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章 结局(3) 明明爱很清晰,却要接受分离……
        第202章 结局(3) 明明爱很清晰,却要接受分离……

         偌大庄园的会议室内,所有开会的成员,陷入了各执一词的争执中。

         在这场无硝烟的战争里,应雅如始终站在应彦廷这一番。“应氏集团这两年的巨大飞进,大家都很清楚,我也不需要赘述君彦在商业方面是个多么极具有天赋的人……所以,我支持君彦的一切决定。”

         应元朗的堂兄弟应丙城道,“大小姐,我们自然是不会质疑君彦的能力的,毕竟,在元朗接手的时候,应氏集团已经在走下坡路,如果不是君彦,应氏集团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两年内将商业版图拓展至全世界……我所质疑的是,拥有今日辉煌的应氏集团,是否需要纳入外人入股呢?毕竟,这将会打破我们应家百年来的传统,也有可能会伤害到我们应家人的利益。”

         现场的气氛很是僵持,但说话的只有应雅如和这位堂哥,其他的人都纷纷秉着呼吸,不敢有一语。

         应雅如在自己的这位堂哥说完后,用目光狠狠与之对峙。

         应彦廷坐在应氏家族掌舵人的位置上,始终以沉默、谦逊之态没有说话。

         应天齐为了缓和眼前僵持的气氛,起身,笑着发言,“雅如和丙城你们都没错……但我认为,你们不应该在这样每年一次的家族股东大会上争执,毕竟,家族开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团结,如果因为意见相左而有了隔阂,我相信这会是令整个家族都不开心的事情。”

         应丙城道,“我完全没有质疑君彦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应家百年的规矩若是轻易就这样破坏了,那以后……我们这些后辈,怎么对得起曾经立下这些规矩的应氏祖先?”

         应天齐顿时就笑了,“丙城啊,不是我站在雅如那一边,是你这句话说得有些不妥当啊……如果按照应氏家族的规矩,如今继承应家产业的应该是应氏家族的长子君御,可现在应氏家族的掌舵人是君彦,按照你刚才那么说,君彦也是对祖先的大逆不道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应丙城解释,“我……”

         应天齐笑了笑,坐回了原先的位置。

         应雅如乘势道,“堂哥你几年前就反对君彦接掌应家……看来,堂哥你针对的不是君彦的决策,而是君彦这个人啊!”

         “我真的没这个意思……”应丙城此刻脸色都吓青了。

         要知道,在应彦廷执掌应氏家族的这几年,应丙城因为当初反对应彦廷而这两年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的,这会儿被扣上这样的罪名,怎么会不恐惧。

         今日应丙城敢站起来发表意见,也纯粹只是在考虑应家的利益。

         “好了。”一道温缓的声音传来,迅速解了会议室内一触即发的危机,而有这样能耐的人,自然是应彦廷。

         听到应彦廷开口,现场立即就安静下来了,连跟针落在地上都能够听见。

         只见一直以晚辈姿态在会议上沉默的应彦廷此刻微微一笑,“我知道丙城叔不是那个意思……我认为无谓在这个话题上多做争执,因为我已经决定了让林益阳入股,这是我作为应氏家族掌舵人和应氏集团负责人所做的决策,如果对我这项决策有任何异议的,我随时可以让出这掌舵人之位,让应家有能者居之。”

         应彦廷这番话说出口,会议室内陷入了愈加的安静。

         谁敢不服啊?

         现在整个应家掌握在应彦廷的手里,而整个应家的人都知道,应彦廷的危险是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的。

         应彦廷现在只要一句话,他可以让在场的任何一个股东消失。

         见所有的人都没有再说话,应彦廷又笑了笑,“如果大家对我的领导没有意义,那等会儿的记者会将会准时召开,而下一次,林益阳也会以股东的身份,参加应氏家族的股东大会。”

         现场所有的人没敢再有异议,全程一直没有说一句话的应御臣却在此刻开口,“那等会儿的记者会,君彦你是打算跟林益阳一起出席,还是跟林小姐一起出席?”

         听到应御臣开口,应彦廷好整以暇地后靠向椅背,闲适地看向应御臣,“大哥认为跟谁出席有问题?”

         应御臣直接嘲讽地道,“如果待会儿君彦你是跟林小姐出席,那我认为你应该慎重考虑一下……最近君彦你可是跟林小姐走得十分的亲近,媒体每天的报道可都是君彦你和林小姐的绯闻,我在想,知道君彦已经跟小蓦结婚的,大概会清楚君彦这只是在跟林家合作,可是那些不知道君彦已经结婚的人,看君彦和林小姐这样的‘夫唱妇随’,恐怕会以为君彦和林小姐才是夫妻呢!”

