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节 柿子都挑软的捏(二更
    有唐骑这个现成的律师在,店铺转让的合同当场就草拟了出来,上官雁用收银台的刷卡机转了账,老板也爽快的签下大名,合同一式两份,两人各持一份。

     直到手续办完,老板离开去银行查账,前来和老板谈盘店的常坤才反应过来。

     这是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眼看这间店铺就要拿下了,居然被这女人抢先一步?

     想到自己答应了吴宇,说一定会将这条街拿下,如今居然出了这种岔子,耽误了吴宇的计划,常坤不由得一头冷汗。

     “女人,你哪里来的?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整条街都被我们吴少买下了,要改建商业一条街,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插手了?”满以为搬出吴宇,这个女人一定会转手将店铺让出来,毕竟‘吴少’这两个字在南城比什么都好使。

     谁知,上官雁歪了歪头,淡淡的反问:“你们吴少是比我先付钱,还是比我先签合同?”

     常坤摇头,这价钱都没谈拢,怎么可能付钱签合同?

     “又或者,你们先和老板谈妥,已经准备付钱签合同,是我以不法手段阻止了?”上官雁又问。

     常坤继续摇头,本想趁机捞点油水,所以收购整条街的价钱他都按照市价压低了两成,之前的那些老板畏惧吴家自然不敢反抗,谁知这间店的老板软硬不吃,连谈了三次也没谈拢。

     至于不法手段阻止更是完全没有的事,他看对方就一个小丫头,根本不信她有这么多钱能够盘下这间店铺。心里也打着小九九,看这女人穿着不像有权有势的人,就算拿下这间店铺,到时自己再搬出吴少,用低于市价两成的价钱再买回来完全有可能,所以才一直没有出声阻挠。

     “既然如此,那个吴少是谁和我有关吗?”

     常坤一噎,差点没哭出来,没错,与她无关,可和自己有关。想想吴宇以往的手段,常坤就禁不住双腿发颤,自己斗不过那个土皇帝,斗眼前的小丫头片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柿子都挑软的捏!

     “吴少吴宇,那可是南城的土皇帝,你没听说过?”

     “和我有关吗?”还是淡淡的反问,甚至连眼皮子也懒得掀一下。

     上官雁的反应倒是让两个男人有些奇怪了,吴宇在全国或许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在清州这一亩三分地儿,绝对算得上实实在在的土皇帝。听闻吴家的亲戚是临省的副市长,家里又是做生意的,在清州这个商业算不上发达的小地方,连招商局局长为了政绩也要给吴宇几分薄面。

     说句不算过分的话,除了身为清州首富的北城罗家,还有与罗家联姻的宋家,吴家在清州南城几乎可以横着走,就连她南城分局的局长,据闻也是吴家的世交好友。

     想到这里,凌风昔不由压低了声音,在上官雁身边低咕了几句。

     见状,常坤抬头挺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等着对方将店铺拱手相让。这家店的原老板在清州有些门道,他不敢贸然乱来,可这个女人不同,一看就没什么身份背景,还不乖乖把店铺交出来?

     结果,又让他失望了,上官雁听完只是“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完了?!

     常坤双目凸出,不甘的追问:“还有呢?”

     “你可以走了。”上官雁眼皮一掀,无聊的白了他一眼,拉着俩男回到位置坐下,一心一意等待上菜。

     常坤:“……”

     瞪了半天,也没见上官雁有‘醒悟’的意思,常坤气闷的冷哼一声,掏出裤兜里的手机,到店铺外打电话去了。

     “常坤,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则老子扒了你的皮!”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出一声怒吼。

     常坤猛地一颤,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吴少,出大事了,幸福餐馆被人抢先了!”

     “抢先?”电话那边是短暂的停顿,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出询问声:“谁敢抢老子看上的店?他妈的不想在清州混了?”

     “是个女人,穿着很普通,不像有身份的人。”

     “你没提老子的名字?”

     “提了,可那女人说……”常坤眼珠一转,临时改口:“那女人说,吴宇算个屁,她根本不认识您这号人物。”

     “靠!”吴宇大怒,随口吩咐道:“给老子把人盯住,非找人收拾那女人不可,敢骑在老子头上撒尿拉屎!”

     说完,吴宇就挂断了电话,稍加思索后,随手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刀疤,找几个人去幸福餐馆……”

     另一边——

     “小雁子,你得罪了吴宇,以后在警局的日子会很难。”余光瞧见常坤不怀好意的笑,凌风昔有些担忧的提醒着。

     “小雁子?我们好像没那么熟?”夹起面前的鱼香肉丝,上官雁好笑的扫了那狐狸一眼,反提醒道:“既然我得罪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你们还坐在这里陪我吃饭,不怕对方把你们也算上?”

     “问题是……我们现在还走得了吗?”唐骑哭笑不得的出声,转首就见一辆房车在餐馆门口停了下来,近十个小混混提着棍棒从车上冲了下来,餐馆里正在吃饭的众人一见,想也没想丢下碗筷就跑。

     餐馆里的员工被吓得不轻,也顾不上那些客人没有结账,全都吓得缩到收银台后,瑟瑟发抖的抱做一团。

     “的确走不了了。”刀疤一脸狞笑的走进餐馆,当他看到坐在收银台前的上官雁时,脸上的笑容猝然一滞,前进的步伐猛地收住,甚至不由自主的连退了好几步,眼中同时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将刀疤的反应看在眼中,凌风昔性感的唇瓣微微张开,不明所以的望向身边的女人。上次相见,刀疤还一脸不屑之色,根本没将上官雁放在眼中,怎么才过了一天时间,看见上官雁会是这副神情?

     刀疤是谁?他或许没有吴宇那个土皇帝的财势,没有张宏那个恶霸的奸诈,但谁也无法否认,此人在清州也算个了不得的人物,单凭他几年前敢单枪匹马闯进北城赤龙帮,也让人禁不住竖起大拇指,赞他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铁铮铮的汉子,黑虎帮的二把手,居然会怕一个小女警,说出去有谁信?

     反正,凌风昔和唐骑是信了,看向上官雁的眼神满是疑惑,难道这小女警还有别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