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各个皇子皇女的宫殿小厨房,一般都是做个点心甜品什么的,每日的三餐都是御膳房做好然后再拎到小厨房上菜的。宫中只有两位公主,而且两位公主都很受宠,听到最受皇帝宠爱的大公主点菜,御膳房自然不敢怠慢。“刘总管,你看大公主这里要的鱼脍用什么材料?”

         刘太监,本名刘三,后来嫌名字不好听,进宫后改名为刘三全。后来因舌头敏感,被分配到膳房,从一个烧火的小太监,一路爬到了御膳房总管的位置。听到皇帝最喜欢的大公主点了菜,刘太监马上要亲自去挑选材料:“大公主要吃鱼脍,当然要选择最新鲜的食材才行!”

         很快刘太监就在庆丰司挑选出最好的虹鳟鱼和河蚌等贝类,让刀工最好的厨子跟着谷雨直接去了昭阳殿的小厨房。在刘太监身边侍候的小太监看着笑的开心的刘太监,感到身份奇怪,侍候皇上的时候也没见刘太监这么高兴过。“师傅,为什么大公主想吃鱼脍,您就挑选了虹鳟呢?二公主那边不是也想吃鱼吗?”

         已经50岁的刘太监笑得如同弥勒佛一般,他已经在宫中打滚了40多年,在退下去之前,是一定要培养出一个继承人的,所以他也不准备藏私的说道:“我已经54岁了,宫中60岁以上的太监是要进入礼赡殿养老的,虽然待遇非常好,但是我却并不想每天那么闲着。

         皇子府上争斗太多,所以想要出宫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公主府的厨房。现在宫中有两位公主,大公主12岁,二公主10岁,按照我的年纪,当然要选择18岁会出宫的大公主了。”

         还有一点刘太监没有说,那就是只有年龄在50岁以上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升平长公主深受两代帝王宠爱的原因是和先皇后非常相像,不用说长得和长公主一模一样的大公主,只要不作死,那么就会一直受宠下去。

         很快刘太监的‘心意’就传递给了皇帝和皇后,对于御膳房这个关系着‘国家命脉’的地方,帝后都是非常关心的。对于刘太监的小心思,帝后二人倒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不希望乐容身边有不能放心的厨房总管,刘太监完全符合帝后二人的条件。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陆梦秋正和小儿子商量赏花宴的名帖问题,听到刘太监不服老,准备等乐容开府后就跟着去后,就笑道:“容容可是以后有口福啦!这个刘三全确实摸准了你父皇的脉,只要他教出一个好徒弟,不愁以后容容开府不带着他。”

         毓秀也明白刘太监的意思,笑着说道:“容容不是个挑剔的,不过有这样一个人跟着,以后容容府上的膳食问题就不用操心了!”

         钟晏正和心爱的太子讨论叶丞相的下场,就听到了刘太监的告老安排。从刘太监对比一下叶丞相,钟晏不由感慨的说道:“要是叶一鸣也有刘三全这样洒脱的性格就好了!”

         经过乐容的提醒,毓秀将这件事告诉了毓海,两人连夜让人出去调查的时候,被钟晏的暗卫发现。暗卫自然会跟着这个线索调查下去,反而比毓海和毓秀更早查到了叶丞相联络手下门人的事情。

         叶丞相突然发难的原因,也被摆到了钟晏的案头。叶丞相的独子原本是没有留下子嗣的,可是两个月前,叶丞相去慰问受伤后,回京城养伤的镇北将军的时候。在镇北将军府上看到了一个20来岁和他独子非常相像的小校尉,细查才知道,这个小校尉居然是他独子的私生子。

         这个青年引发了叶丞相的一些想法,随着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叶丞相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原本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怨气也一口气的爆发出来。可是这样的爆发并没有开始,就被高雅图察觉,转告了乐容,直接掐断了他爆发的可能。

         毓海微笑着说道:“叶丞相这么大的年纪了,也该去名山大川修养心性了!”

         钟晏想了想,决定还是看在叶丞相这么多年尽心尽力的份上,放叶丞相告老,给叶家留条血脉。听到毓海做出这样的决定,早就习惯了宠爱太子的钟晏,就觉得自己的太子果然拥有国之气量。

         既然已经决定,钟晏叫来了内侍:“传我口谕,镇北将军手下叶校尉和叶丞相有缘,就让叶丞相带自己的儿子收叶校尉为义子,以后叶校尉这个义孙也好为叶丞相养老送终!”