         在场所有的人在听到应御臣这样说后,全都皮收紧,替应御臣捏了一把汗。

         应御臣刚刚这“夫唱妇随”这四个字,如果直白点意译过来就是“奸夫淫妇”,在当今这个世界,恐怕也只有应御臣敢对应彦廷这样说。

         应彦廷轻轻笑了笑,正要说话,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盛华附在了应彦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应彦廷挑了下眉,整个人似乎较刚才更加清闲了些许,笑意在嘴角逐渐扩散。

         而后盛华把一只已经接通的手机递予应彦廷。

         应彦廷接过了手机,径直放在耳边,在诸人都在等他回应应御臣刚才提出的那个建议时,应彦廷径直从位置上站起了身,而后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接听电话,径直走向会议室大门。

         像是走到会议室门口应彦廷才想起来,放下手机,对在场所有的人亲和地说了一句,“今天就到这里……散会吧!”

         众人全都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是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之前一再拖延,直到现在才顺利召开,而散会的方式居然是这样的……随便,更令人腹诽的是,在应彦廷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时,所有的人清晰地听见应彦廷温柔地喊“初晨”二字……

         因此,在应彦廷走出会议室之后,所有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

         走出会议室,从刚才温和的面容瞬间骤降成冰冷的面容,应彦廷直接把手机丢给了身旁的盛华。

         盛华接过手机后,赶紧替应彦廷把电梯门打开,应彦廷走了进去。

         电梯直上总裁办公层。

         电梯门一打开,林初晨已经站在电梯门口。

         应彦廷步出电梯后直接朝向自己的办公室,对跟在他身旁的林初晨道,“消息放出去了?”

         “你放心……我相信用了并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传到我爸爸的耳朵里。”林初晨严肃地跟在应彦廷身后道。

         应彦廷兀自走进办公室,在盛华把办公室的房门关闭后,应彦廷突然一记冲拳重重地捶打在了办公室桌面。

         林初晨吓了一跳,连忙走到应彦廷身边,嗫嚅地问,“你……你怎么了?”

         从林初晨认识应彦廷以来,这是第一次,林初晨看到应彦廷动怒。

         应彦廷的双拳握紧,整张脸呈现铁青的状态,双眸冷厉地盯着视线里的那片落地窗,阴冷地道,“如果乔蓦有事,我会让所有参与伤害乔蓦的人,全都为她陪葬!!”

         林初晨顿时脸色刷白,因为应彦廷此刻提到要对付的人,她父亲就是其中一个。

         “不是……不是一切都在你的计划里吗?怎么了?”林初晨小声地道。

         应彦廷阴冷的目光突然扫向林初晨,“乔蓦的身体情况远远比我想象得还要糟糕!”

         林初晨愣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很清楚自己不该把怒火宣泄在无辜的人身上,应彦廷收回目光,冷厉的面容慢慢地转为柔和,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林初晨见应彦廷此刻疲累捏眉心的动作,伸手轻轻搀住应彦廷,“我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首先应该照顾好你自己,因为这样你才能救回乔蓦……我知道这些天你没有一晚是睡得好的,不如你现在去睡一觉,等记者会开始的时候我叫你。”

         应彦廷忽尔把捏着眉心的手放了下来,陷入了兀自的思绪之中。

         林初晨心疼地看着应彦廷刚刚用力捶在桌面上而关节微微渗血的手背,轻轻咬住了唇。

         余光瞥见林初晨湿润的双眸,应彦廷从思绪中回神,轻声询问她,“怎么了?”

         林初晨忙拭去眼角的泪水,摇摇头,“没……没什么……”

         “我刚刚的样子吓着你了?”应彦廷柔声问。

         林初晨依然摇了下头,而后伸手将应彦廷抱住,哽咽地道,“我只是很羡慕乔蓦……为什么她能够在第一眼就吸引到你?为什么她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却可以得到你这么完整的爱?为什么她能够让你对其他人动怒……为什么……”

         “因为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林初晨慢慢地松开了应彦廷,不明白地看着他,漂亮的双眸里全都是泪水。

         应彦廷轻叹一声,“如果你知道我一直对乔蓦做了什么,你就不会这样羡慕乔蓦。”

         林初晨酸涩地道,“如果能够得到你的爱,不管经历什么,我都愿意……”

         “傻瓜!”应彦廷用自己的手背替林初晨将眼泪是拭去,“我不是个好人……从来就不是。”

         林初晨握住应彦廷的手背,抽泣道,“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爱你,不管你是怎样一个人,我都爱你……”

         “或许你由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我。”应彦廷转身,径直走向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看着屹立在落地窗前应彦廷萧然孤寂的背影,林初晨悲楚地摇头。

