐是不是经常晕倒啊。”

         “是,从小就那样,韩姐姐身体不好,我妈说她不能受刺激,所以我们都不和她玩,我都和小温姐姐玩。”

         季蔚禾皱眉:“小温姐姐是谁?”

         “韩姐姐的妹妹喽。”海狗子咧嘴一笑:“长得漂亮,性格活泼,一点都不像韩姐姐那样死气沉沉的。”

         他说完,脸色忽的沉了下来,“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小温姐姐死了。”海狗子有点要哭出来的样子:“她跟韩老爹出海,遇上风暴,韩老爹没救活她。”

         “这样啊,真遗憾。”季蔚禾抱歉的笑了笑。

         一直默默拆蟹壳的黎原崇突然插了一句:“她怎么姓温啊”

         海狗子靠过来,眼睛盯着他手上的蟹肉看,“我听我妈说,小温姐姐是韩老爹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韩大妈一直都不喜欢她,小温姐姐身体好,长得又漂亮,哪里像韩姐姐,病秧子一个!”

         “是吗?”黎原崇轻轻笑了笑,将剥好的蟹肉全都推给季蔚禾。

         季蔚禾一愣,接过来给海狗子递过去:“小温姐姐什么时候出事的”

         “很久之前了,十多年了。”海狗子撂下一句话,端碗就跑。

         “嗳。”季蔚禾没想到他会走,一连声喊了好几遍,少年跑的很快,一晃就没影了。

         “你别在意那么多了。”黎原崇不慌不忙的继续拆蟹。

         季蔚禾心事重重的重新坐回凳子上:“黎原崇,你说,那个小温姐姐是不是有点可怜,十几年前,她顶多十来岁吧,哪有姑娘十来岁就出海的”

         “所以我说,让你不要在意那么多嘛。”黎原崇面无表情:“这年头,只要不是一个妈生的,都做不得数,什么亲情,狗屁!”

         他意有所指,估计是想到了家里的那个异母弟弟黎子洵,心情沉的要命,蟹壳有点难拆,迟迟找不到蟹肉,黎原崇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哐当”一声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去死!”

         众人被吓的不轻,全都惊恐的看向这边。

         “黎原崇!”黎原崇已经要掀桌子了,季蔚禾吓得双腿发软,握住他的手腕,硬生生的把他拦了下来:“冷静一下!”

         黎原崇低头看着他的手,殷红的血珠滚落下来,顺着指尖一滴又一滴。

         被蟹壳刺穿。

         季蔚禾又急又心疼,拉着他直接回了住处,找了创可贴给他贴上:“得去医院处理。”

         黎原崇垂着脑袋,像是做错了事情的男孩,倔强的一言不发。

         “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季蔚禾看着他,不依不饶的把他的头抬起来,却不想突然对上一双腥红满是戾气的眼睛。

         季蔚禾心里立刻就是咯噔一声,这样的黎原崇,真的好可怕。

         “我害怕。”黎原崇哑着嗓子。

         “害怕什么?”季蔚禾哭笑不得:“没人伤害你啊。”

         “我害怕你会消失。”黎原崇眼圈通红,忽的抱住季蔚禾:“我害怕你会消失!”

         “你傻了吧!”季蔚禾捶着他的后背,“我好好的为什么要消失”

         “因为……”黎原崇忽的顿住,半晌后,他开口:“医生,无论我做了什么,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季蔚禾一头雾水,听不懂黎原崇的话,也不知道他究竟受了什么刺激变成这样,只能顺着他的话安慰他:“好,我不离开你,真的。”

         “嗯,我不喜欢这里,医生,我们走吧。”

         季蔚禾见他情绪不稳定,只能把行李收拾收拾,提前叫了船。

         上船的时候,海狗子突然又跑来了,鬼鬼祟祟的笑着,给季蔚禾塞了张小纸条。

         “韩姐姐给你的。”海狗子笑:“我不识字,不知道写了什么。”

         季蔚禾低头看了张揉成团的字条,犹豫了三秒缓缓的展开纸条……

         “怕是看你长得好,要留你在岛上当媳妇呢。”

         “小子,你说话给我注意点。”黎原崇一脸不爽的绕过来,大手把季蔚禾捞进怀里,扬了扬下巴:“这个,我媳妇儿。”

         船开动了,在海狗子惊诧的要去喊妈妈的目光里,强行抬起季蔚禾的下巴,落下占有欲爆棚的一吻。

         嗯,这男人是他的。

         季蔚禾跳海的冲动都有了,推开他,别开目光:“别教坏小孩子。”

         “有什么关系。”黎原崇眼睛闪闪的:“我是在给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好不好对了,他给你的纸条上写了什么?不会真的是告白纸条吧?我要看!”他说完,就扑过来,抢季蔚禾手心的纸条。

         季蔚禾笑着躲他,“咔嚓咔嚓”把纸条撕成碎片,“呼啦”一把扔掉,“什么告白纸条,就是感谢的一些话,女孩子的话,怪肉麻的,别看了。”

         说完,便往船舱走,黎原崇觉得有鬼,屁颠屁颠的跟上去,肯定是告白纸条,不然季蔚禾要撕掉,他家媳妇儿这么优秀,被告白也是正常的啊。

         季蔚禾把自己往船舱里一关,不带一丝犹豫的埋进大床里,胳膊枕在脑袋下,他满脑子都是纸条上看到的那行字。

         小心你身边的那个男人,他是坏人。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季蔚禾翻了翻身,他和黎原崇明明是第一次上岛才对,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为什么她要说黎原崇是个坏人呢

         虽然那家伙看起来脾气臭的要命,但偶尔笑一笑还是让人心都要化了好吗?

