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谢珺皱了皱眉,打断了谢瑜的话:“二哥,我本来是准备争取一下现在宫中的大公主,所以想在明年参加科举!这件事我已经给父亲去了信,不如二哥也还是留在京中,再给父亲去封信说一下吧!”

         谢瑜被谢珺打断了话,也不生气,只等到谢珺说他相中了大公主,才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在太子身边的人,都是钟晏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都是凭着自己的个人人品得到这个位置,而不是靠着家世。

         太子有一个当做女儿养的妹妹这件事,太子身边的人都知道。虽然不至于让他们知道所有的事情,但是大公主善字却不善诗词,善调香却并不经常动手合香,这两件事情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每年太子生辰,太子都会将大公主送的生辰礼物拿到奏事处与他们这些亲近之人分享。他们都是慎言之人,当然不会像是当家主母那样,到处给人炫耀女孩子们贤名。“好吧,你是怎么知道大公主的?”

         谢珺无辜的看着谢瑜,却被谢瑜打了一个爆栗子,摸摸脑袋谢珺终于无奈的妥协道:“二哥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了大公主的字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还知道大公主擅长调香呢?”

         谢瑜无语的看了一会儿谢珺,他原本以为谢珺是从哪里看到了大公主的习作,却没想到谢珺居然连大公主善调香也知道了,“……是你告诉我的,你知道了‘两’件事!”

         谢瑜的妻子,王氏看着两兄弟的互动,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好了,事情你们可以慢慢说,我要回去照顾我的宝贝了!”王氏嫁给谢瑜六年,终于在去年诞下了他们第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被王氏宝贝的不行,半个时辰要看很多次才能放心。

         谢瑜连忙拉住爱妻的手,将她挽留了下来,“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请留下来吧!”

         王氏红了脸颊,把手从谢瑜手中抽离,然后端坐在坐席上,微笑着说道:“我想你们不需要过于担心,我也见过乐容公主,虽然在宴会上不怎么说话,但是能看出她被教养的很好。

         比起二公主善于诗词规矩的好像是用尺子比量出来的而言,我更喜欢乐容公主那种发自本心的行动准则!”

         谢瑜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能教养出太子殿下的皇后娘娘从小教养长大的公主,那大公主绝对拥有联姻的价值!”

         谢珺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而且我想她应该不介意我在朝堂上‘不上进’的表现!”

         谢瑜无奈的看向谢珺,沉声说道:“舅舅的事情不是先皇的错,那是政治!那是舅舅对知己的一片真心!舅舅没有选错!”

         谢珺没有躲开谢瑜的眼睛,微笑着说道:“所以我讨厌政治!”

         王氏看着谢瑜颓唐的神情,轻轻拍了拍谢珺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你的人生处处都有政治的身影,如果你想要娶大公主的话,那也是因为你的政治价值打败了其他竞争者!”

         谢珺眨了眨眼,不知道要怎样和王氏辩驳,最后他只能无奈的看向谢瑜说道:“二嫂总是拥有让我无法反驳的能力!”他讨厌政治,讨厌皇家,所以他的母亲才会忍痛将他送到京城由二哥、二嫂教养长大,这样才能保证家族不会放弃他,而他也能充分的了解到政治对于他们世家大族的重要性。

         母亲的想法没错,他从垂髫之龄就在这个政治之都成长,最重要的少年时光都是在京城的影响下度过,虽然他依旧对政治充满了排斥,但是他却希望在朝堂之外,为家族做些什么。有什么比娶一位公主,更能让家族稳定的呢?

         谢瑜原本苦恼的表情立刻不见了,拉住王氏的手,开心的说道:“惠班这么绝世非凡,这也是我深爱她的原因!”谢珺一脸受不了的摇了摇头,彻底无语。他可没兴趣在这里看他们炫耀他们如何恩爱,虽然他早在这6年里面有了免疫力。

         回到房间,他就见到了他已经赎身养老,但是却依旧操心他又唠叨他的奶娘。“我一听说这件事,我马上就来了,二少爷会带您一起回去吗?”

         “不,我和二哥商量过了,我们还会留在京城。我准备从今年开始考科举,正好能赶上明年的会试!”谢珺微笑着将奶娘让到座位上,他很清楚奶娘最想听到什么。

         奶娘不可置信的捂住脸,然后开心的站了起来,直接将谢珺抱入怀中,喜极而泣:“哦~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我要马上写信和夫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少爷你终于长大了,夫人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谢珺温柔的拍了拍奶娘的手,笑着说道:“我已经写信通知了父亲,我想母亲应该也能知道了!”

