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谢珺被乐容逗得一笑,然后问道:“你记得我的老师,你的夫子的名号吗?”

         乐容疑惑的歪歪脑袋,不明白为什么谢珺会问这个,迟疑了一下说道:“老师不是姓鹿,所以大家都叫他鹿夫子吗?”

         噗嗤一声,谢珺笑倒在石桌上。乐容马上知道这一定是有些典故,再看看身边两只乖巧的梅花鹿,马上问道:“老师的鹿夫子称呼,不会就是因为家里养着很多梅花鹿才得名的吧?!”谢珺趴在桌子上笑的肩头直抖,根本没办法回答乐容的话。

         乐容顿时有些恼了,“别笑了,你倒是告诉我差到哪里了?好了,别笑了!在笑我可恼了!”

         谢珺连忙将乐容拉入了怀中,细细开始和乐容解释鹿夫子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其实老师姓白,名越,字子路。老师原本是商贾家出来的人,可是老师的母亲却是一位颇有才名世家嫡女。这因为如此才有了老师这样饱读诗书的基础!

         当年□□征战天下的时候,老师的母亲家受到前朝宦官迫害,已经开始没落。尤其老师的母亲身体是胎里带下来的弱症,没有好医好药根本没办法活过30岁,甚至孩子都不一定能有。老师的外祖父只有这么一个掌珠,怎么也不肯让掌珠落到早逝的地步。

         于是便将老师的母亲嫁入了一家家中清明的商贾家,而商贾家正是以买卖鹿茸为生的。可以说老师从小就从鹿群中长大,一辈子对鹿有非一般的感情。甚至出名后,就以自己姓白,长得比梅花鹿要白,自号白鹿散人。

         皇上能请到老师,也是因为皇上给了老师一块儿地皮,特许老师在京城附近开了一家鹿庄。这两头小的,就是老师那里最后断奶的幼鹿,很好玩儿吧!我可是千求万求,才让老师从今年的10头幼鹿中,匀出这一对儿漂亮的孩子给我呢!”

         乐容这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原本应该是叫白夫子,大家却都叫老师为鹿夫子。但是宫中早就已经叫习惯了,就算有人知道这一段事情,也早就习以为常的认为其他人都该知道,所以并没有人真的告诉过她这些事情。

         “我很想知道承茂他们是不是都知道这件事情呢?”乐容莞尔一笑,她就不信太子哥哥会浪费父子相处的时间,和承茂说这些他认为中的常识。而帝后二人则是标准的祖父母派头,只要孩子走的方向对,他们恨不得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宠爱孙子上,当然不会去说这些。

         “皇太孙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毕竟他也算是老师的关门弟子了!至于二皇孙和三皇孙知不知道,这还真不一定……”谢珺迟疑了一下,自从老师放弃了仕途,转而希望能在教育界发展后,便自称鹿夫子。只要看看乐容,就知道老师真名如何不为人知了。

         小鹿用嘴拱了拱乐容的手后,两人就将注意力转到了新进驻院中的两个小宝贝的身上,乐容迅速给两只小鹿定下了名字,雄性的小鹿被命名为阿麒,雌性的小鹿被命名为阿麟。两只小鹿被乐容交给了春分负责。

         乐容身边的大宫女们底下都管着两个二等宫女,十个三等宫女,她们需要做的就是要每天除了自己的事情外,多多看护一下宠物们。这样算下来,她们除了乐容的贴身事情处理外,闲着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也免得她们生出什么别的心思。

         时间如同溪流,欢快的向着历史的长河中奔流而去。洪荒这本书在朝廷的控制下,终于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毕竟现在吏治清明,眼看就是朝代中兴的开始,但凡有些才华的,哪肯去拼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倒是贾家宁国公的后代贾敬,看了书后,更加沉迷于求仙问道,吃‘仙丹’直接吃死了。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陆梦秋、乐容和贾琏同时想到了一件事,红楼梦中那个冷心冷清却真能称得上出淤泥而不染的贾惜春,是否还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呢?

