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欺凌
        初三的生活开始了。

         像是所有人都被施了什么魔法似的,教室里再无往日的吵闹,课间休息和无论何时都依旧有杂声的自习课现在也只能听到笔尖划过纸张的摩擦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与拼搏。

         黎思安选择的直升一中高中部,分数线上跟外面的重点高中差不多,但黎思安已经把一中视为母校了,所以在班主任问全班同学们的意向的时候,黎思安和全班大部分同学一样都举了手示意选择直升,一小部分例如赵锦儿则在为考上其他学校而奋斗。

         不过虽然是初三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这次的初中男子篮球四市联赛如约将至,只不过这一次的主场从上一场G市的华安初中变成了黎思安所在的S市的一中体育馆举行。其它完全没有变化,四所学校依旧是代表B市的玉林中学、代表G市的华安中学、代表S市的第一中学以及二连冠的代表T市的哲海中学。

         在这些篮球部里,不乏有初三的正在准备中考的男生,本来复习时间就十分紧张了,再加上球赛的时间表出来之后,就更可以说是从海绵里挤出时间去打这场篮球赛了。

         比赛时间定在三月十号,赛制跟上次差不多,依旧是上午八点开始,中午休息,下午五点比赛完结。

         那天刚好是星期天,就算是星期六留校补课的初三学生也放假了,虽然后援团还是采取有时间就来看比赛没时间就不用来的形式,但根据黎思安从上次联赛中获取的消息来看,这次她们一中的体育馆应该会被塞满人吧。

         ——毕竟大家对于哲海会不会三连冠这个问题还是很关注的。

         “……就是这样啦,明天我直接去你们学校找你,跟你一起回你家好了!”

         “林耀呢?他不来?”

         “——嘿嘿,那么关心我哥啊你~他比赛当天早上跟他们队里的人一起到,说让我先过去。”在你面前多说说好话——这句话林琳没有说出口。

         “哦,”黎思安示意自己知道了,话题又扯回林琳的身上,“你上次就是因为发烧没能赶上联赛,这次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不要有重蹈覆辙了。”

         “不会啦不会啦……”林琳有点敷衍,“话说那次发烧还不是我哥给我气出来的……”声音变小。

         “那也注意点身体,”黎思安笑了一下,“S市这边的气温温差不大的,气候没你们那边的闷热,反而有点潮湿,你带几件外套过来吧,唔,闲麻烦的话可以直接过来穿我的也行。”

         林琳那边本来有些不以为然的,听着黎思安在电话里不停念着,又觉得有点莫名的感触,“嫂子,你可真好。”

         ——这样一句话突然就说出了口。

         电话里看不到,但两人确确实实地都被这句话给吓到了。

         林琳是害怕黎思安因为这句话误会自家哥哥,误认为林耀太轻浮。而黎思安却只是被‘嫂子’这两个字给吓到了,林耀喜欢黎思安,这是黎思安跟林耀都心知肚明的事儿了。特别是自从那次林耀输掉联赛之后,俩人在体育中心聊了一阵之后,这种不被戳破的暧昧便一直存在于二人之间。

         ——但双方也都不约而同地忽视这种如履薄冰的关系。

         林耀说会跟她告白的,黎思安是笑了,却并没有说到时候会不会答应。

         这不是拖着对方或者把林耀当备胎什么的,而是黎思安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对林耀这个男孩的感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黎思安的确会时不时地露出少见地笑容,并且发自内心地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很可爱。

         林耀单纯且好胜心强,在黎思安看来,这就是一个少年该有的样子,有着喜欢做的运动、不想上学就逃课的冲劲、阳光灿烂的笑容,以及偷偷喜欢的人。

         “不好意思啊思安,你就当没听到吧!”林琳慌乱着解释,“我就嘴快你也知道的,跟我哥没关系的!你当没听见呗?!”