         “是!”内侍恭敬的退下,然后点齐了人手,去丞相府传了口谕。

         听到口谕,叶丞相马上瘫倒在了地上,一夜没睡,第二天就收了叶校尉为孙子,并且上了折子乞骸骨。钟晏没有推辞,直接准了他的折子。

         这样的事情让叶丞相联络过,并且同意了的门生背后都出了冷汗,很快钟晏迎来了病退折的高峰。这个事情让钟晏非常不满,因为不仅是叶丞相门生广博,更是因为这些人效忠的对象居然是叶丞相。

         钟晏被这些人气得在椒房殿团团转,不停地说着后悔这样放过叶丞相的话:“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忠君?什么叫做天子门生?区区一个丞相,居然比皇帝更让他们值得效忠吗?”

         陆梦秋看钟晏被气的暴跳如雷的样子,不禁有些同情他,怕他气坏了身子,连忙拍抚钟晏的胸口,同仇敌忾的帮钟晏骂起来:“是他们不识好歹,子思就当自己的雨露之恩施于粪土,你是天上的云,怎么能与他们这些粪土相较呢。别生气,他们不让你痛快,你就让他们不痛快好了。他们也没资格让你生气的!”

         钟晏在陆梦秋的安抚下终于不再是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看到陆梦秋桌子上的赏花宴帖子,马上想起叶贵妃求他让二公主跟着乐容一起办赏花宴的事情,加上她和二公主还想算计乐容的事情,钟晏原本的怒气终于有了发泄的方向:“传话给叶贵妃和二公主,赏花宴就别出来丢人了,每天抄孝经30遍,宫规10遍,好好懂点规矩礼仪,知道点礼义廉耻吧!”

         很快钟晏训斥叶贵妃和二公主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宫中,正在和高雅图一起练字的乐容不禁皱起了眉。高雅图感到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好像不是高兴的样子啊?”

         乐容放下笔墨,叫来清明收拾掉书桌,端着清茶坐到了一边。对于这个结果,乐容觉得是有利有弊,“她们被申饬,小六的品性也会受到牵连。但是乐月直接参加赏花宴的话,小六是太子教养长大,自然不会被指摘品性。”

         高雅图无奈的说道:“既然陛下只是申饬了叶贵妃和二公主,那么就是不希望有人将六皇子和她们联系到一起,宫中众人都不是傻子,当然不可能有人去指摘六皇子的!”

         乐容更加无奈的说道:“可是叶贵妃前一阵子找了不少淑女进宫谈话,话里话外早就将乐月会参加几天后的赏花宴的事情传出去了。宫里的人自然不会怠慢小六,我是怕宫外的笨蛋们又把父皇气到。”

         这样的事情,就算是高雅图也没什么办法,“这个真没办法!不过如果太子殿下能带着六皇子的话,我想流言应该会小很多!”

         乐容皱了皱眉,对这个提议完全不看好:“关键是小六才10岁,要是小六能和太子哥哥出去办差了的话,我还用这么头痛吗?听说几个哥哥正准备借着毓水哥哥的府邸,帮小六抵消一下流言,可是你也知道没有足够好的理由的话,那群御史能编出什么话来,所以……

         你说如果赏花宴邀请男宾客,然后让太子哥哥他们去接待怎么样?”乐容想到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这样的话御史应该就不会找茬了吧。

         “要不要问问皇后娘娘?赏花宴还有3、4天就要开始了,会不会时间不太够?”高雅图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很有难度。

         “我去换个衣服,我们去给母后请安,顺便蹭个饭!”乐容将立春叫了进来,然后换了一套蓝绿色的宫装,带着高雅图、立春和清明去给陆梦秋请安。

         陆梦秋也在为了赏花宴头痛不已,这件事情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毁掉龙凤胎的名声,她必须慎重处理才行。一听到乐容居然带着高雅图一起来给她请安,陆梦秋也是吃了一惊:“容容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宣他们进来吧!”

         给陆梦秋请安后,乐容就将她和高雅图想的赏花宴的安排说了出来:“我们觉得如果赏花宴能推迟到下个月的话,时间应该就能足够各个世家进行准备了!”

         陆梦秋欣慰的将乐容揽进了怀中,这样为毓明打算的乐容,更值得她细心教导,为她的未来操心。这时候在朝中收了一肚子气的钟晏听到了乐容和陆梦秋的话,胸中的闷气消了大半,欣慰的走了进来:“容容真是个爱护兄弟的好孩子,雅图也是个才德兼备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