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外城
        楼下靠近花园处停放着一辆保时捷轿跑,这年头,轿跑的实用性比不上皮卡,连个好车位都混不上,被丢在花园里长草。不过别墅里的佣人勤快,知道这是穆寒从前的爱车,不忘经常擦洗。

         穆寒把车开到车道上:“你先拿这辆练。”

         他坐上副驾驶的位置,把车内按钮介绍一遍,耐心细致。而后让晏玖挂挡,车子缓缓地围着别墅绕了一圈。

         别墅正前方的小广场上整齐地停着许多军车,一些人准备外出,保时捷开到小广场时有人觉得奇怪:“会长,你今天开这个车出城吗?”

         穆寒知道自己该走了,让晏玖把车停下:“你自己慢慢练,我中午不回来。”

         他们经常外出搜罗物资,或是考察附近的情况,一整天不回来是常事。

         变异人装好武器,一辆辆军车出城。他们一走,晏玖就自在了,别墅区的道路平坦宽阔,路上车少人少,晏玖练车再合适不过。

         中午只随便煮了个面,继续练车。

         练累了停下来,从后视镜中看到头发蓬乱,几个月没理发,头发早没了层次,又长又厚,逃命时如同累赘,是时候剪一剪了。

         自然想起了廖青。上次还在他那里白吃了一顿午饭。

         晏玖没钱,回厨房搜罗了饼干方便面之类,又拿了一袋米,开车出了别墅区。内城入口处有护卫队驻守,个个荷枪实弹,安保比外城严实许多。

         廖青家就在内外城交界处,晏玖没走多久就到了。聚集地围城已成规模,活少了,廖青在家闲着,见到晏玖煞是意外,继而惊喜:“晏玖,你怎么来了?”话出口又觉得说错了,“我还担心你呐!”

         那日晏玖离开后,廖青去过她所在的住宿区探望,碰巧遇到了闵红,问起,闵红只说不知道,廖青担心不已。

         这个年代,死人再稀疏平常不过。

         廖青此时见到晏玖十分高兴:“你没事就好了,哦,听说你不住宿舍了,现在住哪儿?”

         “我……找了个事做。”晏玖敷衍道,“给变异人打杂,就搬进去了。”

         她指了指内城。

         “哦。”廖青并不多问,抓了抓头发,说:“你能干,肯定能找到活。今天是出来办事吗?”

         “我想理发。”

         晏玖把饼干、方便面、米从车上拎下来:“我没钱,不知道这样行不行?”

         “大家都是朋友,收什么钱?”廖青推让,“再说,你这也太多了。你是不是不清楚物价?”

         现在不是从前,做个头发要成百上千块,要卖许多粮食。

         “那些变异人日子过得好得很。我在那里也有吃有喝,存着这点东西也没用。”晏玖执意要把东西给他,“吃的你先收着,万一哪天我又没活路了,你还得接济我两顿。”

         反正穆寒不缺东西。

         廖青说:“那行,我先收着。”

         把食物放进厨房,廖青招呼晏玖在镜子前坐下:“你要剪个什么样的发型?”没等晏玖回答,又道:“我给你烫个头,保证做出来好看。”

         晏玖说不用,廖青坚持:“店里还有药水,不用也浪费了。”二人一番磋商,最后决定把头发剪到披肩长度,做个柔顺烫,扎个马尾简单好看,逃命的时候清爽利落。廖青当下就操起剪刀,还说:“我给你用店里最好的药水,保证很长时间都不变样。”

         做头发最费什么?时间。

         没俩小时完不成。

         穆寒四点多钟就回来了,刚下车官绿海就迎了上去,贼兮兮道:“晏玖出城了。”

         穆寒眉头一皱:“什么时候?”

         “下午两点多。”官绿海得意地笑起来,“我看见她偷偷拿了别墅里的东西,去厨房要了烤好的饼干,扛了一袋米,还有些别的吃的上了你那辆保时捷。”

         穆寒面色阴沉,敢情她跟他要一辆车是为了逃跑?天底下难道还有比榆安市更安全的地方?

         穆寒转身就上车,发动引擎调转车头,官绿海追过来:“喂喂,你还没问我她往哪个方向走的。”

         “说。”穆寒冷着一张脸。

         “她把车开出去,我就偷偷跟着她。不过她开车技术太烂了,拐弯都拐不好,我在后面看着都着急。不过也幸好她技术烂,估计注意力都在前面,完全没发现我……”

         “说重点。”穆寒不耐烦地打断她。

         “她去外城私会男人了。”官绿海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东西都是给对方的,你没看见,两人嘻嘻哈哈笑得可甜蜜了……哦,那男的也是个普通人,跟她挺配,开了家理发室……”

         引擎声轰然加大,车子像头发怒的公牛一样冲了出去。留下官绿海在原地喊:“喂喂,我还没说完呐,你知道那理发室在哪儿吗?”

