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挖坑
    “没什么,不过就是他进城之前我把他吊在树上打劫了而已。”夙寒微笑,浅淡的微笑,非常非常的平静,就好像在讨论今天天气挺好的一样。

     “噗——”司徒阑端着酒杯,还没咽下去,直接将酒喷了出来,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将目光在夙寒和北辰枫两人之间来回转换。

     “……活该。”司徒青沉默良久,最终扔出两个字来。

     “劫的好。”云世天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凉凉的扔出三个字,很显然,对于刚刚北辰枫刚才对自己的那番介绍,他是相当的不满啊。

     “……靠!”北辰枫气结无语,只能恨恨的吐出一个字,然后拿着筷子,猛吃,他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靠,全特么的都是祸害!

     “呐,诸位,都有多少银子?!”夙寒理都不理北辰枫,靠着座椅端着茶杯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可在问话的时候,那如群星般璀璨明亮的眸子却闪过一丝光芒,只是,那光芒转瞬即逝,竟无人发现。

     “放心好了,阿枫让人找我们的时候都说过原因的,嘿嘿,拿的钱绝对的够多,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开始玩儿!”司徒阑笑嘻嘻的拿着筷子夹着菜,对于夙寒的话并不正面回答。

     夙寒挑眉,也不再继续问,同样拿着筷子开始吃饭,话说,这饭菜怎么就那么熟呢?!管他呢,吃饱了就成,想着等下要玩儿的‘游戏’,微低下的头,那正吃着饭菜的粉唇缓缓地勾起一抹有些诡异的微笑。

     ——吃过饭后——

     当五人吃过饭,小二将所有的东西尽数扯了下去,又呈上新的茶水和瓜果便退了出去,只是小六子夙冷以及云世天等人的小厮却进了屋子,没法子,主子的银子一般都是在自己小厮身上的。

     “说吧,要玩儿什么?!色子还是牌九或者是麻将?!”五人之中,云世天,司徒青,司徒阑三人各坐一面,而北辰枫的银子由于被夙寒全部打劫了,所以,只能和夙寒坐在一起或者是,旁观,夙寒见所有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放下茶杯,笑眯眯的看着三人,手里的折扇再一次转了起来。

     “玩儿最普通的就是了,色子!就玩儿猜大小,夙寒你有意见没?!”司徒阑看了看自己哥哥和云世天,对于北辰枫那哀怨的目光完全置之不理,他都没钱了和他玩儿个什么啊。

     “没什么意见,不过,不用你们的色子,大家也都是玩儿色子的人呢,如果我拿了色子来,你们肯定也不愿意用我的色子,所以,小六子,你和云大公子的小厮一起去找店家,让店家去拿两个色子过来。”夙寒瞥了一眼司徒阑放在桌子上的色子,将后背靠在靠椅上,翘着腿,打开折扇轻轻扇着,平淡的话语硬是让司徒阑说不出半个不字,谁让夙寒说的都是真的呢,更何况……那啥,他们这色子还真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

     当小六子和云世天的小厮一同回来后,一向散慵懒好似没骨头没劲儿的夙寒立即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将袖子撸了上去,拿着色子在手里捏了捏然后放进筒子之中,唇角一勾,直接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拍在了桌子上。

     “诸位,如果现在说不玩儿,还来得及反悔,如果等我的银子输完了或者是你们的银子输完了,再继续赌下去,可就不是赌银子了,咱们没必要为了银子导致自家倾家荡产,不过……不说别的,咱们五人哪个长得不好看不俊美的,是吧?!”夙寒手里拿着装着色子的木筒一下一下的轻轻摇晃着,三颗色子在筒子中哗啦啦的响着,可夙寒说的话却生生的让北辰枫四人打了个寒颤,云世天微微眯着眼看着夙寒,薄唇微抿,眸光有些微的闪烁,正在想着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别这么看着我,不管是你们输光了还是我输光了,待遇是一样的,还是说……诸位不敢了?!”夙寒看到四人用各种目光盯着她看,丝毫不在意,笑嘻嘻的模样纯粹的无害的好似一只小兔子一般,可是,天晓得她是一个坑死人不偿命的老狐狸啊。

     “不是不敢,夙寒,你也不用这么激我们,我们就想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北辰枫是四人中和夙寒相处的算是比较长的一个了,所以,云世天三人均都看着北辰枫让北辰枫开口。

     “没什么啊,人生啊,太过无聊了,总要自己给自己找一些乐子才是啊,呐?!”

     ------题外话------

     司徒阑:阿枫,阿天,你们有木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北辰枫:从我遇到夙寒的那一刻起,这种不好的感觉就没离开过我。

     云世天:阿青,要不咱们闪人吧。

     司徒青:歆歆是不会允许的,我们的出现,就是为了让夙寒玩儿的。

     冰歆:哇塞,青青,乃真相了!

     司徒青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