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住处
        晏玖心跳如鼓,三两步跑到窗边,只见几只鸟儿飞起。

         屏气凝神,举目远眺,没发现什么异常。

         她一个人,心里终究害怕,也不看衣服能不能穿,直接往袋子塞,伞,杯子……她看见什么拿什么。运气还算不错,抽屉里剩着两包饼干,厨房里有半袋米。晏玖把背包塞得满满,勉强拉上拉链。又抱了一床被子,临走时还拿走了楼下的一把铁锹。

         有了铁锹,挖番薯容易多了,她加快动作,不敢贪心把整块番薯地翻过来,看时间差不多就赶紧收手,扛着东西往回走。

         赶不上车就完了。

         她站在路边等车,心里像揣了只兔子,咚咚直跳,要不是饿得实在没办法,谁会贸然出城?虫鸣鸟叫都让人心悸。

         远处传来汽车马达声,晏玖欣喜。

         来的是辆军用吉普,在晏玖身边停下时,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车上,穆寒一双眼寒芒似剑,冷笑一声:“胆子还挺大。”

         晏玖脑袋垂得低低的,盯着地上的影子,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听到车门的声音,她仍不敢抬头,忽然手上一松,地上的编织袋被人拎走。晏玖抬头,看着穆寒把她的袋子扔到车上,他站在她面前,一双冷眼微微挑起,面色冷峻。

         “你就不能给我留条生路吗?”晏玖艰涩开口,那是她冒着生命危险找来的物资,他要是处处为难她,她要怎么活下去?还是他要看着她一点一点失去希望,钝刀子割肉般尝尽痛苦,慢慢地走向灭亡?

         对面的男人如同一块冰冷的岩石,薄唇轻动:“我为什么要给你留?”

         “那件事不是我的错。就算我死了,你爸爸也不会活过来,我爸爸也不会回来。”晏玖据理力争。

         穆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就像一个死物,连声音也没有温度:“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晏玖怔怔地看他,从前她跟他就不熟,又隔了几年时光,几重仇恨。站在面前的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冷酷而可怕。

         她斗不过他,晏玖认命:“那你动手好了。”

         穆寒没动手,径直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似乎在思考什么。阳光太阳偏西,余光透过车窗落在他的睫毛上,他微微偏过脸:“上车。”

         晏玖上车时,双腿仿佛不是自己的。

         一个车厢,两人无话。只有汽车引擎声钻入耳膜。他态度不明,晏玖反而更加忐忑,这就像是漫长的折磨,钝刀子割肉的痛苦,明知道头顶的刀迟早会落下,却不知道哪一刻才能解脱。

         半个小时后,榆安市的楼宇出现在视线中,晏玖的后背已被冷汗湿透。

         越野车停下。

         “你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动手。”穆寒把她放在路边,离开时扔下这样一句,“反正你也活不久。”

         晏玖又扛又拎,如同春运归乡的民工,带着大包小包回城。没有汽车代步,她回到住处时天色已暗,而她疲累不堪。

         幸好,这一天收获不少。搭了穆寒的顺风车,还省了路费。

         把床单铺上,抖了抖被子,衣服一件一件叠好……住在客厅那几位捡破烂的室友回来了,凑了过来:“哟,妹子,这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好东西?”

         “出城找的。”晏玖一边叠衣服,一边道。

         四五个人围着她,眼睛里冒着光:“你在城外哪里找的?哎呀,好多红薯!”有人扯了扯她的袋子,看到里面的战利品。

         “还有饼干,好久没吃过了。”

         也有人直接拿起一件衣服:“这件你穿不了,给我吧。”

         “妹子,给我们分点红薯,这么多你也吃不完。”

         “拿点米出来,我来熬粥给大家喝。”

         ……

         七嘴八舌,甚至动手拿东西。

         晏玖赶紧把袋子捂上:“别碰我的东西。”她饿着肚子的时候,也没见有人可怜她,明知她没有被子,也没人借一件衣服给她盖盖。她把几个人往外撵:“我自己都不够用,没多的分给你们。”

         几人悻悻走开,那对母女也回来了,她们用家乡话低声交流。看她们神色诡异,晏玖洗脸时,都把编织袋拎着放在脚边。

         夜间放在床头,抱着入眠。她睡得不沉,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拉扯她的袋子,立即就醒了,床前人影晃动,她一把抱紧编制袋,对方扑上来压住她,又打又挠:“不识好歹的东西,连分享都不懂!”

         她们人虽多,但空间太小,不能很好地制住晏玖。有人来扯她的头发,晏玖也狠,额头猛地朝对方鼻子撞过去,对方吃痛,晏玖一脚将人踢开。她翻身爬起,却被人把腰抱住,晏玖用肘回击……

         这帮中年妇女能在末世活下来,力气都不小,但打架没章法,如泼妇般仗着人多上演十八抓……晏玖好歹是个专业人员,几下就把人掀翻,

         屋子里唉哟声四起。

         居然八个人都在打她的主意,晏玖也打红了眼,揪起一人的头发:“别以为我年轻就好欺负,告诉你们,从小到大就没人敢抢我的东西。”对方是一个团体,而她是新来的外人,要打就一次立威,晏玖也不留情,那把铁锹还在,她抓起铁锹,一通狠打。

         对方不断求饶,个个都说是被逼得没办法,下次不敢了。住在次卧的女孩哭泣不止,人倒是聪明:“我们知道错了,姐,你这么厉害,以后我们都听你的,好不好?”

