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 结局(2) 愿是天上的那颗星,这样就能陪伴着你
        第201章  结局(2) 愿是天上的那颗星,这样就能陪伴着你

         没有一丝眷恋,乔蓦决定离开芝加哥,离开S市……去一个永远远离应彦廷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酒店房间的阳台上,傅思澈深凝着乔蓦没有表情的清致侧颜,“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要想太多了。”

         乔蓦淡淡地道,“我选择你帮我,不是因为我信任你或是愿意跟你做朋友,而是因为我的确想要去一个不被人所知的地方生活。”

         傅思澈深褐色的眸底有着隐约失落,却仍耐心地道,“无妨,以后的日子里你会知道,我才是这个世上对你最好的那个人。”

         乔蓦没有听傅思澈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了阳台。

         乔杉已经等在房间里,沉郁的目光看着从阳台朝她走来的乔蓦。

         乔蓦停住步伐。

         乔杉厌恶地瞪了一眼在乔蓦身后的傅思澈,随即走到乔蓦的面前,握住乔蓦的双手,“你真的决定要离开。”

         “我只是想要静一静。”

         “静一静也不要去一个我们都联络不到的地方啊,你知道联络不到你,我们会很担心的。”乔杉忧伤地道。

         “我只是去一年的时间。”乔蓦在离婚协议书上提出了让瑞斯的抚养权归她,应彦廷没有对离婚提出异议,换句话说,应彦廷答应了将瑞斯的抚养权给她,由于瑞斯现在在那封闭式的幼儿园里还需要念一年的书,所以她会在一年后回加州带瑞斯。

         “那也不行……一年是很长的时间,何况你身体……”乔杉无法不顾虑乔蓦肚子里的孩子。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已经决定到了那边就做流产手术……待手术完成后,我就在医院把低血糖的情况治好。”乔蓦的声音很是平缓,仿佛这些问题都是无关要紧的。

         乔蓦决定做流产手术,这让乔杉震了一下,但最终,乔杉没有劝说乔蓦留下这个孩子。

         从应彦廷答应跟乔蓦离婚的那一刻起,乔杉就已经对应彦廷失望。

         “如果是这样,我更应该要呆在你身边,否则,谁来照顾你?”乔杉紧握住乔蓦的手,好似生怕乔蓦这会儿就会离开。

         “我会花钱请个看护。”乔蓦沉静回答。

         “看护又怎么会有我照顾得好呢?何况你决定要带妈一起离开,那意味着你自己还要分心照顾妈。”乔杉着急道。

         “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在我身体不适期间,我可以再请一个看护照顾妈。”

         “小蓦——”

         “姐。”乔蓦没有起伏的淡淡声线阻断了乔杉的话,“我的心很痛,即便是跟他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我都很难受。”

         乔杉怔了一下,渐渐的,眼眶泛了红。

         乔蓦的眼眶同样泛红,脸上却呈现的是轻浅的微笑,“放心吧,未来我还要好好带大瑞斯,所以,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一年后,你看到我的,肯定是白白胖胖的。”

         乔杉被乔蓦的话逗笑,却眼泪在眼眶里凝聚,“我舍不得……”

         “傻瓜。”乔蓦伸手替乔杉拭去泪水,“我这些天已经哭了这么多,难道你还要惹我哭吗?”

         乔杉眼泪流得更肆意了。

         无法拭去乔杉脸上的泪水,乔蓦只有抱住乔杉,闭上沾染着泪液的长睫,满足地靠在乔杉的肩膀上,缓缓道,“不用担心我,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

         今夜的芝加哥,难得有几颗星星。

         乔蓦很喜欢发光的东西,所以一直都很喜欢星星。

         在加州这么久,今夜还是乔蓦第一次在加州看到天空中有星星,不禁的,乔蓦跟身旁的商子彧感慨,“看来星星今晚出来是替我践行的。”

         商子彧顺着乔蓦的目光看向夜空,“记得小的时候,哪里都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现在,的确是难得。”

         乔蓦冲着天空的星星露出浅浅的笑,“星星,真的好美。”

         “你还记得吗?”商子彧侧过头,深深凝望乔蓦姣美的侧颜,“我还答应过你,未来投资一项天文事业,带你到空间站去看离地球最近的哪颗星。”

         乔蓦没有回答商子彧。

         商子彧问,“你不记得了?”

