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出生
        黎思安和黎思泽已经入学有一个多月了。

         期间一切和平,但是,有一个女生却是引起了黎思安些许的关注。

         女生跟黎思安在同一个班——初一二班,名字叫赵锦儿。性格偏内向,但活泼的时候却也十分惹人注目,在二班担任学习委员兼任语文课代表,长相是标准的美人脸,只是现在这个年纪略显稚嫩罢了。

         黎思安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开始关注这个人,任何事情在开始做之前总是有原因的,而黎思安之所以开始关注赵锦儿,便是因为她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个女生。

         这种理由的确有些莫名其妙,在黎思安看来,赵锦儿就是一个乖学生,也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但并不至于让她如此在意。

         默默把这件事放在心里,黎思安并没有做出主动接近或者上去问话的行为,一切如常。

         这一天,下了晚自习,黎思安跟一个宿舍的几个女生一起回宿舍。几个人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晚上的作业、偶尔听到的笑话、天气的炎热等话题,也是聊得不亦乐乎。校园通往宿舍的大道上这种小团体一把一把,都是大聊特聊的状态,所以黎思安几个人的声音也并不算吵闹。

         到了宿舍,几个女生去阳台晾洗完之后还没有晾上去的衣服,而剩下的一些则都是坐到床上继续相互吹牛、聊八卦。

         黎思安睡下床,坐在床上换了凉拖就到阳台上去刷牙准备睡觉。

         “……你可别说了!她的话谁都知道的啦,用不着你替她打广告!”

         “我又没这意思……只不过听隔壁一班的说,吴晨申对她好像有意思!说这是他们一班公开的秘密了……”

         “我也,嗯!我也听我朋友说过!”

         “是吧是吧,真想不到啊……”

         “喂喂……咱不是在讨论堵车吗……怎么突然扯到赵锦儿身上了?人可就在咱们隔壁宿舍呢啊!”

         黎思安刷牙的动作顿了顿,之后继续。

         刷完了牙,黎思安随便走到一个下铺床位上就坐下了,问翘着腿坐在床上的女生,“聊什么呢?”

         “牙膏可真香……”女生转过头看着黎思安,“没啥,随便说说,”然后一边低头找拖鞋又说:“你不是不喜欢听这些八卦么?嘿,我也去刷牙……借我你牙膏呗思安!”可爱一笑。

         黎思安点头,又走到了自己的床位那边。

         那女生也没在意,穿着拖鞋就跑去刷牙去了。

         躺在床上,黎思安默默听着女生们的话,渐渐进入了梦田。

         星期五下午,放学时间。

         这个时候黎思安都会回家,在家休息几天,星期一早上再来上学,以此循环。

         刚好赶巧不巧的,这个下午下着瓢泼大雨,黎思安站在教学楼的大门口犯难。从这个大门口可以直接看到一中的校园门口,也许是因为大雨的原因,校门口停了很多小车,虽然不是黎思安印象中一排排的宝马奔驰,但这么多私家车满满当当地堵在校门口看起来还真是挺壮观的。

         黎思安背着单肩书包站在门口看着雨水发呆,右手边垂直的草绿色书包震动了一下,黎思安晃过神来,伸手把手机掏了出来。这是洛阳书方便联系她专门买给黎思安的,黎思泽也有一部,但被他弄丢之后陈雅就勒令洛阳书不准给孩子买这些了,洛阳书乖乖听从老婆大人的指令。

         ——没错,在黎思安眼里,洛阳书就是一个妻奴。

         不过,很好。

         黎思安点了确认键,是陈雅发送过来的信息。

         ——【安安可以和同学一起出到校园右边的拐弯处吗?车子太多,不好进去。来自:爱安安的妈妈】

         黎思安左右忘了两眼,回复。

         ——【可以,马上过来。】

         把手机塞回书包,黎思安准备向别人说说看可不可以带她一起出去。

         “黎思安?要一起吗?”

         黎思安听见熟悉的声音会头看,这个男生有印象,是他们班的班长安云文。

         安云文手里拿着一把黑红色的伞,不是折叠的,是那种立起来可以当拐杖用的大伞,他拿着伞看着黎思安。黎思安转头看他,让他显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干咳了两声,顺便按开了伞,然后举起伞开先踏出了教学楼门口,站到了雨滴下。

         “一起?”安云文扭着脸又问。

         一些同样没有伞的学生们在一旁起哄,笑嘻嘻地望着两人。

         黎思安也没觉着什么,刚想跟着一起走下去,从后面地出来的一把粉红色折叠伞打断了她脱口而出的话。

         “思安,我的借你了!”

