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死后
        黎思安捋了捋被海风吹得张牙五爪的长发,手里一直攥着的记事本和黑色笔被她胡乱塞到了咖啡色大衣右侧的口袋里,她看着四周熙熙攘攘、穿着优雅时尚的男人女人们,略带无聊地叹了一口气。

         这是一艘乳白色的豪华邮轮,载客量可达600余人,被命名为‘Dear.Z’。黎思安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第三层的夹板上,倚靠着绕满了霓虹灯的栏杆,眼带惺忪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一望无际的暗蓝色海面——像一颗珍美的蓝宝石。

         因为一些机缘巧合,黎思安进入了《朝阳日报》工作,成为了商经版的一名实习编辑。而今天,黎思安就被一名同板块的资深记者拉过来做了帮手——拿拿工具,记记笔记什么的。

         “Hello,can I buyyou a drink?”

         黎思安微微转过头,透过被海风吹起的发丝,看见的是一个脸部轮廓十分深的成年男子。穿着十分讲究的暗色西装,头发是金棕色的,瞳色浅蓝,鼻梁高挺,入耳的是地道的英腔。

         她知道‘Dear.Z’就像是一个建造在海面上的小型世界,酒吧店铺一应俱全。

         “什么?”黎思安看着对面的男人,黑色的瞳孔里带着微微的不解。

         男人重复了问句,吐字清晰,带着英国人特有的优雅绝伦。

         黎思安敛了一下眼睫,视线扫到男子的身后,而后收回目光。

         “不好意思。”

         赵贤看着黎思安跟一个男人说了什么之后就朝他走了过来,自己手里一直端着的佳能1Dx已经被好好地装进了相机袋里,又望了一眼那个转过身皱着眉头的外国男人,赵贤的心底动了一下。

         “怎么回来了?没点了”黎思安瞅着赵贤,“不可能啊,不是G市最出名的世家小姐吗?”

         赵贤看着穿着咖啡色大衣的黎思安,一头被风吹乱的黑色秀发挡住了她大半个白净脸庞。赵贤提了提手里的相机袋子,低头注视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黎思安,“还说我呢!我记得我是拉了个人出来当助手的吧!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半个前辈了,竟然还敢把所有的活儿全都揽我头上了!”

         赵贤一口京片子全都逆着海风的方向,黎思安就见赵贤的嘴巴一合一闭地动来动去,落进她耳里的句子也是却字儿少眼的,愣没听清。

         等赵贤住了口,看着站在人来人往的黎思安一脸无辜与写着‘不关我事’的脸时,感觉刚刚海风灌进嘴里的冷气流简直是漏进了心里——怪不得组里谁都不爱带实习员工啊可恶!

         ……

         算了。赵贤在心里深呼吸,重新看着又在整理自己那一头乱得跟鸡窝一样的头发的黎思安,“要吃什么我帮你去拿来。”

         黎思安摇了摇头,“你去工作吧,不用理我。”从路过的男侍者手中端走了一杯柠檬水。

         赵贤看着她,本想向前迈动的脚步怎么也动不了,咬咬牙,虽然实在不屑这么软弱的自己,但谁让面前的这个笨蛋就是怎么样都不开窍呢!

         黎思安丝毫没有察觉到旁边的人在想些什么,嘴里喊着一小口柠檬水咽了下去,柠檬清香环绕在舌底,清冷的海风吹来,美妙至极。

         赵贤偷瞄了一眼黎思安有些湿润的淡色红唇,微微动了动喉结,而后不动声色地学着黎思安的样子靠在五光十色的栏杆上。

         “站远一点吧黎思安,”赵贤看着刚到他腰部的栏杆,语气中带着少见的温柔,“站远一点,要不进去坐着。”

         赵贤的声音不算小,但周围吵吵嚷嚷地,黎思安听得并不真切,只隐约听见赵贤叫了她的名字,刚想看他,就被四周欢呼的人声打断了。

         这里是第三层夹板,大约有四五十个平方,可以让三人并肩而行的楼梯上就站着让这些穿着华丽的人们欢呼的主人公——‘Dear.Z’的拥有者——今晚派对的举办者——祁千冽。

         今晚这场盛世婚礼,主人公就是祁千冽和他的新婚旗子——祝青青——G市名门之后。

         “Happy Wedding!”

