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出狱
        黎思安回到家上了二楼,客厅里只有小弟黎思泽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陈雅和洛阳书俩人并不在客厅。黎思安嗅了嗅,闻到了从厨房里飘出来的炖肉香味。

         “妈呢?”黎思安问黎思泽。

         黎思泽懒懒地举起了拿着电视遥控器的右手,往洛恒房间的方向指了一下,黎思安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木质门被虚掩着,有橙黄色的柔光从缝隙中洒出来。

         收回视线,黎思安坐到黎思泽旁边的独立沙发上,问:“他们一直在里面?多久了?”

         黎思泽动了动身体,两只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电视机,里面正放着最近在小孩子之间很流行的动画,“大概一个多小时了。”黎思泽满吞吞回答。

         黎思安听着黎思泽的声音,感觉有些怪怪的,虽然黎思泽一直是这种懒散的态度,但每次黎思安跟他说话的时候,黎思泽不会这么敷衍,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黎思安一直觉得自家小弟心里是很依赖自己的,而对于他所依赖的人,黎思泽会从行动上就有所重视。

         比如,说话的时候格外专注。

         但是黎思安却从刚刚黎思泽的回答中听出了一丝不专心甚至是敷衍她的感觉。

         黎思安蹲下身子沉默看着黎思泽,试图从对方脸上找出什么蛛丝马迹。黎思泽选择性的移开了眼,还未长开的英气双眼转到了黎思安身后的电视机身上。

         这倔脾气!

         黎思安在心底叹了口气,站起身子就朝洛恒房间的方向走去,“妈,洛叔叔,我回来了,”站定到房门前,黎思安停了脚步,“我闻到肉香味了呢,快开饭了吗?好饿~”

         房间内的陈雅和洛阳书几乎是在听到黎思安的声音时就停了讨论,黎思安也是考虑到可能洛恒还在睡觉的原因,所以叫陈雅的声音并没有很大,房间里的婴儿床上,洛恒喊着一根手指睡得香甜,而两个大人的说话一停下来,整个房间也更加显得寂静无声了。

         “……安安回来啦?”还是陈雅打破了寂静,带头往门外走,打开门就看到了笑着的黎思安,“饿坏了吧?小泽也快饿坏了呢!来来,吃饭吧!”

         黎思安被陈雅拉着走向餐厅,洛阳书静静地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

         全家人一起吃了晚饭,之后黎思安陪着陈雅收拾餐桌并帮忙洗餐具,洛阳书已经进了书房,黎思泽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我听小弟说‘陈氏’今天出事了?”黎思安站在陈雅的旁边,负责把陈雅洗过之后的餐具擦干。

         陈雅并不意外黎思安会问她这个问题,但也没想着瞒着她,于是说:“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和平太久了,偶尔出点什么冲突也不奇怪。”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好像对这件事并不太在意,只是黎思安观察地细,发现陈雅脸上没有了面对着自己时的笑容,愁云布满了整张秀雅的脸,

         从黎思安重生回来算起,黎思安见到陈雅这种表情的次数不算多,更甚是在陈雅洛阳书结婚之后,黎思安就更少见到陈雅不开心了,三年来,洛阳书对陈雅的照顾与宠爱,黎思安和黎思泽姐弟俩可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既然陈雅说了这次的突发事件不算什么大事,那为什么还回这么面容不展呢?黎思安低头仔细地擦着雪白的瓷盘,大脑却早就被其他事所占据。

         有什么事、一定是有什么事被自己选择性给忽略了,黎思安细细盘算着。

         等一下!黎思安睁大了眼睛,她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三年’这个字眼?!

         手里的瓷盘差点摔倒地上,黎思安手忙脚乱地接住,思绪却很清晰,‘陈氏’出事,不会是他们那个写作人渣读作父亲的男人做的吧?!按耐住自己的胡思乱想,黎思安慢慢分析,强迫自己不要太失控,但脑中却像是有个小人拼命告诉自己:是的,就是那个男人,那个被判了刑的男人回来了!

         “是、爸、爸?”黎思安转过头盯着陈雅问,声音小的可怜。

         陈雅还在内心里琢磨着怎么跟姐弟俩讲这件事,还没想出个头绪就听到了自家女儿细细地质问。陈雅转过头会看盯着她的黎思安,女儿的双眼像是失了魂似地死死地望着自己,认真看进去,陈雅却发现黎思安的眼神其实并没有焦距。

         “哎,”陈雅叹着气拧紧了水龙头,拿起另外一块抹布擦起手中的餐具,“这件事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妈妈也很犹豫,不过既然安安你都猜到了,我也就不好再瞒着你了。……是他,你们的亲生父亲。”