         奶娘则返过来拍了拍谢珺的手,笑着说道:“给老爷的信和给夫人的信是不一样的!”说完,她便期待的看着谢珺,希望他说些什么。

         谢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会另外给母亲写信说明的!”

         奶娘得到了满意回答,欣慰的说道:“少爷越来越稳重了!”

         谢珺更加无奈:“奶娘,我已经不是那个为了一句成熟的夸奖,什么都能干的孩子了!”

         这些年来,他在本家的时间不超过5个月,能和母亲维持现在的亲密,也全赖于奶娘和二嫂的提点和注意。在他13岁之前,奶娘不知道用这句话哄了他多少次主动和母亲联络感情,送各种各样的京城特产回去。

         “在奶娘心中,你永远是那个为了奶娘的一声夸奖,会给夫人写上五张信纸的孩子!”奶娘笑着调侃道。

         另一边,贾家正准备着贾敏回京城后住的院子。王夫人躺在床上,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现在还毫无起伏的肚子。就在前两天贾敏通知要回京城的时候,她查处有了2个月的身孕,这让她惊喜不已。

         自从生了元春后,她就一直没再怀孕,没想到时隔十多年后,她居然又怀上了孩子。虽然讨厌的贾敏又一次抢了她的风头,可是明显肚子中的这个更重要。王夫人甚至在想,是不是这个孩子体谅她,知道她不喜欢贾敏,所以故意让她逃过帮贾敏布置院子的事情呢?

         后来看到大嫂张氏还站着给婆婆布菜,又被婆婆指使着给贾敏布置院子,忙得团团转不说,还被婆婆各种挑剔后,王夫人对肚子里的孩子更加喜爱了。

         被王夫人认为一定非常疲惫煎熬的张氏,其实现在还有心情叫小丫鬟们挑选红色的花朵,捣成浆给新送来的竹书签染色。这是她准备送到皇后娘娘的礼物,当然是由她亲手制作,以显示重视之情。

         贾琏下学回到大房,一进屋就闻到了浓烈的梅香,一时不备就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是怎么回事?”

         张氏看贾琏这样的反应,就知道她们一定是适应了浓香,所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房间中的香味有多浓烈,连忙说道:“快开窗,散一散味道!刚刚一定是味道太浓了!”

         开了窗子,屋子中的所有人才知道味道有多么浓烈。正好四张书签都已经制好,只要将它们放入梅香盒子中,等明天张氏带进宫就行了。“琏儿去看过老太太了吗?”

         贾琏等味道没有那么重后,才放下捂着鼻子的手,想到今天在张家听到的消息,贾琏回答道:“看过了,老祖宗说让我好好准备过两天的宫宴就好!不过听说太子身边的奴才宫女都被杖毙,似乎还罢免了不少贴身官员,宫宴还会按时举办吗?”

         张氏却完全不着急,让丫鬟们下去后,张氏就将贾琏抱上坐榻,细心地给他讲解起来:“这件事情并不是皇后娘娘和皇上亲自出手,而是由太子出手。琏儿你第一感觉是什么?”

         贾琏努力板着一张粉嫩的包子脸,严肃的说道:“我觉得太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皇上和皇后娘娘让他处理掉了身边的人!”

         张氏惊讶的看了贾琏一眼,然后笑弯了腰:“呵呵,琏儿果然还小呢!你想想,按照皇后娘娘的性格,怎么可能太子犯错没有惩罚,那可是会给皇上烙下不好的印象呢!太子这个位置,就注定了只要没有大错根本不会有人敢去上报。

         你想想,如果你犯了错,如果不是大错,你身边的人会怎么选择?(贾琏:会帮我瞒着!)

         那你再想想,你犯了大错,我会让你自己处理身边的人吗?同理相证,皇后娘娘宁愿自己背上暴虐的名声,也不会想让太子背上暴虐的名声的。所以太子至多是想了什么被皇后娘娘看了出来,现在已经脱离了迷障。

         既然太子身边有勾引太子不学好的人,也有见到这种情况视而不见的人,那么你觉得皇上、皇后娘娘和太子清醒的时候他们还会有机会活着吗?能罢官活着走出东宫的人,最多是不知情,或是渎职,因为是第一次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便是杀给猴子看的那只鸡!看着吧,明年殿试定然有被罢官的东宫官员榜上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