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离开
        黎思安怎么也没想到,重生后的第三次来到G市,竟然是为了离开这个国家。

         G市机场向来都是人来人往的,洛阳书和陈雅一看这个情况就接过了黎思安和黎思泽手里的行李箱,洛阳书肩上背着自己的公文包,拖着行李箱对姐弟俩吩咐:“你们两先去那边坐着,”脑袋往大众休息区那边动了动,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去托运了行李再回来找你们,不然人太多的,等一下不见人了,别乱跑啊。”

         陈雅手里推着放着洛恒的婴儿车,笑着示意黎思安带黎思泽过去坐。

         他们现在身处机场A1区,大大地落地窗在擦得闪亮的地板上映射出一片晃眼的白光,旁边是一排排等距的银色休息座椅,有不少人正坐在那边等人或者休息。

         黎思安牵着黎思泽的手走了过去,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把黎思泽安放在她旁边。

         黎思泽也顺便拿出游戏机玩了起来,于是他手中原本抱着的《几何学说》这本书就被丢在了一边,黎思安无奈地捡了起来,开口就说:“你专门把这本书那出来干嘛?”明明需要的书本全都被放在了行李箱里打包好了的。

         黎思泽斜斜地瘫在椅子里懒懒地回应她:“唔……怕在飞机上睡不着,拿来催眠的。”

         ……喂喂,你这样说真的好吗?

         “哎,”黎思安不知是该无奈还是该笑,只好说:“你以后也是要学的啊小弟,再说了,我的数学老师如果听到你这样说的话会被你气死的。”

         黎思泽双手握着游戏机耸了耸肩膀,一副‘我才不理’的大爷样。

         少见地没有听到黎思泽的反嘴,黎思安回头去看,就见黎思泽额前的刘海好像有些太长了,黑亮的发丝几乎挡住了眼睛,再加上黎思泽此刻正低着头玩游戏机,黎思安这样看过去就真的只能看见小弟弧度优美的下巴了。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黎思安伸出手拔了拔黎思泽额前的黑发,男孩一脸错愕地抬起了脸,薄薄的嘴唇抿地紧紧地,像是在抗拒着什么。黎思安感受着手下柔顺地触感,笑着说:“好想帮你剪刘海啊,”看着对方立马变了脸色的小脸,黎思安添油加醋,“干脆剃光算了吧。”

         黎思泽:“——恶魔吗你是?!”

         黎思安被黎思泽的反应逗得笑哈哈。

         姐弟俩在休息区闹得欢天喜地。

         突然,黎思泽朝黎思安的身后望了过去,然后又看向黎思安,“姐,那是林耀?”

         黎思安往后看过去,穿着深蓝色套头衣和牛仔裤的林耀就出现在她眼前。

         林耀大口喘着气,因为天气的原因倒是没怎么流汗,不过满脸的焦急躲不过黎思安的眼睛。他平下汹涌的喘息目视了A1区一圈,诺大的机场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被他尽收眼底,不过他还是发现了在坐在休息区这边的黎思安。

         “我要去厕所。”黎思泽说了一句就插着裤兜往WC方向走去。

         “快点回来,别走丢了!”黎思安在黎思泽后面叫。

         “太好了!你还没走!”

         黎思安看着压不住喜色的林耀,没有说话。

         林耀没有注意到黎思安的一反往常,看了一下黎思安的周围,笑着问她:“小叔小姨呢?怎么不在?”

         “去托运行李了,估计要排一下队。”黎思安坐回了椅子上,抬头看落地窗外白的发亮的天空。

         林耀看着黎思安,犹豫着捏了捏右边口袋里的东西,坐到了黎思安的旁边。

         发现了被黎思安放在一旁的《几何学说》,于是林耀问:“你们的?”当然是指黎思安和黎思泽。

         黎思安別了一眼点头,淡定说道:“黎思泽催眠用的。”

         “呵!”林耀笑笑,“那小子!”

         空气再次沉寂,周围走动的身影还好像在讽刺二人的无语对峙。

         黎思安看了旁边像是开始发呆了的林耀一眼,心底叹气,还是开了口,“出国这件事真不是故意瞒你的,我也是才知道。”

         林耀完全没听到黎思安在他旁边说了些什么,一个劲的摸着右边口袋的东西,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林耀?”

         “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才向你解释的,关于这件事我不想你误会我,我也不喜欢被人误会,特别是我在乎的人,”顿了顿,黎思安温和地看着林耀,“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呢。”

         所以,误会什么的,不要是最后留在印象里的东西啊。

         而黎思安的这句话像是触碰到了林耀内心最深处的某种情形,林耀猛地转过身子看着她,黎思安被对方的动作惊了一下。

         捏捏右边口袋,林耀注视着黎思安说道:“能——不走吗?”

