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输赢
        十月四号一大早,黎思安就整装出发了。

         按照林耀的说法,比赛正式开始在八点,上午四进二,下午二进一选出冠军,所以黎思安七点半就从酒店开始出发,往联赛会场G市的体育中心赶过去了。

         十月初的七天是个大长假,刚巧又赶上这几天艳阳高照没下雨,所以大部分有些经济条件的人们都会选择加个旅游团出去度个假什么的,黎思安边走边感叹G市的繁华。

         体育中心占地面积很大,一路上问着路人,再加上洛阳书昨晚儿上给她查好了放在手机里的电子地图,黎思安很快就找到了地方。本以为这个日子会没什么人的,但当黎思安走进场馆的时候,被说的上是人海的大群人马给惊住了。

         篮球馆因为四市联赛,四号这一天出了参赛的队员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上场打球,所以从黎思安的角度看下去,在铺着木质防滑地板的球场上打球的可不是林耀他们吗!

         整个场馆呈盆地状,四周围满了白色座椅,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也分别挂着斗大的电子屏幕,方便赛场回看与慢放。林耀没有换华安中学的队服,就穿着T恤和运动裤就在场上玩儿起了篮球,周围还围着几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儿。

         黎思安走进了一些,左手扶在观众席前边儿浅蓝色的栏杆上,仔细看了一下,确认林耀应该是在打热身,所以动作幅度并不算大,也没留什么汗。

         也没打算惊动认真热身中的林耀,黎思安随便找了个没人的位子就坐下了,看了看左手腕上的白色表,等待比赛开始。

         这个时候,黎思安的手机震动,翻开一看,竟然是说也要来G市的赵锦儿。

         “思安听说你来G市了?!怎么不告诉我?”那边的赵锦儿张嘴就问,声音带着些不开心。

         黎思安憋了眼周围吵闹的环境,站起来捂着手机向场馆外面走去。

         场上的林耀掀起T恤的衣角扇了扇风,随手结果了队员跑过来的篮球,仰起头准备再来一个准投,眼角却瞄到了熟悉的身影。

         “兄弟们练着先啊,我出去下!”

         “呃……”走到场馆外的黎思安张着嘴,看着面前的人,挂断了电话。

         眼前站着的女生赫然是跟黎思安通话的赵锦儿。

         不止是她,赵锦儿身后站着数十个女孩子,个个都青春靓丽,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只不过都穿着典型的拉拉队服饰,黎思安想到了赵锦儿是拉拉队队长的事。

         “你怎么说?”赵锦儿也挂了电话,向前走了一步更加逼近黎思安,“不是朋友吗?这种事也要骗我啊!”

         黎思安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望着正在生气的赵锦儿,“是不打算来的,不过家里人临时出差,就带我一起了。”

         赵锦儿看了一眼依旧平静的黎思安,带着后面的一堆女生直接走进了场馆。

         黎思安见状也没叫住对方,转头看了看四周,琢磨着去哪里买瓶水喝。

         突然一只手伸出来挡住了黎思安的视线,手掌温热,黎思安眨了眨被蒙住的眼睛,刚想说话,后面的人就提前放开了手,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哈哈好痒啊安安妹妹哈哈!”

         听到‘安安妹妹’这标志性十足的称呼,黎思安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怪了。转过身,果不其然是看着她而且懒懒的甩着自己左手的林耀。

         如果离得近的话,现在的黎思安已经需要微微仰起头看林耀了。

         因为从小就打篮球的缘故,林耀不想其他的男孩子那样在这个年纪身高还和女孩子差不多,林耀算是13岁男孩子中的高个子了,要不然也不会被校队选中。

         黎思安隔着一段距离打量着男孩,林耀的五官依旧帅气,再加上他眼中老是有着不可磨灭的精神气儿,相比起黎思安刚认识林耀的那段时间,林耀眉间的稚气也退了许多,鼻梁挺直,身材欣长,

         更显得他的不凡与惹人注目起来。

         “好久不见啊安安妹妹!”林耀笑着打断了黎思安的心思,灿烂的笑容映入黎思安的眼帘。

         黎思安微微抿唇,抬头看林耀,“昨晚不是去你家玩了吗?还好久不见?”

         确实,黎思安昨晚应了林耀的约,去他家里做客,顺便还看见了一整个晚上都没跟林耀说上几句话的林琳。

         “哈哈……”林耀抓着脑袋干笑了几声,耳朵上有不易察觉的红色出现。

         其它林耀也知道自己刚刚说了废话,心里已经怒骂自己无数遍了。只不过实在是一见到黎思安他就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甚至——有点充血的感觉。

         林耀偷瞄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穿着棉质的运动装的黎思安,尽管天气炎热,黎思安也没戴帽子,已经留长了的柔顺黑发简单扎起了一个马尾在脑后,运动裤只到膝盖上面,踏着一对干净的帆布鞋,中间一截纤细笔直的长腿露在外面,显得十分清凉。

         “呼——”林耀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拉过一旁东张西望的黎思安,“进场馆吧,比赛快开始了!”

