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再见
        黎思安大概在下午四点就回了家,黎思泽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墙角的空调安静地吹出冷风,黎思泽手上抱着一桶冰淇淋,是昨晚和黎思安一起逛超市时买的。

         “几点去张叔那儿?”黎思泽盯着电视问门口正在脱鞋的黎思安。

         “七点去吧。”黎思安脱掉外面的外套,径直走到了空调前面。

         黎思泽歪过头看了一眼被黎思安脱下来之后甩到一边地运动外套,爬过去摸了摸布料,不出意味的不透气。

         “不热啊?”黎思泽沉着脸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挖了一大口冰淇淋放进嘴里,“今天36摄氏度了,你还穿外套,路人没把你当神经病?”

         黎思安缓了一下身上的热度之后也坐上沙发,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冰淇淋,斜眼看黎思泽,“你都说是路人了,他们怎么想我可不知道。”

         知道也不在意——黎思安把冰淇淋放进嘴里,抹茶味的。

         “切。”黎思泽脸都没转一下,脖子后面垫着一个靠枕看电视。

         黎思安望他,发现黎思泽竟然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子,黎思安笑了笑,怪不得觉得看上去怪怪的。

         姐弟俩静默着坐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大通的冰淇淋吃得只剩下一半了,黎思安觉得冷度差不多,于是找到空调的遥控器调高了温度。

         黎思泽用眼神询问她。

         “保护地球啊小子,开15摄氏度未免也太奢侈了。”调到26度,黎思安放下遥控器。

         “哇,抹茶下面是水果果肉吗?惊喜!”黎思安发现自己竟然挖到了夹杂着桃肉的冰淇淋,顿时觉得有些开心。

         黎思泽无语地开口:“包装上写了是混搭啊。”修长的手指指着桶外的一句话。

         不管黎思泽怎样鄙视她,反正黎思安的心情因为这个惊喜而上扬了不少。

         俩人交换着电视机的遥控,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很快时间就到了下午五点半。不过这个时候外面的天空倒是阴沉沉的一片,不是因为天黑而暗下来的感觉,反而是乌云密布,给人一种马上有大暴雨的警示。

         “气象局有说要下雨?”黎思安站在阳台上郁闷收衣服,外面的风把阳台上的种的一些盆栽吹的‘悉悉索索’地响,恍惚间就连黎思安的声音都有些不明晦暗。

         黎思泽走出来拔了洗衣机的电源,“说连续一个星期的大晴天。”

         “帮我拿着这些,进去叠好放去自己屋。”黎思安把手里的衣服递给黎思泽,清一色的男装。

         黎思泽接过,看着头发被吹得张牙舞爪的黎思安,“你现在的样子好好笑,能让我拍照发去网吗?”语气诚挚而认真,黎思安却觉得有些气闷。

         “……赶快给我滚进去!不怕被雷劈死吗!?”赶着臭小子进了客厅。

         黎思泽抱着一堆衣服走进客厅,然后‘衣服们’被他丢到了上,黎思泽自己转过身,左手撑着拉门问外面的黎思安,“晚上还去不?”

         “什么?!”外面的风很大,黎思安基本上只是看见黎思泽的嘴唇动了动。

         黎思泽直接拉开被黎思安关上的拉门,“我说还去不去张叔那边?”

         黎思安手下最后一件衣服,推着黎思泽进客厅,顺手拉上了拉门,放下衣服后整理者自己的头发,“真的下大雨就不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一说完这句话,倾盆的大雨便从天空一涌而下。

         “Deam it.”黎思安转头冲着黑蒙蒙地天空默念。

         “这下还去吗?”黎思泽眯着眼看面无表情的的黎思安。

         黎思安恶狠狠地抱起自己的衣服,“去个屁,”发号施令,“你滚去冲凉,出来一起做饭。”

         黎思泽一点不在意对方的恶言恶语,乐滋滋地滚去冲凉了。

         “——自己把衣服拿进去啊!”黎思安大叫。

         黎思泽洗完澡已经六点过了,穿着大号球衣出来客厅,黎思安正坐在沙发上叠他的衣服。黎思泽挑着笑走过去坐下,“晚上吃什么?”

         黎思安把折好的放到一旁,看着黎思泽,“‘少爷’想吃什么?”语气阴阳怪调。

         “噗嗤!”黎思泽笑出声,慵懒的语调变得活泼,“好啦好啦,我来做晚饭行了吧!”

         黎思安瞪他。

         黎思泽不以为意,撑着头在沙发上,满目哀怨地说道:“我家姐姐大人真是任劳任怨,模范姐姐非你莫属了!”

         “那在我获得最佳模范姐姐的同时,荣获最恶模仿弟弟的一定是您了。”黎思安讽刺。

         “嗯,”黎思泽点头,“我是挺饿的。”

         “——所以,晚上吃什么?”

