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选择
        林耀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就听见了放在床头充着电的手机在响。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是黎思安打过来的。

         “你真的说中了,”女孩的声音干净透明,“说是去美国。”

         林耀一只手拿着手机,嘲讽似地笑了笑,“怎么,现在才肯跟我说实话吗?”

         “不是现在才肯跟你说实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停顿了一下,黎思安微微有些犹豫得问:“不过你怎么会提前知道我要出国?谁告诉你的?”这句话真是黎思安好奇才问的,不过在林耀听来就是欲盖弥彰。

         “我妈跟我说的!”林耀语气扭曲,“你不告诉我还不允许别人告诉我吗?!”

         这个时候黎思安才感觉到林耀的情绪不如平常时候的正常,她现在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冬装、夏装,自己的收拾好了之后还要去帮黎思泽收拾,打这通电话给林耀就是抱着告诉朋友这个消息的心态,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这个行为会影响到林耀此时此刻的情绪。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黎思安问。

         “……安安妹妹,你喜欢我吗?”林耀穿着睡衣躺倒卧房外阳台上的躺椅上,低低地说了声,“我是指男女之间的喜欢,你喜欢我吗?”

         黎思安正从自己的房间往黎思泽那边走过去,准备帮他先收拾东西,没想到却听到了林耀这样的问话,向前走的步伐一下子就停住了,两只眼睛看着在房内伸着腿玩游戏机的黎思泽,抿了抿唇,又转了方向往客厅外面的阳台走过去。

         “我啊,一直很喜欢安安妹妹呢,”没有听到黎思安的回答,林耀便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咱俩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了吧?还没上初中,我还比你矮一点,站的时候都得先离你三米远才能不被你俯视,哈哈,那时候的我很闹心吧?!不停地跟在你后面想要亲近你,不想被你讨厌却又止不住地去挑拨你,现在想想,还真幼稚呢。”

         林耀瘫在躺椅上,阳台远方一片灯火通明,色彩缤纷的光彩却没有一丝划入他的双眼,他静静地诉说着,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过去的时光。

         “……还记得初二那次我联赛输了的时候吗?我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面上一片红,对方的确是强者,不然也不可能让我输……其实当时害怕的并不是别人看过来的嘲笑的眼光,而是怕你,因为一场比赛的输赢而否定了我的努力,我一直想要向你证明的东西……绝对不想——”

         “我知道,”黎思安掐断林耀的话,“我知道你的意思,林耀。”

         轻柔而干练的女生传进林耀的耳膜,他甚至觉得在下一秒的自己可能会泪流满面了。

         黎思安站在阳台上,外面是成片的绿色植物,没有住在城市里的公寓那样多的色彩,特别是到了夜晚,外面就是黑色的一大片,所以黎思安抬头望着天空,依稀还能看见几颗微亮的星星。

         “你的喜欢,我也一直都知道。不过我并不想太过早地否决你对我的喜欢,那样会让我觉得太轻率了,”黎思安望着星空微微笑着,“不过,现在的我,大概可以对你的喜欢了做出一个回应了。”

         “……什么?”林耀握紧了手机。

         “明天中午我们一家人都会到G市,为了中途不停转机,洛叔叔选择了在G市登机,也许明天还有机会可以见一面,”黎思安说:“明天当面说吧。”

         不管是拒绝还是接受,都不想通过手机来传达呢。

         林耀却是没有很开心,黎思安平淡的话语像是一个清脆的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明天?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吗?!那你还说你是才知道要出国这个消息的?!”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你果然还是要拒绝我对吧?!就算我明天去送你,遇到你了你也只会拒绝我吧?!”林耀原本躺在躺椅上的身子坐了起来,背脊僵硬地喊:“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消息我都要从别人嘴里听到啊?!黎思安!”

         少年的呼喊像是从内心最深处传出来的一样,黎思安只觉得浓浓的怒气和不满迎面扑来,然而她却无话可说。出国的准备是洛阳书一早就开始安排的,手续也是陈雅在一旁帮忙准备的,二人根本就没想让这件事耽误姐弟俩的学习,黎思安初三,因为学校是保送她直升高中,所以去了美国也可以直接选择高中入学,大不了因为语言问题再读两年语言学校。

         这件事情夫妇俩人瞒地死死地,要不然黎思安也不会在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跟陈雅发了脾气,不过站在林耀的立场上,黎思安也没办法怪他,毕竟算是好朋友了,更何况林耀还喜欢她,肯定是希望她有了什么事都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他,而不是第一时间选择把他蒙在鼓里。

         不过,黎思安疑问,她的确是做到了第一时间就把出国的消息告诉林耀了,而林耀生气却是以为黎思安瞒着他,那么,到底是谁提前对林耀说了这个消息的?