         穆寒猜得到。

         理发店里,晏玖看着新发型十分满意,廖青给她装了两瓶护发素:“抹上后最好用保鲜膜裹上,你发质不太好。”他叹一声,“这年头,发质好的人没几个。”

         “那你怎么不给我剪个短发?”晏玖笑,“像你们男人那样短短的,随便擦一下就好,多方便。”

         “不好看。”廖青说,“女人还是留长发有味道。”

         再说晏玖一个没变异的,有姿色总比没姿色多条路,谁知道世界还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然,这话廖青不敢说。

         看看时间,晏玖也该回去做饭,从椅子上站起跟廖青告辞,廖青说:“等等,脸上还有碎发。”他拿过纸巾替她擦,纸巾刚触到晏玖脸上,店门被推开,穆寒进来,面上覆着淡淡寒霜。

         廖青觉得对方有点面熟,他是个本份人,想想应该没有得罪对方,扯出一个笑招呼道:“欢迎光临,这位帅哥是洗头还是剪发?”

         晏玖更意外:“你怎么来了?”

         “打扰你了?”穆寒冷声问一句。

         晏玖看他面色不善,知道自己又触了霉头,低低的解释:“我以为你要晚点才回来,所以抽空来理个发。”她还想在外人面前保存点面子,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头发理好了,我回去做饭。”

         她转身朝外面走,穆寒也不愿呆在店中,大步出门,廖青看着柜台上的护发素,赶紧喊住她:“晏玖……”

         晏玖顿足,穆寒回头瞪他一眼,廖青一个瑟缩,他想说护发素没拿。但终于没敢再开口。

         晏玖朝保时捷走去,听到背后说:“那车是我的。”回头看穆寒板着脸,面无表情朝她伸手:“钥匙。”

         晏玖把钥匙给他。

         穆寒一把抓了过来:“听说你还从我家拿了粮食。”拿给了这个她以前准备同居的男人。

         晏玖心虚,不知道今天穆寒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一副准备找茬的样子,她低声辩解:“我想理发,没钱。我看屋里有很多吃的……”准确地说,榆安市的食品仓库都由穆寒掌管。

         “所以拿了我的东西?”穆寒冷笑一声,“你就跟你爸一样。”

         养不熟的白眼狼。

         晏玖一时语塞,垂着脑袋面色黯然。

         不喜欢提到父亲,因为父亲的的确确害穆寒失去了一切。连替父亲说一声“对不起”都显得苍白无力。

         穆寒转身就上了车,车子轰然启动,呼啸着开走。晏玖在原地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朝内城走,走到入口处,守卫不让她进。

         内城是变异人的地盘,严格控制普通人的进入,一是彰显变异人的优势,而是降低惹来寄生虫的危险。

         晏玖愣住,出来时这帮守卫也不说一声。

         她只好在街上瞎晃悠,暮色渐浓,肚子开始抗议,她不清楚穆寒是什么意思,但穆宅的生活真的挺好,舒适安逸,让人几乎忘了末世的存在。

         晏玖忽然觉得自己欠虐,剪什么头发!

         她寻思着是去找廖青蹭顿晚饭,还是再观望穆寒的态度。道路上回城的车辆多起来,晏玖抬头一看,居然看见了宣城。脑子里灵光一闪,晏玖跑过去,意图拦车:“宣城,宣城……”

         司机把车子停下来,宣城见到她有些意外:“什么事?”

         “我下午出来剪了个头发,现在进不去内城。”晏玖决定先回穆宅看看情况再说,宣城人老实,不知道好不好糊弄。

         宣城的目光在她头上掠过,果真把头发剪短了,他只知道晏玖是穆寒带回来的,穆寒似乎挺看重,宣城没多想,中规中矩道:“上车吧。”

         车子进入内城,最后在穆宅前方的小广场停下,晏玖下了车,却磨磨蹭蹭没向门口走,在脑子里反反复复思考待会儿怎么应付穆寒,正踟蹰间听到有人喊:“会长……”穆寒“嗯”了一声,走向旁边的一辆军用越野,刚走到车门处,就看见了晏玖。

         他脸色仍旧不悦,一双眸子阴阴地盯着晏玖。

         晏玖背上汗毛又立起,每次在他面前,她总是心虚惶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咽喉。草丛中有稀疏虫鸣响起,晏玖尴尬地朝他笑笑:“这么晚了,还准备出去?”

         穆寒是准备把晏玖晾几天,回来想想又觉得不对,真把她扔在外城,晏玖不正好去投奔那个理发师吗?穆寒才不会让她如意。正打算去找人,没想到晏玖自己回来了。他把脸转向一边,不冷不热回一句:“准备去吃饭。”

         我也没吃饭,晏玖心道。嘴上却说:“不然我烧给你吃?”

         穆寒把脸一横:“等你烧好饭几点了?”