         黎思安把最后一件衣服折好,然后重合所有的衣服抱在怀里,站起来俯视黎思泽,“冰箱里有什么就做什么,别想挑。我去把你的衣服放好,你打个电话给张叔那边,所我们不能去了,下次有机会才去。”

         说完黎思安提着步子往黎思泽的卧室走去。

         “我手机在充电啊姐!”黎思泽在后面喊。

         “那用我的!”黎思安头也不回。

         黎思泽伸着手扒拉了一圈四周,在黎思安刚刚坐着的地方后面的靠垫下找到了她的手机。

         翻开白色的机盖,映入黎思泽眼帘的,是N条未读短信和未接电话。

         黎思泽操作者按键一一读过,面色阴郁。

         黎思安放好衣服后走出来,看见的便是拿着手机发呆的黎思泽。

         “你的衣服还是按老样子分类放着,”黎思安走近黎思泽,探过头问:“怎么了?不舒服?脸色很差。”

         黎思泽没有躲避黎思安伸过来试探摸他额头的手,沉默没有说话。

         “好像没什么问题啊,”黎思安自顾自收回手,转了转眼珠,好笑地说道:“好了,晚餐我做,少爷您等着吃,这下行了吧?”

         在黎思安的印象中,黎思泽最喜欢装可怜来获得自己的妥协。

         黎思泽放下手中的手机,转过头看黎思安,“还记得林耀吗?”

         黎思安的表情没怎么变,但周围的气氛却一下子降至了冰点。

         过了一会儿,黎思安站起来挽着袖子往厨房走,没有生气也没有不舒服。

         “怎么突然问起他了?”黎思安背对着黎思泽走向厨房,“想找他玩?”

         黎思泽突然仰起头不耐地‘啧’了一声。

         “他发短信给你了,还有电话。”黎思泽拿起手机丢给黎思安。

         黎思安慌张地接住,没让手机摔倒地上,不过步伐也随之停了下来。

         ——【你回S市了?】

         ——【我在车上,G市——S市。】

         ——【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到,五点在一中体育馆门口等你。】

         ——【怎么不回短信?电话也没接?】

         ——【手机没电……还是不想见我?】

         ——【等你。】

         时间基本都集聚在今天下午一点之后,而黎思安在进入学校办公室的那一刻起,就把手机调为静音了。

         这一切,像是偶然,却偶然地让人可怕。

         “我……好像忘记调回声音了。”黎思安开口自言自语。

         黎思泽看着黎思安按着键盘把声音调到最大,然后在通讯录找到了林耀的号码。

         还没按下去,一则短信又进来,提示声在安静地客厅里显得有几分吵闹而孤单。

         ——【下来,我在你家门口。】

         黎思安飞快扔下手机跑下一楼,黎思泽也跟了下去。

         门外的林耀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上身还好,下面的裤腿基本都被雨水淋湿了,一上一下地被他卷了起来,露出麦色的脚踝和半截小腿。

         黎思安细细的打量着他,好像比两年前高了不少,毕竟也读高二了,眉眼早就长成了小伙子的轮廓,褪去了黎思安初见他时的青涩与不安,变得帅气俊朗。瓢泼大雨落下,划过伞面,在他周围形成了一圈白色的珠帘,像是隔绝了整个世界。

         “好久不见。”他开口,带着些许情绪而越发清朗的男声在黎思安耳边响起。

         黎思安垂下眼帘,缓缓笑道:“可以换个新鲜点儿的开场白么?”

         林耀猛地笑了出来,露出一口白牙,而后抱住了面前只到他肩膀的少女,温声说道:“好想你。”

         黎思安被林耀抱在怀里,看着对方原本拿着的蓝色雨伞被丢在原地,然后立马被一大股狂风卷走,突然觉得——生活,就是一场剧。

         这场表面上并不算激动的再次会面在黎思安的挣脱下结束,她可不想两人就这样在大门口报上一整宿。把林耀拉近屋里上了二楼,推他进了浴室洗澡,顺便拿了一套洛阳书的衣服放在浴室外面。

         黎思泽依旧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放着无关你我的广告,黎思安看了他一眼,从沙发上捡起自己的手机后回了卧室。

         林耀洗完澡之后,进了黎思安的房间。

         黎思泽面无表情的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打了张成的电话。

         世界变得太快,黎思安坐在卧室里听着林耀平静的讲述,一个接一个地波涛在她心中涌动。

         这两年间发生了很多大事,黎思安不断整理着从林耀嘴里吐出来的信息,知道了她最感兴趣的一个结论——那个扬言自己亲生父亲是董事长的赵锦儿真的成了大户人家的女儿,并且改名为祝青青。祁千冽在家产争锋中惨败,祁家全部家产归大少爷所有,祁千冽本人被逐出祁家,而背叛祁千冽的人,正是他的私人管家,安世。

         ——那个使用博柏利香水的男人。

         “像是一个梦,对吧。”林耀擦着湿湿的黑发,笑着对黎思安说道:“那我们呢?”

         “这次你回来,有什么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利的情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