         回想一下林耀之前说的话,黎思安了然,林耀的母亲周洁。

         ——大概这次林耀会生气是在她的掌控之中吧。

         “你终于不叫我安安妹妹了,”黎思安并不解释,笑得有几分苦涩,“总觉得我现在说什么都会被你给误会啊,还是明天当面说吧。”

         林耀急红了眼,想跟黎思安多说会儿话,不想黎思安去什么狗屁外国,他想留下黎思安,可也是因为生气,他口不择言。而现在黎思安无奈地语气,更让他想说点什么去弥补。

         “我实在是太着急了安安妹妹,你别——”

         “再聊。”黎思安挂断电话。

         三月的风还带着摘不去的冷气儿,灌进衣领之后更是一片冰凉。

         黎思安站在阳台上吹了会儿冷风,让大脑清醒了一些,才重新走回屋内。

         陈雅说衣服不用带太多,黎思安想着给小弟只带几套当季的衣服就行,毕竟小孩子身体长得快,过不了多久就要买新的,而且听洛阳书说,一家人在那边起码要呆上个把年头,甚至为了陈雅和姐弟三人住得舒适,洛阳书已经在工作的加州购置了一套房产。

         洛阳书为全家花的心思黎思安看在眼里,虽然对俩人瞒着自己做了那么多提前的准备而感到不满,但黎思安并没有拒绝这个安排,一是为了不妨碍洛阳书的工作,而二,则是为了一家人的安宁生活。

         黎思安不得不承认,黎东河的出狱,的确让她的心里多了几个小算盘。

         她改变了自己命运的走向,以至于让她不确定现在的走向。黎思安一直不觉得出狱后的黎东河会是什么好人,但她也按不出证据证明人家是坏人,所以黎思安觉得,全家人一起去国外,不一定就不是一个好办法。

         ——不知道洛阳书是不是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呢。

         “……想什么呢?”

         依稀听见有人在说话,黎思安眨眨眼睛回了神。

         黎思泽蹲在黎思安面前一脸无语,右手摇晃着手里的游戏机。

         “?”黎思安歪头。

         “发什么呆啊,”黎思泽随手把游戏机丢到了面前的行李箱里,站起身子伸了个大懒腰,打着呵欠说道:“姐你困了就去睡吧,这些我自己来弄,你别跟我这儿发呆成吗?“

         黎思安坐在地上的毛毯上折叠黎思泽的衣服,折好了一件就放进面前摊开的行李箱中,看着黎思泽做的动作,笑了笑,“还说我困,你才困了吧!瞧这呵欠打得!”

         “困了就去床上躺着,这游戏机也别玩了,”拿出来放到一边,黎思安问:“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没注意听。”

         “哎哎你别乱放啊,我还得把这玩意儿带去呢!”黎思泽护着被自家姐姐嫌弃丢到一边的游戏机,随后转过身子激动地回答:“哦,刚刚跟你说我破了大神的纪录了~\\(≧▽≦)/~!”

         后面自带的颜文字简直跟黎思泽本人不搭家。

         不过黎思安也习惯这小子一说到游戏就激动地情绪了,特别是破了那位被黎思泽奉为‘大神’的记录,他该十分高兴才是正常的。

         “哦?恭喜恭喜。”黎思安习惯性的说着庆祝的话,手里卷衣服的动作没落下。

         “……总感觉姐你一如既往地敷衍我呢……”黎思泽耸下肩膀坐到了黎思安的旁边,又拿起游戏机按了起来。

         黎思安看了一眼正在开机的界面,收回视线,“可我也没见你很开心的样子。”

         “啧,”黎思泽面无表情,把头靠在床沿上兴趣缺缺地样子,“那一瞬间的激动被你的发呆给打败了啊……就算我破了大神的记录,大神也只会比我更厉害吧,毕竟那么久没见过了。”

         黎思安其实最好奇的就是那个能把自家在游戏上十分有天赋的弟弟逼到这个境界的人到底有多厉害,但是在看过林琳拍的视频后,想的却是怎样制止黎思泽和对方接触这个问题了。那种人一看就是不良少年啊,虽然说路见不平救了林琳,可是黎思安怎么看都觉得那人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现在马上要离开了,黎思泽绝对没什么机会再跟对方见面了,所以黎思安也就灭了劝告小弟的冲动。

         ——都不在同一个国家了,就算再有缘分也不可能再相见了吧。

         不得不说,黎思安想地太天真了。

         因为缘分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东西,从来没有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