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拒绝
        就在黎思安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洛阳书的时候,一次晚餐的邀请给了她机会。

         “洛叔叔邀请我们吃晚餐?”面积并不算宽敞的客厅中间铺着一小张凉席,黎思安盘腿坐在凉席上望着不断走来走去在厨房忙活的陈雅,“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陈雅今天安排了自己休息,黎思安在心中猜想可能就是因为洛阳书的原因。

         “嗯,就这几天的事儿啊,”陈雅一边流利地切着菜板上的青椒,一边回答女儿,“也没多久,想着既然安安你并不反对妈妈的这个选择,妈妈就答应了。”

         “……哦。”黎思安不知在想些什么,小小声之后便没了声响。

         话说,在黎思安的记忆中,黎东河应该是来S市找过陈雅一次的。但是黎思安在重生之后并没有见过黎东河本人,所以微微觉得有些奇怪。

         “对了,安安,”陈雅没有回头,先是把一小盘金黄色的玉米倒进了锅里才开口说:“你爸爸有来找过妈妈,想和妈妈复婚,安安……有什么想法呢?”比之前略小的女生被油锅传出的‘兹兹’声掩盖地有些模糊。

         黎思安却是一字不漏地听清楚了。

         ——原来是找过陈雅的,不同的是一次是直接找到了母子俩在S市的家,当着黎思安的面直接请求陈雅与他复婚。而现在,黎东河却是去找了陈雅。

         怪不得那么久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黎思安在心中腹诽。心中的不安消下去了一些。

         “我才不要妈妈和爸爸重新在一起呢!”黎思安突然加大音量说出了这句话,说是喊也不为过。

         正在炒菜的陈雅被突然发出声音的黎思安吓了一跳,没来得及理手中的菜,转过头看到的就是小小的黎思安坐在凉席上流眼泪的模样。

         ——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安安……”陈雅顿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母亲,她不会说话,不会哄人,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开心——所以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称职的母亲。

         “安安别哭啊,安安怎么突然哭了……”陈雅连忙伸手关了煤气,灭了火,放下菜转身走到黎思安的身边蹲了下来,“嗯?安安怎么了?跟妈妈说好不好?安安……”陈雅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一只手帮黎思安擦眼泪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黎思安的脑袋。

         “你们,大、大人总是觉、觉得小孩子什么不知道!”黎思安流着眼泪,一说一停地哽咽出了一句话,两只小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身子的左右两侧,一动不动,“我知道,妈妈跟爸爸吵、吵、吵了很多架,我和弟、弟弟都看到了,”黎思安不停地说着,说道黎思泽的时候有微妙的情绪,“爸爸老、老是欺负妈、妈妈,就像老大老是欺负我一样!我不要这样!妈妈我不想回去!”黎思安大叫着,哭地嗓子都哑了,“我不想回去……”

         ——老大是黎思安小时候遇到的恶霸孩子王。

         陈雅就算再不懂怎样看孩子,但还是知道小孩子在生气的时候大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所以她只能搂着黎思安,一下一下地缓缓地拍着李思安的背,慢慢舒缓黎思安的情绪。

         ——陈雅的眼中,有化不开的伤痛与自责。

         小孩子大哭一场之后,就安然睡去了。

         陈雅搬了把家中的塑料凳坐在床边,照顾黎思安。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清楚就和黎东河离婚了的,陈雅的顾虑——她得考虑自己的两个孩子,那时候黎思安才刚过十岁,黎思泽的年龄就更小了,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为自己年轻时的错误抉择去买单,孩子们是无辜的。

         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黎东河是个不知足的,男人有了钱之后便会把自身的恶根‘发挥’到极致,他变得好赌又贪色,开的厂在他的‘豪赌’下慢慢开始衰败,一个又一个的‘红颜知己’也开始慢慢远离他的身边。于是,黎东河便开始像一条吸血虫一样从自己身边的朋友下手——吸其血水,吞其骨肉。

         家暴——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所有的不幸与人的劣根性相结合,便造成了这出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悲剧。

         而她,却庆幸着有安安这个贴心小棉袄。

         安安说,她知道爸爸经常欺负妈妈,所以妈妈才会和爸爸会离婚。

         又说,她知道那个长的怪怪的阿姨老是暗地里欺负弟弟,所以妈妈才会和爸爸离婚。

         还说,她知道爸爸背着妈妈在外面找了其他阿姨,所以妈妈才会和爸爸离婚。

         最后说,她知道那个怪怪的阿姨就是爸爸在外面的‘知己’,所以妈妈才会和爸爸离婚。

         陈雅听地心里直发疼。

         黎思安口中的‘怪阿姨’明面上是黎东河请来照顾家里两个小孩子的保姆。陈雅因为发现自己在带孩子的份上实在是没有天赋,甚至自己的亲生儿子连个眼神都不愿意丢一个给自己,所以默认了这个‘保姆’。但是,时间久了,陈雅自然就发现了黎东河和这个每个周末日来照顾孩子却打扮地花枝招展的‘保姆’之间的关系。

         ——在外面找人就算了,竟然还带到家里来。

         陈雅气急,之前所有堆积起来的负面情绪汹涌而上,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

         ——黎思安对称雅说,她知道这些,所以她不想爸爸,她不想回那个‘家’。

         她只想要回弟弟,她想阿泽了。

         陈雅伸手整理了一下黎思安身上滑下的凉被,仰起头逼回自己的泪水。

         安安什么都知道,却决然不提作为母亲的她的自私与懦弱。

         而身为母亲的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在别人家寄人篱下呢。

         安安,妈妈尽力让你幸福和快乐,尽力,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躺在床上的的黎思安虚握了一下内侧的右手手掌,缓缓睡去。

         S市,市中心。

         “经理,这是丰利建设吴设计师那边刚送到的图纸,还有讯杰建设的张设计师……”手中拿着一大堆图纸的男助理有条不紊地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洛阳书报道。

         洛阳书坐在纯黑色的办公椅上,温和的面孔因为认真显得有几分凌厉,办公桌外延摆放着金色框的‘总项目经理’字样。

         听着助理的报道,洛阳书没有打断,一字一句听完之后,洛阳书才放下手中的稿纸,抬起头说:“打电话去扬程街的‘金色时光’,预约一个方桌,时间是晚上八点。这里面,”洛阳书指着助理怀里抱着的一大堆图纸,“丰利建设、杨风和木林建设的图纸先拿给工程部的小王看,其他的放在一边。记住了吗?”

         男助理像是已经习惯了上司的说话习惯,利落地点头。

         “经理,您定几个位子?”

         洛阳书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放下的手机,勾起唇角,“三个。”

         ——小雅一直挂在嘴上的小公主,会有多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