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楔子
    镜子里,映照出一张女人的脸——

     肤如凝脂玉露,唇若朱玉点樱。柳眉下一双桃花眸好似琉璃灯盏,流光溢彩,魅惑天生,眸光又偏似九天皎月,冷漠疏离。如丝绸的长发被盘起,雪白的头纱洒下,在滑腻圆润的香肩处流连不舍。

     “真美!”身后女子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感叹。

     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之中,每一丝每一毫都是极致的诱惑,连身为女人的她也看得欲罢不能,更何况是那些只长精虫不长脑子的男人呢?

     可惜,这样的美却没有几人有资格欣赏,陈若浮庆幸,自己便是那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

     “诶诶!你这个女人,能不能别总是暴殄天物啊!”

     陈若浮正感叹着,就见坐在镜子前的女人已经习惯性的在脸上涂涂抹抹,没一会儿,一张颠倒众生的容颜在其巧手妆扮下,被遮盖成了一张清丽平凡的小脸。

     “我是在糟蹋自己的脸,你能不能别比我还激动?”上官雁好笑的觑了她一眼,顾盼生辉的清眸无法掩盖,只轻飘飘的一瞥,却荡出不一样的魅惑风情。

     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长得跟妖精似的,这性子嘛……

     陈若浮甩了甩头,急忙将那些想法驱逐,一旦被那女人发现自己在想些什么,就算是死党也没情面可讲。

     “哟……这不是咱们的新娘子嘛?今儿个终于要嫁了,心里有什么感想?”

     化妆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一名妆扮艳丽的女子走了进来,与上官雁有着三分相似的容颜上,却透着令人心生厌恶的高傲,像是骄傲的孔雀一般,尽情挥洒着她的青春与美丽。

     上官雁眼也未抬,仿佛房间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径自整理着头顶的白纱。

     见此,白倩脸上浮现一丝恼怒之色,却在瞥见上官雁身边的陈若浮时硬生生给压了下去,美眸在宽敞精致的化妆间里一扫,眼中泛起说不出的快意。

     “怎么一个化妆师也没有?这钱家也太不将你这准儿媳看在眼里了,再怎么,你还是白家名义上的大小姐,居然连一个化妆师也没有帮你张罗。”

     “谁说钱家没有张罗……”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排挤上官雁,陈若浮刚想出口帮腔,就听上官雁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最亲爱的堂妹,你说完了吗?”上官雁挑眉一笑,侧首望向不请自来的女人,美眸骤然一凛,冷声道:“说完就出去,别在我耳边汪汪汪的乱吠!”

     “你……!”

     没想到时至今日,上官雁还能如此狂妄,这个女人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她以为她还是那个炙手可热的白家大小姐吗?

     堂堂五大家族的大小姐,居然被安排嫁给一个暴发户的儿子,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下嫁,分明就是家族彻彻底底的抛弃!

     “你没听见雁子的话吗?她让你滚!”相比较上官雁的‘含蓄’,陈若浮的逐客令来得更加简单粗暴。

     白倩气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美丽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在触及上官雁那双清冷无波的眸子时,唇边浮现一抹不屑的冷笑,“上官雁,咱们走着瞧!等你嫁入钱家,‘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而已!”

     钱家以为捡到了一块宝,能够与五大家族联姻,那将是怎样的荣耀?

     一旦这荣耀的假象被戳破,上官雁在钱家的日子用脚趾头想,白倩也能够料到。唇边的笑意越发玩味与不屑,只要自己再耐心一点,等到婚礼结束,想办法让钱家知道白家的态度,这场所谓的利益联姻,就将成为上官雁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

     一声冷哼,骄傲的孔雀翩然离去。

     陈若浮讥诮的扫向白倩的背影,压低声音道:“何秀都准备好了,只要等下不出现意外,今天的婚礼绝对无法完成。”

     “嗯。”上官雁淡淡的应了一声,无所谓的继续在脸上涂涂抹抹,余光见陈若浮一脸纠结的盯着自己,朝天就是一个白眼,“有话就说!”

     “雁子,你真决定这样做吗?”

     “想要脱离这座没有亲情只有利益的牢笼,只能下一剂真正的猛药!”

     清冷决绝的声音在化妆间里回荡着,陈若浮无奈的低叹一声,一想到接下去的大戏,再次郁闷的纠结上了。

     ……

     圣神教堂,鲜花丝带,满堂宾客,声声祝福,一切浪漫而温馨。

     巨大的十字架下,牧师双手交叠,目光含笑的落在一对新人身上,问出早已滚瓜烂熟的台词:“钱少辉先生,请问您愿意娶身边的女子,上官雁小姐为您的妻子吗?不伦贫穷……”

     “我不愿意!”话音未落,就听准新郎掷地有声的吐出四个大字。

     满堂哗然。

     牧师愕然的望着一脸决然的准新郎,脑子一下子没有回转过来。

     众宾客只见新郎突然转身,向着教堂大门方向跑去,在众人或震惊或疑惑的目光中,执起门前一名美艳女子的柔荑,相携着走了回来。

     男子身型挺拔,面容白皙,五官俊朗,嘴角含情;女子身似扶柳,肤若凝脂,娇颜妩媚,唇艳欲滴。

     乍一看,仿佛他和她才是这场婚礼真正的主角,而非台上孤零零的准新娘。

     “我喜欢的人是她,所以我绝对不会娶上官雁为妻!”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就窃窃私语的众宾客全都呆住了,搞不清这是闹得哪一出。

     谁都知道这是一场利益下的结合,无关情爱,可准新郎的所作所为,不单单是在伤害新娘,更是打了白家的脸。

     钱家这是要和白家翻脸吗?

