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来意
        第二天一早,黎思安吃了早餐后就直接出门了,桌上给黎思泽留的豆浆和油条包子还冒着热气。

         这两年间,黎思安完全没有跟S这边有任何联系,也许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所以她潜意识地拒绝着来自Z国的一切消息,黎思安也不知道自己在躲避或者说是在逃避什么。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她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她从下长大赖以生存的城市。

         S市一如既往地不算一线城市,就算在两年后,黎思安依旧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特有的呼吸——缓慢而沉重,带着全市人民的期望一步一步往前发展着。

         饮食业站着较重的比例。

         黎思安凭着记忆里的路线往‘陈氏’走去,这家餐馆陈雅基本上算是全托给张成夫妻俩了,自两年前开始,陈雅就这样决定了。黎思安内心深处一直在想着怎样说服陈雅,她想让陈雅开口签一份协议,关于‘陈氏’的协议,一方是陈雅,而另一方是张成和他的妻子吴美香。

         因为从一开始,黎思安就没觉得把餐馆交给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她潜意识里不认同陈雅所说的托管,也许是前世社会里见到过的一些事在作祟,黎思安只信任白纸黑纸拥有法律效应的协议合同。

         她曾很认真地跟陈雅商讨过这件事,不过都被无视了,多了之后,黎思安便不再提起,因为事实证明,的确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几年,张成夫妻一直努力工作着,虽然偶尔会有些小打小闹或者亏账产生,但这些都是开店后必须面对的事,除了这些之外,‘陈氏’的发展稳定而和谐。

         黎思安抬头望着熟悉的店门招牌,唇角露着一些弧度,踏进店面。

         一大清早的,店里生意并没有下午时段繁忙,张成一抬眼便看见了走进来的女孩。个子高挑,身形十分匀称,眉眼间满是清秀卓然,面带微笑,显然是有家教的孩子,通身一股自信而柔和的气质,整体看上去就是个让人觉得十分有魅力的姑娘。

         愣了一下,张成恍然大悟,尝试着叫道:“小思安?”

         黎思安点头,“张叔,好久不见。”

         回应她的是一个热烈的拥抱,像是亲人般温暖的关怀。

         厨房里的吴美香听到动静后也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三四个学徒样的男孩用在厨房门口向外看着。

         “思安回来啦?”吴美香擦着手往黎思安这边走,一张并不称得上是美丽的脸上挂着慢慢的笑意,“小雅刚说这件事呢,没想到这么快!来,坐下坐下,吃早餐没?婶子给你做!”

         黎思安顺着吴美香的动作往一旁的椅子上坐去,看了一眼拥挤在厨房门口的员工。

         “那是谁啊?怎之前没见过?老板的女儿?”被挤在最后面的男生率先在一群兄弟中说话,发表者自己的猜想。

         “不可能,我来这儿那么久了就没听过香姐提过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女儿!!”

         “阿翔说的对啊,我也没听过!”

         “估摸着是亲戚什么的吧,看那通身的打扮气度!”

         “怎么?你有意思啊,上呗!兄弟们力挺你!!”

         “可别那么早下定论,看看情况再说!”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聊着,脸上挂着或高兴或八卦的色彩。

         吴美香听到声音回过头就骂:“店规怎么规定的?!厨房工作的一旦穿上工作服就不准再走出大堂一步,怎么着?个个耳朵都聋了?!给我回去!”

         一群男孩子顿时一溜烟地躲回了厨房里,屁都没放一个。

         黎思安看着这场景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倒是没说什么。

         张成把茶水放到了黎思安面前,笑着说道:“这帮男孩子都是出来做暑假工的,基本都是学生,有一个是固定的员工,之前你也见过,”黎思安一脸疑惑,张成不在意的说道:“不过估计你是忘了。”

         “是啊,都是暑假工,年纪小了些,不过不打紧,学校要求的不是,”吴美香也说话了,“不算是童工了。”

         黎思安喝了口茶,心里想原来两人是担心自己找茬啊。

         张成和吴美香坐在一边,隔得不远处有一桌客人在吃饭,看着黎思安这边也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黎思安倒真没想把气氛弄得这么严肃,只不过‘陈氏’只要一天在法律上是属于陈雅的,黎思安就得管这摊子管到底,于是放下玻璃杯,她也说明了自己这次过来的意思。

         “妈妈说把这店交给张叔你们打理我当然是放心的,我是小孩子,不懂经营啊管理什么的,不过在学校里政治老师倒是说过白纸黑字的合同是束缚合同人最好的手段,我听着觉得还蛮有道理的。”黎思安笑笑,“来这里工作的人都是想混口饭吃,当然我们开店也是这个目的,谁都不想惹麻烦,所以我觉得任何关系还是以合同形式展现比较符合我们的需求。责任分明,有任何麻烦,个人承担,再好不过了。”

         说完一大段话,黎思安又喝了一口水,轻声说道:“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张叔你们觉得呢?”

