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重生
        “安安你醒了吗?安安?!”

         黎思安勉强睁开双眼,看见的便是已经转过身子开始拨打座机的母亲。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黎思安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有千斤重的物体压在上面似的,想撑着身体坐起来也没有办法做到。

         那一边黎思安的母亲陈雅已经跟医院大致说了情况,刚放下电话就看见已经醒了的黎思安。

         “安安?”陈雅面露忧色,还有些年轻的面孔上写满了对自家女儿的担忧,“安安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妈妈看你好像是昏迷了,也不敢随便动你,怎么样?刚刚发生了什么吗,怎么突然就在凉椅上睡着了?”

         黎思安缓慢地眨了眨自己的双眼,想抬起手安抚一下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告诉她自己不会有事的,要她别担心,想跟她说对不起,甚至想过让对方狠狠抽自己几巴掌,但最想的,还是想抱抱她,想抱抱她的妈妈——这个让黎思安思恋了十三年的女人。

         等黎思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铺着凉席的大床上了。

         这是她十二岁时的房间,并非只是她一个人住,是她跟陈雅一起睡觉的地方。陈雅和黎思安的父亲黎东河离婚之后,她只带走了自己的女儿黎思安,儿子黎思泽跟着黎东河。

         黎思安扭头看了一下窗外,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只剩天边一点看得见的火烧云,床前的直立风扇‘呼啦呼啦’地转着,黎思安狠狠吸了吸鼻子,□□燥的空气扑了满面。

         ——这才终于反应过来,她,真的回到了十四年前——二十一世纪刚开始的时候。

         陈雅听到屋里有了动静,才推开虚掩着的木门往里看,见自家姑娘醒了却还在发呆的摸样,低头笑了一下,端着刚煮好的绿豆汤走进卧室。

         母子俩住的这套屋子没有多大,甚至算得上是小房子,共两间。外面连着大门的一间,里面一间卧室,套着一个卫生间。外面的房间被陈雅改成了客厅和厨房,里面的自然就变成卧室了,寻思着黎思安还小,俩人一起睡着也有个安全度。

         “小姑娘终于醒啦!”陈雅嘴角带着笑意,把用瓷碗装着的绿豆汤放到床旁边的矮柜上,“安安好笨哦,躺在凉椅上睡午觉也可以中暑啊,妈妈这回可是涨了见识了!”

         ——‘涨姿势’三个字莫名奇妙地就出现在了黎思安的脑海里。

         干笑了两声,抹去脑海里的东西,黎思安叫了声妈妈。

         陈雅看着女儿瘦瘦小小的身子,眼里闪了闪,接着转移了话题,“等脑袋清醒些了就把汤喝了,不是最喜欢喝绿豆汤了吗,”见黎思安想插话,陈雅又笑着补充道:“哦~还有酸梅汤是吧?酸梅汤等明天自己出去买吧,今天就好好喝妈妈煮的绿豆汤,休息好,知道吗?”

         难得见陈雅那么严肃,黎思安当然不会反驳,乖乖地应了声,端起一旁的汤喝了一口——透过瓷碗可以感觉到绿豆汤的暖意。

         “真好喝,谢谢妈妈。”黎思安喝了小半碗,弯着嘴角对称雅说。

         陈雅看到黎思安乖巧的笑容,压了压嘴角,有些爱怜地摸了摸黎思安的头。

         黎思安低头喝着汤,突然被摸了头有些呆愣,抬头看了一下陈雅,陈雅依旧是淡笑着望着她,用那种带着欢喜与爱惜的目光。

         黎思安知道现在的陈雅在想什么,因为这件事曾让黎思安记了一辈子。

         ——是黎东河,那个男人带着大束的玫瑰与陈恳的笑意,站在自家的出租房门口,请求陈雅与他复合的男人。

         陈雅是个好女人——按照黎思安的角度来说。

         她与黎东河离婚一年,这期间,黎思安的外祖父去世了,陈雅的母亲本来就早逝,再加上父亲一走,整个‘陈氏’便是完全地交给了陈雅一人。

         ‘陈氏’是黎思安的外祖父在年轻时就独自创办的产业,说是产业,其实不过是一家小饭馆,坐落于靠近市中心的位置。

         黎思安的外祖母并非汉人,陈雅出生不久后外祖母去世,甚至连陈雅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母亲的来历。倒是黎思安的外祖父,心情好的时候会抱着小小的黎思安,跟她讲一些令人怀恋的往事。小黎思安并不喜欢听这些,就像所有的小孩儿一样,老人家讲这些往事的时候面儿上认真的很,心底其实在打着其他的小九九。

         一来二往的,黎思安并不清楚自己的外祖母到底是什么身世,只知道‘陈氏’会成功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外祖母贡献出了家族的秘方,因此‘陈氏’才会已开业就获得广大群众的支持。

         而在黎东河刚与陈雅离婚不久之后,黎思安的外祖父就去世,这对陈雅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打击。父母是什么?

         ——是不管你长多大、事业多成功、子女多孝顺,你都不想舍弃的依靠。

         ——不管对于谁都是如此。

         ‘陈氏’占地一百多个平方,在两千年来看,房价并不算贵,跟黎思安所知道的十几年后来看,简直可以说是便宜了。但是‘陈氏’的生意很好,早在几个月前,陈雅还在不停地念叨着要开分店的事儿,虽然这件事直到黎思安的外祖父去世都没能得出个结果。

         陈雅现在才三十出头,头上白发都没有一根,却要扛起诺大的家业。

         ——为了孩子,她甘之如饴。

         黎思安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想这些事情。以前的那个自己是完全的十二岁小孩儿,不懂事是正常的,但现在既然自己回到了过去,她便不可以让那些事情重演。

         ——至少,要让母亲幸福。

         黎思安知道,有一件事陈雅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过她,在陈雅无依靠的时候,站出来帮助她的,是陈雅错过了十多年的青梅竹马。

         陈雅性格温润,黎思安的外祖父有意把陈雅培养成知书达理的小姐,虽然带着些轻微的封建思想,但陈雅在这样的教导下,终是成为了令陈父满意的乖女儿。

         洛阳书就是陈雅在年幼时就认识的人。

         他们两人不是邻居,他们俩的家人不是旧识,陈雅和洛阳书纯粹是在学校认识的。而夹在杂其中的青涩 爱恋、误会、纠缠,不计其数,陈雅悉数记进了自己的日记本中,除了自己,再无任何人知晓。

         而黎思安的父亲黎东河的出现,彻底把三人的命运拉近了命运的转轮。

         这一切,黎思安知道地太迟了——是在整理陈雅的遗物时发现的。

         女孩是小家碧玉的角色,不敢向谁倾述心中所想,难忘旧时心上人,却没有任何一个字眼可以形容自己和心上人的关系,于是,她把两人之间形容为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之后锁上笔记,关进抽屉。

         而后,嫁给那个发誓要为她摘下星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