         难道只是因为他喜欢黎原崇,被恋爱的酸气包围,所以已经中毒了吗?

         一路就这样晕晕沉沉的回了海城,螃蟹没吃到,倒是把自己弄得半死,季蔚禾真是郁闷到了极点,去医院陪黎原崇处理好伤口,见还有时间,黎原崇就把他也带去了张一凡那里。

         张一凡有点着急,几乎是寝食难安,看到黎原崇,简直像见了大神一般,就差跪着唱征服了。

         “黎律师,我到底能不能无罪释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黎原崇双手微微交握:“上次我忘了说,你爸爸说他愿意支付我一百万的诉讼费。如果我赢了,诉讼费我要求加到两百万。”

         “喂,黎原崇!你疯了”

         早知道律师赚的多,但没想到黎原崇这么能开口,两百万,这是他要接诊多少个病人才能赚回来的。

         “乖啦,我都是为了养你。”黎原崇微微笑了笑,再看张一凡时,脸色又是一派正经严肃:“其实我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两百万对你家来说就是笔小数目,更何况,你还害死了两个人,要想无罪释放,很难的。”

         张一凡咬着牙,垂下头,半晌后抬头:“行,两百万就两百万!”

         “ok,下周三一审开庭,你安心等待吧。”

         告别张一凡,季蔚禾还沉浸在震惊当中,两百万,就这么简单的到手了

         “别发呆啦,我不是说了嘛,你老公就是很强,走了,陪你去见病人。”

         季蔚禾诚惶诚恐:“算了,你还是好好的回去准备这起案子吧。我总觉得这案子不好打,毕竟舆论的压力很大。就算赢了,也不占理。”

         黎原崇抿嘴笑了笑:“医生,律师说白了只不过是一项职业而已,除了法律以外,谁也制裁不了谁,舆论又算什么,你看你之前不也是去给程凯那个少年犯做心理疏导吗?”

         “这倒也在理,不过你要小心啊,小心有人报复你。”季蔚禾一歪脑袋:“不过,你是属于以牙还牙的那类人,我也不用那么担心。”

         “你错了,医生。”黎原崇低头捏了捏他的鼻子:“你老公我啊,没牙也会咬回去的。”

         黎原崇走后,季蔚禾也不着急回医院,而是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等到唐生找到他时,他已经两杯橙汁下肚了。

         “拜托,约我来就不要迟到好不好”季蔚禾不满极了。

         唐生联系他是在回海城的船上,对方表示有急事,今天一定要见到他。没想到过了一个多小时,这小子才姗姗来迟。

         “抱歉抱歉,别在意啦,你知道我业务很忙的。”唐生嬉皮笑脸,问酒保要了杯烈酒。

         “是不是那个美国警察那边有消息了?”

         “没,老家伙嘴巴硬的很,我线人在他身边一个多月了,还是没问出什么来。”

         季蔚禾有点沮丧,“那你找我干什么,有什么急事?”

         “当然有了,老警察这条路不通,当然还有其他路可以走。”唐生洋洋得意的卖着关子,实在欠扁。

         “你知道吗?黎家早些年并不是做律师这一行的,黎家在美国曾经有过一家私人医院,但这家医院在十几年前突然就关闭了,没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关闭的时间和黎原崇被绑架的时间过于相似,我就试着去调查了一下,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批当时在医院里就职的工作人员名单。”

         “名单”

         “并不完整,它们全都被保存在一磁盘中,磁盘曾被人洗过,其中有一份名单已经清理干净了,我手下的人再尽力恢复它。”

         季蔚禾顿了一下,“好,那就拜托了。”

         烈酒半杯下肚,唐生已经微醉了,“季蔚禾,我说真的啊,我怎么觉得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季蔚禾咬唇,端起杯子将橙汁将第三杯橙汁喝下去,眼里满是笃定:“查,再复杂都给我查!”

         “喂……你真的走火入魔了。”

         季蔚禾不理会他,“黎原崇他太可怜了,被人绑架母亲还被人烧死在屋子里,他得有多害怕啊。”

         “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谁和你说黎原崇他妈是被烧死的”唐生眼神迷离,手臂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脖子,醉醺醺的笑:“我和你说,黎原崇母亲啊,是被毒、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