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赌约
        宋小满见穆寒脸色不好,不想多惹事,起身道:“会长,我回房了。”

         这话证明,她也住在穆宅,因为宅子太大,面孔太多,晏玖没记住她而已。

         肯定是穆寒的若干情人之一。

         穆寒亲自将宋小满送到三楼楼梯处,而后折身回屋,踏进门时顺手把门锁上,踱步朝晏玖走过来,面无表情地问:“都好了?”

         “好了。”晏玖挺不喜欢对着他,挪开眼睛:“谢谢你。”

         穆寒踱步到她跟前,伸手去扯晏玖的衣领,肩头露出来,光洁无暇,他略略满意,但口气依然听不出喜怒:“不用感谢。我只是觉得你说得对,再这样下去,我会没地方下口。”

         饱满的指腹摩挲着肩膀,晏玖浑身汗毛直立,治好,再折磨,再治好,再……晏玖被这个可怕的念头吓到,她一把推开他,怒目而视:“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穆寒显然没料到她突然爆发,被她推得后退几步,眸光略略下垂,声音有些不自在:“凭什么?你说呢?”

         “因为这该死的末世来了,而我没能变异。”晏玖忿忿道,这是一切噩梦的根源。

         穆寒眉头微皱:“你觉得是因为你没能变异?”

         “不然我怎么会落到你手里?放在以前,我根本就不怕你。”怒气一时爆发,晏玖收不住,口气恨恨的。

         “哦?”穆寒依然不躁不怒,唇线微微勾起,“年前我找你之后,你为什么连夜逃走?”

         “因为……”晏玖一时语塞,但仍不肯认输,嘴硬道:“那时我妈还在,她年纪大了,我怕她经不住吓!”

         穆寒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啧啧了一声:“好吧,我可以和你打个赌,就算没有末世,没有异能,你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什么赌?”

         “你身手不错,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放你走,再给你两根金条,这样你就能在市里租一套不错的房子,也不用愁吃饭的问题。只要榆安市聚集地还在,我就会无条件保证你的安全。”

         晏玖叫起来:“你有异能,我怎么可能赢你?”

         “我不用异能。”穆寒说。

         晏玖露出狐疑的目光,这家伙什么时候变这么好?

         “不过,如果你输了,晚上你就得乖乖地陪我睡。”穆寒正色看着她,“同意吗?”

         她怎么会输给他?这只十多年前要靠她去救的弱鸡,晏玖问:“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穆寒回答,“你同意吗?”

         “我同意。”晏玖字字铿锵。

         一楼有间锻炼房,晏玖从衣柜里找出一套休闲运动服换上,看看对面的穆寒,他穿的市里的作战制服,黑衣如挺,莫名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你真的要赌?”穆寒再次向她确认。

         晏玖目光如炬盯着他:“我们可说好了,你不能用异能。”

         穆寒点头,短碎发落在额前,他一双眼睛如冬夜星辰,寒芒四射。这样的眼神让晏玖心虚,她甩甩头,没有犹豫,握紧拳头朝他攻击。但这一记是虚的,女人力量小,用拳攻击不是上策,晏玖不会小瞧穆寒,看穆寒准备挡拳时,她转身旋转,一记后旋踢。

         跆拳道本就是以腿法著称。

         动作变化极快,后旋踢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她是黑带二段的晏玖,灵活的变化,娴熟的腿法,迅捷的速度……

         这一腿下去,直接就能把成年男人踢翻。晏玖在好几个混混身上实践过,穆会长,等着被打趴下吧!

         可是……预料中的阻碍没有到来。

         这一腿根本就没有踢中对方,被穆寒躲开了!并迅速反击。

         这还是当年那只弱鸡?晏玖知道他变了,但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了战斗机?她再次踢腿时,居然险些被他擒住,慌忙改变方向,由于重心不稳,跌坐在地。晏玖快速爬起,今天不打得他满地找牙,自己就不姓晏!

         暴走模式开启,横踢,下踢,侧踢,连环踢……锻炼房门口不知何时聚集了一批人,个个目瞪口呆:“呀!这女人有几下子。”

         但晏玖呼吸急促,她的攻击大多无效,甚至只有招架之功。她多年对战的经验清楚地告诉她,对方每一个动作,都比她更有力,更凶狠,更准确。男人比女人天生就有体能优势,当他横腿踢来,一股杀气迎面而来。

         她在比赛场上赢过许多次,但赛场从来没有这番狠辣。

         晏玖浑身毛孔都在颤栗。她怕了。

         一怕就输定了!晏玖勉强闪开,却不知道该如何招架,对方扫腿过来时,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放倒。

         晏玖抬起头来时,穆寒反剪了她的手,牢牢地把她压制在地上。

         “你输了。”他风轻云淡地宣布。

         晏玖动弹不得,呼吸急促:“我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

         他手上微微用力,晏玖发出闷哼声。穆寒低下头,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问:“那你以为我这八年是怎么过的?”鼻息喷在她侧脸,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晏玖怔怔地盯着地板木纹,心脏在胸腔跳动,一下一下,不堪重负。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女声,冷嘲热讽:“还妄想跟穆寒比,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官绿海对晏玖投来鄙夷的目光,别人都在外面看热闹,而她走了进来。

         穆寒放开晏玖,顺手把她拉了起来,侧过脸扫了官绿海一眼,有些不悦:“你怎么来了?”