         满是笑意和天真的女孩望着两人,张成一瞬间觉得有些可怕。

         吴美香看了一眼旁边的张成,对方的沉默让她皱了皱眉头。

         “这个没必要吧?”吴美香也笑着看着黎思安,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对黎思安说:“我们是小店,其实人际关系圈不算大,像思安你说的,来这儿工作的人是为了混口饭吃,大部分人都是做两个月就走了,贪的也不过是几千块钱的工资而已,问题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了,街坊领居地,人情就是我们最好的合同了,如果真的白纸黑字,反而会恶化我们的关系的。”

         黎思安微笑着反驳:“我们是生意人,需要的不是友情支票,而是实实在在的帮我们赚钱的合同人,束缚他的工资和时间,以此获得我们应有的利益。”

         “婶子是社会人,不会不懂这些的。”

         黎思安看着还想反驳的吴美香,疑惑着问:“现在店面的法人是我的妈妈,一点出了任何事情,与您可没有半分关系,难不成倒是出了事还真的要怪我母亲不成?”

         这句话一说出口,吴美香绝不可能再说出什么反对的话了,除非她真的没心眼到想要‘陈氏’想到疯了。

         果然吴美香没有在说话,笑着答应了黎思安的提议。

         “关于合同,我会请专业的律师帮我们写,之后会给你们,现在所有的员工都必须签署合同,暑假工有短期合同,以后所有上岗的人都必须签约才能提供岗位,可以吗?”

         黎思安看着剩下一半茶水的玻璃杯,“我妈老说我□□霸道,真不希望你们也这样看待我呢。”

         “不,当然不会,思安也是为了‘陈氏’好嘛,”张成拉了一下吴美香的袖子,“就这样做吧,是个好主意。”

         “就这样吧,我没意见,反正是为了‘陈氏’好。”吴美香说。

         黎思安听着俩人的附和,轻笑,“张叔和婶子到时候也一并签了吧。”

         俩人有些呆愣的看着黎思安,显然是没想到黎思安竟然把二人也算计进去了。

         “怎么?”黎思安问:“有意见?”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唔,小思安可真是精明,前途一片光芒啊!”张成大笑了出来,脸上倒是没什么不爽。

         吴美香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厨房。

         “婶子不用给我做早餐啦,”黎思安站起来,冲着吴美香笑道:“我吃过了,见到你们真的很开心,还有事,就先走了。”

         俩人开口挽留,不过黎思安是真的有事,所以拒绝了二人的好意。

         “晚上过来吃饭吧,”张成邀请,“思泽回来没?姐弟两一起过来吧!”

         黎思安答应邀请后转身出了‘陈氏’,手里提着的礼物放在了收银台旁边的椅子上。

         “你好担心这姑娘在外边儿吃苦,我看这性格,吃苦头的得是别人了!”吴美香笑着撞了一下丈夫的肚子。

         张成装着吃痛的样子缩了缩身体,步入中年的脸上一片笑意,看着黎思安远去的背影,望着那两袋礼物,沉默了许久。

         “真好啊,真好。”吴美香拍打着干净的手掌,走向厨房,眼底带着微不可见的水光。

         黎思安掏出手机打黎思泽的电话,顺手拦了一辆的士车坐了进去。

         “去一中。”

         司机应声而去。

         “喂,小弟起了没?”黎思安仔细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唔,”黎思泽嘟囔着,“该死忘记带牙刷了,用你的。”

         黎思安无语,“服了你,用吧用吧,”听着电话那头洗漱的声音,黎思安笑了笑,“餐桌上有早餐,看看喜不喜欢吃,吃不饱地话就去电视机柜下面的抽屉里那散钱去买些别的填肚子,对了,晚上空下肚子,张叔请我们吃饭。”

         黎思泽开着免提把手机放在一边,听着黎思安的啰嗦洗漱完毕后拿着手机走到客厅,“你去哪儿了,怎么他们请吃饭?”

         黎思安细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黎思泽听着故事时不时地应两声儿。

         “就是这样,所以晚上空着肚子知道吗?婶子一定会做你最喜欢吃的油爆牛肚的。”

         “到了,九块钱!”司机回头对讲电话的黎思安说。

         黎思安探着身子看了一眼打表器,掏出十元钱递过去,接到零钱后拉开车门。

         “好吧,但愿人家不会在饭菜里下耗子药毒死我俩。”黎思泽咽着嘴里的包子不忘毒舌。

         “会不会说点好听的?!”黎思安走下车。

         “那你啥时候回?现在去干嘛?”

         黎思安看着眼前熟悉而亲切的校门,走上前去朝门卫大叔笑了笑,对电话那边的黎思泽说道:“一中,看看入学手续办得怎么样了,顺利的话很快回去了,拜。”

         “哦。”黎思泽挂断电话。

         黎思安早就习惯自家小弟的坏习惯,也挂了电话,在校门口说明来意后签了出入记录表,抬腿走进了时隔两年不见的第一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