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捉虫)
        谢珺眉眼弯弯,小寒一看就知道这是主子高兴地表现,于是非常痛快的回道:“是!其实主子从小就不用婢女贴身侍候,所以清漪园并没有什么侍女,最多只是几个针线侍女!”

         乐容听着这句话,不禁惊讶的看向谢珺。虽然四哥毓秀和她说过谢珺没有通房侍婢,但是她以为谢珺身边还是会有丫鬟的,结果没想到谢珺居然并不用丫鬟。清明见两人都穿戴好了衣服,出去查看的谷雨也站在了外面表示主院有动静了,便主动站出来说道:“主子,主院已经有动静了!”

         乐容向晴明点了点头,那边谢珺的手已经伸到了她面前。乐容脸微红,然后笑着将手放在谢珺的手中,顺着谢珺的力道站了起来,任由谢珺牵着她向主院走去。已经收拾好,在主院等待的谢家众人。就看到一副恩爱夫妻手牵手过来请安的画面。

         看到谢珺这样体贴新婚的妻子,十多年来只和小儿子保持书信来往,很少能见小儿子一面的谢李氏不禁心口微酸。幸好作为宗妇,她很快就调试了过来,微笑着看着一对小夫妻给她敬茶。为了表示皇家尊贵,所以乐容并没有跪下给谢家夫妇敬茶,连带着谢珺也没有跪下。

         乐容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放着两个茶盏的茶盘,恭敬地弯腰递给上座的谢家夫妇,“给父亲、母亲敬茶,请您喝媳妇茶!”

         谢家夫妇喝了茶,一人给了一个红包。然后大家转战祠堂,在祠堂完成了记入族谱的仪式,乐容才算是正式进入了谢家。谢家夫妇因为是族长和宗妇,所以就呆了两三天,便离开返回祖宅所在地去了。

         谢家的生活非常闲适,乐容不过短短三天,便觉有些乐不思蜀起来。三天后归宁,乐容和谢珺不过是进宫给帝后磕头请安,吃顿饭,便回了谢家。现在钟晏正为了户部欠款的事情忙得很,所以小夫妻两人非常有眼色的飞快的告辞了。

         乐容虽然早上不用起来给公婆请安,但是谢王氏身子沉重,便将一部分比较琐碎的事情交给了她帮忙。乐容每天花上半个时辰处理这些琐碎,剩下的时间基本泡在了书房中。谢珺是一个非常注重生活质量,又对香道研究颇深的人,两人的共同话题最先围绕着香道展开,慢慢扩散到他们都非常喜欢的游记和美食上。

         两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熏炉上放上新鲜的水果,让果香充满整个书房,开着窗户欣赏窗外桃红柳绿的夏景。一起盘坐在罗汉床上,手里拿着新书,看到精彩的地方便在中间的小桌子上抄录下来,等晚上带回卧房与对方分享。

         乐容觉得这是她最惬意的时光了。完全不用去想什么事情,好像每天都沉浸在这种惬意的生活中。不过快乐的时光短暂,谢珺的婚假结束,每天都要去宫中的无逸斋给他的老师当助手,他的未来也差不多明朗起来,他将会接替他的老师成为宫中教授龙子凤孙的字画老师。

         虽然是区区一个月的陪伴,但是乐容已经习惯了睁开眼就能看到谢珺,起来有谢珺帮忙插上最后一只簪子,每天都有谢珺陪伴着看书的时光。等谢珺每天要早起进宫,每天下午申时左右才会回府后,乐容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在一个月间,就对谢珺依赖起来。

         这让她有一种不受自己掌控的不安感,很快她为自己找了别的事情做,比如查看自己的嫁妆。原本的雨水和春分都被她禀告了陆梦秋,将她们指给了江南那边田庄的管事,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管事娘子。

         江南是鱼米之乡,两个宫女在三年中就给她的嫁妆中填了三、四个鱼塘,每年的河鲜孝敬更是不断通过内务府的庆丰司送入昭阳殿。今年她出嫁,江南就送来不少好的绣品和大件上好的双面绣屏风。

         她现在已经出宫,正好准备将两个人调回身边来当嬷嬷。她身边的两个嬷嬷的位置也是为了她们两个留的,至于谢家的奴才,她并不准备一个不用。清漪园有自己的小厨房,她也吩咐了刘太监以后谢家给的小厨房份利钱他收着,但是吃的东西全从她的嫁妆中出。

         现在乐容可以说是同辈人中,最富有的那个了。她名下的铺子、庄子、田地和山林,只有一部分田地和山林是可以让她的后代继承的,庄子则全部都属于皇庄,供她吃供她喝供她玩,但是一旦她去世,皇家就会收回这些皇庄。

