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区区
        “笑什么笑!”林耀的怒吼在黎思安听来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觉得有些可爱。

         “我笑笑又不碍着你。”黎思安少见地回了一句玩笑居多的话。

         听到女孩开心的语调,林耀目光游移着想要回到刚刚俩人之间的良好气氛,但是却不知道怎样迈过这道坎。

         揉了揉有些发烧的两只耳垂,林耀深吸了一口气刚要转过身子,就听见远远从邻近花园那边的小客厅传来的骂声。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哭成这样了!!!会流眼泪了不起啊,看清楚了!这不是你的地界儿,别跟我这儿装什么弱!!”

         林耀很快反应过来是自家妹妹林琳的声音,这丫头性格一向是有一不说二、眼里容不下一根刺儿的主,不过现在毕竟不是只有自家人,而是当着很多等着看他们家笑话的人的面前,林耀皱眉,这次可不能让林琳这丫头又出了什么鬼!

         这样想着,林耀的步子也没听,顺着声源的方向走过去,黎思安站在原地没动,像林耀一样走过去除了林耀和林琳的爸爸林志伟,洛阳书也跟着去了,后面呼呼啦啦跟着一大批人,几乎一半的人都凑到了花园小客厅那边。

         ——那么喜欢看热闹啊这一个个地。

         黎思安等周围没什么人了,才端着手里还省下一半的果味香槟走过去。

         “……你刚刚不是讲得很厉害吗?!”林琳清脆地刺耳的声音传进黎思安的耳朵,让她几乎可以具现化想象出林琳此刻眼带不屑的生动五官了,“正好大家伙儿都来了你到是继续说啊!”

         黎思安前后左右忘了一圈,没有看见黎思泽,眼底的兴致也少了几分。

         又听见被围观的林琳话题一转,看向一直站在二人旁边的男生,“你的品位就是这种吗?祁千冽!”

         黎思安慌了神,倒真是被惊了一下,祁千冽竟然在场?走到人群前面仔细打量了几眼这个男生,他穿着暗蓝色正装,外套的三颗扣子都没有扣,十分潇洒。个头跟林耀差不多,额前的刘海有点长,无关倒真是生的俊帅十分,特别是那双明亮的桃花眼,黎思安一看见那双眼睛就想到了前世的那场死亡婚礼以及赵锦儿口中说出的‘放荡不羁’。

         ——两个女孩大庭广众之下为他闹翻,他却还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真不负‘花花公子’之称号。

         这一边,林琳看到祁千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半分表示,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更加迁怒自己面前这个身上被泼了香槟的赵锦儿了。

         如果是平时,林琳是绝对不敢这么大声和祁千冽说话的。总所周知林琳喜欢祁千冽是从小学开始的,从小小的林琳到现在颇有了大小姐风范的林琳,不管在面对他人时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与刁蛮,但这些情绪一旦对上了祁千冽,便会瞬间消失,只剩下女孩子面对喜欢的男孩时仅剩的仰望与小心翼翼。

         林琳眼神恶狠狠地扫到站在她面前的赵锦儿,赵锦儿站在原地没动,不过好像已经开始发抖了,两只眼睛也红彤彤的,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泪珠,十分惹人怜惜。

         没看见周围闻声赶来的人已经开始对林琳指指点点了吗。

         林琳露出一个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里面没有包含任何善意,“你不会想靠着这一招登天吧!”这一招当然是指赵锦儿随叫随到的眼泪哗哗,林琳语气嘲讽,“就算你会这招又怎样呢?就算我今天打了你又怎样?你出门前你妈没叫你别随便丢人现眼啊……”林琳刻意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似乎有什么勾人的新闻要脱口而出了,“啊!看我这记性,阿姨可是忙着勾——”

         “小琳住嘴!”林志伟开口截断了林琳就要脱口而出的话。

         如果这是林耀开口要林琳住嘴,林琳估计眼都不会眨一下地继续说下去,把赵锦儿说到死。但是问题就在于,现在开口要她闭嘴的是她的父亲林志伟。林志伟一向严格管教兄妹俩,虽然偶尔会有纵容,但如果是他开口的话,肯定有原因的。

         林琳住了嘴,小声的“切”了一声就向林志伟的方向走去,没再看赵锦儿一眼。

         倒是站在一旁默默当观众的祁千冽,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嘴唇开始有些发白的赵锦儿,摸着下巴像是思考着什么,笑了笑。

         然后,立在原地的祁千冽向赵锦儿慢慢走近。

         林志伟叫走林琳之后并没有怎么说她,只是叫林琳晚上别再闹这么大的事了,毕竟还有一些公事上的合作伙伴在,有什么私下解决。倒是没有说林琳不可以对别人出言不逊、要尊重别人之类的话。

         不过黎思安也不奇怪了,毕竟林志伟刚刚能在旁边围观那么久,并且还没有出手阻止,就说明他对林琳的教育并不是走真·淑女路线,而且在林志伟的眼中,区区一个不起眼的赵锦儿,还不值得林琳尊重。

         有钱人家的教育模式真是多种多样。

         黎思安叹了口气,也没太在意这起闹剧,摇着脑袋四周看了看,就被她偶然瞄到了缩在大厅墙角黑红色棉布沙发里的黎思安,竟然还抱着游戏机!

