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两年
        两年后,美国加州。

         黎思安跟洛阳书商量着自己想要回Z国读大学的事,这件事将近讨论了半年左右,洛阳书是觉得国外的教育完全不必国内差,黎思安没有必要特地回去参加高考,然后继续在国内大学枯燥的学习环境下学习。相应的,现在他们居住的附近就有非常适合学生成长的大学,而且也刚好对应到黎思安这两年进行地美式高中教育,所以洛阳书有些反对黎思安的选择。

         黎思安也十分清楚这些,知道洛阳书是为了她好。其实黎思安也知道在这个年代背上一个外国大学的名号去国内还是很容易混口饭吃的,毕竟2005年还没有开始流行移民,更甚至黎思安在私立高中周围的同学基本上都是金发碧眼,连黑色人种都十分地少见。

         不过,黎思安觉得,她自己所缺少的并不是知识,就算现在让她出去自己独立生活,她也可以凭借脑袋里的记忆混得很好,可是在当初黎思安重生之后,她选择了认真地上学,是想完整地体验一次前世没有体验过的校园生活,了结一个心愿。

         而国外的校园生活,远远不是黎思安所想所要的。

         这里的孩子更加天真与活泼,有着国内的孩子们没有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不过与此同时地,这些不谙世事也是一把刀,用最纯真的笑容在别人的身上雕刻出最为美艳的花朵。

         黎思安和黎思泽受过的歧视与嘲笑,远远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简单单薄。

         现在是2005年的八月中,黎思安定了后天的机票,她最终是用宛如教科书般的成绩说服了洛阳书,让洛阳书答应她回Z国读书。

         黎思安的房间和黎思泽的房间是隔壁,两扇窗户都朝外开着,印着英文字母的白色窗帘被轻风微微吹起,躺在床上发呆的黎思安没动,视线随着被吹得高高的白色窗帘布移动,已经高二的她基本上褪去了初中时的稚气与青涩,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唯有那双眼睛,依旧没变过的清澈黝黑。

         耳朵微微动了动,黎思安听见房门外的木质楼梯上有脚步声,慢慢地,越来越近。

         “……所以你也回去吗?”语调轻快的小句英文,是个男生的声音。

         黎思安从床上坐起来,低头寻找放在床底下的拖鞋。

         “回去玩玩。”这次的几个单词,是黎思泽的声音。

         “姐你在呢?!”黎思泽路过黎思安的房间时看见了坐在床上低着头的黎思安,用中文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带着另外一个男生去了自己的房间。

         黎思安走到卧室门口,看见了黎思泽的同学,“原来是Lucas,要喝点什么吗?”

         “啊!Lian你也在啊!”金棕色头发的男生比黎思泽矮一点,看见黎思安之后露出了惊讶神色,随后说道:“嗯!Budweiser好了!”

         “那我也是!”黎思泽从房间探出个脑袋用短语接了句。

         黎思安看着两个小子进了房间,没关门,直接坐在地上开始聊天,而黎思泽却是直接去开了电脑的样子,没说什么,穿着拖着下了楼梯,进厨房拿了两听百事。

         未成年呢,喝什么酒。

         黎思泽这两年来变化也大,性格虽然还是偏向于懒散,但胜在长了张好脸蛋,不管在学校生活还是集体活动总是有人帮衬几下,环境造就人才,在国内就不喜欢学习英语的黎思泽现在也能讲一口流利的美国口语了,虽然在书写方面还是不怎么样,但至少能和当地人快速沟通。

         陈雅也为此觉得真是来对地方了。

         一楼的小型客厅里,陈雅正在看最近很热的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据说是好莱坞最新的红人,靠着他就吸引了不少的收视率,洛恒三岁了,早就已经断奶,时不时地喜欢偷溜出去玩,现在陈雅在看电视剧,没空待他出去溜圈儿,于是就把洛恒放在铺了地毯的客厅里转溜。

         “思安下来了?来陪妈看会儿电视?”陈雅一直说的是中文。

         黎思安走过去瞄了眼正在播放的电视剧,“真有那么好看?”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倒没帅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不过一身肌肉倒是显得身材十分棒,此刻正向不小心落入河中的女主角伸手,底下的英文字母转换地十分迅速。

         “呵呵,”陈雅笑,“这点事转来转去也就这个还有些剧情了,无聊看看呗!”

         黎思安没发表什么意见。

         陈雅现在听得懂英语,但就是不会说,所以看这些剧目也不需要什么中文字幕。

         “我觉得看来看去男一男二都长一个样啊,”黎思安有些疑惑地望向陈雅,“轮廓都差不多,妈你不觉得?”

