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节 无敌神经病
    “就是那个女警,别让她跑了!”

     正打量着眼前的紫狐,一群手持棍棒的青年突然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提起手里的东西就向上官雁招呼而去。

     “你是警察?!”凌风昔满是恼色的瞪了上官雁一眼,那神情活像她一个警察,还没有床上女人的朋友更具有威慑力。

     上官雁苦笑,这年头警察还真不顶用,后有混混袭击,前有美男怒视,大半夜的她招谁惹谁了?

     “少废话!跟我回警局!”上官雁也恼了,既然不让她好好查牌,她就把人全带回警局,扣留四十八小时再说。

     上官雁的话没人当一回事,至少闯进房的几名混混,没一个被这番话震慑到,反而猖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她说她要带我们回警局?”

     “瞧瞧这小胳膊细腿的,居然也敢查宏爷的店,活得不耐烦了吧?”

     宏爷,本名张宏,清州南城有名的恶霸,黑虎帮一把手,专干仗势欺人,黄毒勾当,警局关于他的档案足有一摞,却一直没有抓人。

     快速在脑海中搜索到关于张宏的资料,上官雁自然也回忆起,她的头儿周添占曾吩咐过,只要是关于张宏的事情,一律不准干涉抓人。

     不过,关于此类吩咐,到了上官雁这里,通常是左耳进右耳出,不会在脑子里停留一秒。

     转身,抬腿横扫,冲上前的混混们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手里的棍棒全哗啦啦掉在了地上。

     “你们,袭警!也跟我回警局!”葱玉食指随意一指,将面前的一群混混连同紫狐,全部囊括在内。

     这女警疯了吧?这是所有人此刻的想法。

     在明知这店是宏爷的之后,居然还敢动手,而且要将他们全带回警局,不是疯了是什么?

     “是谁想带我的人去警局?”一道洪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混混们看清来人,毕恭毕敬的唤了一声:“刀疤哥!”

     上官雁斜眼打量着进来的男人,三十岁左右,人如其名,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看上去格外狰狞。据闻,此人乃是黑虎帮二把手,本名不详,张宏几年前救下他之后,就成为了张宏的得力助手,这些年来替张宏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在她打量着刀疤时,刀疤同样也在打量着她。

     化妆后的上官雁算不得漂亮,只能算是小家碧玉,可多年混迹在纨绔圈养成的纨绔气息,却让刀疤心下有些狐疑。

     奇怪,一个小女警而已,怎么会有那样犀利的眼神?

     重新打量了上官雁一番,之前那股莫名让他畏惧的气息却又消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刀疤一拧眉,冷声道:“你是哪个分局的?”

     “来得正好,你也一起。”将刀疤的话忽略得彻底,上官雁随手一指,用比刀疤更冷的语气说道。

     这下,全屋子里的人都凌乱了,这女警不会是昨晚没睡醒吧?连堂堂黑虎帮的二把手也敢抓!

     刀疤也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着眼睛看了上官雁很久,脸上狰狞的刀疤微微抖动了一下,半响,才好笑的道:“你这女警倒是有点意思。”转而,眸光一凛,对一群混混冷道:“还愣着干什么,打残了丢出去!等着宏爷亲自来处理吗?”

     凌风昔古怪的瞥了一眼泰然自若的上官雁,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本想趁着双方动手时偷溜,谁知那女人却像是获悉他的想法,下一刻,一只亮闪闪的手铐就戴在了他的右手腕上。

     “你……”凤眼恼怒的瞠大,满脸不甘的瞪着那霸道的女人,比起这些作奸犯科的帮派成员,他顶多就算是一个‘小人物’,为什么不能当看不见,将他给放了?

     “小狐狸老实点,别在姐眼皮子底下耍花样。”上官雁不屑的横了他一眼,眸光骤然转冷,双目中绽放出嗜血的光芒扫向那群挥棒相向的混混,冷笑道:“既然你们不肯配合,就在警局里多呆些日子,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罪过。”

     看着冷若寒霜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瘦弱女子,一群混混心下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

     混混们的行为明显激怒了刀疤,不由面色不善的吼道:“操!给老子一起上,她一个女人还能翻天不成!”