         但是铺子却是完全归她和她的后代所有,里面包括了首饰铺、布庄、茶铺等等几乎包括了生活中的各种东西。

         皇庄上的产出都有专门的负责人盯着,乐容乐的不去操心。现在她需要想的,就是怎么将这些事情抛给谢珺,而她只要坐等收钱就行了。这些嫁妆都是有底的,根本不怕谢珺会独占。乐容觉得她还是更想过几天前那种闲适的生活。

         等谢珺回来,乐容便拿着账册来到了他身边。谢珺看乐容可怜巴巴看着他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傻眼。等乐容说完自己的想法,他倒是非常痛快的接了过来。他身边的管理体系早已建立完全,比乐容自己去费劲建立要简单许多。

         最后能让乐容费心的事情去了后,乐容便将心思放在了闲适的生活上。今天让人买些话本,明天让人在白木兰树旁打两个并排的秋千,时不时的进宫请安,或是让谢珺将自己想出来的东西直接带给承茂他们,每天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幸福闲适的生活总是过得飞快,乐容在婚后第三个月,收到了她亲爱的姑姑升平长公主的赏花请柬。乐容打起精神,写了回函,表明自己那天会去,然后就开始收拾那天出门的衣服发饰,这是她出嫁后第一次出席宴会,一旦失礼可不是什么好事。

         谢珺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狐狸犬刚回到家,就看到乐容身着火红的宫装,梳着双刀髻,站在卧室正中央。乐容听到通报声一回头,谢珺便看到乐容眼角和眉心的红色妆容,为乐容清丽的容颜平添三分艳色。

         谢珺不由得一呆,只感觉心口跳的飞快。可惜这种感觉还没持续一会儿,乐容便开口打破了这种感觉:“阿珺,你回来了!清明,快帮我一下,这个发型好重!这套衣服是不是太庄重了?而且我是去赏花,不是去抢风头的!”

         清明看到门口哭笑不得的谢珺,心中转出一个主意,便说道:“我的好主子,这个发型已经是非常轻巧的了!这个妆容和衣服倒是艳了一些,不如让驸马爷帮您挑一挑吧!”

         乐容想了一下觉得很好,便想招呼谢珺帮忙,没成想谢珺怀中的小狐狸犬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马上欢快的叫了一声,引起了整个房间人的注意。看到小狐狸犬,乐容也顾不上头发的问题了,马上向谢珺走了过去。

         小狐狸犬还小,圆溜溜的黑眼睛好奇的看着乐容,乐容整个人都被萌到了,“阿珺,这是你从哪里抱回来的?好可爱!”

         谢珺将小狐狸犬递到了乐容的怀中,看着乐容压着小狐狸犬不能舔脸,笑着说道:“我听说你很喜欢动物,而且现在二嫂怀孕没人陪你,便在好友那里赖了这只刚断奶的小犬过来!怎么样,喜欢吗?”

         乐容喜得不行,想到自己现在这一身实在没办法抱小犬玩儿,便马上将小犬递回给谢珺,“喜欢!你先抱一会儿,我先去把衣服换了,然后把妆卸掉!这只小犬刚断奶,一定还没训好,习惯性会舔人,可不能让它舔了这些脂粉!”

         乐容拎起裙摆就往更衣间跑去,把清明吓了一跳,马上跟了过去,生怕乐容绊倒。谢珺想到乐容身边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嬷嬷的样子,便觉得有些奇怪。乐容飞快的换下了让她行动受制正式场合才会穿的宫装,洗掉脸上的脂粉,拆掉高高的发髻,才回到房间中。

         谢珺正哄着小犬四处探索,可是小犬对陌生的环境很戒备,只是转着脑袋靠在谢珺的身边,就是不肯迈步。乐容从浴房出来后,让清明松松的为她梳了一个堕马髻,便也学着谢珺的样子,蹲下身哄着小犬熟悉他们的气息。

         谢珺还记得那个问题,便疑惑的问道:“阿婠身边没有嬷嬷吗?礼仪嬷嬷应该是知道这种场合的穿着才对!?”

         乐容伸向小犬的手一僵,呐呐的说道:“其实原本陪嫁人员中应该是有礼仪嬷嬷的,可是原本的礼仪嬷嬷犯了错,后来的礼仪嬷嬷又不熟悉,所以我便没带礼仪嬷嬷。不过母后应该很快就会送过来两个补足的!”

         乐容怎么好意思告诉谢珺,其实是因为一个乌龙的误会,导致四个礼仪嬷嬷两个崴伤了脚腕,另外的两个被清明打了两拳后,痛哭流涕死活不肯再跟着她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