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谢珺看到了旁边桌子上摊着的两个名册,印着菊花、左月牙和全黑章的他知道是什么,可是还有一本印着半个菊花和右月牙的是什么他却并不明白。谢珺拿起那本名册,指着上面的印记问道:“这是什么?和第一本的名册有关吗?”

         乐容让谷雨将双双抱了下去,然后笑着说道:“这个是配合黑章来用的!半个菊花表示是身体不适,右月牙表示家中或是亲友有其他事情。如果请假是因为偷懒或是有了其他主子的话,盖的章就是黑色的月牙,偷懒是上弯的月牙,宫内是左月牙,宫外是右月牙。

         这本你经常能看到的是清明和她名下两个二等宫女的点卯册,这一本是夏至和惊蛰共同掌管的请假册。宫中每个部门都是这样有点卯册,至于每个部门的请假册谁都不知道在谁的手上,不过这些都是会给父皇和母后的!

         阿珺不用这样看着我,这件事情不算什么秘密,从太子哥哥到五哥,大家都用的是这种方法。所有人的都有自己负责的地方,一旦出问题,我只会问负责人,这才是为什么我可以这么清闲的原因!”

         谢珺不用思考,就马上明白了乐容暗语的事情,在他们这样身份的人眼中,奴仆总是源源不断,他们都不需要像皇上那样考虑到朝堂的平衡问题。谢家的家生子都是□□好才会进府服侍,就算是这样府上的位置也是僧多粥少。不是他们没本事,而是主子没用他们而已。一旦家生子看主子身边有了空位,他们会使劲浑身解数爬到他们身边来。

         而乐容的身份,注定了她身边的奴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就算乐容每天换上一批,想要侍候乐容的奴仆也能让她换上一辈子。

         谢珺觉得这样的方法确实非常有震慑力,不过这样的情况适合于皇宫这种没有家生子一说,完全靠着皇权的绝对权威管理的地方。谢家要是使用这样的规则,一旦把握不好,一定会乱套。

         乐容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光陪着谢珺打磨鸟巢了,每天必要的练大字居然还没动笔。“阿珺,我今天的必须任务还没完成,你要先回去休息吗?”

         谢珺也知道乐容这种几乎已经成为生物钟一样的习惯,于是微笑着说道:“我记得书房似乎还有新书我没看过,我们一起吧!”

         两人来到书房,乐容熟门熟路的在书架上抽出一本比较厚的话本,递给了谢珺,微笑着说道:“这个很有趣,你看一下吧!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来的话本,可惜母后那里还养着二哥的嫡次子,否则我也能把这个带给母后看一看了!”

         听乐容这么说,谢珺也来了兴趣,“《洪荒神仙传》有点意思!”谢珺慢慢的沉浸在了这部神仙小说中。乐容洗手焚香磨墨静心后才开始动笔,她这一次倒没有写早就耳熟能详的描红本,而是写起了印象中洪荒小说中所有的神仙名称,和洪荒发展的整条线索。

         毕竟已经有了免疫力的乐容,很快就从洪荒的壮丽‘历史’中挣脱出来,虽然她18年来第一次看到了有前世联系的小说,但是她早就在这18年来的脑洞中磨去了前世的习惯,虽然非常激动,非常想知道这本书的作者,但是她很快就从脑洞中得出了一系列惨烈的事实,便飞快的打消了这种想法。

         两个时辰足够乐容将线络理通,三大张宣纸上,乐容用簪花小楷将洪荒中的出场人物姓名,人物出场场景,人物经典性格,慢慢的都写了下来。等她写完,就见原本应该早就看完整本书的谢珺居然还捧着书,如痴如醉的看着。

         这本书虽然也是用文言文写的,但是比起真正的好书却还差些,尤其它中间还引用了不少原本这个世界就有的著作。能让谢珺看的这么入迷,可见经过了那么多人的总结添笔,‘洪荒历史’是有多么令人震撼于向往。

         乐容亲自在书桌上为谢珺倒了一杯温水,重重的放到了谢珺旁边的桌子上。谢珺这时候茫然的抬起头看向乐容,显然还没从书中出来。“快喝杯水吧!瞧你看的这么入迷的样子,果然不能将书带进宫,否则几个小的非得移了性情不可!”

