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拥抱
        “你跟林耀的关系不错吧?”憋了半天,赵锦儿反倒先问了黎思安这么一句话。

         黎思安没什么反应,随意点了头,回答:“还可以,”扫了一眼低着头像是正在措词的赵锦儿,“问这个干什么?你要说的话跟他有关系?”

         “嗯,”赵锦儿天然地点头,反应过来后又慌张地用摇头掩饰,“不、也不能这么说啦!毕竟,听不听在你。”

         说完话后赵锦儿的手机响了一下,赵锦儿掏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抬头望向黎思安,黎思安看着她。

         “我作为朋友才会这样跟你说的,”赵锦儿先是这样说了一句,然后靠近了黎思安一点,神秘兮兮地说道:“那个林耀,你还是不要跟他走那么近比较好。”

         赵锦儿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似地一下子退回到了她原本站的位置,脸上也恢复了之前的笑容,“别问我为什么这样跟你说,你要问就问他吧!”

         手往后一指,黎思安跟着看过去,一身运动装的祁千冽出现在她眼前。

         黎思安第一次见到祁千冽本人,就是在那艘‘Dear.Z’的游轮上,那个时候的祁千冽是G市远近闻名的商界后起之秀,就算后来纵多媒体都报道了他与祝家小姐祝青青早有婚约,也挡不住G市那些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们的心思,一个个地想方设法接近祁千冽此人。

         那时候的祁千冽成熟而冷静,跟黎思安在游轮上看到的一样,男人的确是少见的优秀,最令旁人赞不绝口的还是祁千冽这个男人的专情与对青梅竹马祝青青的深情。

         不过,黎思安打量着面前少年版的祁千冽,现在的他远没有十年后的那份气度与气场,至少在黎思安眼中,现在站在她眼前的祁千冽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已。

         “你好,我是祁千冽。”祁千冽站在赵锦儿的旁边,插着口袋跟黎思安打了声招呼,脸上挂着漫不经心地笑容。

         黎思安站在两人面前,静静地看着,眼底的情绪没人能看见。

         “关于锦儿跟你说的话——”

         “不如先让我问个问题?”黎思安突然开口打断祁千冽的话,看着对方脸上的惊讶,黎思安整理了一下思绪后,缓缓开口:“你的私人管家,安世,他用的是什么牌子哪个型号的香水?”

         祁千冽这下是真的讶异了,他完全没有头绪为什么黎思安的话题会转到安世这边,而且,黎思安跟安世私下有过联系吗?他们俩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黎思安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一大堆问好从祁千冽脑海中闪过,最后却莫名的怀疑——黎思安不会是喜欢安世吧?

         “你……”祁千冽略有些疑问地看着黎思安,一旁的赵锦儿也以同样的眼神看着她。

         黎思安被两人望着,眨了一下眼睛,说:“偶然闻到过,觉得挺香的。”

         祁千冽看着面前这姑娘,带着点调戏意味地看着黎思安,“……那是男性香水。”

         “我小弟可能会喜欢。”

         ——把黎思泽拿出来当一下挡箭牌吧,黎思安心中毫无卖队友的自觉。

         祁千冽的话被堵了回去,虽然不知道黎思安问这个干嘛,但祁千冽本身就打着和黎思安交好的意思站在她面前的,而现在黎思安只是问这么一个问题的话,祁千冽当然不会隐瞒。

         于是祁千冽如实告知。

         黎思安掏出手机打算记下,刚把手机拿出来,电话就震动了,显示的是林耀的来电。

         “喂。”黎思安按了接听键。

         “哪儿呢安安妹妹?”林耀的少年音明亮,带着刚胜利后的喜悦。

         “唔,体育馆后门——”

         “看到你了看到你了,后门哪儿呢吧?我去找你!”急匆匆打断黎思安的话,林耀没等对方回答就挂了手机。

         于是黎思安一回头就远远地看到了穿着暗蓝色休闲外套的林耀想她这边跑了过来。

         “什么?”黎思安转头问祁千冽刚刚说的香水型号。

         “Burberry Baby Touch款,”祁千冽熟练地说出型号,想了想又说:“国内还没进呢。”这个最新款是安世拜托在英国出差的朋友带的。

         “嗯,谢谢。”黎思安在手机上输入博柏利BT款,然后塞回了手机,林耀也跑到了黎思安面前。

         “怎么跟他们在一起……”林耀小声嘟囔了一句,扭过头笑着对黎思安说:“回去吧,我今晚去你家蹭饭!!”

         黎思安没说什么,顺着林耀拉着她的方向走。

         赵锦儿抬头看了一下祁千冽的眼色,开口喊:“黎思安,那祁千冽刚才说的你……”

         “下次有机会吧,先走了,再见。”黎思安截断赵锦儿的呼叫,没有停过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说完这话,赵锦儿倒是没在大声说什么了,祁千冽嘴角的弧度升了升,颇带些趣味地扫了一眼林耀拉着黎思安的背影。

         “这样做真的有用?”赵锦儿用怀疑的眼神盯着祁千冽,“林耀被那么好忽悠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从黎思安这边下手,不过看起来,黎思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祁千冽装过身插着口袋带头往体育馆内走。

         赵锦儿努力忽视自己心里的不安感,皱着眉头看着走在她前面的男生,“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啧!”赵锦儿一脸不耐,“这种未知的感觉好讨厌!”