         “对对,以后别人也不敢欺负我们。”其他人也附和。

         晏玖握着铁锹,没再继续。

         女孩名叫闵红,赶紧扯住晏玖的衣服,看晏玖绷着一张脸,识时务的收回手:“姐,以后这屋子就你说了算,我替你打水洗衣服……”

         晏玖一脸嫌弃:“你们还是先把自己洗干净吧。”

         晏玖才不会相信这帮人会唯她马首是瞻,她们是老乡,说的家乡话晏玖又听不懂,谁知道在背后谋划什么?第二天天一亮,她背着红薯大米出门,全部卖掉换成了钱。数一数,有十几个硬币,买了两个馒头,自己吃掉一个,继而往廖青家走去。

         刚走到街口,就看到廖小元站在理发室门口招揽客人,大上午的,变异人都忙着出城,街上行人寥寥。他也很快看见了晏玖,挥着手朝她打招呼。

         晏玖把剩下的那个馒头塞给他,问:“你哥呢?”

         “在屋里呐!”廖小元赶紧把晏玖迎进屋,扭头朝楼上喊:“哥,晏玖姐姐来了。”他搬过凳子招呼晏玖坐下,很快,廖青闻言下了楼。

         晏玖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硬币过去:“前天向你借的钱,谢谢你们。”

         廖青没收:“你也不容易,先拿着。”他当时借出去,就没打算再收回来,就当感谢晏玖救了自己弟弟一命。

         这年头谁都不容易,晏玖执意要还:“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以后如果再有难处还得找你帮忙。你不收的话,是不是不希望我再来麻烦你?”话说到这个份上,廖青把钱收了下来:“行,你在这里无亲无故,有事只管开口。”

         他给晏玖倒了水,今天没活干,理发室也没人光顾,坐下来和晏玖聊天,问了晏玖城外的情况,对晏玖的胆识佩服不已。

         晏玖不想再和那帮人住在一起,寻思着换个住处,最好是个单间。管理处只保证幸存者不露宿街头,如果想要更好的房子,自己想办法。晏玖只能考虑租房,便向廖青打听榆安市的租房行情,她特别强调:“容身之地就行,破一点旧一点都没关系。”

         “你还真问对人了。”别看廖小元年纪小,但已经俨然是个人精,城里什么能挣钱他可是打听得一清二楚,“这也得分地段,最贵的当然是内城,里面甚至还有别墅区,环境好,安全指数高,不是每个变异人都能承担那里的租金。其次是靠近内城的小区房……”

         聚集地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更加繁荣与安全,安管会的办公地点就在其中,里面住的都是异能强大的变异人,普通人除非得到特殊许可,否则不能随意进入。还有许多变异人住在内外城交界处,廖青的理发店也在此地,虽然地方小,但适合做生意。

         因为房屋紧张的原因,哪怕是在外城边缘地段,最便宜的单间月租金也得几十个硬币。当然,这并不算贵,也就几十个包子钱。

         问题是,晏玖没钱,面色讪讪。

         廖小元咧开嘴笑:“姐,花什么闲钱租房?我们楼上是两间房,我跟我哥睡,你搬过来算了。”店面楼层高,上面隔出来两间屋子,不大,摆了床铺没剩多少地方,当初是留作守店用的。廖家的住处原本在主城区,幸好父母给买了这处店面,到了末世还有个安身之地。廖小元极热情:“姐,你这么厉害,住在这里我跟我哥也安心多了。”

         说话时,在桌下悄悄踢了廖青一脚。

         廖青只得随着廖小元的话:“就是,大家互相有个照应……”

         晏玖没想到他们如此热情,一时倒没了主意,廖小元嘴快:“姐,你要不嫌弃,我待会儿就去帮你搬东西。哦,不,还是让我哥去吧,他力气大,一趟就搬完了。”廖小元说着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了,得先把屋子收拾出来。”

         说着就往楼上跑,还喊晏玖来看房间,晏玖连话都没插上,似乎一切都已经板上钉钉了,想说点推辞的话又觉得虚伪。末世生活,都是几人或者几十人抱团,晏玖无法融入宿舍的那一群人,自然要另做打算。她自认不会拖累廖家兄弟,彼此有个照应,以后找物资也许来得更方便些。

         廖家兄弟都是行动派,收拾屋子时,廖青忍不住打趣弟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热心肠。”

         廖小元“切”了一声:“我是替你着急,都世界末日,还是一只单身狗!”晏玖长相还行,还会点功夫,廖青到哪儿去找这么一个能干漂亮的?廖小元就充当了牵线人的角色,有模有样的拍了拍廖青的肩膀,长叹一声:“弟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晏玖回宿舍收拾自己的东西,屋里几个人知道她要走,露出如释重负的目光。廖青在楼下等她,闵红下楼时就看见了廖青,模样周正的年轻人,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问了句他找谁。廖青如实相告,闵红忍不住问一句:“你是变异人?”

         廖青摇头:“不是。”

         不是变异人,闵红就放了心,唇边浮出一抹不屑的笑容。见晏玖下楼,又立即收整了神色,假惺惺地问一句是否需要帮忙,晏玖说不用,和廖青扛着东西往内城的方向走。时值正午,路上有军车路过,坐车的都是变异人,普通人招惹不起,廖青赶紧拉了晏玖一把,让旁边让了让。

         车上,穆寒一双寒芒落在廖青拉扯晏玖的手上,脸色冷了两分。车子从二人身边驶过,他从后视镜看着两人肩并肩朝旁边的一家理发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