         “姐姐看我——biu——”奶声奶气的小洛恒发着奇怪的音,好像英语在这小家伙嘴里变成了另外一门语言,黎思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知道被什么砸中了的小腿,“成功——成功——”

         小洛恒欢快的拍这手,又丢了一个红色的积木过来。

         黎思安无语地移开了自己的脚,抱着两听百事往楼梯走去,顺道拍了拍洛恒的头顶。

         “姐姐坏坏!!”小洛恒用大声发泄自己的不满,一张小脸皱成了盐菜。

         黎思安自顾自上楼,脸上满是笑意。

         “好啦阿恒,走,妈妈带你出去转圈圈!”陈雅丢下遥控器,伸手抱起了跑过来蹭着往上爬的洛恒。

         “——姐姐坏坏!!!”小洛恒发表自己的观点,然后乖乖地顺着自家妈咪的话题走,“转圈圈……”

         “……你们姐弟关系真是好啊!难道所有的亚洲人都是这样吗Yize?”黎思安走到二楼楼梯口,就听见了Lucas的声音,“Terder又回家抱怨说被Flagre打了,我都听烦了,但也没办法啊,家暴就打911好了啊!”

         黎思安慢慢往黎思泽的卧室方向走,想了一圈,Terder好像是Lucas的姐姐,黎思安还被邀请去参加婚礼,当日见到了英俊的新郎Flagre,不过现在照Lucas说的,好像婚后生活并不尽人意啊。

         “——那种人就应该往死里打!”黎思泽的声音突然传出,“真不懂你们家啊Lucas,自己的姐姐被打了——不管是谁的错,你都应该揍回去啊!要是我不揍死那混蛋算他命大!!”

         少年的声音像是添加了什么生化剂似的,极速窜进了黎思安的心里,不断生根发芽。

         ——暖暖的。

         “……啊,”Lucas像是被黎思泽的情绪吓到了,声音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可是Flagre很强的……”

         “管他——”

         “还在聊天吗?我拿饮料来了。”黎思安直接走进黎思泽的房间,不顾黎思泽脸上顿时变得十分精彩的脸色,把手里的两听百事分别丢给了两个男生。

         “Lucas,未成年人不能喝酒啊,”黎思安又看向坐在电脑桌前的黎思泽,“你也是。”

         俩人手忙脚乱地接住。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黎思泽的中文说得比英语顺耳多了,就是声音有些大。

         黎思安笑着看他,“我、我站在门口很久了哦。”

         “学我干什么啊混蛋,你是鹦鹉吗?!”刚接住的饮料被他‘啪’地一下放在了电脑桌上,脸上一片气急败坏。

         一旁坐在木质地板上的Lucas面露好奇地看着面前这姐弟俩,毕竟现在黎思泽和黎思安说的是中文,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冷静冷静——”黎思安走过去拿起被黎思泽放在一边的饮料,直接把冰冻的铝罐面贴上对方的左边脸庞,“慢慢聊嘛,晚上请你们哥两儿吃好吃的哦!”

         后面一句用的是英语,一直专注听着姐弟俩对话的Lucas听到黎思安请吃东西后高兴地一跳老高,“Lian万岁!我爱你Lian!!”

         “喂你怎么就擅自决定了啊——”黎思泽挣扎着,中英文快速切换,“还有你小子说什么呢——想死吗?!!”

         房间内欢呼声暴躁声一应俱全,黎思安淡定退场。

         回到自己房间内,黎思安重新坐回床上。

         窗外的天空湛蓝,像是天上也有了一望无边的海洋,蓝的通透。

         从床边的抽屉里拿出当初临走时林耀送个她的那个娃娃,黎思安沉默了很久,然后按了一下娃娃的心脏部分。

         “咳!咳咳——可以了吧应该……咳,我是林耀,安安妹妹想不到吧?我会在小娃娃里面放这个东西!其实怎么说呢,自从我开始打篮球,然后从一次次失败开始,我就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学习不可能,得到冠军不可能,让你喜欢我这件事,也不可能。

         其实我在得到这个结论的时候很苦恼的安安妹妹,我说真的,很多事情我都可以慢慢地去完成然后达成目标,毕竟那些是死物,没有独立的思维,我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与天赋,完成那些目标是迟早的事,其实……在被你拒绝之前,我也是这样想着你的。

         我想着,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与耐性,总有一天会感化你,然后让你喜欢我——很恶心吧?像是用看待猎物一样的目光去看待你。其实你不用对我太认真的,我深知我的本性,懦弱却又自装强大,自卑又自傲,在你眼里的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像个小丑一样。

         安安妹妹,我喜欢你,真的。黎思安,我喜欢你,侵注我这十五年来的所有诚意。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听到这段话呢?好犹豫啊我……好痛苦——”

         后面的一大段杂音像是没有信号的黑白机似的,断断续续地闪着电流的声音。

         黎思安没有伸手去按停止播放,黑发黑瞳的娃娃被摆在抽屉上,眼里乌沉沉一片。

         “姐几点去啊?是不是真的请我们?!”黎思泽的声音从隔壁传进黎思安的房间,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声音。

         黎思安摩擦着拇指和中指,把娃娃丢尽了抽屉,也大声回答:“晚上八点吧,把你的朋友们都叫上。”

         “Lian我爱你!!”Lucas开着嗓子大叫。

         “你他妈叫屁啊——Lucas闭嘴!”

         黎思泽火山爆发。

         黎思安揉了一把头发摸出手机,在翻到那个两年没见过的人的号码时,白皙修长的的手指骤然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