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输赢
        三月十号的四市联赛开始了。

         如火如荼的比赛进行时,中午休息的一段时间,黎思安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去学校饭堂吃午饭,一路上见到许多穿着各色衣服的男孩女孩,因为是星期天再加上有大型的篮球比赛,所以这一天一中大部分场地都是对外来人员开放的。

         手机震动起来,黎思安转个弯继续往饭堂走。

         “没看到大神……话说我觉得自己运气没那么好啊。”打电话的黎思泽用一副没什么生气的调子对黎思安说:“……我真的认真找过了啊姐……”

         昨晚黎思泽嘴里的大神说的就是那个视频里称得上是主角的男生,黎思安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每次那个男生都会遇到自家小弟,于是这天篮球比赛黎思安便带着黎思泽一起来了,说是出来玩,其实不过想看看会不会再次遇到那位大神。

         毕竟,黎思安觉得,有些奇怪。

         好像事情每到她可以掌控了的时候,就会突然出现一个黎思安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慢慢地,所有的事也好像串成了一条隐秘而晦涩不明的暗线,不断拉扯着黎思安往下探索着。

         黎思安眯眼看了看天空上被云遮住了大半的太阳,笑着说:“没有就算了,过来吃饭吧,在初中部的饭堂。”

         “好哒!马上!”黎小弟一听到吃的笑口颜开。

         黎思安端着手上的两份餐盘找了个比较偏僻安静的位置坐下,把给黎思泽买的饭放在自己的对面,然后自己开始吃了起来,心里默背着中考英语的必背单词和词组。

         饭堂里的人不算多,比平时上学时的人要少,时间充足,反正都要肤浅,大家基本都会选择去学校外面的小吃铺或者小餐馆吃一顿好吃的,而不想在学校饭堂里排队吃平时吃腻了的食物。

         当黎思安背到某人不得不去做某事的时候,黎思泽来了。

         “以后我的六年初高中生活就要吃这种东西了吗?”黎思泽在黎思安对面一屁股坐下,拿起摆在餐盘一旁的筷子敲了敲不锈钢的餐盘,一脸嫌弃地说:“啊,要不然还是换个学校好了……”

         一副正在认证考虑这个想法的样子。

         黎思安在一边看地好笑,伸出筷子往黎思泽的餐盘里,“那这块红烧鱼肚给我?”

         “有可能吗你觉得。”黎思泽淡定戳开黎思安的筷子,首先往嘴里喂了一大块站着酱汁的鱼肚,伴着香喷喷的白米饭。

         黎思安笑着缩回自己的筷子,吃了一口蒸水蛋。

         “我们附小都是营养配餐呢。”咽下嘴里的饭菜,黎思泽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桌子。

         “多吃点青菜,”黎思安看着黎思泽把嫩绿的白菜拨弄到餐盘一边堆得老高,皱了眉,又接着说:“我当然知道,我也是从附小升上来的啊笨蛋。”

         “是吗,”黎思泽一点不被打击到,眼都不带抬一下的,立马反唇相讥,“我以为我的姐姐已经不记得这段记忆了呢,毕竟是智商测试只有一百一十几的。”

         “喂喂,”黎思安木着双眼看吃的正香的黎思泽,“几年前的记忆而已,我有那么快不记得吗?我是鱼吗?只有七秒记忆的鱼吗?”

         黎思泽笑:“贵在有自知之明,朽木可雕。”

         ——杀了你哦,小朋友。

         黎思安的心底阴暗化了一秒。

         “话说,下午是那两个学校决赛?堂哥他们晋级了没?”黎思泽问。

         在两人之间的嘴仗上从来没有占过上风的黎思安果断顺着对方转移话题。

         “嗯,决赛是华安对哲海。”阵容跟上次一样,连上场的队员都没怎么变。

         “唔——”黎思泽鼓着腮帮子,从喉咙里发出长音,吞咽下了嘴中的食物,黎思泽挑眉,“不知道大结局会是什么呢。哲海再胜一场可就是三连胜了,冠军永不落啊。”

         “谁知道呢。”黎思安垂眸,低声回应。

         大部分看球赛的人的猜想都是差不多的——哲海会三连冠。

         但是,一直坐在观众席上的黎思安却不这么觉得,她明显可以感受到,哲海的获胜百分之八十是靠队长祁千冽的战略智慧以及强攻,甚至是以一人之力掌控全场的领导力,黎思安可以确切的说,如果没有没有祁千冽,哲海获胜不会那么轻松。

         而今天上午的比赛,黎思安却是有些惊讶,因为祁千冽的发挥并不算正常,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失态了。坐在黎思安四五个座位距离的几个男生是哲海的粉丝,一直在为哲海加油打气,可是,这种加油在祁千冽失误错得两张红牌一张黄牌并在第二次首发失利的时候,这几个男生的怒骂声比他们的加油声还大,直接传进了黎思安的耳膜,黎思安感受得到这些男生的强烈感情。

         ——绝对不想哲海输,却又恨铁不成钢。

         大概就是这种情绪。

         那么,话说回来,一直发挥稳定的祁千冽在今天为什么会发挥失常呢?