         “不。”乔蓦摇了下头,目光依然幽幽地看着天空中那明亮的星星,“我记得……只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刚跟应彦廷在一起的时候。”

         商子彧耐心地倾听。

         乔蓦似是沉浸在当时的兴奋中,笑着道,“应彦廷有一架三百六十度环绕玻璃窗的私人飞机……他知道我喜欢星星,有天刻意安排我晚上的时候坐他的那趟私人飞机……当时他也在飞机上,我看到那么多比平常闪耀璀璨的星星,我激动得在飞机上就差没有蹦蹦跳跳,有一秒我侧过头去看他,我发现他正宠溺地看着我……”

         直到这一刻商子彧才知道,他和乔蓦之间,是真正逝去了。

         在乔蓦的脑海里,再无跟其他人的回忆,只有跟应彦廷的回忆。

         商子彧凝望着乔蓦此刻温柔的笑脸,忽尔,怅然地道,“你心底还是对他不舍的。”

         乔蓦依然笑着,摇头,“我只是觉得他的演技很好,如果是去角逐奥斯卡,一定可以拿到最佳男主角。”一个人怎么能够把戏演得这样的好呢?就连眼神,都没有一丝破绽。

         商子彧无话,把头又抬起望向天空中的星星,过了很久才又开口,“到了那边,就不要再记起应彦廷了吧……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药,只有忘记,你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乔蓦在此刻钻过头看着商子彧,恬淡地跟商子彧点了下头,“你放心,我会的……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时光飞逝,半个月之后。

         很是奇怪,在乔蓦离开之后,芝加哥的夜晚,每晚都能看到星光。

         虽然只有形单影只的几颗星星,却把夜空映衬得格外的美丽。

         应彦廷穿着黑色的睡袍,屹立在落地窗前,林初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察觉。

         穿着一袭白色真丝睡裙的林初晨径直走到了应彦廷的身边,顺着应彦廷的视线望向天空,“我才发现,你每晚临睡前站在这里,原来是在看天上的星星。”

         应彦廷没有回应林初晨,只是兀自执起手中的红酒轻啜了一口。

         没有得到应彦廷的回应,林初晨转头去看应彦廷的脸,房间里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应彦廷的俊颜显得有几分的晦暗和清冷。

         “星星对你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吗?”

         应彦廷依然没有回答林初晨。

         林初晨不再问话,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应彦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彦廷凉薄的唇瓣开启,“很晚了,你去睡吧……明天你还要陪我出席一个记者会。”

         林初晨摇了下头,“明天……我不想去。”

         应彦廷的视线终于从天空中的那一颗最耀眼的星星上移开,没有表情地看向林初晨。

         林初晨仰着首,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应彦廷俊逸的脸庞,“我……恐怕不合适经常跟你一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应彦廷幽深地注视着林初晨,“我以为我的想法,你已经很清楚。”

         林初晨摇头,望进应彦廷深晦的黑眸,“很抱歉,我只是把你当做朋友。”

         应彦廷没有说话。

         林初晨幽幽地道,“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乔蓦而选择我,但我知道,你并不爱我。我从来都不愿意让自己受到半点委屈,所以,即便那个人是我……深爱的人,我也不会委屈我自己跟他在一起。”

         这一点,林初晨在以前就已经证实。

         应彦廷看着林初晨清湛坚决的双眸,“既然你并不愿意,这些天,为什么还配合着我在人前演戏?”

