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隔音
        八月的夏日依旧炎热不已。

         陈雅带着黎思安、黎思泽姐弟俩搬到洛阳书这边已近生活了一个多月了,一家人的生活平静而幸福,黎思安想象的风波与阻扰。

         但是,黎思安一直在心底暗暗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

         现在已经是八月中下旬,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黎思安就要升入初中了。

         这一天,黎思安呆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买回来的一些小学课本,毕竟已经那么长的时间了,黎思安虽然不笨,但没有体验过初中的教育模式,怕上课的时候脑子里的知识跟不上那些老师讲的,于是先买了些书本自己看着。

         斜对面墙角的冷气吹得呼呼响,黎思安右手拿着笔不停在旁边的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计算着什么的样子。

         陈雅这时开门回家了,黎思安听到钥匙的声音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手指间不断转折的铅笔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陈雅进门换了拖鞋,跟沙发上的黎思安打了声招呼就进了厨房,准备给黎思安和黎思泽做午饭吃。

         ——自从三人搬到了洛阳书的房子里之后,黎思安就一直觉得陈雅哪里怪怪的。抢着帮姐弟俩做三餐,黎思安推脱说工作要紧三餐自己可以搞定,但陈雅却并不说什么,沉默着用行动拒绝了,依旧每天都坚持着回来做饭。

         今天又是这样。

         “小泽呢安安?怎么就你一个人?”陈雅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黎思安放下了手中的书和笔,踩着软软的地毯走到了厨房那边。

         “他呆在卧室里,”黎思安回答,又说:“倒是,妈妈,你最近跟洛叔叔的感情还好么?”

         陈雅没有回话,手中迅速炒好了昨天晚上吃下的剩菜,招呼着黎思安端到餐桌上。

         “叫小泽出来吃饭吧,老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再把胃饿坏了!”

         黎思安转过身去叫在自个儿房间睡觉的黎思泽。

         “他说不吃啊……”黎思安自己去厨房装了两碗饭出来,脸上的鄙视显而易见,“不管他了,熊孩子!”

         陈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已经开吃了的黎思安,本来想要站起来去叫黎思泽的脚步又停了一下,而后到了黎思安对面的红木高背椅上。

         黎思安安静地吃着饭。

         “……你们洛叔叔说,想要和妈妈生一个孩子。安安……它可能会是安安你和阿泽的弟弟或者妹妹,安安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黎思安想了一下,回答:“妈妈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之后会不爱我们了吗?如果会的话,我才不想!”

         “当然不会的!”陈雅笑着对黎思安说:“谁的爱都不会少的!安安可是妈妈的小宝贝啊!”

         看见黎思安带有些疑问的眼神,陈雅又接着说:“……妈妈当然也爱小泽了,可是,小泽的态度安安你也看见了……为什么好像有点排斥妈妈呢?”

         黎思泽从一出生就不亲近自己的亲生母亲陈雅,这是很早之前黎思安就知道了的。但是,在意这一点上,黎思安却不会强求黎思泽些什么。

         黎思安一直知道,母亲陈雅很爱姐弟俩人。但陈雅性子里就带着些小姐气,这种小姐气可以说是陈雅的父亲、黎思安的外公从小带出来的。黎思安清楚,陈雅喜欢被人哄,喜欢被人疼,有着女孩子们生而就有的梦想,幻想着白马王子和自己的骑士。

         ——尽管这些并不切实际的幻想一一被现实所打破,陈雅也并没有放弃自己内心的追求。

         陈雅个性有些清高,追求善与美。善良而且心怀感恩。别人对她好她就会傻乎乎地对别人掏心窝子。——这些都是好的。在黎思安看来,唯一不是那么完美的,便是陈雅把这些自身性格的体现面向了所有的人类,包括她的孩子。

         比如现在的对话,陈雅俨然是把黎思安当成了和她一样的成年人,或者说是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她开始因为黎思安在这段时间内表现出的冷静与宽容而开始依赖黎思安,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她才会坦白对现年龄不满十三岁的黎思安说这种事。

         又比如,黎思泽从小表现出来的对她的冷淡与微弱的无视,造成了陈雅现在对黎思泽的选择性遗忘与忽略。

         ——正如黎思安所分析的,别人贴着哄着陈雅,陈雅便会用心对待。

         ——而且,一但谁忽视了她的存在与她的所作所为,陈雅便会用同样的行为去对待对方。

         不管对方是谁,前夫黎东河也好,儿子黎思泽也好,一律一视同仁。

         成人心理的黎思安看得很清楚,但她并不想去点破这些东西。

         于是,黎思安回答:“怎么会?妈妈,小弟只是不善于表现自己罢了,他经常在我面前念叨着你呢!”

         “真的吗?!”陈雅很开心,望着黎思安,松了口气的样子,“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其实妈妈一直都很怕自己做出的选择会伤害你们啊。”

         我知道——黎思安在心底想,就是因为这样,陈雅才会在结婚后一直小心翼翼地对待姐弟俩人。

         “嗯。”黎思安点头。

         “我们都很喜欢洛叔叔。妈妈,”黎思安咽下嘴里的饭菜,看着陈雅说:“我也知道小弟的抚养权能够拿回来洛叔叔帮了很多的忙,虽然我还小,但我觉得洛叔叔是真的喜欢妈妈的。所以,弟弟妹妹什么的……嘿嘿……”

         “你知道?!”陈雅显然吃了一惊,刚想问黎思安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偷听妈妈跟叔叔说话了吧!”