         依旧是温热手掌的触感,黎思安抬头看了眼扭着头故意不望她径直向前走的林耀,笑了笑,没戳破对方的小心思,说出了自己的本来目的,“我想先去买瓶水,快开始了你就先进去吧,我随后。”

         说罢就想挣脱林耀紧握的右手。

         “我陪你去!”林耀转过身子,右手的力度一点儿没变小,“我带你去买。”

         “时间够吗?”虽然是这样问着,黎思安动作也没停,没去看被林耀右手握住的左手手腕上的手表,而是掏出手机看了时间。

         “够了,很近的!”林耀回答。

         现在是七点四十八分,不过既然林耀坚持,黎思安也就没反对。林耀再小,也不会耽误了比赛。

         体育中心内种植了大量的香樟树和其它绿色树木,小路两旁的女贞树也修剪的十分漂亮,林耀带着黎思安拐了个弯儿,黎思安不停打量周围的环境,远远地就看见了一间类似报亭的小卖部。

         “喝什么?”林耀回头问黎思安。

         黎思安也没多想,转口就回:“怡宝吧,小瓶的就行。”

         林耀应着声儿就抬步往小卖部走过去了。

         黎思安跟着走过去,一路上看见了几个穿着泳装的大人小孩儿,略带惊讶地望了一眼左边的地方。

         “给!”林耀递给黎思安矿泉水,看见黎思安的眼神,张口就解释着说道:“那边儿是游泳馆,还蛮大的,儿童区成人区都在那里。”

         “哦。”黎思安点头,站着喝了一口已经被林耀拧开了瓶盖的水。

         像是并不在意似地,黎思安拧紧瓶盖,看着一直望着她的林耀,“祁千冽是谁啊?”

         一瞬间,黎思安清楚看见林耀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霾,那眼神,顿时让黎思安觉得有点像林耀的母亲周洁。

         很快地,林耀背对着黎思安,语气好像有点开玩笑的说道:“他啊,我今天的手下败将吧。”

         黎思安看着林耀的反应,又想着昨晚在林耀家里玩的时候,林琳悄悄跟她说的话,顿时有些清楚了。

         “林琳跟你说的?”林耀突然发问。

         “嗯,”黎思安坦白,语气没什么变化,“她很担心你。”

         小丫头片子!林耀在心底想。

         “其实我也讨厌输,”黎思安拎着手里的水带头向场馆走去,“不喜欢那种感觉,好像自己的努力可以轻而易举地被别人踩在脚下践踏一样。”

         林耀没有接话,默默跟在黎思安身后。

         “所以,不想再体验那种感觉,就只有赢得比赛了,是吧林耀?”

         林耀只感觉背后一阵激凉,头皮都快炸开了,他抬头看回头的黎思安。

         黎思安没有说什么鼓舞人心的话,事实上她本来就是不善言辞的人,只是,她不喜欢看见那些负面的表情出现在林耀一向阳光的脸上,所以才脱口而出了那些话。她不知道林琳口中那个听似很厉害的祁千冽是谁,也不清楚林耀的篮球水平,更不知道林耀和祁千冽之间的那些往事,她只是说出了她所认为的事实——因为,黎思安自己就是这么做的。

         ——不想输,就只有赢。

         站在场馆面前,黎思安笑:“进去吧,祝你成功。”

         而站在黎思安身后的林耀,他的表情却有些奇怪。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黎思安看不清林耀的表情,只能从林耀唇边没被五指遮住而勾起的弧度判断,至少对方没有因为自己的一番大话而生气。

         在很多人看来,黎思安说的这一番话的确是大话。道理浅显易见——谁不知道不想输就只有赢?谁都知道!但唯一不同的是,人们就算知道了道理,却还是会更随大流去做事,而黎思安却不会这样,能赢的局面,就要赢,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林耀觉得自己似乎走入了一个误区,是啊,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祁千冽,而是一路上、从始至终地赢下去!

         “一定会的!一定会赢!”

         ——少年在变声期却压抑着的声线不断在黎思安脑海中回想。

         黎思安安静地坐在观众席上,双眼盯着电子屏幕上出现的赛场画面,她安静地态度与周围算得上是激昂的众人形成了鲜明对比,甚至有两个穿着学生校服的女生已经打量她好久了。但这些黎思安却并不在意,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下午两点,决赛正式开打了。

         进入决赛的是代表G市的华安中学和代表T市的哲海中学,上午被淘汰的代表S市的第一中学和代表B市的玉林中学已经成为过去式,众人都不再提起,全都面带火热地聊着进入决赛的这两个队伍的八卦。

         ——比如上次华安中学惨败哲海。

         ——比如哲海这次果断放了话说要二连冠!

         ——比如两大队伍的队长级都是惨绝人寰的大帅哥……之类的。

         黎思安不是很懂篮球这种运动,扫了两眼场下站在两边跳得欢快地拉拉队,视线看过华安初中拉拉队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黎思安叹息,果然没有看见林琳。

         “71比68了!啊……没想到初中生的篮球也打得这么热血啊!”

         “哎,这下我看还是哲海赢吧!?”

         “我看也差不多,这第三场后面半分钟华安连篮球的影子都没碰到吧!”

         “嘿你怎么说话呢?!照你这样说,我倒是想听你讲讲了——华安没碰到球怎么哲海还不拿分啊?!”

         “可不一定就是华安不行了,还有最后一场,结局没定你们怎么说都没用!”

         四周各色人口你说你家他说他家,听得黎思安半清半醒。

         “开始了开始了!”

         “最算到最后一局了!”

         黎思安的视线从电子屏幕上收回,低着眼睛看向篮球场上,一眼就看到了阴沉着脸,领着队伍重新上场的林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