         是的,这半个月来,应彦廷和林初晨的绯闻已经占据了各大报纸版面,

         媒体们拍到应彦廷和林初晨出双入对的画面,猜测应彦廷和乔蓦的婚姻已经破裂,应彦廷和林初晨旧情复炽。

         林初晨如实回答应彦廷,“因为我想要搞清楚你突然跟乔蓦分开的原因。”

         应彦廷沉默地看着林初晨。

         “是不是跟我爸爸有关?”林初晨突然这样问应彦廷。

         应彦廷依然没有说话。

         “你和乔蓦一分开,我爸爸就出现了,他至少有半年没有跟你打过交道,可他突然就入股了应氏集团,这根本就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加上你突然跟我示好,我怀疑……”顿了顿,林初晨认真地望着应彦廷,“你不是有把柄落在爸爸的手里,就是爸爸用什么威胁了你。”

         应彦廷把酒杯放在了一旁,双手插进裤袋里,好整以暇地看着林初晨,“你觉得以你父亲的能力,他能威胁得了我或是抓住我的把柄?”

         林初晨正色道,“这威胁,必然不是靠能力可以解决的。”

         “傻女人……你应该很清楚,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而乔蓦……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说谎,这足以消弭掉我对她的信任和眷恋。”应彦廷以深邃柔和的眸光凝视林初晨,“至于拉你父亲进应氏集团,这只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毕竟我一直都在拓展应氏集团的商业版图,‘林氏’集团这两年主营药品业,正是我接下去想要为应氏集团拓展的副业,应家所有的人,包括外人,他们不懂我的商业计划罢了。”

         林初晨质疑地看着而应彦廷。

         应彦廷不疾不徐地道,“至于你,我承认,我对你的感觉还停留在过去,可是经过乔蓦,我疲倦了,我只想找一个我需要且真心对待我的女人。”

         林初晨有一刹那的恍惚。

         应彦廷的手从裤袋里拿了出来,其中一只掌心疼惜一般地抚上林初晨的面庞,磁性的嗓音沙哑道,“今晚,留在我这儿?”

         如被蛊惑一般,林初晨定在原地。

         应彦廷慢慢地双手捧住林初晨的脸,下一秒,俯低头。

         看着应彦廷越来越靠近的俊颜,林初晨像是被勾走了魂儿,可是,在应彦廷的唇几乎碰上林初晨的时候,林初晨猛地挣开了应彦廷。

         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林初晨直直地看着应彦廷。

         应彦廷看着双颊绯红的林初晨,略微的不悦。

         鼻息里还残余着应彦廷好闻的气息,这是林初晨一直眷恋男性味道,然而,此刻,林初晨却一字一句沉冷地对应彦廷道,“我一定会查出你和我父亲之间的交易的。”

         应彦廷沉郁地看向林初晨。

         林初晨却已转身,径直离开了房间。

         在林初晨的步伐即将迈出门槛的那一刻,应彦廷骤然恢复森冷的脸庞,薄唇冷冽地道,“站住。”

         林初晨的脚步顿在了房门前。

         应彦廷双手插在裤袋里,冷漠的黑眸直直地瞪着林初晨,“你不可以去找你的父亲。”

         林初晨猛地转过了身,“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你配合我演完这出戏。”应彦廷淡淡地道。

         林初晨不明白,重新回到应彦廷的面前,皱眉注视应彦廷此刻恢复冷漠的面容,“所以,真的是我父亲在搞鬼?”

         “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傅勤华死了的消息。”应彦廷答非所问地道。

         林初晨点头,“法国警方收到消息说傅勤华在上诺曼底的一家私人医院里,可是法国警方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他的死,跟你有关吗?”

         应彦廷弯起唇角,“我是一名正当的商人,杀人放火的事,我怎么会去做?”

         “如果不是你,那……”

         “我的确查到了傅勤华在上诺曼底的主治医生裘斯,但当我派人去那医院的时候,裘斯和傅勤华都已经死了。”

         “不是你下手,傅思澈也不可能对傅勤华下手,那……”林初晨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应彦廷,“你刚刚提到我爸爸,难道是……是我爸爸?”