         祁千冽听着赵锦儿在后面的抱怨,眯着眼睛回想刚才黎思安说的话,他很在意,为什么对方会突然提到安世?安世的行踪可以说是一直掌握在他手里的,作为祁千冽的私人管家,安世每一天的安排都必须是围着祁千冽转的,如果有什么情况或者私事需要外出,能不能允许的决定权也掌握在祁千冽手中,安世本人是绝对没有时间和空间去接触黎思安的。

         那么,是离间?祁千冽眼底的寒光隐隐闪动。

         赵锦儿根本看不到祁千冽此刻的表情,她还在想一件事,想不通,于是赵锦儿开口问:“哎,你说上小学的男孩子怎么用香水啊?”

         “黎思安说打算给她的弟弟买香水,是不是太扯了?”

         祁千冽猛地停住了步伐,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赵锦儿一个不留神撞上了祁千冽解释的后背,生理性的红了眼眶,大叫:“——你玩儿我啊!”

         不过祁千冽丝毫不在乎对方小猫似的怒吼,轻轻摸了摸赵锦儿的头发,嘴角的笑容即温柔又带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

         是离间啊——祁千冽轻笑。

         那边的黎思安被林耀拉着手往外走,她根本还不知道自己的行动被别人误解成了‘离间’这么高大上的举动,静静地跟在林耀的旁边,俩人都没有说话。

         “你说,等一下回去会不会有小礼炮等着我?”林耀说着自己脑海中的意淫,脸上笑得灿烂,“五彩缤纷的小礼炮、写着‘林耀最棒’的蛋糕……”

         黎思安微笑着听着对方的碎碎念,觉得心里暖暖的。

         “嗯?笑什么?”林耀一回过头看黎思安,便看到了脸带笑意的女孩,平时温润无波的女孩这时连眼底都带着旁人可见的笑意。

         黎思安看着林耀,“没有,只是想我家里可能没有准备什么大蛋糕等着你啦。”

         “什、什么啊、”林耀扭过头继续往前走,耳脖子红红的,“我只是说说……又不是真、真的……”

         “也没有小礼炮呢。”黎思安苦着一张脸。

         “哎?!”林耀看着黎思安好像真的在自责的样子,心里着急了,于是放开黎思安的手,翻过身子对着黎思安解释起来,“没、没有也无所谓!只要安安妹妹陪着我、我是说只要有大家一起为我开心就、就可以了!”两只眼睛焦急的望着黎思安,带着些真挚的慌乱色彩。

         黎思安看着林耀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点涩涩的,这种感觉黎思安很久没有体会过了。有点遥远,却又深深刻在脑海里的感觉,大概就像是她扭了很久都没有扭开水果罐头的盖子,在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手中因为多了一把剪刀而最后扭开了罐头时的心情。

         开心、酸涩。

         “逗你玩儿呢,”黎思安从新牵过林耀的手,微笑着看着他,“你赢了,我很开心的。”

         林耀却没有因为黎思安的这句话而做什么表情,倒不如说是他怕黎思安真的在自责,于是小心地问:“真的在逗我玩儿?”

         回答他的,是黎思安的拥抱。

         女孩的身体纤细柔软,和全世界所有的人一样带着正常的体温,林耀呆愣地被对方抱着,整个身体僵硬地像是一块化石。

         黎思安的身高只到林耀的肩膀处,于是女孩温热的呼吸几乎全都喷洒在他的颈窝处,一凉一热地,过了几秒后林耀回抱住女孩,嗅着低头就能感受到的洗发水的清香,这一刻,他几乎觉得自己的心跳和黎思安的心跳声重叠在一起了,而他的心里也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风浪。

         黎思安从林耀的怀抱中退出来,几乎是在抬眼间就看到了停在林耀背后的高级私家车,眨了眨眼,黎思安看着林耀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零碎的黑发,笑了笑,“上高中了也会认真打篮球的吧?”

         林耀对于篮球一直是很认真的,听到黎思安的问题他当然也不再扭捏,“当然了,没有人能让我讨厌它吧!”扬起的笑脸张扬而嚣张,带着年少轻狂的少年气概。

         “那太好了。”黎思安从林耀手里拿过自己的包,整理了两下后单肩背到肩上。

         “……安安妹妹,刚刚的、的,拥、拥、拥……”林耀又开始结结巴巴。

         黎思安笑意盈盈,“那个拥抱的话,等你叫我黎思安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它的意义吧。”

         “?”林耀不明。

         “不过,今晚你可能不能去我家了,”黎思安无视林耀头上的问号,示意他往后看。

         一身职业女士西装的周洁,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