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你该放手了洛林
        “你去哪了?好晚才回来。”黎原崇扔了手中的笔,立刻走过去,下意识的伸手将季蔚禾揽入怀里,冰凉潮湿的触感透过衣服传来,黎原崇凑近脸,纤长的手指轻轻磨蹭着季蔚禾微微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你淋湿了。”

         季蔚禾从狄起那里走的很狼狈,几乎是落荒而逃,匆忙到连那把黑色的伞都忘了带走,见黎原崇这么说,他只是微微一愣,继而笑:“没什么,就一点点,我去做饭。”

         “换衣服。”

         黎原崇不依不饶,抱着季蔚禾像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大男孩,固执的不松手。

         季蔚禾无奈的笑了笑,把手上的杂物全都堆在桌上,脸上全是妥协,“好,我去换衣服。”

         “我要看。”黎原崇笑嘻嘻的跟过去,季蔚禾一脸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去择菜,否则今晚没得吃。”

         黎原崇对他的鄙视一点也不在意,“不吃就不吃,吃你就够了啊!”

         此等公然调戏良家医生和媳妇开黄腔的结果就是收获了一记更大的白眼外加一句“滚出去!”

         受到暴击的黎原崇默默择菜去了,两人同居了这么久,关系似乎停滞不前了,黎原崇心理有疾,但从生理上,还是一个很健康的成年男子,要说他对季蔚禾一直都没什么想法,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过,他再急,也不会逼季蔚禾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顺水推舟,半推半就,然后再一举拿下,他的医生敏感的很,一点点话语的挑逗都会面红耳赤,黎原崇不得不承认,关于这一点,他是有些恶趣味的。

         季蔚禾换好衣服从卧室走出来时就看到黎原崇捏着一根芹菜嗤嗤的傻笑,吓得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绝对是个天大的错误,他似乎都快要忘了,这个男人在第一天见到自己时差点谋杀了自己。

         为了冷静一下,季蔚禾钻进厨房把那张光碟巴拉了出来,强行打断了黎原崇无限放大的意淫:“黎原崇,这张光碟是你的吗?”

         黎原崇笑嘻嘻的脸在看到那张光碟的那一瞬间瞬间就变了表情,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奔了过来,劈手将光碟夺了过去:“你怎么会发现的?”

         森冷异常的声音,猩红阴沉的眼神,一瞬间季蔚禾觉得他仿佛不是自己认识的黎原崇,又像是最真实的黎原崇。

         “我找袋子的时候在里面看到的。”季蔚禾心情莫名的低沉了下去:“怎么了?”

         “你有看过光碟里面的东西吗?”黎原崇逼近季蔚禾,语气越发寒冷。巨大的紧张感从他的瞳孔中爆发出来,遮都遮不住。

         “没有。”季蔚禾有点被吓到了,看着黎原崇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他一瞬间觉得无比委屈,这个时候,他才忽的明白,他或许一点也不了解这个男人,从来没走进过他,也从来没弄懂他。

         甚至,他觉得,这一切平和温馨的场景,都是两人共同虚构出来的假象。

         “这里面是什么,让你这么紧张?”季蔚禾忍着怒意,故意笑了笑。

         “没什么。”

         “没什么你会这么紧张?”季蔚禾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这个男人,真是连撒谎都懒得撒。

         黎原崇沉默了。然后在季蔚禾劈手过来抢光碟之前火速将它掰成了两段。

         “黎原崇!”季蔚禾这下是真的被气坏了,自从和黎原崇确定关系后,他对他向来坦诚,甚至没有向身旁亲密的人隐瞒,可看到黎原崇现在的样子,他才觉得自己是有多荒唐。

         再也没有做饭的心情,季蔚禾气冲冲的摘了围裙,走进房间,“嘭”的一声重重的砸上卧室的门。

         黎原崇没有去和季蔚禾解释,他只是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断裂的光碟出神。

         他失误了,他差点犯了一个不可弥补的大错,他不该留下这只光碟,只是,住在季蔚禾这里那么久,那只柜子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从来没看到季蔚禾开过那里,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还好他没有看过,也幸好他没有看过。