         应彦廷没有回答林初晨这个问题,而是缓声道,“傅勤华这些年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宁愿‘起鑫’败落,虽然他依照着靠黑道洗黑钱来牟利,但这点牟利是不可能让他能够在上诺曼底集结那么多的势力,所以,我一直都猜测傅勤华背后有一股经济势力在支撑……”

         林初晨并不笨,立即就反应过来,“你是说,我爸爸就是傅勤华的经济支柱?”

         “可惜我还是太晚才查到,并且等我查到的时候,你爸爸已经找上我。”

         林初晨处在震惊的状态,“爸爸怎么会和傅勤华有关呢?他们根本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啊!”

         “看起来不相干,但其实,在二十多年前,你爸爸他是傅勤华的手下……这些年,甚至直到傅勤华死之前,你爸爸一直都在替傅勤华做事。”应彦廷平淡地道。

         林初晨捂住嘴,不敢置信,“既然爸爸是傅勤华的手下,爸爸为什么要杀害傅勤华呢?”

         “你爸爸是奉了傅勤华的命……我想大概早在傅勤华准备对付我的时候,他就已经嘱咐过你爸爸,如果他输给了我,就让你爸爸结束了他的命。”应彦廷解除了林初晨的疑惑。

         林初晨却愈加困惑,“傅勤华一直都在对付你,就算输了,他也不可能放弃对付你的,他怎么会甘心死呢?”

         应彦廷缓声道,“因为他早就铺好了对付我的后路,只需要你父亲去执行就可以了。”

         林初晨双眸瞪圆,“什么后路?”

         “XXX药。”

         “XXX药?”听到这个药品名,林初晨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惊讶地道,“这药不是天天身体里残余的那种药吗?这种药是致使人免疫力低下的药,各国都有产这样的药,药性虽然想同,成分却不同,所以,各国制造这种药加起来的成分可以说有几千种,而如果想要治疗这种药造成的免预力低下,就需要知道这种药是哪国产的,并且成分是什么,否则没等你一种一种去试,病人就已经因免疫力下降内脏功能衰竭而死。”

         应彦廷点了下头,“我低估了傅勤华这个人的狡猾……在他打算利用小蓦接近我之前,他就已经给乔蓦的身体里下了这种药。”

         “你是说XXX药?”林初晨再一次震惊。这几年“林氏”集团主营药品业,林初晨对药品也有一定的了解,她很清楚这种药的药性,而当初天天生病,正是由于长期服用这种药导致的。

         应彦廷幽深的黑眸在此刻迸发出阴冷,“我一直都觉得乔蓦低血糖的情况很奇怪,这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却跟了乔蓦很多年,期间乔蓦也去治疗了几次,始终也没治好,我曾找医生问过乔蓦的情况,医生说乔蓦需要做一个详细检查,当时我就已经有预感乔蓦的身体并不像我们表面上所看见的那样,不过那时候正值我准备将傅勤华连根拔除,且医生说乔蓦当时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我打算等把傅勤华的事情了结之后,再带她去慎重检查……却没想到,乔蓦这低血糖的症状,原来都是傅勤华给乔蓦下的药所治。”

         “所以,现在乔蓦的情况跟前段时间的天天一样,她必须找到体内XXX的药的成分,才能够彻底根治?否则,在不久的将来,她会……”林初晨不敢再往下说。

         应彦廷的眸色越来越幽暗,“医生根据她低血糖的情况来预估,她最多只能再支撑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她体内的药没有清除,在很短的时间内,可能是三个月后的某个星期或者某一天,她会直接内脏功能衰竭而死。”

         “怎么会这样……”林初晨无法置信地摇头,“这是傅勤华给乔蓦下的药,可傅勤华是乔蓦的亲生父亲啊!”