         黎思安不知道原因,也许她知道有一个人会知道,不过现在黎思安并不急着去问清楚答案,她现在所关注的,应该是下午的决赛了。

         三月的天气并不炎热,甚至还隐隐带着几分未化的寒气,在冬天干枯了的树枝全都又发起了新嫩的绿芽,远远看去,十分地鲜艳明亮,让人的心情莫名地就好了几分。

         外面的确是春意满满,一片生机盎然。

         不过在正在进行激烈篮球赛的体育场馆内,里面的气氛变是截然不同了。

         没有考虑所有参赛选手都是初中生的问题,比赛制式采用的是标准的国际赛制。

         地图打全场,每节十分钟,中间各有两分钟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而现在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最紧张的阶段,第四节了,场上现在的比分是81比79,哲海初中暂时领先三分。观众席上的人们也十分专注的注视着场内,有的男生已经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为自己所支持的队伍加油助威,脸上激动的红光满面,就差没摇旗呐喊了。

         场内穿着球衣的林耀微弯着腰,保持着弓背的姿势,他不断地大口喘着粗气,一大滴汗珠已经顺着脸庞的轮廓流到了林耀的眼睑上,但他还是不敢眨眼睛。

         祁千冽在他的对面。

         最后这二十秒,简直就像是两队各自王牌的对决,其他的队员就负责抢球然后破防把手里的球传给自家王牌,哲海的目的是在这二十秒内不让对方进球,而华安的胜利,则全都依靠这最后的二十秒了。

         “你不会赢的。”祁千冽咧着嘴对林耀冷笑。

         祁千冽也喘得很厉害,毕竟打全场对体力的要求太高了,不过他倒是没有林耀那么紧张,还腾出手抹了一把汗,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

         “哼!”林耀毫不在意对方放出来的冷箭,反讽道:“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家的烂摊子吧!这一球,绝、对、要、进!!!”

         一句双层意义的话让祁千冽愣了一秒,而就是这一秒,华安的球立刻传到了林耀的手中,林耀一个快的离谱的假动作绕过了祁千冽站在三分线外,林耀闭眼想着自己最初的信念,那滴汗落下,土黄色的篮球也被抛了出去。

         三分球,中途没有任何方式可以阻扰它,哲海这时唯一想的就是——不要进,然后,抢篮板!

         “华安初中,三分!”

         “‘哔——’比赛时间到,比赛结束!”

         “比分81比82,华安初中,胜!”

         霎世间,林耀只觉得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观众的欢呼声、同队队友的喝彩声、场内的广播声全都被林耀屏蔽在外,他只想着——这一次,他说到做到了!

         他终于把胜利,拿到手了!

         黎思安在观众席上也是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林耀又要重复上次的覆辙了。不过,既然赢了,林耀那小子应该开心死了吧?

         这样想着,黎思安也笑着走出了体育馆。

         “黎思安!”体育馆右边走道走出来的赵锦儿叫住了她,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她,“我有事要跟你说。”

         赵锦儿此人,黎思安并不想多做评论。从最开始的注意,然后联系前世在G市报社的所见所闻,黎思安也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也是拜赵锦儿所赐,让黎思安在意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而在跟这些人更加深入的接触与了解之后,黎思安更加觉得这样的重生有意义极了。

         看了一眼走在自己前面的赵锦儿,黎思安静静笑了,也许赵锦儿是把自己当做朋友的,只不过在有前途的未来和友情之间,她选择了未来而已。

         “我要去G市了,以后,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赵锦儿这样说道。

         “思安,我早就跟你说过的,我的亲生父亲是G市易云集团的董事长祝长春,”赵锦儿拉住黎思安的一只手,轻轻地握住,双眼诚挚而水润,“妈妈准备和他结婚了,所以我就得跟着回G市,虽然我也很舍不得,但是,我不可能放任妈妈一个人去G市生活的。等爸爸妈妈年老了,他们也需要人来照顾,思安,你懂我的,是吗?”

         黎思安低头看着赵锦儿覆盖在她手上的两只纤纤玉手,嘴角微不可见地上挑了一下,“我当然懂,那你是去G是读高中吗?”

         赵锦儿在黎思安意料之中地点了点头,“嗯,盾明私立高中——你应该听说过吧?”笑了笑,“以后可以去找我玩的。”

         看来赵锦儿着便宜老爸还真像黎思安前世所听到的一样百般疼爱这个女儿啊,盾明私校可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英才学院啊,黎思安曾经还做过一篇关于这个私立高中的新闻,不过那时做她的是丑闻罢

         了。

         “嗯,知道了。”

         “……还有,唔……那个……”赵锦儿四周扭了扭头,像是在找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黎思安在这个学校呆了近三年,比谁都清楚赵锦儿带她来的这里是学校体育馆接近后门的一块草地,一般搞什么大型活动,类似歌舞晚会、大型合唱比赛之类的时候,这里的后门就很有用了,所有的表演者都会集聚在这片空草地上,然后在听到门内的通知后才可以以此从后门进去,做赛前准备。所以这块地比较空,周围也没什么植物或者建筑可以藏下一个人,体育老师上体育课倒是经常使用这个地方。

         “想说什么?”黎思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