         黎原崇回了书房,将电脑上的一只优盘全都清空掉,这才如释重负的倒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夜晚的海城出奇的安静,平静下来的感官敏锐异常,黑暗中任何一丝声音都被无限的放大与拉长,像是不易察觉的极小的昆虫,嗫噬着骨血。

         季蔚禾气的用被子死死的蒙住自己,一种被背叛的愤怒填满了内心,他再也忍不下去了,从床上翻身坐起来,掏出手机,把许久未联系的那串号码翻出来。

         洛林的电话永远都在关机中,季蔚禾发疯似的一遍又一遍的打,他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为什么所有的人,他的父母,他的爱人,他最好的朋友,全都有事情在瞒着他。

         当再次听到刻板的女音从手机里跳出来时,季蔚禾彻底的爆发了,颤抖着给洛林发录音:“洛林,告诉我你和黎原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有事情瞒着我,你也一样是不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怒吼完一通,季蔚禾心情终于顺畅了些,他从床上跳下来,眼神有些发红,越想越不是滋味,声音都软了下来:“洛林,你说,他会不会在骗我?”

         从一开始,接触黎原崇时,洛林就是反对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喜欢上黎原崇是个错误。他不想不想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他努力说服自己每个人都有秘密,但他无法忽略那个时候,黎原崇眼里的慌张与恐惧,像是在对一个陌生人一般,与他隔得好远好远。

         “洛林,帮帮我好不好……”

         将录音发出去,季蔚禾整个人仿佛都虚脱了,他从来没谈过恋爱,遇到这种事他更不知道怎能去解决,矫情吗?他只能把自己藏起来,藏的严严实实的,谁也不见。

         ……

         ……

         现在是一天的凌晨三点,黎原崇从睡梦中醒来,枕畔的手机“嗡嗡”响个不停,他一下子睡意全无,风从半开的窗户涌进来,冷的他不由的发颤,他一边去关窗,一边接通电话。

         “洛林。”

         “你今晚惹他生气了。”洛林的声音听起来很恼怒,也很冷,和窗外的风一样:“没人惹可以惹他生气!”

         黎原崇静静的听着,将刚刚关好的窗户猛然打开,冷风倒灌,带走皮肤表面的温度,似刀割一般的疼:“所以,你打算怎么办?跑来揍我一顿么?就像揍楼下那个酒鬼一样?”

         “你知道那是我做的。”洛林笑:“我只是想要保护他,任何伤害他的都应该……”

         “洛林。”黎原崇皱眉直接打断他:“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我才是他的男朋友,他不需要你来保护他。”

         洛林那端沉默了良久,黎原崇才听到他阴沉的笑声:“你他妈算哪根葱,我陪了他十年,你呢?!你不过是半路冒出来的混蛋罢了!”

         “就算你陪他一百年,你也只能是一个躲在暗地里永远不见天日的懦夫。”受到了挑衅,黎原崇显得很平静,只是语气阴森可怖,让人听了不由的发寒。他不害怕这个男人,他纠缠了季蔚禾十多年,是时候让他放手了。

         “你能给他什么?!”洛林的语气极速而热烈:“至少我可以让他安安全全的活着。”

         “可他不需要一你这样的朋友,你是不真实的。”黎原崇冷冷的再次打断他:“洛林,谢谢你替我照顾他十年,但现在,你应该走了。他的世界没有你会更好。”

         良久的沉默,再沉默,安静的只有风声,呼吸声还有血液茵茵流淌过血管的声音,黎原崇静静的站在,他是个律师,口才非常好的律师,他知道怎样用最短最简单的话一击命中对方的死穴。

         从洛林的哑口无言里,他知道他成功了。

         “嘟嘟嘟。”

         洛林挂了电话。

         黎原崇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压力与沉闷却丝毫没有减轻,以他对洛林为数不多的了解来看,这个男人,是没有那么容易放手的。不仅不会放手,强大的占有欲与极度的嫉妒或许会让他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

         黎原崇躺回床上,大脑里满是那些过往的片段,他有些困倦,但却清醒的可怕,黑暗里,只有时钟“滴答”走过的响声,一下又一下,吵得他的神经在微微发痛。

         凌晨的五点整,他听到了客厅传来的脚步声与一记轻微的木门关闭的声音,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夜,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