         “嗯,那你明天来我们学校之前给我发条短信吧,就这样。”

         挂了电话,黎思安坐在宿舍里自己的床位上,慢慢发起了呆。

         而黎思安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没有接到林琳的短信的自己,会看到那样的场景。

         事情得一件一件叙述。

         四市联赛在三月十号的星期天举行,于是外市准备来看比赛的人大概都是像林琳一样在三月九号星期六就过来S市了。

         黎思安所在的一中初中部和高中部离得不算远,但也并不进,中间穿插了一个占地面积十分大的体育馆和橡胶操场。而两边的放假时间确是差不多的。初中高中的一二年级都是周五下午就放学了,整个大学园里面就只剩下初三和高三两个苦逼的学生党,挑灯夜战。

         然后在星期六的中午,大部分学生就可以选择离开学校回家了,毕竟周六这一天全程都是自习,学校的要求是只要是学习,你可以在教室,也可以是在图书馆,而一过了中午十二点,到了学校规定的时间,百分之九十五的学生还是会着急回家的。

         这样一来,到了星期六的下午,一中可以说是冷冷清清一片了,除了几个值班老师和校门口的门卫,就只剩下极个别留下来找资料认真复习的学神和学霸了。

         而黎思安原本以为林琳最晚一两点就会打电话给她,于是在离校门口比较近的图书馆坐着,手里抱了着自己的错题本,上面记着黎思安做模考时的每一道错题,黎思安一边细细看着,一边等林琳的短信息。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三点多。

         黎思安暗想林琳是不是不来了,或者路上有什么事儿耽搁了,于是打电话过去,之前不断显示‘……您拨的号码正在通话中……’的机械女声变成了‘……您拨打的号码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再等了一会儿,黎思安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白色手表,短短的时针已经准备指向4了,黎思安果断站了起来,推开椅子就往图书馆一楼走,一边走一边给家里打电话。

         一中的校园围墙十分长,粉刷成蓝白色的围墙从校园门口的门卫室两旁各自延伸,黎思安无聊的时候算过,如果靠双脚走进学校,绝对要一个小时。不过这倒也算是一中的标志了,一说到长长的围墙,想到的肯定就是一中了。

         黎思安给家里打了电话,陈雅像是在照顾洛恒,声音时大时小地,刚满一岁的洛恒还在一旁大哭,于是电话就被黎思泽抢过去接了。

         “林琳堂姐?”黎思泽疑惑,“嗯,她在厨房呢,怎么了?”

         “唔,没什么事,我这也回来了。”黎思安放下心,但仍是皱着眉头,林琳提前回去了怎么不先告诉她,害得黎思安在这边干着急。

         “哦,那就好!”黎思泽当然没有怀疑黎思安的话,“……对了,我今天又遇到了那个超我1300多分的高手哎姐!不过这次我没——”

         “——好了好了,等我回家再聊,嗯,拜拜。”

         黎思安打断小弟又兴奋起来的话题,迅速挂了手机。

         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黎思安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顺带扫了眼手机,黎思安看到手机上进了一条短信息。

         ——【我到了,各种原因让我现在才发短信给你,快点回家,细跟你讲。】

         是林琳发的。

         这倒出乎黎思安所料,在手机上按了几下,黎思安拨打林琳的电话。

         ——【回家聊,快点,我在帮阿姨做饭呢。】

         电话被挂断,黎思安向一直等着她说话的出租车司机报了自家的地址。

         “小姑娘是一中的学生啊?”司机笑着发问,像是没事找事一样。

         黎思安看了一眼挂在车檐正中方的后视镜,只看到了司机一双沧桑的眼睛,“嗯,初三。”

         “跟我家小孩儿一样哩!”司机转着方向盘把车子拐进了国道,“好好学习才是真的,现在太多的小孩子整天在外面乱混,也不知道他们家里怎么管教的,好好地少年被混出了一股子社会风气!”

         出租车司机一脸痛恨,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黎思安这样好的听众,“我家那孩子天天也是淘地很,哦——是男孩儿,是体校生,”司机笑着看了一眼后视镜里撑着脑袋的黎思安,“天天也不好好读书,就知道跟外面不知道干什么的人一起混!我们做家长的是骂了也不听,打又舍不得啊……”

         黎思安弯着嘴唇,没有接话。

         司机也没想着这么一个小女孩能说什么实质性的建议出来,他自己无非也是觉得说出来舒坦就说了,俩人一个自顾自地说,一个不发一语地默默听,还真挺默契。

         “对了,”司机停下出租车,示意黎思安到地方了,接了黎思安递给他的钱,一边找钱一边关心地说道:“我看姑娘你家里也是个富裕的,那可得小心着点儿,最近我这几趟出租车开下来,可看见不少学生向学生勒索钱财的事儿,”把零钱找给黎思安,司机继续说:“这不刚刚我还见了一桩,一堆男生围着一个女孩,那女孩我看也就跟你差不多大,还好有热心的小伙儿给人打跑了,不然这姑娘可不又是个惨的!!”

         原本已经准备转身的黎思安弯下腰,看着司机问道:“您说的那女孩儿,长啥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