         应彦廷道,“你知道吗?虽然我对乔蓦一直都有感觉,但由始至终,我没有打算跟她共度一生。”

         林初晨抽了抽鼻子,走到应彦廷身边,浓重的鼻音问,“我从来都不这样觉得……我反而认为,你由始至终都认定了乔蓦。”

         “因为她生了瑞斯?”应彦廷淡淡地反问。

         林初晨摇头,“我知道瑞斯从来都不是在你的计划之内的,但……你和乔蓦结婚了。”

         应彦廷嗤笑了一声,“哼,结婚?如果你知道我跟她结婚的初衷只是为了钳制傅勤华,我想你大概就不会觉得我跟乔蓦结婚是代表我已经跟她定情。”

         “我知道啊,你和乔蓦结婚是为了引出傅勤华嘛……可这并不能怪你啊,这是一个绝佳的能让傅勤华暴露的机会。”林初晨忙道。

         “但你是否知道?”应彦廷幽沉的目光在此刻黯然地看着林初晨,“我是跟乔蓦决定结婚以后,才查到乔振远就是傅勤华的。”

         林初晨怔住了。

         如果应彦廷是在决定跟乔蓦结婚之后才知道乔振远就是傅勤华,说明,应彦廷原本跟乔蓦结婚,是另有目的的,毕竟,应彦廷刚才就说过他并没有打算过跟乔蓦共度余生。

         应彦廷回答了林初晨心底的疑惑,“就算我当下没有查到乔振远就是傅勤华,我也会跟乔蓦结婚,目的同样也是为了引出傅勤华……只是,傅勤华比我想象中更沉不住气,他居然迫不及待要在婚礼上动手,暴露自己的身份,以致我不得不在自己的婚礼上对傅勤华动手。”

         “假如说你不知道乔振远就是傅勤华,你怎么可能引出傅勤华呢?这跟你和乔蓦举行婚礼又有什么关系?”林初晨愈加的疑惑。

         “因为当时以为,只要把乔蓦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傅勤华终有一天会为了乔蓦而主动出现在我面前。”

         “傅勤华根本就不在乎乔蓦这个女儿,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乔蓦而暴露自己呢?”林初晨因为疑惑而皱起了眉。

         “假如说……乔蓦是傅勤华和傅欢的女儿呢?”应彦廷沙哑地道,“对傅欢的女儿,他不可能不管不顾吧?”

         林初晨顿时惊得瞪圆双眸,“怎么……怎么会……”

         ..........................................................................................................................................................................

         应彦廷幽幽的目光平视前方,“傅欢是傅家的养女,所以,从小到大,傅勤华虽然对这个妹妹有情,却始终没有攻破伦常,之后傅勤华组建了家庭,娶了乔蓦的母亲,傅欢也阴错阳差之下,做了应元朗婚姻的第三者,可即使组建了婚姻,傅勤华对傅欢的爱慕却不成减弱,在一次酒醉,他约见了傅欢,并强迫了傅欢……傅欢怀孕了,是傅勤华的孩子,医生说傅欢如果拿掉孩子,以后就没有办法生育,傅欢担心将来没有办法再替应元朗生第二个孩子,因此就暂时离开了应家,独自去生孩子,恰巧那时候我母亲和应元朗也因为傅欢的存在而终日吵架,傅欢有着很好的理由暂时离开了应家……傅欢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孩子,她没有打算让傅勤华知道,所以孩子最后被她送去了福利院。”

         “如果傅欢的孩子送去了福利院,那就不可能是乔蓦啊……毕竟乔母怎么可能收养第三者和自己丈夫的孩子呢?”林初晨急忙道。

         “我当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因为当时我只查到傅欢的女儿被乔夫人给收养了,我并不知道乔振远就是傅勤华,我一直认为这只是普通人家的收养。”

         “可是,如果连傅勤华都不知道乔蓦是他和傅欢的女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林初晨问。

         应彦廷漆黑的眸子一片的黯然,淡淡看着前方,“这些年因为没有查到傅勤华的下落,我一直在追查跟傅勤华有关系的几个人,所以,傅欢我很早就查过……”

         林初晨终于明白了过来,有些难以置信地道,“所以说,乔蓦对你的指控是对的……”乔蓦拿离婚书给应彦廷的那日,林初晨就在应彦廷的办公室门外。“当你查到乔蓦有跟傅思澈联络时,其实你已经查到单辰就是傅思澈,并且你知道乔蓦是和傅思澈联手来对付你……你装傻,配合着乔蓦的接近,其实你真正的目的是想日后利用乔蓦是傅勤华和傅欢亲生女儿这一身份,引出傅勤华,钳制傅勤华。”