         少年的声音夹着不容黎思安忽视的认真与执着。

         黎思安也给予相同认真的回应:“不能,这是已经决定好了的事。”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啊!”林耀打断黎思安后面想说的话,看着她,“在你心里,最重要的永远是家人吧!?我的要求对你来说你想都不会想一下,只会不断地拒绝我、拒绝我!!”

         黎思安被林耀突如其来的狂躁吓到了,看着林耀平时阳光的眸子装满了阴霾,浑身也散发着不由谁触碰接触的戾气。

         ——像是张开了刺试图保护自己的刺猬一样。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喜欢你,黎思安,我喜欢你,可是,你却不能呆在我身边了。”林耀的声音好像是从最遥远的地方传进了黎思安的耳膜一样,带着重重的回音,以及细细地鼻音。

         “嗯。”黎思安说。

         对不起、很抱歉什么的,她完全说不出口。

         “你的喜欢,我感受到了。”

         ——这种参杂着浓烈感情的喜欢,让林耀控制不住的喜欢,黎思安感受到了。

         “呵,”林耀像是放弃了似地松下了肩膀,“好冷淡啊。”

         黎思安收回看着林耀的视线,低下了头。

         “这个给你。”

         五指摊开的手掌上躺着一个小娃娃,只有林耀的手心那么大,黑发黑瞳,穿着蓝色的连衣裙,黎思安咋一看,觉得这个娃娃长地有些熟悉。

         “这是、什么?”黎思安从林耀手中接过小娃娃,仔细研究。

         黑色的发丝是用纯黑色毛线做的,□□在外的皮肤是米白色的棉质布料,而无关都是用各色水笔画出来的,小小的身体里面好像被塞了不少棉花,摸起来有软软的质感,身上穿的蓝色连衣裙是丝绸料,看着有水亮的光泽。

         总体来说,是女孩子看见了都会喜欢的娃娃。

         林耀收敛了刚才的戾气,笑嘻嘻地望着研究娃娃的黎思安,“当个纪念吧。”

         黎思安拎着娃娃头顶上的一根红绳,吊在眼前晃了晃,“感觉像是谁的缩小版……谁呢……”伸出两只手指想揉一揉软绵绵的小人。

         “哎哎——”林耀惊慌着叫出声阻止黎思安的动作,“别捏它啊,坏了怎么办?”

         黎思安看着林耀惊慌地把娃娃拿过去检查,无语,“不是说送给我?”

         林耀的动作定格了一瞬间,随后扭着脸把小玩意儿递回给了黎思安,黎思安一脸郁闷地接过,看着对方越发尴尬地脸色,怀疑着打量了几眼手上这个娃娃。

         ——难道有什么秘密?

         林耀瞄了瞄仔细检查着娃娃的黎思安,心里跳地七上八下的,顿时有些后悔把这小东西送出去了,但是更多的,却是希望黎思安能发现某个机关。

         黎思安再一抬眼,却是看到了林耀发红的耳根。

         “思安?小泽呢?”陈雅推着婴儿车走进黎思安。

         “哎?小耀也在啊?”陈雅发出惊讶,“是来送机的么?”朝黎思安的方向笑了笑。

         林耀红着脸站了起来,跟陈雅叫了声小姨。

         “黎思泽去厕所了,应该快——”黎思安往后看,“出来了。”

         黎思泽发现了黎思安的视线,朝陈雅这边招了招手。

         “那就好,就怕你俩又跑不见了!”陈雅笑了笑。

         “姐——姐——”躺在婴儿车里的小洛恒双手向黎思安的方向高高举起,嘴里吐着口水泡泡,笑的傻乎乎地。

         洛恒已经一岁多了,偶尔可以说出‘爸爸’、‘妈妈’、‘姐姐’、‘哥’、‘奶奶’等简单词汇,只不过每次小洛恒大叫‘奶奶’的时候,陈雅都不知道是该喂小宝贝牛奶还是打个电话跟洛阳书的母亲问好。

         黎思安弯下腰朝乖乖躺着的洛恒笑了笑,然后把手里的娃娃放在了婴儿车内的一边上,洛恒伸着小手转了方向想去抓,黎思安抖着他转移了注意力。

         林耀在一旁看着,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嗯,好。”婴儿车后的陈雅挂了电话,看着正在逗弄洛恒的黎思安说:“你们洛叔叔已经办好托运了,在那边等我们,现在过去吧。”

         黎思泽走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话,盯着游戏机附和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小耀你……”陈雅犹豫,抱歉地笑,“可能小姨这边没办法送你回去了。”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于是几人便朝着洛阳书那边走过去。

         黎思泽晃晃悠悠地跟在陈雅旁边,脖子上挂着的黑色眼罩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陈雅向远处的洛阳书招手。

         林耀看着不远处的关卡,本来虚握着的五指紧了紧,视线一直紧随着一旁的黎思安,沉默不语。

         黎思安感觉到了从林耀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情感,却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有些东西,用几句不轻不重的话是无法磨灭的,能让那些顽固的情感消逝的,只有时间。

         这一别,是多少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