         晏玖闷不做声。

         “你还回来做什么?”穆寒质问。

         “我……我想问问……”晏玖吞吞吐吐,“我说过,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所以想问问,你还要不要?”

         不要的话,放她走也行。

         他怎么会放她走?穆寒朝她趋近,脸庞逆着光,声音似乎也被阴影调和:“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

         他比晏玖高,说话时微热的呼吸喷在晏玖额头,说不出的颤栗感。

         一把拽住晏玖的胳膊,晏玖没提防,胸撞在他肋骨处,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与肩膀相连处一阵疼痛,穆寒如往常一样,狠狠地咬下去。晏玖条件反射地痛呼出声,才想起附近有人,晏玖勉力忍住,但仍有丝丝痛哼从唇角溢出。

         他咬得太疼了,晏玖觉得这回肯定出血。

         附近的人听到动静,过来冒出个脑袋,穆寒赶紧松口,瞪对方一眼,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穆寒一把拉开旁边的越野车门,把晏玖塞进车内,自己绕到主驾驶位置,发动车子朝外开去。

         别墅区绿化率高,道路两侧树色的阴影投下来,车内一片黑暗。晏玖肩上仍旧隐隐作痛,她把领口向上拉了拉,遮住伤口,看窗外树色变幻,附近一个人都看不到,晏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她也不提,只平静地开口:“是不是看到我就会想起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让你觉得很难受?”

         女儿像爸,不止一个人说过晏玖的五官偏向父亲。

         幸好她父亲长得不错。

         穆寒没吭声,车窗全闭,只听得见若有似无的引擎声。

         “所以,你讨厌我。”晏玖其实挺理解他。要换成是她,估计早把对方打个鼻青脸肿。

         很久,才听见穆寒说:“我不讨厌你。”

         他只是讨厌自己。

         晏玖还想说什么,肚子却不争气地响起,好吧,她饿了,什么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填饱肚子才是前提。

         车子停在了某家餐馆前,如今菜品种类不若从前丰富,也不用上菜谱了,老板把今天还有的菜报了一遍,点了青椒肉丝、红烧鲤鱼和酸辣土豆丝,菜上来的同时米饭也端了过来,晏玖很规矩,主动拿过碗给穆寒的添饭,而后小心地瞧了瞧他的脸色,既然没说不让自己吃,便大着胆子开始吃饭。

         两人没什么话,吃人嘴短,晏玖也不大好意思夹菜,鲤鱼烧得香气扑鼻,晏玖夹了一块,细细地把刺挑出来,而后穆寒碗里放:“你多吃点。”原本只是想试试穆寒的态度,要是穆寒嫌弃,大不了自己吃。

         穆寒倒没说什么,也没瞪她,晏玖终究没能得到吃鱼的机会。直到穆寒放了筷子,她才开始风卷残云,把所有的菜往自己碗里拨,不要浪费嘛。

         大概是吃饱了,穆寒没急着回去,沿着街道散步。晏玖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穆寒说:“把车开回来吧。”

         他指的是那辆停在理发店门口的保时捷,拿出钥匙扔给晏玖。

         二人出了内城,朝理发店的方向走,外城街道光线暗了许多,路灯多是上了年头,而且只是零星地亮了几盏,但街上还算热闹,道路两边支起不少摊子,有许多变异人光顾。迫于生计的女人们趁机出来拉活,站在街边朝变异人抛媚眼,以换得一餐半饱。

         日子难过,男人们的行为就粗放了些,见路边的女人还漂亮,一把抓过来,大手直袭胸部。女人顺势倚到对方怀里去,打情骂俏……

         晏玖看得直尴尬。

         穆寒大概也觉得不适,见前面小摊更多,嘈杂不堪,他带晏玖转入一条小巷。偏偏哪里都有打情骂俏的,巷子对面过来一对男女,身体都快缠绵到一起,男人一手搂着女人的腰,一手在她身上揉捏,知道对面有人,但丝毫没有收敛。

         晏玖本想挪开视线,听到女人娇嗔:“讨厌……快点走啦……”

         声音有点耳熟。

         晏玖盯着对方看。

         女人不正是闵红吗?

         闵红身边的变异人个子不高,嘴往一边歪,不就是那个设了流沙坑想杀死她的土系变异人?

         狗男女!

         晏玖双目几乎要喷火。

         她直视的目光终于引来对方的注意力,闵红也认出了她:“是你……”那土系变异人觉得晏玖眼熟,但一时没想起来,眸色不善地盯着晏玖。

         仇人相见,杀气顿起。

         狭路相逢勇者胜,闵红身体绷紧,当机立断地勾住身边男人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手直指对面二人:“杀了他们,今晚我们来玩新花样!”

         欺负她没人是不是?

         晏玖想都没想踮起脚,快速在穆寒脸上快速亲了一下:“杀了他们,我也来跟你玩新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