         这一刻,应彦廷疲累地闭上眼。

         “但我不明白的是,既然你知道乔蓦是傅勤华的女儿,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不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呢?如果你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我相信以傅勤华对傅欢的在意,他不可能一直藏匿的,他会为了乔蓦而现身的……”林初晨又道。

         “我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我也曾经打算这样做,但是,在我打算这样做的时候,我得知了天天得病的消息……当时乔杉还躺在病床上,我和乔蓦是唯一能救天天的人,考虑到天天,于是我选择了跟乔蓦见面。”

         林初晨接过应彦廷的话,“所以,你由始至终都没有打算跟乔蓦在一起,但你不自觉被乔蓦吸引,可心底又明白你不会跟乔蓦在一起……就在这痛苦的煎熬和挣扎中,一直到你查到乔振远就是傅勤华。”

         “可能是天意吧……傅勤华选择在我和他女儿的婚礼上动手,是上天注定我和乔蓦不可能有完美的结局。”应彦廷怅然地道。

         “但你是想过跟乔蓦在一起的对不对?”林初晨莫名的酸了鼻子,“虽然乔蓦是傅勤华和傅欢的女儿,但你一直都是用真心去对待乔蓦的,你对乔蓦说你不可能放下仇恨,是因为你不想自己真的跟仇人的女儿走到最后,但你又管不住自己的心……所以即使傅勤华绳之于法后,你依然还是去找了乔蓦。”

         “我的确这样想过,我甚至觉得,我可以一辈子隐瞒乔蓦,不让乔蓦知道我跟她在一起的初衷只是为了利用她,并且由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她……可是,我忘记了,人做了坏事,都是会有报应的。”

         应彦廷的声音好似染了疼痛,极其的黯哑。

         林初晨再一次的哽咽。

         应彦廷悲伤却笑着道,“那晚顾颐寒说调查到乔蓦和傅思澈的‘过往’,我根本就不在乎,即便是真的,但因为乔蓦和傅思澈是兄妹这一事实,这让我的内心十分的复杂……在我回房间的时候,盛华给我带来了电话,说商子彧查到了我曾经派人去心亚孤儿院调查的事实……之后我见了商子彧,他得知我调查了“乔蓦”的出生,猜到我一直以来都在怀疑乔蓦是傅欢的女儿,他告诉我,其实傅欢的女儿在孤儿院就已经因为肺炎死了,乔母并没有利用傅欢的女儿来冒充自己的女儿,因为她当时的确和傅欢同时间生了傅勤华的孩子,她是因为太爱傅勤华,所以想把傅欢的孩子接回来,她当时期盼的是能通过这个举动缓和跟傅勤华的夫妻关系,可惜傅欢和傅勤华的女儿已经过世了。”

         “商子彧说的话能信任吗?”林初晨悲怆地问。

         “他拿了乔蓦和乔氏夫妇的DNA报告,证实他们的确是亲子关系。”应彦廷沉静地道。

         林初晨开始摇头,因为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应彦廷那晚突然要那样决绝地跟乔蓦分开的原因。

         “这或许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在我可以跟乔蓦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诚心对待,在我终于想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不可能跟她在一起……”

         “以你的能力,要想要商子彧隐瞒这件事,也不是一件难事啊!”林初晨哽咽道。

         “事实上商子彧并没有打算将这件事跟乔蓦说,做出跟乔蓦分开的决定,是我自己。”

         “为什么?”

         应彦廷在这个时候长长地叹了一声,“因为一直自私自利、质疑玩弄乔蓦的我,根本就不配获得乔蓦的真心……那一晚坐在床边看着乔蓦熟睡的样子,我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愈加的难以自持……因为,在乔蓦醒来之后,我做出了决绝要跟她分手的举动。”那两天他一直在想母亲跟他说的话,其实想起的都是母亲对应元朗的那份爱,他感觉自己重蹈了父亲的覆辙,辜负了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

         林初晨直到此刻才明白了那天乔蓦和应彦廷的对话。

         难怪乔蓦那天会那样决绝要跟应彦廷离婚……

         有谁能够承受自己的枕边爱人其实由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自己呢?

         “如果你真的爱乔蓦,你可以跟乔蓦道歉,可以跟乔蓦说清楚你对他的感情,为什么乔蓦那天来质问你,你却只是回以乔蓦冷漠呢?”即使对方再生气,爱了,就应该挽留啊!林初晨在心底道。

         应彦廷深吸了口气,而后轻缓地吐出,“两个原因……一是,我很清楚乔蓦不可能原谅我,二是,在乔蓦来找我之前,你父亲已经拿乔蓦体内的药找上了我……我唯有把她交给傅思澈,因为我知道,只有傅思澈才能在她最危险的时候保住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