     “对!咱们这么多人,还怕她一个女人不成。”

     一番话,让混混们找回了自信,不管不顾的抽出腰间暗藏的砍刀,满脸狰狞的向上官雁逼近。

     整个南城,就是他们黑虎帮的地盘,在这里黑虎帮就是天,他们代表着法律和至高无上的权利,任何人到了这里都只能趴着,即便是警察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一个小小女警能翻天不成。

     就在这群混混以为上官雁看到这么多砍刀会双腿虚软或者落荒而逃时,上官雁嘴角陡然泛起一丝冷笑,极冷,仿佛十二月刺骨的寒风,流光溢彩的美眸微微眯起,毫无畏惧之色的向他们扑来。

     操!这女警真是疯的!

     再没有人会怀疑这一‘事实’,正常人在寡不敌众,且面对手持砍刀的混混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丝畏惧,这女人有吗?

     没有!而且还是满脸兴奋!

     没将上官雁吓到腿软,一群混混倒是先腿软了,这世道什么最可怕,神经病最可怕,他们杀人不用背负刑法,就算是最高人民法院也拿神经病没辙。

     但是刀疤就在这里,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临场退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啊!”冲在最前面的平头青年豁出去的挥舞着手里的砍刀,感觉到刀刃入肉的钝感,一脸喜色的正要放狠话,却被眼前的情形震得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只因,他看到那瘦弱的女警不知打哪儿掏出一根警棍,在手中挥舞得呼呼作响,砍刀一触及电流,几个混混很快就被电得七荤八素,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而他手里的砍刀根本不是砍在女警身上,而是砍在一名被电呆的混混肩上,大量的血液从皮开肉绽的伤口里涌出,震傻了那名平头青年。

     “谁还想袭警?”按下接压板,手里的伸缩警棍顿时缩成一根十厘米不到的精致铁棍,上官雁随手揣进裤兜里,若无其事的掀起眼帘,淡淡的询问。

     这时,再没有人会认为她是一个神经病,因为神经病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身手,更加不懂得将一根警棍玩出十八般花样,械斗期间,她甚至一直拽着手铐,不让那个妖精男人逃脱的同时,又保护他没有被砍刀砍中。

     一个神经病能做到如此吗?

     如果能,那也是天下最无敌的……神经病。

     混混们全部被带回了警局,连同紫狐和刀疤在内,原本一辆警车根本不够押解这么多人,没想到刀疤居然主动贡献出他的房车,让上官雁将人全抓了回去。

     一群混混内牛满面,刀疤哥,您是不是太干脆了一点?抓人就算了,您居然还送车!

     将人全抓回警局,上官雁就甩手不管了,实在是太困,转身就离开了警局,回了她租住的一室一厅。

     一夜好眠。

     第二日天还未亮,上官雁便起床精心熬制草药,裤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也没看就接了。

     “雁子,刚起床吗?”关于她的起床习惯何秀十分清楚,才会选择在这时打电话。

     “嗯。”上官雁应了一声,才开口问道:“这么早打电话,莫非白家有什么动作?”

     “没错,不过具体是什么还没有查到,但白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小心一点,别着了那女人的道。”

     “嗯,我会注意的。”搅拌草药的动作僵住,清眸下意识眯起,眸底冷光一闪而过,口中却是道:“别担心我,认识五年,你什么时候见我吃亏过?”就算吃亏,她也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既然离开白家,她就没打算再回去,如果白家还想用她换取任何利益,她不敢保证还能信守对白爸爸的承诺,不对白家人出手。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何秀低叹。

     “妞,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了?”上官雁好笑的勾起唇角,“少跟若浮那吃货学,不然你女强人的招牌就全砸了。”

     “呵呵呵……也就你敢说那小妮子坏话,你先忙吧,有需要打电话。”

     “嗯。”

     将数次熬制的药汁全部倒进浴缸里,看着那一缸黑乎乎散发着浓重腥臭的药汁,清冽的瞳仁里划过一道精光。

     她会如此急着离开京城,正是为了这一缸药汁,一株她曾在山间发现的草药,如果当初疯女人提及不假,这缸药水能让她再上一层楼。

     一个月不懈的寻找,成功与否,就在此刻!

     ------题外话------

     1v1转型之作,求各种支持,强强联手,纵横官场,不一样的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