         “傅勤华为了傅欢而做出的丧心病狂的事,早就不在情理伦常之内。”应彦廷道。

         应彦廷所说的这一点,从乔杉和天天的受害就能够看出来。

         “那这一切跟我爸爸有什么关系?”林初晨恢复理性问。

         应彦廷幽暗的黑眸眯成了一条线,冷沉地看着林初晨,“你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一名医生,后来跟着傅勤华,他才从商的,他对药品的熟悉,致使他这两年开始经营药品,而傅勤华之所以懂得用药品控制外孙和乔蓦,也是你爸爸教的……所以,傅勤华不惧怕死,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死了,乔蓦的生死还是掌握在你爸爸的手里,只要你爸爸拿乔蓦来要挟我,我最终还是会输给他……”

         “所以,爸爸现在是在遵照着傅勤华曾经的计划,拿乔蓦的性命在要挟你?”林初晨再一次处在震惊之中。

         “恐怕连傅勤华自己都没有想到,他最得力的手下,并非忠心耿耿……他成全了傅勤华的死,拿乔蓦的性命来要挟我,却不是为了帮傅勤华将我置于死地,而是想要得到我这名女婿,成为商场里最有权势的人,同时通过我掌控傅勤华遗留在上诺曼底的势利。”

         林初晨似乎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呐呐地道,“所以,你跟乔蓦分开,是因为爸爸用乔蓦的性命来威胁你……”

         “天天已经是前车之鉴,我不可能拿乔蓦的性命来开玩笑。”应彦廷道,

         “那傅思澈呢?”林初晨连忙问,“难道连傅思澈都不知道乔蓦体内的药品成分?他当时不是还拿药去救了天天吗?”

         “傅思澈如果知道乔蓦的低血糖是XXX药所致,他根本不可能带着乔蓦离开芝加哥。”应彦廷淡声道。

         是的,傅勤华比任何人都清楚傅思澈对乔蓦的情意,他怎么可能让傅思澈知道自己对乔蓦所做的事呢?

         “我现在就去找爸爸拿药!”林初晨急切地转身,就准备离开。

         始终沉着的应彦廷再一次唤住了林初晨,“就算是你,也不可能从你爸爸那里拿到药。”

         “我相信,但我不相信他不会在意我以死相逼。”林初晨坚定地回头看了应彦廷一眼。

         “你知道,我从不乐意亏欠任何人,所以,我不需要你这样做。”顿了顿,应彦廷以沉肃的语气道,“既然我已经把整件事都跟你说了,我也不妨把我的计划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够配合我。”

         不知道为什么,在应彦廷说“配合”二字时,林初晨的心咯噔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应彦廷那曜黑的眸子突然变得十分的深沉……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深沉,竟让林初晨的心底有种悲伤的感觉涌起。

         ..................................................................................................................................................................................................................................................................

         此刻,在毛里求斯最南的一座小岛上,乔蓦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半个月。

         毛里求斯在地图上只是一个由很多小的岛屿组成的国家,却在这几年逐步成为了最新兴的旅游胜地,足以可见这里的风景迤逦。

         乔蓦很喜欢这个地方,因为之前她就有打算过找一个有海的地方生活,恰巧傅思澈安排她来这里。

         查不到离境记录……所以,除了傅思澈,没有人会知道她来了毛里求斯,而以傅思澈的能力,就算是应彦廷,恐怕也查不到乔蓦的行踪。

         碧海蓝天,椰林树影,棕房白沙……

         乔蓦站在海滩上,静静地看着那蔓延无尽的蓝色大海,把脑子里的思绪一点一点地放空……

         这些日子,她每天都会像现在这样,看着大海,把思绪一点一点放空……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整个人都沉浸在这迤逦的美景之中,被大自然拥抱……

         可惜,她一来岛上就感冒了,已经半个月了,都还没好。

         阿嚏——

         美好的心境,又因为自己的阿嚏声给破坏了。

         乔蓦心底正懊恼为什么自己的感冒一直都没好的时候,一件西装外套扣在了乔蓦的肩膀上。

         这西装上熟悉的男性味道,让乔蓦知道来人是谁。

         从一开始的冷漠对待,到现在,乔蓦已经厌倦了再跟傅思澈说同样的话,因为她知道,不管她怎么说,傅思澈都不会离开这岛。

         把西装外套拿了下来,转身,把它交给了傅思澈,“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冷。”

