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婚宴
        黎思安从酒店出来一直右走,没多久就发现这旁边竟然是一个小型的儿童公园。公园没有很大,用一小棵一小棵的女贞树围着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地盘。里面有小孩子们喜欢玩的跷跷板、花样滑梯和秋千、单双杠之类的体育设施。街边的路灯底下还安了两个长长的木椅,周围用假的绿叶鲜花围绕着,十分鲜艳活泼。

         找了一段时间,黎思安因为还要赶着回去参加陈雅和洛阳书的结婚宴,所以她想着回去告诉两人了再出来,免得又让陈雅他们担心。黎思安在心底这样琢磨着,脚下的步伐却又迟迟没有向后转的意向。

         儿童公园再往前去黎思安也不知道是哪里了,路灯还没亮,前方黑沉沉的一片,压抑得很。黎思安转个身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抿了抿唇,细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一个人找真不是办法,于是坐了一会儿就准备抬脚回去。

         刚一转身,几道光亮闪过,原来是街道两旁高高的橙黄色路灯全都亮了。

         黎思安没在意,眼睛微微扫了一下身后,就看见了默默坐在离她远远地斜对面的黎思泽。

         ——九岁的黎思泽身高大概只到黎思安的肩膀,肤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无力,反而更衬得两只眼睛黑得发亮,配置上黑长纤细的睫毛与精致的五官,活脱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儿。

         黎思安愣了一下,快速走到了黎思泽面前。

         “小泽,跟我回去。”

         原本低着头发呆的黎思泽听到声音后抬起了头,深深刻入黎思安脑海中的脸庞再一次出现。

         黎思安垂下眼睑,注视着不发一语的黎思泽,“跟我回去,妈妈的婚礼要开始了。”

         说罢,黎思安主动伸出了手放在黎思泽眼前,他只要轻轻一抬手臂,就可以握上去。

         黎思泽没有握上去,反而默默仰着头望站着的黎思安。

         黎思泽一看到小弟的这个眼神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毕竟她也是跟黎思泽从小一起长大的。

         于是黎思安无奈地蹲下了身体,双手伸出来,示意黎思泽可以抱着她了。

         小小的男孩自己慢慢吞吞地磨下了椅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黎思安会因为嫌他磨蹭儿丢下他走人,像黎思安对他伸出双手一样,也伸出自己短短的手臂抱住了蹲下之后刚好跟他‘一样高’的黎思安。

         带着点肉肉的双臂紧紧环住了黎思安的脖子,整个脑袋都埋入了黎思安的颈窝,左右微微蹭着,想刚出生的小动物在汲取母体的温暖。

         黎思安感觉到自己的左肩部分有点凉凉的,摸摸正蹭着她的黎思泽,没有说话。

         ——果然是小孩子啊。黎思安心里暗暗感叹,唯一能表达自己情绪的方式也许就只有哭泣了吧。

         晚风徐徐吹过,黎思安依旧蹲在地上抱着小孩儿没有动过。看了一眼左手手腕上戴着的银色手表,已经快七点半了,婚宴八点开始。

         黎思安拍了拍黎思泽的头,“回去了,嗯?”

         小孩儿哭泣的过程安静而让人心疼。

         黎思泽默默从黎思安的怀抱中退出来,有些冰冷的左手握上了黎思安的右手。

         黎思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腿,微微笑着看身边沉默不语的小孩儿,“羞不羞啊。”

         “羞怎么写。”黎思泽一反几分钟之前的弱方态度,直直盯着黎思安,矮小的身躯在黎思安面前竟显出几分气势。

         “……”黎思安被堵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在心里暗自腹诽这小孩儿还真是一点儿没变,跟以前一样毒舌。

         于是,并不算远的路程,俩人一路上聊这聊那地倒也没多久就回到酒店了,到了陈雅那儿已经差不多八点了,黎思安看化妆室一片繁忙,就没去找陈雅,牵着黎思泽在礼堂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混来混去,就想找个清净点儿的地方填一下肚子。

         陈雅这次的伴娘是‘陈氏’的大厨,也就是张成的媳妇儿。

         ——张成是上次黎思安去‘陈氏’在前台遇见的那个男人。

         陈雅这次结婚,娘家倒是没啥亲戚,数了一大圈儿也就只有张成、张成媳妇儿吴美香和黎思安、黎思泽姐弟俩儿,合起来就四个人。说起这些,洛阳书这边倒是来了不少人。听陈雅说,洛阳书是孤儿,但有养父母。从小就领养了洛阳书的是林耀的爷爷奶奶。