         黎思安平复了一下自己好像一瞬间快要崩的情绪,揉着额头认命的就向棉布沙发那边走过去。

         “黎思安你去干嘛?等下切蛋糕了!”林琳赶上黎思安叫她,眼里一片清亮,看得出来,林琳并没有把刚刚的事放在心上,最多也就是更加讨厌赵锦儿了。

         黎思安看了一眼跟在她旁边的林琳,脚下没停,向墙角那边示意了一下。

         林琳顺着看过去就看见了一只退曲在沙发上,一只腿蹬在地板上的黎思泽,沙发旁边也坐了一些宾客,旁边也有男男女女走来走去,这么吵杂的环境,黎思泽就愣是没往外瞅一眼,死死地盯着手中的机器,严肃得不得了。

         “他不会走火入魔吧!”林琳感叹,“不过我发现最近好像真的蛮多男生玩游戏的!”

         黎思安知道大部分网游和单机从2001年就开始火了,旧的一批即时战略和老网游被淘汰,2001年就像是一道新的分水岭,把2001以前和以后的游戏分离成了两个世界。不过这些都是黎思安前世做报纸替一些记者或者撰稿编辑打杂的时候偶然知道的,再细的,黎思安也并不清楚。

         没有听到黎思安的回答,林琳奇怪地看了黎思安一眼,平常只要别人说半句关于黎思泽不好听的话,黎思安这个做姐姐的都会以毒舌淡定回击,怎么现在自己说黎思泽‘走火入魔’,黎思安都没有反应?

         难道是……

         林琳自以为知道了原因,于是说道:“刚刚我没有破那个女的香槟啦……她自己泼到自己身上然后就开始哭了,我还奇怪我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有瞄了一眼黎思安,林琳扭过头,“这就算是解释啦!”

         黎思安还被对方转换话题的快速而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她倒也没多想,笑着回答:“我大概猜到了,昨儿晚上你还打电话给我说你的身体不舒服,可惜在林耀的生日趴上不能喝冷兹兹的草莓香槟了嘛。而按照赵锦儿身上衣服的打湿程度来看,并不算多,你如果真的想泼她的话绝对会拿一桶去的,,是吧?”

         “额,”林琳呆愣,“大侦探啊你,深藏不漏啊你,”阿谀了黎思安两句,林琳又红着脸庞低下了头,微微凑到黎思安耳边说:“下次不要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个了。”她会不好意思。

         黎思安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身体不舒服’五个字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看着林琳难得一次的脸红场面,黎思安可乐,原来平时娇蛮霸道的小姐也会对这种生理期常识而感到害羞啊。

         “好了好了,知道了,”黎思安促狭着敷衍林琳,“不过话说回来,你哥人呢?刚刚还见的!”一眨眼就不见了,黎思安觉得自己要赶快输死林耀的来无影去无踪。

         “干嘛突然问起他……”林琳瘪了瘪嘴,没什么精神的回答:“被老爸叫走了,说有人要介绍认识……”

         黎思安听了没多问,看着近在咫尺的自家小弟,黎思安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肚子饿不饿?”

         黎思泽完全没有惊慌,淡定地摇了摇头,两根大拇指不停地按着红色的上下左右键,林琳好奇地低下头去看,发现黎思泽竟然是在玩俄罗斯方块!

         ——这么古老的游戏啊摔,搞的她还多期待呢!林琳不满。

         “那我先去那边了,我妈看的紧!”林琳对‘神秘游戏’的兴趣全无,向黎思安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黎思安看着劳什子一脸淡定的玩着小游戏,也不说话,看得久了,倒觉得现在的小泽才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为了一盘游戏痴迷,很健康嘛——黎思安毫不在意的偏袒自己的小弟。

         “啊——又没分了……”黎思安听到黎思泽突然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就听到了不断往下降调的游戏声音,应该是代表失败了吧?

         “姐,刚刚我在外面遇到一个超级厉害的人,他玩一盘就打破了我的最高纪录。”黎思泽用陈述事实的声音对黎思安说:“我觉得他真的蛮厉害的,超了我3000多分。”

         黎思安的重点却不在黎思泽输的很惨这个点上,她只关注——“你说你刚刚出去了?!”黎思安连忙问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了的黎思泽,拉住男孩想要把游戏机收回裤子口袋的右手,“出去哪里?你不会跟我说是去大马路上了吧!”

         黎思泽点头,把纯黑色的游戏机装回了裤子口袋,又懒洋洋的问:“怎么?”

         黎思安赶紧趁机教育,“还问怎么!妈不是跟你讲过的,你不管去哪里首先要和我们打招呼,不要一个人不声不响的就跑出去,要是——”黎思安猛地住口,那个想法她不敢有。

         ——要是黎思泽被拐卖了、或者自己走失了,那么多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的几率却是平等的。

         黎思泽慢吞吞扫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担心他似得的黎思安,总是捉摸不清的眼内有隐隐的笑意,“别担心啊,下次会记得的。”

         黎思安惊疑不定的点了点头。却听到黎思泽又说了一句:“老天保佑我能再次遇上那个甩我3000多分的人的话。”

         ——黎思泽,你要气死你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