         “哦,我的新衣服到了。”官绿海对着穆寒娇笑,“待会儿我们找个地方,我穿给你看好不好?”

         “我没空。”穆寒直接拒绝,“待会儿要去训练。”

         “那你怎么有空陪她玩?”官绿海对晏玖投以敌视的目光,“她只是个普通人,什么都不会做。还喜欢偷懒,我那天让我搬点东西,她拖拖拉拉动作跟蜗牛一样……”

         她还好意思说那天的事?晏玖强忍住自己想要向她挥拳的冲动。

         穆寒眉头一皱:“以后你不要随便指挥她。”

         “凭什么?”美人不依。

         “她是我的人。”

         “我还是你未婚妻呐!”美人跺脚,准备去扯穆寒的衣袖,“你可是说了要娶我的……”

         “我说的是,如果将来你实在嫁不出去,大不了我娶你。”穆寒不着痕迹地撇开她的手,说话时悄悄瞄了晏玖一眼。

         晏玖装什么都没听见,心底把这个男人骂了一百遍,什么态度?美人都跟着他了,他还不想负责。

         不过官美人如此刁蛮专横,恐怕很难跟宋小满一较高下。

         官美人立即改变策略,作泫然欲泣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穆寒满脸无奈:“我们是表兄妹,有血缘关系的。”

         晏玖忽然来了精神,闹了半天,这两人是表兄妹。

         “不,你爷爷跟我奶奶才是表兄妹。我们俩表得远了,法律上已经超过三代,可以结婚。”官美人辩解。

         “那还是亲戚。”穆寒似乎有点不耐烦,“再说那天是你闹着要跳楼,我安慰你才说了那个话。不过我建议你下次不要跳了,你有可能跳不死。”

         官绿海的玻璃心碎成渣渣:“你们男人都一个样……”美人把脚一跺,哭着出门,只留下一个委屈的背影。

         晏玖心头大快。瞥见穆寒正睨着眼看她,晏玖连忙收整神色,装模作样问:“好歹她是你表妹,这样不太好吧?”从他们的对话,能猜测官美人之前大概受过伤害,同是女人,晏玖表示同情。

         穆寒揉了揉额角:“她没事,变异后遗症,成天阴晴不定没事找事。”

         这貌似说的他自己吧?而且他还伴有咬人的毛病。

         看晏玖似乎不认可的模样,穆寒又道:“她真没事,不然你待会儿你去看她,保证活蹦乱跳的。”

         他没说错,晏玖悻悻上楼时,远远就听到官绿海颐气指使的声音:“你们怎么干活的?一个两个动作这么慢!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要这份工作吗?要不是看在你们以前就在穆家上班,穆寒才不会收留你们……”

         她在骂家里佣人,穆宅重新回到穆寒手中后,佣人不多,末世这几个月有人变异,有人遭遇不幸,如今佣人更少。不过干活效率提高了许多,毕竟,从前失业只意味着薪金,现在可能意味着性命。

         官绿海骂人并不是满面通红火冒三丈,她更像一个演员,情绪收放自如,演技炉火纯青,见晏玖下楼,又摆出大小姐的矜贵模样。晏玖朝她略略点头,算是打招呼,她想从一侧走过,却被官绿海叫住:“喂,你跟穆寒到底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晏玖想了想道:“以前认识,后来有点过节。”

         “有过节他还那么担心你?”官绿海不信,“那晚抱着你就跑了,他都不抱我。”

         “因为你有异能。他后来直接把我扔游泳池里,还限制我-的自由。我半夜才上来,冻得半死。”

         官绿海更不满,高高地撅着嘴:“这种时刻,他还想保护你。”

         “保护?”晏玖不明白。

         官绿海一脸看白痴的表情:“你没变异啊!会被寄生的。”

         寄生人虽然凶悍,但并不难对付。真正可怕的是寄生虫,它的身体能任意变形,时而摊成比纸还薄的一层膜,时而缩成豌豆大小的圆球,时而将自己拉成长丝,时而像形态怪异的多足虫……它能轻松通过细小缝隙,在光滑的墙壁任意溜走,甚至凌空弹跳一两米。那样小的东西,几乎不被人发觉,移动速度如电光石火,弹指间就能将人类变成奴隶。

         在被寄生的那一刻起,人类的大脑已被杀死,哪怕寄生虫脱离人体,也回天乏术。

         战斗力强大的军队,就是被这小小的寄生虫所覆灭。

         不过这东西在水中速度减慢,行进方向受波浪影响。是以穆寒把晏玖丢进了泳池,直到寄生生物被控制,以猎犬为诱饵,反反复复把内城搜索了几遍,才让晏玖回房。

         晏玖有些意外,原来穆寒不是故意折腾她。

         好吧,其实他人也不是太坏,虽然成天对她横眉冷眼,浑身散发的寒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欠了他许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