         “新婚快乐!!”

         “祝你们新婚快乐啊!”

         “百年好合百年好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端着香槟或饮料祝贺两位新人。伴娘和伴郎在一旁笑脸应付着,新郎祁千冽是G市的商界后起之秀,新娘祝青青是从小就和祁千冽有婚约的名门之后,果真一段美好姻缘。

         黎思安平淡无波的脸上也因众人的欢声笑语露出了一些笑容,微微抿了一口手中还剩大半的柠檬水,黎思安重新倚回栏杆,任由海风越加猛烈。

         赵贤站在首席记者的区域,不停地抓拍细节,得到了满意的素材之后,才回过头望向站在栏杆旁边的黎思安,偶然瞄到黎思安的嘴角勾了起来,愣了一下,拎起自己的装备就想走过去。

         而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闹剧。

         “祝青青!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霎时间,三楼的夹板一片混乱,突然冲出来的艳丽女人身后跟着穿着不一的同伙,但手里都拿着锋利的凶器。大部分宾客一时间跑的跑,叫的叫,杂论不堪。

         黎思安听到混乱声刚转过头,就被一个高大的人撞了一下,“你……”黎思安皱着眉想抬头看这人,却转眼之间就被推出了栏杆,‘扑通’落入了深不见底的暗蓝大海,溅起一个不小的水花。

         恍惚之间,只听见赵贤惊慌的叫了她的名字,其余再无任何杂声。

         心理学上说,任何细小的事物被放大成千倍来观察,都会变得异常恐怖。

         ——黎思安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曾收到过野生海螺作为生日礼物,像是所有女孩儿都会做的那样,把海螺放在耳边,大家都说会听见海浪的声音。黎思安早慧,年少就知道那不过是因为共振而听到的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当时想起还觉得几分有趣,而此刻回想起来,黎思安只觉得冰冷万分。

         黎思安从不会水,有严重的深海恐惧症。

         冰凉刺骨的海水淹没她时,她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一起一伏,而当憋气到了极致时,黎思安没有任何想法,她只希望——快点结速这一切吧,死亡的感觉,她不想体验多次了。

         母亲给她起名为思安,只望她这一世平平安安,安享一生。而她,终是没能了了母亲的愿,竟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恍恍惚惚地,黎思安似乎看到了早已过世的母亲在向自己招手。

         “安安,安安!回屋里睡,别回头再着凉了!”

         黎思安整个思维都是昏昏沉沉的,模模糊糊听见什么声音,像是魔怔了似的,想仔细点儿听,却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安安!安安你没事儿吧?妈妈在叫你呢!安安!”

         “妈妈……”黎思安大脑一片混沌,谁的妈妈

         “是妈妈啊安安,安安你可别吓妈妈啊,别玩儿了,安安快起来!!”

         黎思安轻微动了动左手,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温暖的另一只手握了起来,那只手掌比她现在的手掌大了很多,五指纤长,光滑细腻。

         ……现在的,手!

         黎思安被自己的感官吓得立马睁开了眼,入目的一切让她的瞳孔放大。

         ——这,不是自己幼时的家吗!

         这是她住了一年的家,在这一年前,黎思安的父母双方因为家庭暴力而离婚。就在这个出租房里,黎思安的母亲带着黎思安在这里生活了一年,中间以开面馆为生计。一年后,黎思安的父亲回来求前妻跟他复婚,黎思安的母亲答应了——在黎思安的要求之下。

         而这一复婚,却是将他们一家人,推向了破灭的边缘。

         ——其中,包括黎思安直到自己26岁了都还不敢面对的人。

         ——自己的亲生弟弟,黎思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