         “今天这样的天气,你穿得这样单薄,会受凉的……”说着,傅思澈还是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乔蓦的肩膀上。

         乔蓦淡的目光看着傅思澈。

         傅思澈把西装拉好,不管乔蓦的冷漠,径直道,“这岛上有种独有的水果,当地人叫‘亚斯’,体型很大,口味却像是菠萝一样清爽,非常好吃……我拿了些过来给你尝尝,我觉得应该会让你的孕吐好受一些。”

         乔蓦垂下了颈子。

         傅思澈见状,忙扶住乔蓦,“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乔蓦摇了下头,幽幽地道,“我真的不需要你的关心,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你知不知道,你对我的关心,只让为感觉到疲累,因为我真的很想过一段安静的生活。”

         “我知道。”傅思澈深深注视着乔蓦,风扬起她的秀发,遮住她一半亲自无暇的面庞,不管是什么时刻,她的美都那样的动人心魄。“明天你做完手术后,我就离开。”

         听到傅思澈这样说,乔蓦缓缓地抬起了眼帘。

         “来这里半个月,你已经因为低血糖的情况晕倒了两次,而你现在又怀着身孕,医生说你时刻都需要人照看……所以,等今天你去医生做完手术,身体好转了,我就走。”傅思澈道。

         “谢谢你的关心,但低血糖是我从小到大都有的毛病,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手术,流产不过是妇科的一个小手术,没有什么风险和问题。”

         “都晕倒了两次,不可能还是小问题。”傅思澈抑郁地拧眉,“不管你怎么说,明天你做手术,我都会在医院陪着。”

         乔蓦轻轻挣开了傅思澈的手,径直迈开了步伐。

         傅思澈见状,追了上去,搀住乔蓦,“这沙滩上有很多的贝壳,你赤着脚,很容易被割伤的……要注意脚下的路。”

         乔蓦不想理会傅思澈,却莫可奈何,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岛上的风特别的大,乔蓦开始感觉有些头晕。

         跟在乔蓦身边的傅思澈注意到了乔蓦突然扶住额头的动作,再一次地把乔蓦搀扶住,问,“怎么了?头晕吗?”

         “我……”乔蓦想要跟傅思澈说话,却发现自己莫名的全身无力,突然,她的眼前一黑。

         傅思澈即使乔蓦身子瘫软的那一瞬间把乔蓦抱住,看到突然昏厥的乔蓦,傅思澈大喊,“医生,医生……”

         因为乔蓦此前已经晕倒过两次,傅思澈凑巧在今日把私人医生请来了……

         ……

         傅思澈以最快的速度抱乔蓦进了岛上的棕榈树做成的别墅内。

         医生急忙替乔蓦听诊和检查……

         根据医生的初步判断,乔蓦是因为低血糖而昏厥,所以医生迅速替乔蓦输了液。

         然而,按照以往,乔蓦一般输液到一半就能够醒来,可今天输完液,乔蓦却没有醒来的动静。

         傅思澈吓坏了,他揪起医生的领子就一顿责问,而后医生再给乔蓦做了一次检查。

         然而这一次给乔蓦做检查,医生却吓坏了。

         因为医生发现,乔蓦的心跳突然减弱且呈现持续减弱的情况,现在立即马上要将乔蓦送去医院……

         傅思澈得知这个结果,连忙抱起乔蓦,命奇正把车开过来……

         一个小时后,傅思澈在医院得知了乔蓦的病情,心肺功能不全,内脏衰竭……

         傅思澈简直无法相信这个结果,在以死的语气命令医生要把乔蓦抢救过来后,在万般无奈之下,傅思澈给应彦廷打去了一通电话。