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建的道歉
        “你和他要见面?”季蔚禾惊讶的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声音太大,吵到了边上睡觉的小姑娘,她的母亲狠狠的瞪着季蔚禾,动了动嘴唇不知道骂了什么。

         “你小点声。”黎原崇朝周围的人微微笑,“这是我家弟弟,他脑子不太好,各位见谅。”

         拉着季蔚禾重新坐下来,黎原崇心情愉悦的就快吹口哨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季蔚禾急了,“你什么时候联系他的,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在岛上的那天,我联系过他,他后来给我回复了,我们约好下星期出来见一面。”

         季蔚禾愣了愣,“我也要去。”

         他有一堆事情要问他,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目的又是什么?

         黎原崇将胳膊搭在季蔚禾的脖子上,用力的搂住他,压低了声音:“医生,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争,你去不合适的。”

         “可是他是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保证不和他发生冲突。”黎原崇满是诱哄的轻轻捏了捏季蔚禾的脸颊:“有些事情要好好解决,再拖下去就太晚了。乖,回去奖励你啊。再说了,下星期你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吧,这件事情你就别搀和了。”

         黎原崇很少有这么坚决的时候,知道他心意已定,季蔚禾无奈的瞪他:“那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伤害到他。”

         “他就是你……”黎原崇顿住了,话锋忽的一转:“他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伤害他,我怎么舍得?”

         “嗯。”虽然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但季蔚禾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黎原崇。

         汽车缓缓的开,一路颠簸渐渐让他昏昏沉沉,靠在椅背上打着盹儿。

         黎原崇忽的按住他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个动作两个大男人做难免显得暧昧了些,季蔚禾迷迷糊糊的就要靠回去,却被他再次压了下来,“我的身体还没椅背舒服,嗯?”

         季蔚禾脑子糊涂的厉害,眼皮都不抬一下:“嗯,你的身体舒服。”

         “以后更舒服,傻瓜。”黎原崇笑着回了一句,季蔚禾已经彻底睡着了。

         他将视线转向车外,高速马路的周围是层层的树木,天气有些阴沉,天际间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遮住了什么,看不清,让人压抑的很。

         耳边是季蔚禾平稳的呼吸,黎原崇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未开沉重不堪的真相,真的要让他卷进来吗?

         江建住在海城的城郊一栋小别墅里,季蔚禾带着黎原崇赶到时,张建已经在门口拄着拐杖等着了。

         “师傅。”季蔚禾喊了一声,黎原崇只是微微弯了弯腰,全当是见礼,他的神情很冷漠,显然,即使和江建相识多年,他仍然是不喜欢这头哥斯拉的。

         好在江建也不喜欢黎原崇,他只是笑着和季蔚禾拉起了家常,完全忽略身后站的笔直的黎原崇。

         “小禾来了吗?”从厨房走出一个和蔼的女人,端着一盘水果,笑的很温和。

         “师母,好久不见了,您越□□亮了。”

         女人脸红了红,将手里的果盘放在茶几上:“你这小崽子,嘴巴真是越来越要人命了,我准备了点水果,你和你师父好好聊啊。”

         女人说完就回了房间。

         季蔚禾的确有要事要找张建,他随意找了个理由将黎原崇也赶到了楼上去,这才踌躇着开了口:“师父,您能告诉我,黎原崇得的到底是什么吗?”

         江建在喝茶,听到季蔚禾的问题,半晌都没有回复。

         季蔚禾继续开口:“我看过你的诊断书,您说他是偏执症患者,虽然他的性格中有偏执症患者的表现,但很多地方却又不太像。”

         “你觉得他是什么呢?小禾,你接手他这么久了,你觉得他是什么呢?”江建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眼里很是复杂。

         “被动……攻击型人格障碍症?”

         季蔚禾很确定这个答案。

         “被动攻击……被动攻击……”江建自嘲似得笑了笑:“你果然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小禾。”

         “可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办法去治愈他?”

