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019章:认主
        杨昔几人有些奇怪俞乔对这老妇的敬意,却也不敢有轻视,竖着耳朵,认真听她解答。

         “这臭果自然成熟,饥荒时可以果脯,但若短时间被催熟,就会生成一种特别的毒素,若长时间过量吸入,会导致体乏无力,内力受阻。老妇偶然知晓。”

         老妇解答,自然是有所保留的,那催熟的法子是不传之秘,自不可能这么说出来。

         “我与小哥儿达成协议,她救我们,我帮她在流民中传播几则流言,”说到这儿,老妇就没再多说,协议的内容自然也不止于此,比如她还告诉俞乔一味儿可以诱发他们体内的毒素的草药等等。

         她边走边说,说完后,就已经带着阿狸靠近了俞乔。

         杨昔几人都是聪明人,这些也足够他们猜测了。

         俞乔因谢时和杨昔,不好出面,她伪装成士兵在囚人的大帐分食的时候,看到他们。合作一拍即合。

         “流言……”

         “这个我知道,”秦述挑了挑眉梢,接着老妇话后说,“传言说,贵人和他的马儿俱是精贵,闻不得臭味儿,篙草原越臭,他们就越没兴致到处打猎。”

         如此,他们才能多点生机,不为那虚无的奖励,就只是为了活下来,都足够致使他们按照流言说的去做。

         否则单凭俞乔和谢昀两个人怎么可能弄得篙草原满是臭果味儿,靠的还是这些四处流窜的流民。杨昔问这个问题,就是疑惑俞乔用了何种手段来驱使这些流民。

         流言……原来只是流言,俞乔……对人心的洞悉,当真可怕。

         老妇和阿狸的到来只是开始,陆陆续续,就有更多的流民汇聚在此了。原本还算人多势众的五十多人,渐渐就被这些流民包围起来了。

         而他们的主子还都在俞乔谢昀手中,被包围也只能被包围。

         被几百双满含愤恨的眼睛盯着,杨昔几人如坐针毡。

         “不是说这一带臭果最多,怎么没瞧见?”

         又有几人流民到此,放下警惕之后,就又发出如此疑问。

         让流民们会聚于此的,是俞乔让老妇传扬的另外一个流言,流言说,东南泽水湖泊边,臭果最多。

         让他们相信,并且顺利寻找而来,的确有臭果的原因,但更多还是因为俞乔和谢昀的作为。

         是他们第一天就打乱了谢时等人“狩猎”的节奏,杀了数人,俘虏了数人,让“贵人”们自危起来,自然就也顾不上狩猎了。

         第二天更是牵着谢时亲军的鼻子走,牵制住很大一部分兵力。这才让他们抵达这里的过程相对顺利起来。

         但近千流民,因被杀,又或者因为其他,时近中午,抵达这里的,只有五百来人。

         杨昔四人依旧坐在俞乔不远的石头上,怔怔失神,等他们悄然回神的时候,他们的下属居然一个也看不到了,他们面面相觑,更觉不妙,却也无人敢去质问俞乔。

         这四人年岁相当,都是二十岁上下,即便风餐露宿了几日,狼狈不堪,却还是能一眼区分出他们和流民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有的时候不得不屈服,不得不放下,所谓的骄傲和矜持。

         池胥人突然站了起来,停在俞乔两步前的地方,一咬牙跪了下来!

         “我知道我错了,但我愿意弃暗投明,从此追随于你!奉你为主!”

         俞乔和谢昀还未反应,秦述就先一屁股坐歪,滑到地上去,那眼睛瞪得圆圆的,充满了不可思议。

         池胥人很是觉得难堪,但他都放下膝盖的黄金了,就也完全豁出去了。

         “楚国池家嫡系三房幼子,行九,名胥人,年二十,今年六月及冠,”

         作为家族与他及冠礼物之一的北境之行,将他完全陷进来了,眼下,他正要将自己卖了保命保名声,且还要担心人家不愿意要他。再憋屈再无奈不过了。

         “我二叔池赢是这次楚国出征赵国的副帅之一,我对赵国和楚国边境这一带的地形,有过研究,相对熟悉些!”

         俞乔和谢昀依旧沉默以对,毫无波澜,无惊无喜也无鄙夷。

         池胥人咬了咬牙,就详细说起了篙草原周边的地形特征,洋洋洒洒,详详细细,毫无保留,能说的都说了。

         口干舌燥,加上莫名的紧张,额头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他忐忑地看着俞乔和谢昀。

         “秦述!”俞乔忽然转头喊了一句秦述,然后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秦述蹭蹭蹭跑远,又蹭蹭蹭跑回来,扔给了池胥人一身又脏又臭又破的衣服。

         池胥人在短暂愣住之后,立刻欣喜若狂起来,全不在意他人看他的眼光,当即就脱衣服换了起来。

         “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俞乔只说了这句,再无其他警告之语,但池胥人绝对难忘俞乔带给他的震动,不管以后如何,此时他绝对是真心的。以后……他想俞乔也不会给他二心的机会。

         换好了衣服的池胥人也不再回杨昔等人那边,他直接坐到秦述身边,成为二号小弟。认了一个十二岁的少年,顶头上居然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弟头子。池胥人从出生到现在都不会有这一刻心绪之复杂。

         曾穹,韩伊没有犹豫太久,他们陆续走了过来,能让家族那般看重和培养,他们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回到各国都是各个皇储极力拉拢的对象,但此时……都将奉俞乔为主了。

         “……曾穹,西北晋国曾家世孙辈,嫡系,行十二,年十九,”说到这儿,曾穹有些脸尴尬,这四人他最壮最高,年岁却最小,但想到要认十二岁的俞乔为主,他又不觉得什么了。

         “我就一把力气,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和他孔武有力的外表不大相称,他为人其实粗中有细,认真栽培,可为猛将,可惜正路不走,淌进这浑水里来了。

         “……韩伊,西南吴国韩帅府嫡孙,行二,年二十三……”韩伊抓头,略羞涩道,“我比不得主人聪明,偶尔出谋划策,倒也行。”这当然是比较谦虚的说法,他心思精巧,鲜有吃亏,但这一次栽得也算心服口服。

         四人里唯独没有动静的就只有杨昔了。

         原本以为他最放得开,但到这关键时刻,放不开的也是他。

         作为发起人的池胥人感叹摇头,其实他们这里三人都挺能理解杨昔的内心,相比他们三人,杨昔的“名头”明显比他们要高出一个等次,其骄傲,其自尊也要比他们更难放下。

         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杨昔啊……他注定要成为他们的“同道”人!

         俞乔和谢昀都不怎么说话,没人逼杨昔,但一切的一切也都在逼他!

         就在他愈发焦灼的时候,阿狸从远处跑来,“黑哥哥,阿姆说时间差不多了,让我叫你过去……”

         “好,”俞乔对阿狸点了点头,“告诉阿婆,我这就过去。”

         或许还有些人滞留在路上,未能抵达,但俞乔他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两根指头推开一直靠她肩膀上的属于谢昀的大脑袋,正要起身,杨昔走了过来,步履略有些急切。

         “你不用勉强自己,”俞乔扫了他一眼,她这个人其实有点护短,她可没忘记当初杨昔那一剑差点杀了秦述,杨昔这般为难,她还不一定肯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