         开口的是个女生,而且是给黎思安印象特别深的一位——赵锦儿。

         赵锦儿披着及肩的黑发,微笑着看黎思安,眼里带着些些微的示好,“我爸听说我没带伞才来接我的,他好不容易来接我一次嘛~”说着露出了‘你懂得’的笑意。

         “唔,谢谢,”黎思安看着赵锦儿说,又转过身子看着依旧等着她的安云文说:“谢谢班长了,不过有人借伞给我所以不用了。”

         “那像个星期一还你,”黎思安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橡皮筋,然后熟练地扎起了过了衣领的短发,脑袋后很快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尾巴,结果赵锦儿手中的伞,也不废话,“唔,拜拜。”

         赵锦儿笑着看黎思安撑着她的雨伞走出了校园,而后她自己却是走到了一边,像校园后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上了车,黎思安把伞放进了陈雅提前准备好的塑料袋里,发现黎思泽也在车上。

         一中附小的校服是校服界最常见的蓝白色搭配,白色底衫蓝色立领,校服裤也是蓝色,这么一套校服穿在黎思泽的身上非但没有什么青春活泼的感觉,反倒被黎思泽身上那种懒洋洋的气质给压住了,青春蓝白色霎时间堕落为了抑郁蓝白色_(:з」∠)_

         黎思安坐到了后座,摸了一下默默看窗外的黎思泽的脑袋,没说什么。

         反倒是陈雅,不停问着黎思安这一个星期的生活与学习。

         黎思安一一回答。

         洛阳书一边开车一边聆听母子俩的对话,嘴角微微挂着笑容却也不参与,车内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对了安安,”洛阳书挂了档,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你们妈妈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哦~”

         洛阳书的语气虽然并不激动,但黎思安从中却听出了他压抑不住的喜悦。

         黎思安惊讶的看着陈雅,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她说?

         陈雅坐在黎思安前面的副驾驶座上,脸上也带着喜气,但却也有几分不安,眼角透过后视镜不停扫着后座的黎思安。

         黎思安看见她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想必陈雅自己也是很忐忑不安。

         于是黎思安主动问:“什么时候的事?”有微微侧着头问没什么反应的黎思泽,“小弟你早知道了?”

         黎思泽还没说话,重新启动了车子的洛阳书回答:“刚刚陪小雅去做了检查,也没想到真的……”

         所以说是才知道的咯——黎思安心中想着。

         那些暗藏的不舒服也被赶到九霄云外了,笑着对夫妻两人说:“好事啊,洛叔叔要好好照顾妈妈了!妈妈也要小心啊,要不先不要去上班了吧?”黎思安提议。

         “嗯,这些叔叔会安排好的,安安和小泽都放心吧!”洛阳书操纵者方向盘,抬头看了一眼后面开心的黎思安和动作都没有变过依旧看着窗外的黎思泽。

         黎思安发现了洛阳书的视线,也转过头看了一下黎思泽。

         “怎么?”黎思泽突然说话,“看我干嘛?”

         唔……黎思安觉得有点头疼,只要一碰上这个小弟。

         “看什么那么入神?”黎思安只好这样问。

         黎思泽转了转脖子,把一直撑着脑袋的左手放了下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啊”了一声,就斜斜地靠到了一旁的黎思安身上,黎思安早已经被他撞得习惯了,稳稳地接住。

         顺着刚刚黎思泽看出去的方向,黎思安往后看,看到了和她穿着一样一中初中部红白色校服的赵锦儿。

         赵锦儿单薄的身体站在一辆黑色轿车前,雨水毫不留情地从她身上留下痕迹。

         那里好像是学校的后门吧?黎思安回过头暗自琢磨。

         这些小事在黎思安心里留下了印象,但却不会扰乱她的生活。

         黎思安一如既往的学习如生活,放假在家照顾陈雅调戏小弟,偶尔洛阳书也会带全家一起出去玩个几天几夜的自由旅行,一家人也慢慢地变得更家像亲人了。

         年底,一家人连带着陈雅肚子里还没出生的五个人一起吃了团圆饭,聚在客厅看春晚,喝着阳台外远处绽放的彩色烟火,一片其乐融融。

         在2001年的七月,黎思安准备升初二的暑假,陈雅和洛阳书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儿。

         黎思安拉着黎思泽在陈雅的病床一边站着,心里不断感叹——这可是真正的00后啊。

         为了这个孩子,远在G市的洛阳书的养父养母也跑了过来,说是要给着新生的孩子取名字,于是选来选去,这个孩子有了名字,叫洛恒。

         在大把人的悉心照料下,陈雅从医院搬回家里住了,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但怕自己的两个孩子没安全感,也时不时的对黎思安和黎思泽说自己不会因为新弟弟而偏心的,语气十分的认真,行动上也真是这样做到了。

         但是黎思安却根本不在意陈雅偏不偏心,但也喜欢这样单纯而显得有几分可爱地妈妈,所以也一直很严肃地说着相信她,黎思泽在一旁附和点头。弄得陈雅老是在洛阳书面前叮嘱要自家老公也不能偏心,不可以只爱小恒不爱姐弟俩了,洛阳书无奈点头,满是对陈雅的宠爱与爱意。

         一个月过去,快到开学的日子了,黎思安一直在监督黎思泽做暑假作业,这一天也是这样。

         然后,下班回家的洛阳书告诉两人,后天要给洛恒举办满月酒,G市的两位老人家和林耀一家三口都会过来。

         黎思安原本撑着手跪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看着黎思泽写作业,听到这番话,黎思安愣了一下,低声应了一句“嗯,知道了。”

         依旧在写作业的黎思泽笔下的速度停都没停,似乎对这件事毫不在意,脸上一如既往的懒散与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