         黎思安默默听着没有答话,弯腰把手中的瓷盘摆到了消毒柜里。

         陈雅如实告诉黎思安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说黎东河一出狱就找去了‘陈氏’,跟前面收钱的张成说想要找陈雅和黎思安姐弟俩,太想前妻和儿子女儿了,张成是个心善的,虽然早些年也瞧不起这个在外面找了小三还欠一大屁股的渣男,但看到刚出浴的黎东河面上十分诚心,想着人好歹也吃了几年的牢饭,大概是真心的,于是就打了电话给陈雅,然后招呼了黎东河坐下,好心让媳妇儿给他下碗面。

         陈雅上午接了电话实是不想去的,她心里本就只爱洛阳书一个男人,就算是为了他,陈雅也不想跟黎东河这个渣男见面,特别是一想到几年前这个男人顶着一脸诚恳想=向自己说那些花言巧语的时候,陈雅就只觉得反胃。于是陈雅就要张成告诉黎东河,说自己没时间,这次见面就算了。张成也觉得陈雅确实没有理由要见黎东河,于是当了传话筒,把原话转给了正在吃面的黎东河。

         而这一传话,就传出问题来了。

         黎东河非说吃这面吃得他肚子痛,张成一下子脸就拉下来了,显然也是想到了对方有意在捉弄自己,于是当场就把那碗面好好收了起来放到一边,拿出手机就打了110和120。黎东河的大嗓子吼得全店的人都听得见,那时候正直向午,‘陈氏’里的客人很多,事情本来不大,只是小事,却因为人多,一来二去的,十传百、百传千地传地大了,便成了大事。

         之后洛阳书过来帮手处理了后续,这么点儿小事本来黎东河也不用被抓起来,不过人一听到洛阳书说这人有过前科,于是黎东河又被判了为期十五天的拘禁。

         陈雅讲完了事情的从头至尾,才看了一眼一直没有出声的黎思安。

         “真的只是小事,所以妈妈就没想告诉你们,”陈雅摸着黎思安的脑袋,温柔开口:“小泽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所以……”所以她就自作主张地不打算讲了。

         “妈妈真的有把我们当成家人吗?”黎思安突然尖锐地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仰着一张俏生生的小脸看着陈雅,“黎思泽从来都是这样的性格了,这是我们都知道的。您也知道,他从小就比较沉默,不擅于和人沟通,只有在面对亲近的认识才能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而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您却自以为是地选择瞒着他,这样好吗?!”

         黎思安知道自己的语气有些冲了,但她就是抑制不住地生气,夹杂着的是对黎思泽的心疼与愧疚。上辈子小弟的惨死与她脱不了干系,就算今生黎思泽已经平安地在她身边生活了这么久,黎思安却还是会被那个颤抖着、哭泣着叫她姐姐的声影给惊醒,那种烙印比火铸的伤口还深还痛,她永远都无法忘记。

         所以现在的黎思安对于黎思泽的态度是宠着的,黎思泽懒散淡漠,对于人对于事的态度都是可有可无并不强求,既然这样,黎思安就让自己主动些,主动去靠近他,小弟扭捏着一步步后退,她黎思安就宠爱着一步步前进,黎思泽走不出的那一步,黎思安会替他走出去。

         可令她生气的是,他们的母亲陈雅呢?在黎思泽选择给她空间思考的时候,陈雅却选择了瞒着黎思泽。黎思泽退了那一步,陈雅就把对方让出来的那一步划到了自己的国土。

         ——黎思安就是这样看待陈雅的行为的。

         陈雅看着黎思安强硬的姿态,没有生气或者选择责骂。因为她知道,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不,也许连合格线都没有达到吧!

         黎思安说完一大段话之后才发现整个厨房都没了声音,只有母亲陈雅笑着看她的面孔,温柔、宠爱,带着一些慌乱的措手不及。

         黎思安试着张嘴道歉:“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觉得……”那种感觉满满地堆积在她心间,黎思安却一个字都表达不出来。

         陈雅笑着说:“安安,试着让小泽独立一点吧。”

         “明年小泽就要上初一了呢,”陈雅蹲着身子平视着黎思安的双眼,“刚刚在小洛恒的房间里,你洛叔叔其实是在跟妈妈商量全家移民的事情。先不要激动,安安,你洛叔叔也是考虑了很久才说出这种话的,还记得一年之前他去G市出差的事吗?那时候你还跟着去看了小耀的篮球赛的,那次出差其实对你洛叔叔很重要,也是因为那一次考察之后的工作完成得很出色,洛叔叔他们公司在经过很长时间的多重考虑后才决定让他去接任国外的那个职位的。”

         陈雅用心安抚着黎思安,“不过,只要你说一个‘不’字,谁都不会强迫你的,好吗安安?”

         “不过,你不去的话,妈妈也不会去了呢。”

         陈雅柔和的声调在黎思安耳边响起,黎思安脑中却只有林耀发来的那两条短信不断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