         谢珺这时候已经反映了过来,不好意思的合上了书,拿起桌上的水慢慢润着有些干涩的喉咙。他虽然向往着那种神仙逍遥自在的生活,但是是个心志极其坚定的人,虽然一时间被洪荒壮丽炫美的景象迷住,但是却能很快从里面脱离出来。

         以己度人,谢珺马上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一定要让皇上知道才行,而且这样的书堵不如疏,写的人多了,自然有人会从里面挑出毛病,到时候才能杜绝这种神仙方术盛行的事情!”

         乐容这一次却摇了摇头,觉得谢珺想得太美。前世她的世界大部分装神弄鬼的事情都已经能用科学解释的时期,还有人为了‘穿越’‘修仙’‘随身空间’‘末世’要死要活的呢,更别提现在处在这个世界中了。

         她至今记得《红楼梦》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建造在一个神怪的设定基础上的。尤其是现在贾家那块石头已经降生,招摇的满京城都知道。还是皇上下旨申斥,让贾家有钱大摆筵席,不如把户部欠银换上,才让招摇着找死的贾家收敛了起来。

         贾家的这件事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贾敏正好怀孕,推说自己养胎,羞得直接闭门不出。既然贾石头已经出现,那么贾敏这一胎保不准就是泪水涟涟的林妹妹了……不过要是这本书真的引起震动的话,恐怕招摇的全京城都知道的贾石头,可真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乐容叹了口气,还是觉得现代小说的那一套比较靠谱,于是凝重的说道:“世上的人,哪个不想长生不老?这件事最好还是找到事情的源头,就像是老子写的《道德经》,虽然大家都读,但是修道成仙却没几个真的会相信,最好将这件事引成道教为了压佛教一头,而特意写出来的著作!”

         听到这个想法,谢珺真是茅塞顿开。乐容说的的确是非常简单,却很有效的方法,顾不得休息睡觉,他连忙准备去谢瑜的院子,要将这件事情直接交给谢瑜来头痛。

         乐容好笑的拉住了这个嗅到了政治气息,就将包袱撇得飞快的人,笑着说道:“难道你想被二嫂挺着肚子打出来不成?而且这件事情,怎么能交给二哥这个刚刚当上正七品的小御史,他也不能直接将折子越过上官直接递过去,也不能直接单独面见父皇,你说了也只会将事情闹大!我不能将这件事丢给母后,后宫不得干政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明白的打破!

         你明天直接把这件事捅给老师,我就不信老师那个脾气不会去找其他大儒联名上书!”乐容就是吃准了无逸斋谢珺的老师,那个看到她的字写得好,就能放下世人偏见,坚持教导她的老师,绝对看不了这种专门移人性情的书猖狂的。

         这件事情解决掉,反而会给几位无逸斋的大儒脸上增光添彩,将这个对他们来说是烫手山药的事情推给老师,乐容一点也不亏心。谢珺也想到这一点,马上就想到了明天如何‘做套’,将这件事情交给一心为了教育人才奉献一生的大儒们。

         想到了这里,谢珺松了口气。他对政治充满了厌恶感,家中对他接任了无逸斋助手的事情非常满意,完全不再想让谢珺涉足朝堂。谢珺抱住乐容,轻声却饱含感情的说道:“谢谢你,阿婠!”谢谢你不会‘逼我’上进!

         乐容对自己难得压了谢珺一头的事情非常满意,微笑着说道:“你天天上进,难道让我每天一个人下棋、赏花、看书吗?我又不差钱,养得起你!”

         谢珺眯了眯眼睛,神情眼见着危险起来。乐容却因为头靠在他的怀中,并没有发现,还得意洋洋的说道:“其实算起来的话,阿珺你做学问这一行,这辈子的收入也赶不上我了!”

         “是吗?那阿婠想要怎么样提现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呢?”

         “把你赶到卧房外睡!”乐容随后就为这句话付出了代价,第二天乐容巳时快过的时候,才在清明的服侍下起身。

         一整天都懒洋洋的趴在贵妃榻上,就算是双双过来陪她,也无法阻止她扶着腰想要诅咒谢珺的想法。当下午的时候,谢珺为她牵回了一对儿小梅花鹿的时候,乐容顿时乐淘淘的忘记了自己想要打小人的冲动。

         “你在哪里牵回来的?我不记得京城中有谁家养了鹿啊?!宫中那六头鹿不是还没产仔吗?你上哪里买回来的?”乐容抓着一块儿各种嫩草切碎压成了块儿状的草料,开心的喂着两只刚断奶没多长时间的小梅花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