     “钱少辉,你疯了!”钱立荣勃然大怒,这门婚事是他好不容易订下的,能够与京城五大家族之一的白家联姻,简直就是钱家祖坟上冒烟了,这败家子居然敢悔婚?!

     “爸,我喜欢的人是若浮,我不要和上官雁结婚。”像是没看见钱立荣铁青的脸色,钱少辉一脸固执的道。

     谁都没有看见,在钱少辉坚定的说出这番话时,准新娘徐徐转身,眸光不经意间与陈若浮交错,眼中同时浮现一道诡谲。

     “你当真不愿娶我?”

     冰冷的质问在这炎热的夏季,顷刻冻结了教堂里所有的空气。

     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一脸惊恐莫名的望向一身白纱,看似恬静婉约的准新娘。

     见鬼的恬静!见鬼的婉约!

     她上官雁和这两个形容词八竿子打不着,整个一女霸王代表!

     自从她上官雁认祖归宗,踏入京城纨绔圈之后,就像是一只披上了金盔甲的螃蟹,摇身一变,举着钳子昂着头,在京城之中横行无忌!

     如果,硬要让他们找出词汇形容上官雁,那就是嚣张,嚣张,再嚣张!狂妄,狂妄,再狂妄!

     圣洁的白纱将女子的曲线勾勒得玲珑有致,除去那张只能算是清丽的小脸,无论是背景家世,上官雁都是京城男子结婚的不错人选。

     钱少辉眼中划过一丝迟疑,却在看清身边的女子时,再次定下心神,相比一个不得宠的白家大小姐,同样身为五大家族之一的陈若浮,俨然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毕竟,陈家就陈若浮这一个女儿,只要他娶了陈若浮,陈家就会全力扶持钱家,让钱家真真正正更上十层楼!

     想到这里,钱少辉眼神变得更加坚定,高举起纠缠在一起的两只手,大声回道:“今生,我只爱她一人!”

     “钱少辉,你这个魂淡!谁给你权利这么对雁姐的!”

     “还有你陈若浮!枉雁姐当你是姐妹,你居然这么对她!”

     上官雁还未出声,两名身着正装的男子就已经愤怒的自人群里冲了出来,怒视着那一对‘狗男女’。

     “何军,洪尧,够了!”上官雁心下微暖,急忙喝止了那两个冲动的家伙。

     提着长长的裙摆走下台阶,站定在钱少辉面前,朱唇渐漾,衔着冰冷的笑痕,高声宣布:“这场婚礼取消!我,上官雁,与钱少辉再无任何关系,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上官雁!”身后,响起女子拔高的怒吼声,“这场婚姻是由爷爷定下的,由不得你擅自取消!”

     “哦?”上官雁眉峰上扬,翩然转身,“我最亲爱的堂妹,新郎不愿娶我,我总不能逼着他说‘我愿意’吧?”

     “那也由不得你自行取消!”白倩精致的小下巴一扬,绝艳的容颜上满是倨傲之色。

     “呵……”一声冷笑溢出。

     教堂大门处一群抱着照相机的记者突然涌入,闪光灯‘咔嚓咔嚓’闪个不停,教堂里一下子就乱了。

     混乱中的众人自然也没有瞧见,准新娘傲然转身,眸光冷清,红唇轻启,无声的吐出“傻逼”后,悄然离去。

     ……

     白家大小姐被当众拒婚一事,虽然被白家给强行压了下去,并未盛传见报,可当日到场的名流人士不少,自然也在私下里传开了。

     白家再强势,也堵不住悠悠众口,五大家族难得出现丑闻,自然脍炙人口。

     白家颜面扫地。

     短短几日时间,往日横行无忌的女霸王沦为京城笑柄,被不少曾受欺压的纨绔所津津乐道。

     白家大堂——

     华丽明亮的水晶吊灯悬挂屋顶,每个角度皆折射出如梦似幻的璀璨光斑,与房屋复古的装饰格格不入,却又诡异的辉映着。

     上官雁站在大堂正中,四周聚集着她并不完全认识的白家嫡系、外系,所有人都用嘲讽、鄙睨的眼神望着她,仿佛她便是墙角那最不堪的蝼蚁,只能仍由他们俯视。

     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上官雁只低垂着头颅,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静静的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一个小时后,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由白家驶出,向机场方向驶去。

     上官雁回首,那座古老而威严的大宅正在她眼中一点点缩小,直至完全消失。紧抿的唇角终于荡起一抹笑,掌心的手机适时响起。

     “雁子,结果如何?”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极为冷酷的女声。

     “嗯。”上官雁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眸似无意扫过前方正伸长耳朵偷听的司机,眸光转冷,“流放,清州。”

     “呵……”何秀冷笑,偏中性的面庞笑时更冷,眸光犀利如炬,“今日,白家让你狼狈离京,他日,必定风光而回!”

     ------题外话------

     阔别两月之久,终于打包着新文爬来,此文设定较为冷门,无奈就是想写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最后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开文了,感谢一路跟来的读者,爱你们!

     另:打滚求包养,求花求钻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