         绕了一大圈儿,黎思安才给黎思泽解释明白‘洛阳书将会是俩人的父亲,俩人除了多了个父亲之外,还会多出爷爷奶奶、姑父姑妈外加一个堂哥林耀’←这个复合家庭成员的关系。

         黎思泽面着一张小脸听一旁自家姐姐啰啰嗦嗦地讲来将去,一对漂亮的眸子无趣地扫描着礼堂中穿着高雅的人群。

         “姐你不用去帮忙吗?”黎思泽递了一杯没有冰冻过的清水给黎思安。

         黎思安顿了一下,接过,“妈说不用啊,张叔叔和吴阿姨在前面呢!”吴美香作为伴娘是肯定要帮忙招呼客人的,张成也没闲着,在一旁看有哪里忙不过来的,就去帮帮手。

         “哦。”黎思泽也就问问,没太在意。

         ——反而是另一个人的动作让他眨了眨眼睛。

         “那个看起来很蠢的人是在跟我们这边打招呼吗?姐?”

         黎思安顺着看过去。

         林耀看见自己的安安妹妹终于发现自己了,于是挥手挥地更加欢快了——黎思安觉得自己甚至能看见林耀头上具现化出来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晃了晃脑袋,黎思安把这个想法赶出了大脑,接着朝林耀也挥了挥手,但并没有走上去说话,因为林耀身前站着一个男人,衣冠整整,面容端正不阿,看起来就是十分注重自身形象的完美主义者。林耀跟着这个男人不断游走在礼堂的各色人之间,来来往往,毫不间断。

         黎思安稍微一看就知道是人家在联系‘友谊’了,当然不会那么不识趣地走过去打招呼。再说了,她跟林耀也还没熟到遇上就要说两句话的关系。

         黎思安放下手,发现了微微歪着头看着自己的黎思泽。

         虽然这个动作被自家小弟做的十分可爱,可爱地让黎思安想伸手摸上几把,但她忍住了。

         “怎么了?”黎思安问。

         “那个人看起来智商好低,感觉整个礼堂的智商都被拉低了一大半。姐你不要跟他混在一起。”黎思泽义正言辞,语气十分官方,正式感十足。

         ——尽管语气中仍旧带有对对方的人身攻击,不过看在之前林耀也联手其他小朋友对付过黎思泽,黎思安也没有多在意。

         “他?”黎思安笑起来,看着面无表情的黎思泽,“他是你的堂哥哦,小弟你可真没礼貌。”语气中并没有多大的指责成分,调笑的意味更大。

         “!”黎思泽微微睁大了双眼,五官显得有几分生动了,而后一瞬间恢复了之前的平静,默默说了一句,“会越长大就越蠢吗。”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

         黎思安在一旁抖动肩膀,笑地有些开心。

         “哈哈,说起来,小泽你赶快去换一下正装吧,毕竟是妈妈的婚礼。”黎思安笑着说道,揉了揉黎思泽的脑袋之后牵着他往化妆室走去,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

         黎思泽温顺地任由黎思安牵着他,没有反抗。瞄到了黎思安唇角还隐隐没有落下的弧度,收回眼,自己也安安勾起了唇角。转角的那一刻,黎思泽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苦着一张脸跟着自家父亲走场子的林耀,压下嘴角的弧度,黑亮的双眼顿时乌沉沉一片。

         林耀只看见黎思安拉着小男孩走没影了,觉得有几分难过,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安安妹妹一次,结果各种不顺利啊,是他人品太差了咩?

         之后的婚礼进行地十分顺利,场面一片喜气洋洋,十分热闹。黎思安一直和黎思泽呆在一起,陈雅和洛阳书本来不放心想安排个人看着姐弟两,但被黎思安给拒绝了。俩人除了开场当了一下花童,之后一直躲在角落里看婚礼当中安排的各种节目,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下,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陈雅穿着白色的婚纱像个仙女,在陈雅踏上红地毯的时候,黎思泽默默问了黎思安妈妈是不是真心想嫁给那个男人。黎思安没有明着回答小孩儿的问题,塞了一块沾着奶油的蛋糕到黎思泽的嘴里之后,才说:“阿泽,不是那个男人,现在他是我们的爸爸了。”

         黎思泽沉默着点了一下头,咽下了最终甜腻的蛋糕。

         最后陈雅的花球抛给了其中一位女宾客。女宾客穿的十分凉快,捧着接到的彩色花束不知道多开心。

         宴会持续到了凌晨一点多,酒店门口的停车一辆辆地离开,直到三点,这一天的行程才算完全结束。

         ——大家都累了。

         而明天,还有很多事等着陈雅和洛阳书去做。

         其中最大的一件事,莫过于搬家。

         ——从母子俩居住的小出租房,搬去洛阳书早就布置好了的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