         黎思安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别在意这些嘛,洛叔叔真的喜欢妈妈,我看出来了哦!”

         精心布置的家具与装潢,每天有时间的话都会做好的早餐,上班前的拥抱,偶尔打回家的问候电话,细心帮姐弟俩办好的入学手续等等,黎思安都默默观察着。她前世并没有跟这个男人相处过,尽管嘴上是说对陈雅说着‘相信她的选择’之类的话,但黎思安对未来的一片模糊还是有感到微微的不安。

         但这所有的不安,在洛阳书的实际行动下全都消失了。

         陈雅是个好女人,应该得到她应有的幸福。

         黎思安看着面前的陈雅一脸笑意与眼中隐藏不住的开心,黎思安又说:“妈妈难道不期望为洛叔叔生一个孩子吗?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

         这一下,算真的是戳中陈雅的心坎了。

         任何女人都希望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下孩子吧。

         不知道陈雅到底什怎么想的,之后默默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就出去继续上班了。黎思安也并不担心,其实说到底,陈雅想不想再生都跟她没太多关系,但是,黎思安并不希望母亲陈雅在选择的时候背上了自己和黎思泽这两个包袱。

         在她看来,任何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特别是在黎思安已经重获新生之后,她更是这样觉得。她的人生由她自己决定,就算陈雅是她的妈妈,她也有自己的未来,不应该为了子女而放弃。

         至于黎思泽?黎思安洗了自己的碗,走到挂着‘请勿打扰’字样木牌的房间前敲了门,“出来吃饭。”

         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黎思安又敲了几下门,然后直接推开走了进去。

         这是黎思泽的房间。但是洛阳书在布置的时候并没有时间去过问他的意见,于是按照时下男孩子们喜欢的风格,主要采用蓝色黑色和红色的装修,墙纸家具都装修的十分有感觉。房间不算小,在陈雅母子三人搬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楼房,占地面积大,每人所属的独立空间当然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黎思泽就躺在进门斜对面的双人床上,左上角的空调呼呼响着,墙上窗户的窗帘没有被拉起,所以整个房间显得有几分暗沉。黎思安脚踩在木质地板上,一步一步走进床位,接着伸手拉了一下盖在黎思泽身上的空调被,“真的睡了?”语调是明显的不相信。

         “嗯,睡了,出去别吵着小爷睡觉。”沉闷的声音传进黎思安的耳膜。

         黎思安笑了一笑,扯着黎思泽被埋在枕头里的脑袋,“跟谁学的?还小爷!跟你姐我面前还装爷呢。”

         “林耀。”黎思泽毫不心虚地供出了‘带坏’自己的同伙,扭了扭身子。

         “你……!”黎思安被自家弟弟气笑,她又没真问这个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林耀又是怎么和黎思泽混到一起的?

         放下心里想的,黎思安拍了一下依旧在床上赖着不懂的人的头,“起了,吃饭!”

         说完话黎思安就转过身子准备出去,到了门口,看黎思泽还没动作,说:“刚刚我要你躲在门后面听的,听到没?”

         这说的却是陈雅要黎思安叫黎思泽出来吃饭的时候,黎思安是进来叫了,只不过是叫黎思泽认真听她等一下和陈雅的谈话,其中苦心,可想而知。

         黎思泽听到黎思安问了,沉默半天也没出声。

         黎思安拉着门把手就要出去,然后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句——“隔音太好,我什么也没听见。”

         “又是林耀教你说谎技术的吧。”黎思安开门走了出去。

         肯定是林耀教的说谎技术啊,因为两个人都是不擅于说谎话的人呢。

         不像我。——黎思安在心里想。

         不久之后,客厅里响起了电话铃声,黎思安跑过去接了起来。

         “嗯,洛叔叔是我……”

         “小泽在睡觉……已经吃过午饭了,嗯,是妈妈回来做的……”

         “……嗯,嗯,我知道……洛叔叔也要劳逸结合啊……”

         “好的……唔没有啦哈哈……”

         躺在床上的黎思泽睁着眼睛,依稀听得见外面黎思安说话的声音。

         ——啊……又是那个男人的电话吧……这样感叹着,黎思泽没什么精神地翻转了一下身体,浑身散发着懒洋洋的气场。

         “吃饭了。”外面的黎思安喊。

         知道了啊蠢姐姐。黎思泽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随手关了空调,带上门走出了房间。

         ——所以说啊,谎言什么的。

         “洛叔叔打电话来说了,要我帮你补补课,一中附小的入学要求还蛮高的。”黎思安说。

         “唔,哦。”黎思泽抓了抓凌乱的黑发,坐在了饭桌面前,有些无所谓地回应着黎思安的话。

         黎思安看着懒气洋洋的小弟,没再说什么,把黎思泽最喜欢吃的爆炒牛肉往他面前推了推,“都是妈妈炒的,吃饱一点。”

         黎思泽抬眼看了一下自家姐姐,黎思安看到这个眼神还以为对方难得要说什么正经的,结果黎思泽来了一句,“啰嗦死了啊。”

         “……小心下次我往你的牛肉里加耗子药哦弟弟。”黎思安微笑。

         获得黎思泽敷衍一看。

         夏日的炎热依旧继续,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确是在不断拉近的。

         很快地,黎思安和黎思泽姐弟俩就准备着入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