         贾琏被夫子放了五天假,毕竟两府现在关系还是不错的,他总要回去上香致意一下。可是整个故事已经被扭曲到这个份上,他实在是心里没底。按照以前的做法,他一定会去找谢珺讨个主意,可是现在谢珺尚了公主,他可不能直接过去打扰了。

         这口气憋得贾琏在家中团团转,本来他也想看一看一下子把10多年后才死的贾敬一下子催死的书究竟有什么魅力,可是别说宫中不可能让他们这些少年接触这样‘移了性情’的东西,就连贾家也没有这本书。

         其实贾琏并不知道,他在贾府的这五天中,差点失掉了承茂伴读的身份。

         “真的不换吗?”钟晏不死心的问道。

         承茂坚定的看着钟晏,说道:“这个世界上有所为,有所不为。贾琏没犯错,他是一个将才,我不能让他寒心!”

         陆梦秋欣慰的摸了摸承茂的头,觉得承茂也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初大人说什么,就会去遵守的小孩子了。于是温柔的对钟晏说道:“死亡的是宁国公那一脉的人,何必让荣国公那一脉不安生呢?尤其是茂儿几乎一手□□出来的孩子,我相信贾琏一定不会让茂儿失望的!”

         钟晏摸摸鼻子,不甘心的嘀咕道:“现在你们两个倒是一个鼻孔出气,反而我是多此一举,自寻烦恼了!我不是也是为了茂儿着想吗?谁知道贾琏死了堂伯会不会带晦气……”他最近也是被二女儿气的够呛,也不知道万家给二女儿灌了什么*汤,还没嫁过去呢,就开始拿自己的钱贴补万家。

         知道这件事后,钟晏的鼻子差点被气歪了,马上再次将钟乐月关了起来。就等着乐容将□□好的嬷嬷送进宫,好好教教乐月什么叫做一切以家族为重。陆梦秋却对钟晏天真的想法嗤之以鼻,她一边缝着要给钟毓朗嫡次子2岁的礼物——一件大肚兜,一边听着钟晏给他倒苦水,完全不对教导钟乐月抱有任何的希望。

         承茂整了整衣服,一脸严肃的对钟晏说道:“皇祖父,那种晦气的说法是怪力乱神,不足以取信!而且我是皇家人,钟家江山千秋鼎盛,有天上的仙官庇佑,邪祟不能近身!”

         一段话说的钟晏眉开眼笑,马上就附和道:“当然,我们钟家得天庇佑,江山定然千秋万代!”

         承茂皱了皱眉,他好像说的是钟家江山千秋万代,才会得到上天庇佑,可是皇祖父将话返过来说,就感觉完全变了一个味道一样。

         不过作为一个聪明的好孩子,承茂神知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指出长辈话中的错误为好。于是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崇拜支持的看着钟晏。孙子充满了‘敬佩汝慕’的眼神让钟晏更加开心,就连下午去批阅奏折,也是笑眯眯的。

         过了半个月,乐容进宫的时候,便带上了上次从宫中带回家中的两个嬷嬷。陆梦秋没有丝毫犹豫,就直接将两个人送去了金华殿。乐容这时候才知道这两个嬷嬷居然是为了乐月准备的,不过她可没有追根究底的习惯。

         她进宫来的目的,就是要两个得力的助手回去,到时候赏花宴由她们负责策划,然后她只要负责出席就好了。乐容刚说完,就被陆梦秋拎着耳朵恨铁不成钢的教训了一顿。不过乐容这样的性格,正好对未来毓海有利。

         钟晏是那种能打定主意毫不放松的人,就算是升平长公主都无法动摇钟晏下定决心后的行动。可是毓海却不是这种性格的人,表面上毓海和钟晏一样对外人很严格,但是一旦涉及到对亲人,毓海就变成了耳根软、心软、手软的‘三软’好人。

         像乐容这样被毓海放在心中的妹妹,如果太过有主意,那反而会让钟晏和陆梦秋有些防备。可是偏偏乐容在宫中还用脑洞支撑着自己努力去化解算计,或是算计着过得更好耳根更清净。等嫁到了宫外,有了一个不喜欢政治,只喜欢风雅之事的驸马后,乐容一瞬间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浑身写满了懒字。

         这样的乐容让钟晏放心,也让陆梦秋生出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想法。上一代钟晏至少还有两个公主一起轮着扮宴会,可是如果乐月转不过这个弯儿来,那么等到毓海上位的话,能相信的恐怕就只有乐容一个人。

         乐容非常明白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不过她早已经想好了,“我那个公主府不是还没完工吗?正好由四哥监造,不如修成一个园子好了,这样一年四季的宴会都能在那里办!母后再赐几个能干的嬷嬷,公主府也能在不举办宴会的时候租给闺阁小姐们,当做她们办诗会的地方,这样也很有意义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