         就算是再严重的人格障碍,也不会说十几年了,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

         而黎原崇的状况,很明显,是不正常的。

         江建瞥开他的视线,顿了许久,开口:“人格障碍说回来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患者自己内心抵触,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他在积极治疗。”季蔚禾直接打断张建:“他一直很痛苦,他也想改变,师父,你有事情在瞒着我对不对?”

         江建脸色苍白,看着季蔚禾,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

         “你有见过他的第一任心理医生狄起吗?”江建忽的抛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我听说过,不过还没见过。”季蔚禾想起了那张名片。

         “五年前,当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时,我就觉得他很怪,他和我遇上的任何一个病人都不一样,于是,我通过多方打听,联系到了他的第一任医生狄起,他告诉我,那个时候的黎原崇,和现在我们看到的完全就不一样。”

         “不一样?什么意思?”

         江建皱眉:“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黎原崇的事情,狄起并不想说,只是我却很感兴趣,对于黎原崇,真的很感兴趣。准备的说,我把他当成了一个试验品……”

         季蔚禾静静得听着,他突然想起来,黎原崇无意间在他面前曾经提起过,他的师父不是特别的想要医治他,他也突然明白,黎原崇讨厌江建的原因了。

         因为作为一名医生,江建把他的病人当成自己了一个奇怪的试验品。

         “你应该能想象到,当我第一次接触到黎原崇时,我就像看到了一个活标本,他太奇怪了,如果我真的弄清楚了他,我一定会载入史册的。”

         季蔚禾牙齿忍不住打颤:“可是你没有,你只是耽误了他最佳的治疗时间。”

         江建愣了一会儿,忽的笑了笑:“是啊,真是太可笑了。当我明白过来了,就已经太晚了,他的被动攻击型,早已经成了型,很难再去更改了。”

         季蔚禾静静的听着,他心里很复杂,像是一团毫无头绪的乱麻拧成一团堵在心中,沉重的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很抱歉,小禾。”关于他和季蔚禾的关系,他是稍稍知道的:“小禾,中国有句古话,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我该明白什么?”季蔚禾声音都在发颤:“是你告诉我,我们要以患者为重的!”

         “所以,我把黎原崇交到你手上了,不是吗?”江建满眼的抱歉:“我唯一能提醒你的是,他很危险,你要小心,不要陷的太深。”

         这场谈话并不愉快,季蔚禾回市中心的时候心情沉闷到了谷底。在他印象里,他的师父永远都是神一般的人物,可他真的没有想到,江建会把他的病人当成事业腾飞的垫脚石。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黎原崇。

         他不敢想象,黎原崇如今的样子,有多少是由江建间接造成的。

         “我听到你和那老头子说什么了。”黎原崇语气很轻松,看起来一点也没受到影响。

         “对不起。”季蔚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别难过了。”黎原崇笑:“也不用向我道歉,他是你师父,又不是你男人,你干嘛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可他是我师父。”季蔚禾心里压抑。

         “嗯。”黎原崇笑的眉眼弯弯,将头埋进季蔚禾脖颈的凹陷处,含混的回答:“所以我原谅他了。”

         “嗯?”季蔚禾有些不太理解。

         “因为你是我媳妇儿啊,当然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更近一些,所以看在媳妇儿的面子上,我原谅那头哥斯拉了。”黎原崇轻轻在季蔚禾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喂!”季蔚禾疼的皱眉,涨红了脸,不满的开口:“别留下痕迹啊。”

         “好,听你的。”黎原崇笑嘻嘻,乖乖的在座位上坐好:“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季蔚禾沉吟了一会儿:“我想去见见你的第一个心理医生,狄起。”

         黎原崇沉默了,半晌后将季蔚禾搂在了怀里:“好,等我们把手上的事情都忙完,我陪你一起去。”

         “洛林的事情,我就随你了。”季蔚禾点头:“我可能要回家一趟。”

         “回家?为什么!?”

         季蔚禾也是欲哭无泪:“因为有人告诉我,我爸我妈给我弄了个弟弟出来。”

         黎原崇眼里一滞,半晌后才评价一句:“咱爸咱妈……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滚!”季蔚禾不满的伸手在他胸口锤了一拳:“是以前是事情,有人告诉我我有一个弟弟,可是我从来就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